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TSN/ME]点梗:小概率事件下的私生女

*千fo点梗文 @湖底月圆 感谢可爱的梗
*Mark·Zuckerberg/Eduardo·Saverin,斜线有意义
*我流ABO设定,Mark和Wardo都是A
*第一次尝试ME,性格把握不准,剧情迷幻,欢迎批评指责




***




“我不希望浪费时间,如果你确实有什么事情的话——有价值的事情——请在十分钟内结束。”Mark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踩着拖鞋,GAP的套头帽衫袖子被挽到臂弯。面前是新换的笔记本电脑,外接键盘把流畅连贯的按键声放大,这个矮个子的、卷头发的、被描述成目中无人的暴君的CEO面无表情的应话。




他把自己注意力的十分之一分给这个男人:男性Beta,西装领带半框眼镜,皮包平放在腿上,就像一般的上流人士一样。




如果他不能说出什么有意义的事情的话,那么就马上从这里出去。这是Mark的打算,哪怕他不说他的态度也完全是这样的。




自称是Tom或者是Jack的男人似乎并不因此恼怒,拖过靠背的转椅坐下,浑然一副精英做派的扶了扶半框的眼镜:“再一次的自我介绍,您好Zuckerberg先生,我是……”




“我希望你不要继续浪费我的时间,我并不想知道关于你的事情,这对于我的工作而言毫无意义。”




“那好吧。”男人必须妥协,否则他一定连十分钟都待不下去,“我知道你正在和Eduardo·Saverin打官司,关于……”




“是Wardo和Cameron以及Tyler·Winklevoss,我有两场官司。”Mark把视线从写满代码的屏幕上移开,停留在男性Beta的领带上,很显然,目前而言他所听到的还都是废话,“你想要说什么?”




男人深吸一口气,没有人会喜欢面对这样一个谈话对象的,就好像你正在和一台机器对话,任何多余的词都可能影响它的运作,所以你只能说最关键的部分。他从皮包里抽出一份用牛皮纸袋装着的材料:“也许这对你有些帮助,谁都不希望失去6亿美元的,哪怕作为超速罚单这也昂贵得过分了些。”




***




“所以,你希望和我见面?”




“Yes, Wardo.我们得当面谈谈。”




“我想不必了,在调解会之前我不希望我们有任何交流。”Eduardo很少这样说话:强行把声音绷紧,控制在一个克制的频率上,一般来说他都是很情绪化的,就像在到达高潮的时候他会难以抑制的喘息起来一样,Eduardo相当的情绪化。他生气了,肯定的,但是他绝对不可能不愿意和自己交谈——这是Mark的判断。电话那头停顿了五秒钟,因为Mark在心里数了五下,同时也打了一行新的代码;好吧也许有误差,也有可能是六秒钟,“包括今天的这通电话。”




可是你还是接了,Mark这么想同时也这么说。




Eduardo大概是在深呼吸,吸气呼气的声音透过电话听筒让人听得清楚,与此同时他大概还在揉他的太阳穴,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大概率事件。




“听着,Mark,你给我打了21个电话,64或者65封内容相同的短信。你知道我不可能置之不理的。”




“是21个电话,67封短信。”很有可能是你的手机没有显示完全,以前发生过四次,现在是第五次。




“好吧,这不重要。”Eduardo的声音听起来疲惫极了,他再一次的沉默,这次应该只是单纯的沉默,因为他在思考:是挂断电话,还是继续听下去。他会选择后者,至少Mark是这么认为的同时他也这么希望,值得庆幸的是事实也确实如此,“Mark,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就现在,在电话里说明就好,见面的话,我拒绝。”




不算最坏的结果,他一点也不一样把自己和Eduardo的关系搞僵,哪怕他们现在的关系就已经很僵硬了。




Mark停下敲打代码的手,把编程界面最小化,笔记本电脑连着外接键盘一起推开了些,这很显然是比较严肃的事情了:“Wardo,你有孩子吗?5岁或者6岁的……”




“你在说什么?Mark,你的精神状况确定没有出现问题吗?还是说……你在激怒我?”电话那头的Eduardo就像Mark记忆里那样变得情绪化了,他一直都是这样,提高音调然后在他认为重要的词语上加上着重音。这次被他选中的是“精神状况”以及“激怒”,“你应该知道的,我今年23岁,我不可能在我17岁左右的时候就有一个孩子的。不论是我,又或者我的家人都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包括做爱?”




