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11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P.S.觉得还是不要找死了,更新随缘吧,日更会死,圣诞节有贺文








二.朝圣者(02)




蓝光屏幕投出来的老照片要比上一张伤痕累累的大男孩儿更让Dean动容,特别是当他处于一个愤怒与惊恐的边缘时。Dean的手指在触摸板上——因为鼠标已经在他的盛怒之下完全报废——抖动,两个年幼的Winchester的脸刻进他绿色的眼珠子里。




他不会忘记的,那时候他们还在各种各样的汽车旅馆里辗转,在每个学校里呆的时间都不长。他翘课打架泡妞,而Sam则做着他的好孩子,认真上每一堂课。Dean嘲笑Sam只接些找猫找狗的小活,而Sam却还是用第一次赚到的钱瞒着John跟Dean一起去了照相馆。




“你真喜欢这样的生活吗,Dean?”拍照之前的Sam这么问他,“你未来一定只有高中文凭。”




“但我是个优秀的侦探,可不像你,永远只是个小姑娘。”他大概是这样回答的,十八岁的自己对于Dean而言有点儿模糊了,不过十四岁的Sam倒还印在他的脑袋里。




那个年代的相片边角还是娘兮兮的波浪花边,他记得他用这个嘲笑过发育期来得太晚的Sam,他也记得还是孩子的Sam表现得比即将成年的他还要老成,虽然辩解但是一点儿也不气急败坏,一点儿也不好玩。




和Sam在一块儿的记忆几乎成为Dean过去的人生里唯一属于自己的部分了,他能够选择失去很多东西,但是Sam除外。




而现在呢?口口声声说着优秀的侦探,也应该确确实实发誓过会担负起兄长的责任,可他做了什么呢?




他碎碎念着Sam的乳名,用几乎只有他才会叫的昵称来安抚自己。Dean不得不再一次拜托Ash,Charlie大概还在追踪Iris的手机,说真的她的追踪技术可要比她的黑客技术来得逊色的多——虽然Dean没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不过她再怎么说也是FBI编制内的一员不像他跟Ash那么自由。




Ash的精神状态总是处于一种令人怀疑的水准,虽然如此,但是当你习惯了每一次接你电话的人都像是嗑嗨了大麻一样的时候大概也会生出一股莫名其妙的轻松感?他在电话那头与啤酒接吻,嘴唇和酒瓶口发出响亮的一声“啵”也没能让人觉得他正与辣妹相伴。




“你能连得上Sam的笔记本吗?对,就是他一直带在身边的那台。连上,然后追踪邮箱里第一封邮件的发送邮箱。”Dean拖过椅子手腕因为这个动作而碰到了桌上还没吃完的外卖披萨盒。电话那头的Ash在用各种各样的专业名词专业术语给他讲解这个要求的实施难度,总体而言是并不难但是需要时间。需要时间,这是最普通也是最糟糕的结果了,他觉得自己的指尖冰冷了起来,握着电话的手因为脑内的种种猜想而有点儿颤抖,虽然只是一点点只有一小会儿。




Sam正跟一个变态犯罪者呆在一起,他的弟弟正被一个变态犯罪者绑架。他只要一想到这个,满脑子里就都是那张被发送过来的照片。Dean照顾Sam太久了,久到他几乎能够认出他弟弟所有的小动作——那样的Sam太反常了,他很少用那种姿势,不仅如此,他身体上露出的每一处伤疤都让Dean无法忘记。这直接导致了他漏听了Ash一句话,换来对方连续两句的询问。




“我还好,你只要尽快,越快越好。”他无法催促什么,毕竟他在这方面上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他也不确定自己到底好不好,但是他按照自己应该有的状态回答了Ash,紧接着就想挂断电话,毕竟他要做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Dean,你应该有给Sam的手机定位吧,我记得当初你让我帮你连上的。”




Ash这句话让Dean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现在的一举一动一点儿也没有一个侦探该有的作风,他居然忘记了曾经设置过的GPS定位只顾着埋头伤神求助。他又交代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在手机页面上捣鼓了一阵才记起来定位方法。是他拜托Ash做的一个非正规的手机定位信息,以确保在这样的时候他能够找到Sam。




