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RPS/Ryandrew]拥抱的力量(1)

*RPS!RPS!RPS!不适请退散。

*Ryan·Reynolds/Andrew·Garfield,斜线有意义。

*含有关于“校园暴力”的内容。

*AU私设,文中一切不妥均属于我。

*“芝麻汤丸”的比喻来自鸡卷,关于拥抱和校园暴力的内容来自加菲的访谈内容。

【提要】

Andrew没能去一个很好的高中,这从他在开学的第一周就遭到了校园暴力中就可以看出。第二周,他剃了个寸头,试图融入那群以Ryan为首的坏孩子群体里——

从一个拥抱开始。


————————————————


【一】

Andrew把衬衫外的羊毛衫拉长攥在手里,像往常一样掏出钥匙开门,手肘意外的碰到门框让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一口冷气。


“Andy?你怎么了?”Garfield夫人在客厅整理沙发座,被细微的声响吸引了注意力的女人放下手中的工作抬头询问。


Andrew摇了摇头,踩着鞋跟把布鞋脱下来踢到鞋架边上。他冲着他的母亲摆了摆手,单肩背着双肩的书包,使劲儿的摇头;他咳嗽了一声,才开始回话:“没什么,也许……也许我有点儿感冒了?最近天气不是很好,你也得注意点身体。”


他把袖口捏在手心里,手舞足蹈的给Garfield夫人比划着说了点儿有趣的事情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哪有那么多好事呢?要知道他只是进了个离家比较近的学校,三个公交站的距离,直达的公交车听起来是不是很不错?——如果忽略掉有点儿不太安稳的校园环境的话,确实是这样的。


Andrew在中学就受够了这种待遇了,孩子们总是会选出一个特别的人来作为一个共同排挤的对象,Andrew很荣幸的成为了这样的人,因为中学的他比一般男孩看起来更要瘦小,青春期来得很迟,十四五岁的时候看起来仍旧像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和瘦小的身体。


现在,历史再度重演了。不过这次的理由有些不太一样了,毕竟在升学前的那个暑假,Andrew总算是迎来了他迟到的发育期,抽条似的长个,骨架一点一点的生长开来……于是,他在开学的第二天就得到了两个高年级学生的关注,第三天他收到了情书,第四天——


他又成了那个被排挤欺负的人。


“现在的新生都这么招摇的吗?”他还记得那个领头的人是这么说的,虽然这人肯定不是带头的,但至少是出力的,“你抢了Ryan的女朋友,你太招摇了小子。”


然后他就很普通的被打了一顿。随后的第二天他就见到了那个被称作Ryan的人,因为今天是他亲自来的。与其说是校园暴力的领头人倒不如说他看起来更像个校园明星,那种女孩子们的梦中情人,招摇的戒指和耳钉,校服毛衣外还套着潮牌的外套。不过他也确实符合部分校园恶霸的条件,譬如:高大而且结实。


Andrew把套头毛衣脱下来,露出蹭破了一块皮的手背,被菜汤泼脏的衬衫。在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也就是今天,他成功的得到了来自Ryan·Reynolds的欺负。


“还好我当时没把毛衣穿在身上。”Andrew耸了耸肩膀,解开脏掉的衬衫的纽扣,露出腰上一大块的淤青——看来当时撞的那一下还挺重的,等到了明天估计还会发黑吧。他对着镜子给自己涂抹软膏,还好他能在家里找到这样的工具,否则一定会让家里人担心的。


Ryan好像也并没有做什么。很随意的在食堂的一个“不小心”,离开学校时候的推搡,硬要说还有什么的话……那大概只有他在路上才发现的书包里满是涂鸦的作业本。


他叹了口气,换上干净的家居服,把脏了的衬衫藏进脏衣篓,扔掉已经成为绘画集的作业本,才在Garfield夫人的呼唤中耷拉着脑袋下楼。他可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呢?


