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无恶不作 01

*双黑,普通人犯罪者

*Sam/Dean,都很病,两个人都是什么坏事都干

*详细暴力描写

*慎!真的很黑,没理由就打人杀人



-01


钟表的时针从一指向二,属于霓虹灯与酒精的成年人时间才刚刚开始。凌晨两点整的酒吧,正是最好的时间,麦芽酒在室内发酵,刚刚成年的大学生霸占了仅有的台球桌,用高声的喧哗来掩盖自己蹩脚的技术,或者说他们真就那样不知羞耻的自认为是下一个Stephen Hendry[①]。

 

酒保给吧台边的年轻人换了瓶啤酒,得到的是挨着他坐的青年的一句调侃:“Sammy,你也要像那边的Bieber们一样吗?把你的脑袋从电脑里抬起来。”

 

“我在清理信用卡使用痕迹。”Sam把最后两个指令输入程序框,顺走靠在Dean嘴边的玻璃杯,用两根手指夹着啤酒瓶颈把它塞进自己哥哥的手里,“这是给你的,Bieber。”说完,牙齿咬着Dean刚接触过的杯沿,一口饮尽剩下的威士忌。

 

“给他们留点可以追查的东西吧,要不然真的太无聊了。”Dean埋怨他弟弟让他的乐趣大打折扣,也埋怨他用一瓶可以命名为Dean讨厌的牌子的啤酒来换走了他的威士忌。他招过那个观察了两个小时的翘臀巨乳服务员,把刚开瓶的啤酒递给漂亮的姑娘,连带着的还有趁机塞进乳沟里数额可观的一卷钞票,“两杯威士忌,都要双倍。”

 

Sam懒得跟Dean多解释什么,也对他哥又当着自己的面泡妞——用的还是他的钱——这件事熟视无睹。他只是习惯做两手准备,毕竟在惹是生非这件事上Dean从来都是一把好手,而他自愿屈居第二。不过Dean的话说的也有点道理,这也是他每次都不会把准备做到完善的理由,留点儿小甜头或者一点儿小线索,才会让靠税金度日的家伙们变成烦人的秃鹫。

 

虽然把自己比喻成腐肉,真的有些太恶心。

 

绕进吧台的女服务员显然先去找了个角落点清钞票,才把两杯威士忌和小纸条推到他们面前。

 

“Ashley,三点后门见。”Sam把压着纸条的那杯酒挪到自己面前,连带着的还有酒杯下那张随手撕下的纸条,他念完纸条上的字,挑起眉毛问坐在身边的Dean,“你这次塞了多少钱?”

 

“我身上所有的现金。”虽然本来也没有特别多。

 

Sam在听到这话后似乎是明白了Dean想做什么,他压低了音量,塞给他哥几张钞票:“你打算干她?”

 

“我打算上她,但是那边那些,我打算干他们。”他用大拇指指着霸占了台球桌的大学生们,看起来很有几年前Sam的样子。Dean抓乱了自己的头发,立起皮衣的领子,把Sam给他的几张钞票装进口袋里。他顺走了自己的威士忌杯子,走路突然踉跄了起来,隔着两步远的时候佯装出了个酒嗝,含糊不清的提出赌球的要求。

 

笔记本电脑上的程序运行完毕,Sam又敲敲打打留下些无关紧要的痕迹,比如说在墨西哥城在俄亥俄州在华盛顿,总之,没什么规律。毕竟做的太干净Dean也不会乐意。他抿一口威士忌,目光穿过酒桌与人群,到达在台球桌旁装醉的Dean身上。过亮的节能灯用白光隔绝出一片天地,Dean掏出张钞票压在球桌上,那群年轻小子肯定得上钩,他们绝对会以为Dean是个不仅喝大了而且还自大的傻家伙。

 

叫Ashley的女服务员看起来很抢手,不过她似乎把今晚限定给了Dean,Sam看着那姑娘回到吧台拿酒,不动声色的把她给Dean的纸条揉成小团。他从口袋里抽出几张钞票,在姑娘路过的时候塞进她的裤腰:“我可以吗?”

 

Sam的目光随着女服务员的背影游走了一米,又重新回到台球桌边上的Dean身上。看样子他已经输掉了第一张钞票,意料之中。而那群大学生好像也很乐意有只肥羊让他们宰,Dean下了第二张钞票,握杆的动作依旧绵软无力,但他俯身在球桌上的动作很漂亮——这是Sam的秘密。

 

送完酒的Ashley回到Sam边上,她坐在原本Dean的位置上拨弄着头发和Sam说话:“可以什么?”