蓝色的光点在手机屏幕上闪烁,显示的位置看起来还并不太远。




也许Sam已经逃出来了,他可是个大家伙。这是Dean能够给自己的最大的宽慰了,他不想也不能让他弟弟成为第二个他父亲。




他给笔记本电脑插上电源线,以便于Ash的连接侵入时不至于因为没电而中断。门外的两个小情侣应该已经进了房间去翻云覆雨,这让Dean不至于第二次面对尴尬,也给了Dean一点儿搜索客厅的机会——他确实急于找到Sam,但这不意味着他可以放任任何一点线索从他眼前溜走。




餐厅的厨余垃圾是刚刚倒过的,但是客厅的垃圾桶却还没清理过。现在是晚上九点多一些,正常的居住地里都会有晚餐产生的垃圾,倒垃圾的时间不应该在傍晚或者接近夜晚的现在,而应该在早饭前后。Dean的手指擦过料理台的边缘,灰尘的触感让他记起来这是个大学男生的宿舍。他因为Sam的失踪变得太过于敏感了,甚至有些神经质的觉得哪里都存在线索。他刚刚才看见Sam房间里的披萨盒,在一个大学男生寝室,干净的厨房才应该是标准配置。




Dean不再继续呆在这间合租寝室里了,疑神疑鬼的表现只会让Sam的处境更加糟糕。他再一次确认了定位地点,几乎是用冲的跑下三层楼,穿过小路靠近停车场,最后一头扎进他亲爱的宝贝的怀里。Impala的车坐垫姑且让他好了些,没碰上堵车,也没因为他略微高出限速的速度而被拦停贴上罚单,虽然他不确定是否有监控探头拍到了他。




从斯坦福大学绕上主干路,沿着手机上标明的位置转进市区,经过三个岔路两个街角,以违章行驶的方式通过一条小巷,在冲出巷口的时候他几乎就是挨着那个亮闪闪的光点了。




并且,他也到了个熟悉的地方——Drew Carter所在的医院。




Dean把定位上的分辨率调到最大,左右比对着方位,最终还是进了医院的门。值班的还是调侃“便装日”的那个姑娘,她认出了Dean,在看手机的空档里冲着他露出个能够打八分的微笑亲切地叫了声探员。




Dean冲她礼貌性的点点头,注意力又回到手机上。他没选择电梯,在踏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他拨通了Sam的电话。




“Come on,man……”他用电话那头的等待提示音来麻痹自己,在转接语音信箱后就立刻挂断然后拨通下一通电话,他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用,可能只不过是无用功,不过也有可能是好运将至之前漫长的等待。




夜间值班的护士并不多,而且更多的都还是在电梯口的服务中心,Dean上到了三楼,电话已经拨通了第四通,这没什么太大意义,但是姑且能给他点儿安慰吧。渐入深夜的医院走廊安静得有点儿渗人,有那么点儿怪物原材料产地[①]的味道。当隐隐约约的电话铃声从走廊那头传来的时候就更像是惊悚片的拍摄现场了。




他循着声音过去,期间挂断了两次来测试到底是不是Sam的手机。很显然,他中大奖了。




空旷而狭长的通道,静谧藏不住细微的铃声,Dean在一步步的接近,每一步带来的都是更清晰的声音,直到他站在那扇门外,站在他曾经到访过的地方。




这是Drew的病房。




Dean环顾四周,一共有两个摄像头可以拍到他站在站着的位置,所以他没掏出枪。他挂断了电话,铃声消失,手机屏幕上的蓝色光点仍旧在闪烁,他把手机揣回口袋里,握住圆形把手的手有点儿颤抖。Dean推门进去,Sam的手机就摆在男人的胸口,Drew Carter在病床上睡得相当安稳,安稳到……有些过了头。




“Drew?”他出声叫他的名字,靠近床边推了推他的肩膀,“Drew?Drew Carter?”




没有回应。




他这才去探Drew的脉搏,这个男人的脖颈已经有点儿发量了,动脉在皮肤下失去了应有的活力。Dean又推了两下Drew嘴里喃喃自语着“No”,直到躺在Drew胸口的那架属于Sam的手机亮了起来。




来电人,被屏蔽。








TBC.








注:
①怪物原材料产地:这里指小说《弗兰克斯坦》中罗伯特沃尔顿偷尸体来的地方,也就是各地的停尸间。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