带着疑问的餐桌总是不和谐的,Garfield夫人盯着用受伤的右手拿着餐具不停的搅动着盘里的面条的小儿子,轻轻的在桌上敲出了声。大儿子已经离家读书去了,丈夫也暂时在外工作,作为一个母亲,她必须得了解她的孩子到底怎么了:“Andy,你在想什么?你今天有点不太对劲。”


被声音惊动了的Andrew才抬起头,皱着眉头把还有些稚嫩的五官挤在一起。他用手指蹭了蹭鼻头,捂着口鼻清了清嗓子:“嗯……我是说真的,没什么的。……好吧,Mom,我只是有点儿想不明白。”


“也许我能给你想点儿办法?”


“好吧,让我想想怎么说比较好……”他用叉子卷起一口面条送进嘴里,咀嚼吞咽干净后才不太确定的换了几个修饰词,“如果有人……我是说如果,有人伤害你的话,你会怎么做?也许他并不是有非常大的恶意。”


Garfield夫人显然在很认真的思考小儿子的问题,她放下手里的餐叉,用食指点了点Andrew的鼻尖:“我猜一定发生什么了。不过,Andy,我更愿意去相信他曾受过伤。毕竟只有受过伤的人才会选择伤害别人,那样会让他们好受一点儿——哪怕不会好受很多。”


“真的吗?”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拥抱,让他知道他是被爱着的呢?


拥抱Ryan,这可是个充满挑战性的事情。Andrew点了点头,用很快的速度吃完盘子里的面条,提前起身把盘子放回水池里,再次经过餐桌的时候弯腰在Garfield夫人的脸上亲吻了一下,并且冲他的母亲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我想我知道了,也许我可以试试看。Thank you, Mom.


Garfield夫人看着小儿子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更多的时候她也只能像现在这样仅仅给她的儿子一点儿建议而已。


Andrew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盯着镜子里长而卷曲的头发,刚开始沉淀色素,还依稀看得出一些童年时候的金色,现在,他有个决定……


第二天,Garfield夫人看到的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儿子了。字面意思上的光秃秃,Andrew剃了头发,只剩下短短的一层毛茬,整脑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芝麻汤丸,而这个芝麻汤丸现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套着GAP的卫衣回过头来看她。


“欢迎回来——”


“……Andy,你可没告诉我你要去剪头发。”


Andrew知道自己的母亲一时半会儿有点接受不了,只好软着嗓子撒娇,当然,最后总是他成功的。


于是,十六岁的Andrew·Garfield在今晚的日记里再次感谢了母亲——昨天他也这么写了,感谢她的提议——感谢她对他这个行为的宽容。最后,他在明日目标的那一栏空白里写上了一行字:拥抱Ryan,和他做朋友。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剃了头的Andrew确实引来了一波不小的骚动,要知道,她在高年级的女生群里可是新晋的话题男孩,不仅仅是新生而且长相讨人喜欢,这样的男孩可一项都是学姐群体里的抢手货。


所以,就有坐不住的姑娘先动手了——在路上堵住了Andrew和他搭话,旁敲侧击的约他一起去玩。结果很明显是拒绝的,要知道Andrew可是头一天见到这个姑娘,虽然他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就是那个写信给他的Christina,同时也是那个义无反顾的和Ryan分手了的姑娘。


Andrew很正式的感谢了她的好意,拒绝了邀请退还了情书,但是还是在姑娘的热情下交换了联系方式。


“我期待你打电话给我……Andy.”Christina把长发别到耳后,眯起深蓝色的眼睛,亲昵的叫着他的昵称,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飞吻。也许对于十七岁的姑娘来说,这有些夸大其词,但是对于没什么经验的Andrew来说,这就是字面意思。


他只会微笑,目送Christina离开,转身——好的,这就是在学校的角落里聊天的不好之处,他遇到了插着耳机的Ryan,带着那个似乎是叫做Tom的小跟班,又或者是朋友。


今天的Ryan仍旧是一副校园明星的打扮,新款的球鞋,外套的冲锋衣又是一个Andrew不太认识的潮牌,水洗的牛仔裤,耳机的颜色是鲜艳得有些能够算得上骚的大红色。Andrew盯着这样的Ryan更坚定了他的想法——就像母亲说的那样,他只是受伤了,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排解自己。毕竟像Ryan这样的人,看起来可不像一个十恶不赦以此为乐的超级大坏蛋。这有些以貌取人?Andrew只是相信了自己的直觉而已。


“小子,你的胆子可真是大。还是说你还没受够教训吗?”Tom先Ryan一步说话,他把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回头用眼神询问Ryan的意见,“我还以为上个星期给你的教训够多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招摇——跟Christina约会?学校里谁不知道她是Ryan的女朋友呢?”