 

这迫使Sam挪了一下椅子,看样子是让他们的距离更近些,其实只不过是让台球桌的位置不要被这个姑娘给挡住。他有点儿腼腆的笑了一下,当然是假装的,替她要了一杯威士忌,掏钱时露出了手腕上的新手表,这还是抢了奢侈品店留下的战利品,起因经过结果都可以概括成Dean的一时兴起。

 

“拥有你的今晚。”Sam回答的无懈可击,这样的回复显得他像个有教养的青年,他只在说话的时候讲目光分给这姑娘几秒,然后很快游移到她的肩头,穿过些不安分的碎发,绕过酒桌,落在即将开启第三局的台球桌上。

 

Ashley抿着嘴笑了,Sam只觉察到她嘴角扬起,这种时候他应该表现出不安,这样也能够解释他游走的视线。他听见她说,语调里带着期待:“当然可以,三点钟,绕过后门。”

 

轻而易举。

 

他还给她一个微笑,起身绕过她,走向从台球桌向他走来的Dean那。他哥哥手里还拿着球杆,身上几张现金已经被他输光了,他熟练地把手伸进Sam的口袋里,顺走他的钱包,并且不忘记拿走手上那块名表:“借我,一会儿还你。”

 

“我知道。”Sam跟在他身后,看着Dean压上全部的家当,然后逼迫那群大学生也掏空所有的口袋。Sam突然很想笑,没理由的心情大好,他在Dean擦球杆的时候把Ashley的话转述给他。得到的是Dean低声骂的一句脏话,还有突然改变的决定,“我决定也干她了。”

 

Sam靠在球桌边,手里还拿着半杯没喝完的威士忌。他半抱着胸,思绪游移到上次越狱后的情形,似曾相识的,靠赌球先挣点零花。只不过这次是因为Dean有点无聊,或者说是想给自己找点乐子。他默不作声,看着下注之后的Dean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执杆的动作很漂亮,力量与灵巧并重,身体半俯进球桌,接着就是一杆又一杆。

 

Dean甚至都不去看球,只等着落袋后的声音。他把球杆递给Sam,在更变角度的时候一口喝光Sam酒杯里的酒:“我会付酒钱的。”

 

在最后一颗彩色球落入球袋的时候,Dean轻快的打了个响指,把压在球桌上的手表扔给Sam。那群孩子还没傻到家,还知道自己被人耍弄了。他们放些下三滥的狠话,最过分的也只是问候了Dean的全家。Dean把钞票塞进自己口袋里,从Sam的钱包里掏出几个硬币扔给几个小伙子:“还够你们买棒棒糖吃。”

 

“够买一个。”Sam瞄过那几个硬币,替Dean补充一句。

 

酒精上脑后的人行为往往就会变得不可控,特别是年轻人,特别是当他们认为人多势众的情况下,特别是在他们自认为被耍了个底朝天的时候。四五个孩子,领头的那个先扔了球杆,一拳头就想直接打上来。Dean正因为长时间的闲置而发闷,他给Sam个眼神,指了指墙上即将转到三的挂钟。

 

他矮身躲过一拳头,扫堂一脚放倒那孩子,随手抄起一颗桌球就往另一个人脸上砸。这架势吓坏了另外两个人,一个颤抖着往后门跑去,另一个抡起胳膊想玩个人海战术。Dean的身上有刀,但是球桌上的事情还是换个方式解决比较好。

 

Sam先一步离开,他在后门放了一枪,趁乱中抓住了那个服务员:“别担心,有我呢。”他当然得这么哄她,毕竟Dean说了他改变主意了。

 

枪声引走了大部分酒客,接近三点的街道往敞开的门里灌进冷风。Dean踢起地上的球杆,在第一个男孩爬起来的时候从他的眼睛里捅了进去,一直捅穿了他的脑袋。

 

“Hello,Bieber.”他俏皮的打招呼,把酒客们剩下的威士忌泼在第二个男孩身上,他踩着那孩子,在自己身上摸索着掏出打火机,点燃一张面值五十的现金抛下时收回了自己的脚。现在,屋内有两种不同的尖叫声了,Dean把打火机收好,冲第三个男孩的脸打了两个拳头,“答应我,要记得报警。”

 

这就是他不喜欢Sam每次的B计划的原因,总得有什么人追着你才会比较好玩。

 

Dean给酒馆的点唱机换了首AC/DC的歌,哼着调子打开后门:“看来我打扰你们了?Sammy?”

 

Ashley正窝在Sam的怀里,他们大概是聊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逗得这个姑娘笑个不停。Dean的话好像惊扰到了这两个人,但是事实上只是惊扰到了女服务员,感谢Sam的甜言蜜语——大概,他猜测的——让她没有因为室内的叫喊声而逃跑,也得感谢她的愚蠢和良好的隔音。

 

“我让里面那小子报警了,不然我真的太无聊了。”Dean拉过这女孩儿的胳膊,原本他还有上她的心思,不过当她去招惹Sam之后他就只准备干她了。他把下巴抵在这女孩儿的头顶上,小姑娘好像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她开始发抖,开始求饶,只不过这一切在Dean的耳朵里都被调成了静音模式,“Sammy,你要来吗?”

 

Sam摇了摇头,退到墙边上,他可不想打扰到Dean难得的娱乐。他掏出刚买的手机,在凌晨三点的街灯下,Dean冲着附近唯一的摄像头说了一声Hi,紧接着划破了Ashley的脸。那女孩在哭,在叫喊,在每一刀下去之后声音越来越大声,然后越来越小声。

 

录像的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跳动,虽然听起来真的很吵,但是Sam唯一的想法是漂亮,给镜头中的两个个体。

 

-TBC.

 

 

注:

①Stephen Hendry:史蒂芬·亨得利,外号“台球皇帝”,公认为历史上最伟大斯诺克球员,在20世纪90年代他的竞技状态达到顶峰。而从1999年开始,由于年龄的增长,他的成绩开始下滑,到07-08赛季结束,亨得利的世界排名排在第六位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