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写给自己与我爱的人*
*爱看不看*
*你随便挂,我退圈算我输*
流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也吃J2了

【盾冬】一百年的爱情。(请勿阅读)

*第一次写盾冬,给人的祝贺,顺便存档,不要阅读
*请一定要继续走下去
*祝福我的朋友,幸福美好

00.




美国队长的幸福,也许注定是要叫做冬日战士;哪怕不是,那也肯定得是Bucky·Barnes,跨越了一个世纪的爱情,落地开花。





01.




求婚来得很仓促,在没有人预料到的时候就发生了。毕竟老年人的爱情长跑已经让人觉得没什么新意了,平淡而又腻歪的日常生活似乎也不在需要激情。




他们都是被时光遗忘的人,相互依偎相互扶持。




应该说什么才好呢?美国队长毕竟不是活在收集卡上的虚拟人物,他活生生的存在着,守护国家的同时也在呵护这份谁也没说明白过的爱情。




他们确实是被时光遗忘的人,爱情只会随着时间流逝,他更愿意把这称为“灵魂”,至少不仅仅是爱情——太浅薄——Bucky和Steve也许确实更像是一种灵魂的寄托。




这是个糟糕的形容,但是很贴切。




所以谁都没有料到求婚的发生。




Bucky照例完成了晚间的训练,在回房间的路上遇到正准备去运动的Sam,打个招呼,然后和惯常一样的时间去洗澡。这就是很平常的一个晚上,平常到美国的夜空也一如既往的没有星星。




洗完澡的Bucky带着一身的水汽,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不紧不慢的擦着头发。他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感谢资本主义的Stark,能有这样一个闲适的夜晚的确很让人愉悦。




三月份的风还是很大,但是热岛效应已经让市区过早的热了起来,他刚洗完澡一身的热气,夜风正是最舒适的时候。




“Bucky”叫他的声音,来自Steve·Rogers的声音,而不是美国队长的。脚步声凑近,Bucky仍旧背对着房门,背对着一步步走近的人,擦头发的动作没有停下,机械手臂搭在栏杆上,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敲击——打着节拍,哼着一个世纪前的流行曲。




Steve走近他,两只手臂搭在围栏上,手指交叉,跟着Bucky的调子轻声哼唱。




“你跑调了。”有些忍不住的笑出声,Bucky侧过脑袋去看边上人的眼睛,“好像以前你就是这样,总唱不准。”




Steve被逗乐了,他甚至低下了头来让自己不那么夸张的笑起来,几秒钟之后才用手肘捅了捅Bucky的机械臂,很凉很硬但是有个温暖的灵魂:“因为你也总是在这里走调,你教我的,所以我也一样。……怎么了?突然想起来唱这个了?”




“是吗?”Bucky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用毛巾盖住了仍旧湿漉漉的脑袋——他漫不经心的擦了好一阵子,不过还是没有成效,“只是突然想起来了,以前它很流行的。”




“是啊,现在已经是老歌了。”




“还是很老很老的那种。”




Steve没有继续接话,只是笑了笑,身体的重心重新归位,走到Bucky的身后,两手盖上那个被毛巾盖住的脑袋。他慢条斯理的给湿着头发的人擦头发,染上潮气的毛巾让双手也有些湿润。裹着毛巾的手指绕过耳背,吸去沾在头发上的水珠,谁也没说话,直到Bucky再次开口:




“你也很老了,我也很老了。”




“可是我们看起来仍旧年轻。”




Bucky笑的更开心了,肩膀都有点儿发颤。现在的他与其说是冬日战士,反而要更像当年在布鲁克林区的那个小王子——准确的说应该是中士。笑了好一阵,直到Steve拿下毛巾,他才深吸一口气:“这算是什么?年轻的老人?这个说法有点儿奇怪。”




今晚的Bucky总有些不太一样,但是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太一样。今晚的Steve也有些不太一样,但是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美国队长,Steve·Rogers,盯着黑色的眼珠子,思维有些不像平时的他了。所以说,这是个有魔力的夜晚,一个与众不同的夜晚。




“布鲁克林,以前能看到星星吗?”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看吧,他果然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




“也许有吧?”Bucky看了眼积云的夜空,思考了几秒钟,不来确定的答复,“我记不太清了。”




的的确确是有的,不然他怎么会看见呢?黑色的眼珠子里,满满的都是布鲁克林的星星。




“不如,我们结婚吧。”




这是个仓促的求婚,以至于答应的方式也很仓促——冬日战士给了美国队长一个吻,一个比任何时候都要更久的吻。




一百年前的布鲁克林有没有星星,他已经记不清了,但是至少Bucky·Barnes觉得自己能把眼前的这颗星星记一辈子。





02.




最后一个知道订婚消息的人是Tony·Stark,对于这种住着他的房子却又遮遮掩掩的行为他很是愤慨。更令他气愤的是,这两个老年人竟然没有直接结婚。




“你们难道觉得一百年的爱情长跑还不够久吗?这个持久战可真让人佩服。”Tony从自己的研究数据里抽出身来,夹杂着两句不太文雅的用词,不知道为什么握着扳手的手就指向了面前的两个人,用扳手指着的。




Bucky撇了撇嘴没有说话,Steve倒是脱口而出一句“Language”然后才慢慢的解释:“一百年不长,我们还有一辈子要过,有什么好着急的呢?”




钢铁侠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闭上了。




“我知道你是好意。”Bucky总算是开了口,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住着别人的房子总得有点儿表示,“不过这真的不久,也许是我忘记的太多了。”




“好吧好吧,不过订婚的那天晚上绝对要搞一个盛大的Party!”




“主意不错。”来自冬日战士。




“注意分寸。”来自美国队长。





03.




这是个仪式,给即将到来的婚姻附加一个约定的仪式。




交换戒指,亲吻对方。




也许确实是那样吧,不论是对于美国队长还是冬日战士而言,一百年确实都不算长。可是对于Steve·Rogers和Bucky·Barnes来说,一百年实在是有些太长了。




可他们还有一辈子要过,何必操之过急?





04.




永远的幸福。



Fin.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