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19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二.朝圣者(06) 二.朝圣者(07) 
二.朝圣者(08) 二.朝圣者(09)


二.朝圣者(10)

 

“实话实说,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Sam,毕竟他现在还受伤在医院。”Bobby套用Dean说话的方式,指挥现场的两名探员将Leonard的双手从钢筋上解放下来。

 

Dean没把这话放在心上,随口应了一句“只要你们不去打扰他休息,不去逼问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至于这话他是发自内心的。他按压那颗大概属于Iris的心脏,目光却紧紧地粘在捆住Leonard双手的白色塑料条上,刚才他没怎么注意到这玩意,毕竟手里的那颗心脏还是要更引人注意些,而现在,被拆下的塑料条暴露出下方的皮肤,挤压紧勒造成的痕迹实在有些奇怪。

 

他开口叫Bobby和Castiel的名字,试图给自己的疑惑找出个答案:“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些痕迹很奇怪吗?”

 

Bobby凑近了被放平的尸体,Leonard的四肢似乎因为长时间的固定而变得有些僵硬,以至于难以伸平,他用放大镜来观察手上的细小痕迹,用带着手套的手虚掩口鼻直到退后了些才回答Dean:“确实有点儿不太对。”

 

“淤青痕迹和塑料条的宽度完全不是一个尺寸的,他应该被绑起来了不止一次,两个手腕与钢筋接触的地方呢?”Dean屈膝半跪在Leonard的尸体边上,Leonard的手腕上似乎有着三种活着更多的勒痕,由于重复捆绑造成的淤血痕迹颜色有别,所以导致了看起来相当怪异的情况,“看样子他被绑在钢筋上的时候还在挣扎。”

 

手腕与钢筋才接触面有相当明显的摩擦痕迹,这不仅仅是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手腕自然下滑——如果是那样就不应该有超过钢筋宽度的摩擦痕迹——导致的,应该是由于本能的挣扎导致的,但是,这个理论解释不了手上多次造成的勒痕。

 

“三楼的麻绳,也许这个人之前也被绑在椅子上。”Castiel提出一个新的思路。

 

Dean并不急于肯定或者否定,他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甚至可以说是很有可能,不过他也存个疑问,Leonard手腕上的勒痕像是被硬质的物品勒住后产生的,如果是麻绳的痕迹,那么或多多少都能够找到一丝纤维或者是一些抹由于摩擦而翻起的皮肤,并且在同一道勒痕上,也会由于螺旋状结构而产生一些带有纹理的淤青。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反捆着手臂造成的勒痕应该字啊手腕内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出现在外侧。

 

“不,这应该都是塑料条产生的痕迹,至于其他的……我也许需要一份尸检报告。”Dean摘下手套和口罩,扔进六楼门口的回收袋里,他在楼梯口停了几秒,“我去三楼看看,Bobby,如果有什么新的发现,记得告诉我。”

 

他默认Bobby同意他的话,一路小跑着下楼来到三楼。翻倒的椅子和螺旋状的麻绳印证了他的想法,但是更多的他却想不出来了。

 

“有什么发现吗?Agents of S.H.I.E.L.D.[①]”Dean靠在生锈的扶手上,向刚从室内走出来的探员——有点眼熟但是记不起来——问了一句。

 

刚摘下口罩的探员抬眼看向Dean,他绝对认得Dean,否则不会有一个那么明显转移视线。值得高兴的是他没有选择无视Dean,虽然也没有正面回答Dean的问题:“……没什么太特别的。”

 

“如果你是跟除了我之外的人这么说的话,那你的工作能力绝对低于平均水平。”他不忘记奚落一句,当然是没有恶意的,“你只是不想告诉我而已。”

 

“你已经不再是在职探员了,但是却没人管你那么多违法行为,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们都希望我能回去。”

 

“就是这么简单,你明明都知道的,那你为什……”

 

Dean打断了他的话,他站直了身体,拍掉手上沾上的铁锈拉直自己的夹克外套。他侧身从记不起名字的前同事身边走过,在狭窄的过道里互碰肩膀,打断了对方的话:“你没什么发现,那好吧,我想我应该不会运气这么差。”

 

“好吧,你赢了!里面确实没什么太重要的东西,有一道拖拽痕迹,有部分纤维和少部分的血液,初步估计应该是你弟弟的,至于纤维痕迹可能是牛仔裤或者衣物上的,不好判断属于谁。”年轻探员把攥在手里的口罩连同手套一起扔进回收袋,“在FBI会比你单干来得更便利也更安全。”

 

你们对我爸也是这么说的。这句话几乎就要冲破层层阻碍从Dean的嘴里出来,他有一万种让对方难堪的方法,但是现在确实不是个时候。便利是句实话,但是安全却是放屁,至少对于Winchester家的人而言FBI绝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他没接人的话茬,也没继续问话勘察的心思了,在这种情绪下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找到些什么东西。

 

他冲人摆了摆手,晃荡着胳膊下楼,把后背和剩余的空间全都留给站在后面的人。不甚高昂的情绪在坐进他的宝贝女孩时才得到了缓解,属于自己的气息让Dean连续深吸三口气来平复心情。直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打进来,他思考了半分钟也没想起来这究竟是谁的号码,在弄清楚这到底是属于某个酒友还是哪个一夜情对象之前他只能是先接起了电话。

 

“Dean,你在哪儿?”好极了,这不是他二十二岁了仍像十二岁一样的小妹妹吗?