“什么?”




“包括和任何的Beta或者Omega做爱吗?一次也没有吗?”




“Mark,我以为你知……”




“Wardo,回答我。包括和任何的Beta或者Omega甚至是Alpha做爱吗?”




“……我确定,我没有。至于其他的,你知道的。”回答这种隐私问题让Eduardo很不舒服,但是Mark又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愉悦,也许就像那些书里说的那样“来自于窥探他人隐私的快感”。




本次对话的第三次沉默,不过也是最后一次了,良好的教养让Eduardo在挂断电话之前说了再见,并且再一次询问了有关于Mark的精神状况的事情。




Mark依旧是简练而又笃定的回答,然后他听到的就只有短促的忙音了,足足过了半分钟他才合上翻盖手机。




“What did my daddy said?”




“现在还不能确定他究竟是不是你的父亲,所以请称呼他为Mr. Saverin.”Mark重新拿出牛皮纸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随身携带这份文件,毕竟办公室里仍旧是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解开缠绕了两圈的细线,抽出纸袋里的A4纸——




亲子鉴定,有关于Alyssa·Saverin和Eduardo·Saverin,除去第一页的鉴定报告,而后的好几页都是诸如“21-STR基因座基因分型”之类的专业数据。Mark看不懂这些,但是他能确切的从第一页提供的信息明白最终的结果: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




“但是你手上拿着的就是亲子鉴定报告。”除此之外,Mark的左手边,大约一米左右的距离外还坐着一个小姑娘,除了Mark大概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和Eduardo有八分甚至更多的相似之处。Alyssa不像一般的孩子那么活泼,甚至说她和Eduardo在性格上有很大的不同,硬要说像什么人的话,她要更像Mark,过分的一板一眼,“而且你也不得不承认,我和Daddy……好吧,Mr. Saverin很像。”




“NO.”他把鉴定报告放在桌面上,盯着Alyssa几乎和Eduardo有着完全一样颜色的眼睛,“报告的时间是2017年9月21日,然而现在是2004年,所以我持保留意见。并且,你和他并不像,Wardo的头发并没有这么卷并且颜色还会更深一点,当然我不否认成年之后的色素积累;Wardo的眉骨没有这么高,唇色也要更浅一些;同时,侧脸的线条会更为柔和一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一点也不像Wardo,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




小姑娘皱着眉头听Mark像是机关枪似的讲话,她不确定的朝墙上的日历瞟了一眼,又在Mark讲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收回视线,用几乎同样的语速回话:“只有你这么觉得,如果你并不相信这份亲子鉴定的话那么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让我和Mr. Saverin再进行一次亲子鉴定,那种会让你相信的鉴定。”




CEO耸了耸肩膀。




***




按照正常的程序Mark是不能够和Eduardo见面的,但是在通话后的第三天,开庭前的第八天,他还是见到了Eduardo;与通话时不同的是,这是Eduardo提出的见面,按照不正常的程序来进行的见面,完全私下的一次会面。




Mark明白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信息时代,消息传播的速度一向是快得惊人,所以他是带着Alyssa来的。




他没有迟到,很准时的走进餐厅的隔间,然而Eduardo来得更早,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他从来都是等人的那一个。




“Mark,我希望你能够解释一下那天的问题,以及……”Eduardo用手从太阳穴开始沿着额头往上摸,从随身携带的电脑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戴着纯金家族戒指的手在搜索引擎内输入“Eduardo·Saverin”,把电脑转向Mark,指着电脑屏幕问他,“关于第二条的内容,还有你今天身边的那个孩子。”




