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我的故事(六一快乐!)

*第一人称注意!

*我也不知道跟六一有什么关系,但是祝大家六一快乐

*一直很想写温三米第一人称,但是写了才发现又是一个沙雕故事

*题目又是随便起的


【SD】我的故事


我睁眼的时候——我不确定那能否算是醒来——看见的人仍旧是Dean,他自称是我的兄长,虽然在近期的接触中他表现得要比我还幼稚。他靠着木制的摇椅坐在我的床尾,好让我一睁眼就能看见他,我推断他的生活作息并不是很规律,又或者说是因为我的缘故,所以他才会呈现出这般疲惫的感觉。他低着头小憩,手边放着的是一瓶即将见底的啤酒,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让隐匿在黑暗中的Dean看起来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使者。我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还没走到四;我不想扰人清梦,把枕头垫高之后就取了床头的书来翻阅,书签还夹在我上次看到的地方。Dean也许是睡得不太舒服,在我翻开书页的时候,他正轻声的呜咽着给自己调整姿势,这也难怪,毕竟不论怎么说他也都是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

 

凌晨四点的卧室很静,从窗缝里溜进来的夜风成了唯一的声响,不难猜到Dean又没把窗缝关紧。我爬下床,长时间没有活动带来的后果就是我的下肢变得虚弱了,夜风中带的凉意让我有点儿想打喷嚏,我把窗户的插销插好,然后才回过头来替Dean盖层毯子。这样的动作似乎惊醒了他,在我有限的记忆里他似乎总是易醒的,刚刚清醒过来的Dean眼睛里还带着水气,他先是打了个哈欠,紧接着才叫我的乳名。

 

这让我很想亲吻他,从眼睑一直到嘴唇。我强迫自己打消了这个奇怪而又变态的想法,把毯子叠在他的腿上,随后才爬上床:“你看起来不是很精神,确定不再睡一会儿吗?”

 

“难得你醒来了,陪你聊聊。”Dean拖过他的摇椅,划出整个空间里最为响亮的一声。他替我把被子盖好,这样的举动让我多少有些别扭:“Dean,我可以自己来,你不用每件事情都帮我做。”

 

Dean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很是突然的开始大笑,紧接着就列举出一大堆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来:“Sammy,你别忘了你小时候的尿布都是我换的,更别说你睡着的时候。”

 

“……我记不太清了。”根据从Dean那里得到的消息,我姑且只能暂时把我的症状叫做失忆,不过按照Dean的说法以及我自己的感官,我似乎还总是维持着长时间的睡眠。我从内心深处萌生出一种背叛感,对坐在我床边的这个年轻人有着相当难以形容的感情。我只能说我感觉自己背叛了Dean,或者说是我的记忆背叛了他,他在听见那句“记不清”的时候露出了意料之中的落寞,那很难能读出来,它往往被藏在Dean的嬉笑或者怒骂里。

 

他没有因为我的背叛而发怒,在我能记起的事情中他从未因为这个而对我发火,或者应该说他对我生气的次数都少之又少。他把我的书放到我的手里,抽出书签捏在手里把玩,他绝对不是个会看书的人,但他却对我读的故事很感兴趣:“你读到哪儿了?”

 

“快读完了。”我如实回应他。

 

我醒来的时间确实不长,但这本书已经在我的床头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它足以追溯到我有限记忆的尽头,把一切都串并起来。我把书页翻到下一页,写在标题位置的“最终章”很是扎眼:“你看,已经到最后了。”

 

“你念给我听吧。”Dean靠在摇椅上,他把双手交放在腹部,像是随时都能睡着一样。我有些疑虑,毕竟我也不希望Dean下一秒就这么睡去。

 

“你确定要听吗?”我又问道,“也许我们能聊点别的。”

 

“我今天就对这个感兴趣,你可别念到一半就睡过去了。”Dean轻声催促我,我也不好再推阻,只得一字一句的念起来。

 

这是个有些怪诞的故事,甚至不符合逻辑与常理,但这不妨碍它是个很吸引人的故事。我又偷瞄了一眼Dean,这是近期内形成的一个习惯,我不好判断它是好是坏,只能说是由于Dean所处的位置,让我变得格外在意他的存在。

 

这听起来有点儿恶心,但是这是事实。

 

“……神最终降下了天启,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神总归是背弃了人类,他总归是离去了。”我的阅读速度还算快,刚念完两页,抬头确认Dean没有睡着的时候,正好也撞见他的视线,这就让我对上了他那双翠绿的眼睛。我从不否认Dean的外貌,或者应该说他静静地坐着的时候漂亮得令人窒息。他也注意到了我的眼神,挑起一边眉毛反问我:“怎么不继续了?”

 

“没有,只是快结束了。”我这么回答他,我有种莫名的直觉,隐约能揣测到这个怪诞故事的结局,“结局似乎不太好,你也要听吗?”

 

“不管再怎样不好,那都是你的世界。”他这话讲得有些突兀,我一时间没能明白他的意思。这次他干脆把我手里的书合上,把书签放在封皮上,他盯着我的眼睛,让我有种几乎要溺毙的错觉,“你知道结局,而我不知道。”

 

我第一次有想落泪的冲动,但灵魂却又被无形的力拖拽着,揉捏成不属于我的模样,然后装进或陌生或熟悉的躯壳。我看见Dean拿着枪,应该说是揣着枪走来,他踩着我的花泥,把一朵玫瑰碾进土里。

 

“……你不是我的Dean。”我试图辨别面前这个怪物,但他也把我喊作怪物,我不确定我到底是不是清醒,但我也清楚我再也不曾睡去。

 

FIN.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