 

“在车上,现在正准备帮你去百货商店买条小裙子。”Dean的语气有一点儿轻快,他用以往常用的小玩笑来搪塞,“难道你还要我帮你买棉花糖松饼吗?”

 

“这不好笑,你听起来有点儿不太对劲。位置,你在哪儿?”

 

他过分敏锐的弟弟真是让人觉得头疼,Dean不得不尽快在脑内编造出一个借口,最好还得无懈可击一点儿:“你真是个控制狂,我说我刚去找了你说的位置……”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刚说到一半的时候,电话那头的Sam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你一个人去了?还是说你跟着FBI一起去了?”

 

Sam的表现让Dean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有些过于一惊一乍了,或者说是他有些过于担心了。不过他只当Sam的这些都是为了他着想,毕竟这是他弟弟,有那么些担心总是正常的。他叹了口气,脑袋里想说的话让他回忆起过去,回到他们都还只是孩子的年代,回到Sam真的像个小姑娘一样的时候:“Easy,tiger[②]Bobby的人找到的位置,你说的另一个人已经遇害了,这是我的案子,虽然FBI接手了但是我也得找到答案。况且,任何事情都有危险的,但是我会完整的回来的。”

 

电话那头的沉默时间有些长了,他听见Sam叹气又听见Sam发出低笑,在重复了两次他的乳名之后,他总算说话了:“……这是借的电话,医院这边说我可以出院了。”

 

“你确定?”Dean记得他看见的Sam,确确实实遍体鳞伤。

 

“嗯,因为主要只是皮肉伤而已,没什么问题。”

 

“那你接下来呢?回斯坦福吗,继续你的大学生活。”

 

Sam没说话,Dean索性就自己继续说下去:“要我去帮你办手续吗?”

 

“你来吧。”Sam说,“一会儿也许还得去录一次笔录。”

 

Dean应了他的话,在Sam说了再见之后也道了别,他能听出他弟弟有些不太对,就像他弟弟也能够听出他有点儿故作轻松一样。他伸了个懒腰,主要目的是活动一下生锈的筋骨。Impala的车钥匙旋转了半圈,发动机的声音像Dean独特的安魂曲,他现在被两个大麻烦所困扰着,但愿短暂的车程能让他稍微轻松些。

 

他从公路上驶下,经过塔吉特百货的时候从车窗往外多看了一眼,临近的电话亭有两个,按照市政图来讲应该在百货后面不远处也有一个。而也就是这一眼,让Dean有点儿被街灯晃了眼睛,他说不清楚,到底是路灯还是商场的LED又或者是最糟糕的情况——闪光灯。

 

他靠边停了车,晚上七八点左右的街道,来往的人确实不少,Dean想证实自己的猜测,但是确确实实什么也没发现。他只能再次发动汽车,在心里记下这一点,毕竟他弟弟还在医院里等他,其他的事情只能暂时先靠边了吧。

 

等Dean找到停车位,拿好证件和钱包走进医疗中心的时候已经是八点过一刻了,他在一楼碰见了吊着一只手臂的Sam,他弟弟问了好几句他的情况,终于在Dean即将被烦得崩溃之前停了下来——他永远这么“适度”。

 

“你真的太娘了,Sammy,要不是商店里的洋装没有你的尺码我一定给你买。”Dean把自己的银行卡递给前台,转头嘲笑Sam一句,又转过头把身子探近了些瞄一眼那姑娘的名牌,压低音量问了一句,“Linda,你们确定我弟弟没什么事情了吗?”

 

“当然,他只有些皮肉伤,而且他自己也要求出院。”姑娘看了一眼病历本,将刷过的银行卡连同发票一起还给Dean。而Sam,他什么都没说,一直到他座上Impala的副驾驶位,Dean才转过头,把手里的皮夹扔给Sam问:“说吧,你为什么一定要出院,而且你叫我来一定不仅仅是为了当个司机的。”

 

Dean Winchester必须要发挥他当哥哥的气势了。

 

TBC.

 

注:

①Agents of S.H.I.E.L.D.:《神盾局特工》,这里算是一个戏称,所以才选用剧名。

②Easy,tiger:翻译成“放轻松,小老虎”我总觉得有点怪,就英文吧。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