他看向穿着小一号GAP的Alyssa,小姑娘的表情几乎是和Mark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按照她的说法她叫做‘Alyssa·Saverin’是你的女儿,当然关于真实性我持保留意见……”Mark在椅子上坐下。




“这就是事实。”Alyssa在餐桌的另一侧坐下,距离Mark的距离要远大于距离Eduardo的。




“如果你想的话,这是亲子鉴定——我对于这份报告的来历与真实性表示怀疑。”Mark把牛皮纸袋推向Eduardo,“我认为你们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鉴定结果,至于这些新闻报道不论是‘Eduardo·Saverin未婚生子,私生女母亲成迷’还是‘未成年父亲,Eduardo·Saverin私生女已年近6岁’我都毫不知情。”




Eduardo从牛皮纸袋里抽出鉴定报告,甚至很认真的辨认了右下角的盖章是否具有真正的法律效益,他把报告放下,很认真的打量起Alyssa的脸:“Mark,别开玩笑了好吗?我说真的,很认真也很严肃,我没有孩子,我今年23岁,不可能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而且我给你的报告是2017年的,现在是2004年。”




“是的,所以我才希望你只是找了一个跟我很像的女孩子,在这里跟我开一些很……的玩笑。”Eduardo在很努力的表现出距离感,绷紧嗓音,克制住语调,使劲儿吞下过于情绪化的词语。




“我知道,所以需要一份真实可靠的亲子鉴定。”




“如果不相信的话,那我同意,一份新的亲子鉴定。”




两个同样语速的人相继说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个有趣的情景——就好像你正在和两个Zuckerberg说话一样。




“我同意。”Eduardo把鉴定报告装回牛皮纸袋里,推回Mark面前,仿佛他们之间的交流与关系也就仅仅局限于此了。




“Wardo.”Mark出声叫他,这个小个子的Alpha散发出令人难以忽视的信息素的气味,在密闭的房间里,像是圈划地盘似的霸占了所有的空气。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Eduardo的眼睛,似乎希望通过这样的行为来表达什么。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比起Mark的侵略性,Eduardo的信息素要更为的平和,他甚至很难让人发觉他是个Alpha,相对而言的好处就是,他对于其他Alpha的信息素的排斥性不大。特别是Mark,感谢柯克兰公寓。




他有些疑惑的抬头,却没有等到Mark也许是存在的后半句话。




“我会解决这个问题的,我答应你。”女孩儿的声音,用与Mark相同的语调和语速讲话。Alyssa表现出来的除了外表的部分都和Mark太相似了,相似到Eduardo都出现了一瞬间了愣神。她只是稍微做了个停顿,就继续往下说,“Wardo……”




如果她没被Mark打断的话。




“Mr. Saverin,你应该这么称呼他。”




“这是他要说的话,我猜的。但是我认为这是个大概率事件,否则他不会出现这么长的停顿与空白,如果正如他所说,他的精神状况良好的话。”




她的直觉简直和Wardo差不多准了。Mark有一时间的慌张,但是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说这个,只能是绷着一张脸,两手握成拳头放在桌面上:“小概率事件。”




“Mark……”Eduardo长长的叹出一口气,盯着Mark握成拳头的手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




舆论的风波并没有因为他们不合程序的会面而停止,反而像是有个幕后推手似的话题度疯涨。这已经影响到了Eduardo的生活,甚至他很有可能因此无法出席调解会。




Mark在编写最后的代码,Alyssa就坐在他的边上盯着他打出一行又一行的程序代码。




“你准备做些什么,我没说错这是大概率事件。”




“不是准备,是正在做。”Mark输入最后一个代码指令,敲下回车键开始运行。




“你确定你做的这些不会被发现吗?”Alyssa皱着眉头,盯着屏幕上自动运行的程序,“看起来不怎么漂亮。”