“可是上个星期你说的是,他们分手了。而且这也不是个约……”Andrew的话还没说完,Tom就一脚把他踢倒了,踢在了上周淤青了的腰上,疼得他好一阵子都没缓过来。


他颤颤巍巍爬起来,揉着二次受伤的腰,有些本能的想去撩自己头发,这才记起来已经被他剃成了短短的一茬。


Ryan看着他一点一点的靠着墙壁坐直,拉着想再上去动手的Tom穿在校服毛衣里的连帽衫的兜帽把他拉到身后:“好了你快停下吧,Tom,你可别忘了之前才拿到的处分,打架可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方式——至少这么显眼的打架可不是。”


Tom在他的动作下一个踉跄着退后,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膀:“那也是给你出头,要不是为了你小子,Ryan——Ryan·Reynolds,我可能做那种事情吗?”


“是,好,你不可能的。所以感谢我的好朋友,怎么样?”Ryan打趣着,摘了耳机连同手机一起把它们扔到Tom的怀里。他在Andrew面前蹲了下来,吹了一个俏皮的口哨,左手在离Andrew的鼻子很近的地方打了,响指,“Andrew·Garfield,我知道你。要知道我的女朋友……好,按照你的说法是前女友可是在你入学后的第三天就跟我分手,往你的鞋柜里投了情书。你不觉得你过分招摇了吗?作为一个新生,你可太大胆了。这周你又引起了新的骚动——让我们来看看吧,这个寸头!哈,了不起的Andrew,这个夸奖怎么样?


Andrew揉了好一会儿的腰终于缓过劲儿来,他在听完Ryan的话后能做的也只是撇了撇嘴:“听起来没那么好,我真的很抱歉,这不是我的本意。”


“你这是在炫耀?”Tom真是易怒。


“不,我没有。”Andrew辩解,他摸了摸自己扎手的头发,从地上爬起来像Ryan那样蹲着,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Ryan的肩膀。他的脑袋就放在Ryan的肩膀上,下巴枕着他的肩骨,脸颊贴着他的脖颈侧,双手环抱住Ryan,“至于我的头发……我只是想和你们做个朋友,也许这样能显得我更合群?我是说这个发型,呃,多少有几分类似。”


Ryan·Reynolds的大脑当机,他本来是想躲的,可是他没能反应过来,只能在这个拥抱之后变得呆滞,迅速的涨红脸,呆愣的蹲着。甚至都没意识到Andrew已经站了起来,也给了Tom一个拥抱——当然是在Tom的拳头打过来之前。


“你们不是坏人,谁都不是。也许只是受了点伤,我相信这个。”Andrew松开Tom,盯着高个子的男孩的眼睛,又回头去看蹲着的Ryan。


Ryan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却足够让Tom恼羞成怒了,他狠狠地揍了Andrew一拳头,不偏不倚的打在他的眼眶上:“够了,你快闭嘴吧!你不止招摇,还很烦人!”


这一拳头和这一嗓子把Andrew弄得莫名其妙,他觉得自己的做法完全没有问题,说的话也非常有道理,这一拳头可真是把他打懵了。而清醒过来的Ryan,咳嗽了两声,拍了拍牛仔裤站了起来,拉着Tom慌忙离开,只丢给Andrew一句恶狠狠的话——


“小子,我可不知道你脑子还有问题。别再瞎说了,你这幅说辞还是留给修女听吧,跟我说这个可没什么用。我只是看你不顺眼,现在更不顺眼了,你等着吧。”

TBC

评论(19)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