Mark给Eduardo编辑了一条短信,两天前他预约了亲子鉴定。“不漂亮,但是足够酷。”他把电脑留在了家里,站在鞋柜前思考了半分钟,还是选择就这样直接出门。




“你至少应该套一件帽衫,譬如你的GAP,否则居家服搭配短裤和拖鞋实在是太过于邋遢了。”Alyssa站在他的身后,自顾自的给自己穿鞋。




当然,Mark没有听她的,仍旧是穿着居家服套着短裤踩着拖鞋就出了门。




***




Eduardo打着温莎结,穿着合身的阿玛尼西装坐在鉴定中心的公共座椅上,左边是Alyssa,然后才是Mark,他很明显的表现出了不安、局促甚至是有些神经敏感,这是Mark的判断——现在的Eduardo看起来就像他被哈佛校报报道虐待动物时那样。




“还需要多久?”这是他的第三次询问。




“十分钟或者十二分钟,最多不超过十五分钟。”Mark第三次回答他的问题,一般情况下,Mark是不会开口的,毕竟这看起来太傻了,一遍又一遍的询问时间。可是现在:




Wardo需要我,我确信。




“报社媒体还在继续骚扰你吗?”小姑娘拉了拉Eduardo的西装袖子,也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让人觉得Alyssa她的的确确只是个小姑娘,“你可以起诉的。”




Eduardo的精神状况不太好,他看起来有一种睡眠不足后的精神不振。他只能揉着太阳穴,一点一点的调整自己的呼吸:“是的,他们还在。但是我不能起诉,因为只是在合法的范围内,是我太过于敏感了。”




他还在拉开距离。Mark相信自己的判断,并且也相信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有些怀念柯克兰宿舍里的Eduardo了,盘腿坐在他的床上和他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无论是关于什么事情的成功,甚至是关于Facebook.




现在这样一点也不好。




“Wardo,我想谈谈。”这是Mark第一次这么正式的提出请求,“五分钟。”




Eduardo疲惫极了——这也是Mark的判断,可他仍旧像个上流精英一般,克制着他随时可能爆发的情绪慢慢的点头,慢慢的跟着Mark站起身,语速平缓的叮嘱Alyssa几句话后才跟在Mark身后走到走廊尽头。




“我不想跟你打官司。”




他没料到Mark会这么说,很明显的惊讶,以至于维持了很久很久的距离感都稍微松动了一些:“Mark,我希望你能清醒一点,这不可能。”




“我是说真的,我不想跟你打官司。”Mark微微扬起下巴,目光扎进Eduardo颜色温暖的眼睛里。




“这已经不是你想或者不想的问题了。而是,你必须。”Eduardo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我很感谢你愿意在我面临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提供帮助,但是这不代表我信任你。”




警报,糟糕透了。




“我不介意一张六亿美元的超速罚单,但是我介意跟你打官司。”Mark的语速很快,就像他只是很普通的在陈述观点,“你是我最好的朋友,Wardo.我不想跟你打官司,哪怕我必须。同时你也必须承认,你跟我有一样的想法。”




沉默,这更糟糕了。




“……我不想,但是我必须。”长久的沉默过后,Eduardo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因为他的声音因此有些颤抖——努力的把话说完,“你不明白的,你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够了,到此为止吧,已经五分钟了。”




他背过身去,每一步都走得很慢,但是却没有回头。




“我明白,所以我才不希望打官司。”Mark一个人在说话,也只有他一个人在听。




***




亲子鉴定的报告结果无论是2004年还是2017年的,结果都是同样的一行字: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这证明了什么?Alyssa是Eduardo合法的、亲生的女儿。




这样的结果让两个人都有些难办,只有Alyssa对于这个结果没有任何的意外:“我说过了,我的Daddy叫做Eduardo·Saverin.我是他生出来的,千真万确。”




“我想我确实是个Alpha.”




小姑娘像是听到了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眨巴着眼睛一本正经的回答:“Alpha和生孩子有什么矛盾吗?”




Mark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令人头疼的事情,毕竟这已经是第二份的亲子鉴定了。更头疼的事情是他们被记者堵住了,在检验中心的门口,就在Eduardo距离他的车还有三米远的地方。




镁光灯晃得他眼睛疼,哪怕他是个Alpha,不知道是哪家报社的记者拦在了他的面前,相机对着Mark、Eduardo以及Alyssa拍个不停。Mark下意识的把Alyssa和Eduardo护在了身后,完全称得上面无表情的盯着还在说个不停的记者。




“Mr. Zuckerberg?我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不是说您正在和Mr. Saverin打官司吗?不过看起来你们的关系还不错,那么关于这Mr. Saverin的私生女的新闻您有什么看法吗?可以说说看吗?”




不可以,快滚。




Mark很明显的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他习惯性的握住身后Eduardo的手:“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同时这没有意义,你在浪费时间。”




很显然,这是个难缠的记者。他仍旧不依不饶,拉着Mark的居家服袖子就不松手。




“这是我的孩子,同时也是他的。”




“您说什么?”




“我说。”Mark从电脑包里掏出两份证明,时间显示的是2004年5月9日,一份关于Eduardo·Saverin与Alyssa·Saverin,一份关于Mark·Zuckerberg与Alyssa·Saverin,但是结果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存在生物学亲子关系。




“可,可是据我所知,二位都是……”




“如果你的无知能够当做理由的话,那么真是太糟糕了。并且,为了防止你之后的问题,我需要告诉你的是:我和Wardo是合法伴侣,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证明,但是现在显然我并不需要这么做;我们将不会继续打官司,因为没有必要;我也许确实做错了什么,但是我不想失去Wardo,最后,请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




***




“Mark!你刚才都再说什么!”




“事实。”




***




关于Eduardo的私生女的风波还没过去,铺天盖地的又都是Facebook的CEO和前CFO是合法伴侣关系的消息了。就连Sean都专门打了个电话过来祝贺。




但是现在对于Mark和Eduardo而言有更重要的事情。




Alyssa盘腿坐在沙发上,小姑娘的的确确像极了Eduardo,另一个角度而言她也像极了Mark,她咬了咬嘴唇,斟酌了很久很久,这让她看起来不像Mark那么咄咄逼人了:“Daddy,我……好吧,我想告诉你,我确实是你的孩子,同时也是你们的。”




“我知道这么说听起来很奇怪,但是这是事实。只不过,不是现在的,而是以后的孩子。”她没有等待回答就继续说,“我……很抱歉。”




Alyssa把脑袋低了下去,似乎因为这样的沉默而变得不知所措。Eduardo坐到她的身边,抚摸她和自己几乎颜色一样的头发:“为什么要道歉呢?”




“我瞒着你们来的,通过一些手段。”




“可是至少现在情况还不错不是吗?”




“我……”




至始至终Mark都在沉默的敲代码,直到门被敲响,他才停下手头的工作,起身去开门。




Alyssa有些摸不准Mark的心情,她毕竟还是个孩子,也许还要几年她才能够完完全全的跟上Mark的思维和举动:“他生气了,大概率事件。”




“不,是小概率事件。”Eduardo说,“他只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门外是那个不知道叫Tom还是Jack的男人,他还是上流人士的做派,开口叫Alyssa的名字。小姑娘应了声叔叔,在Eduardo的脸上亲了一口跑出门拉住了男人的手:“我该回去了,Good Bye Daddy……”




“……Good Bye Dad.以后见。”




***




就像蒸发一样,没人再记得Eduardo的私生女,也没人再记得Mark的那番话。当然,除了当事人。




2004年5月10日,Eduardo·Saverin撤诉,与Mark·Zuckerberg达成和解。

2004年12月19日,Mark·Zuckerberg与Eduardo·Saverin正式举行婚礼。

2009年3月7日,研究表明Alpha与Alpha有极小生育概率。

2011年4月17日,Alyssa·Saverin出生。








FIN.

评论(14)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