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写给自己与我爱的人*
*爱看不看*
*你随便挂,我退圈算我输*
流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也吃J2了

[All虫/All Spidey]True Ending 02 (内含贱/丹/莱/绿虫)

*All虫!All虫!All虫!注意避雷

*内有贱虫/丹蛛/莱蛛/绿虫,本次莱/绿无出场,不打tag

*我只是想写All,不接受的姑娘注意避雷

*惯例加菲虫,RR贱,卷西脸兄弟丹莱,涵涵绿

*游戏中的角色称作『Peter』,真实的人物叫做Peter,『』内的文字是游戏内容

*OOC属于我

*继续有奖竞猜,并且欢迎提出各种意见和建议,人物性格把握偏差时请批评我!十分感谢。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请继续阅读

*前文走:[All虫/All Spidey]True Ending 01

02.






Peter真觉得自己像是个网瘾青少年,虽然他大概是过了那个阶段,但是一吃完饭就跑回房间打开游戏机可不是个好行为。他强忍着读取存档的念头,嘟囔着“我只是打开来而已……”,挪到书桌前,逼着自己解答了两道习题后就再也受不了了。



作业摊在桌上,圆珠笔掉到了地板上也没人捡起,Peter有点儿迫不及待的坐回游戏机前,盘着腿,好在他还记得给自己带上一瓶果汁。



游戏读档,美中不足的是游戏的存读档似乎有点不太好用,他必须再重新看一次Daniel散成扑克消失的场景才能继续接下来的剧情。也多亏了这次的重复剧情,Peter这才发现了一点儿什么——Daniel和Lex是不是长得有点儿相似?他只是大略的看过了两个人的样貌,也许对Daniel的印象还要更深刻一些,毕竟他看了两次关于这个人,或者说是角色,的剧情呢!至于Lex?Peter咬着下嘴唇思考,他觉得球鞋要比这个人的脸给他的印象更深一些。



这个问题很快就被Peter抛到脑后了,反正有的是机会考证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长得很像。



游戏里一天的长度显然是不太等长的,有剧情的时候一天就被无限拉长,没有的时候就一闪而过。而现在,显然就是忙碌的一天。



『Peter吃过晚饭,和Aunt May道了晚安,急匆匆的上楼换上了紧身制服。作为Spider-Man,他又得担负起今天的城市安全了。

“Spidey——”』



“看来他的婶婶也是个早睡早起的……”Peter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甚至碰倒了一边还没开封的瓶装果汁。这个独特的称呼让他第一时间的反应了过来,那个有些聒噪的——虽然他可能没什么权利真的形容他,不过不管是他自己还是『Peter』和他比起来都要显得文静太多了——带着红色头套的,介绍里特别备注了职业是雇佣兵的男人,至少声音和体型上是的。



『晚上好,Dead pool,我觉得你可以……可以用更普通的方式出现。

Dead pool似乎是不太在意他的说辞,自顾自的在他边上坐下——他们坐在大楼顶上的天台上,而这个红色的雇佣兵就把他的两条腿伸出去不停地晃荡着:“晚上好,今天第二次遇见我的超凡好朋友,真让人激动,也许这是个幸运日?Dead pool日!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哈!听起来真酷,你呢?没错,就是说你呢,拿着手柄盯着……”

停下!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的想法很不错,但是我得告诉你,不会有这样一个日子的,这充其量只能是个巧合,如果哪天你遇到了我三次——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

“噢……太让我伤心了!我的心都碎掉了,我可是很期待那一天的,一天之内遇见Spidey三次!想想都有点激动不已!——不过今天撞到了你的小秘密,我还是有点儿感到抱歉的。”』



Peter被Dead pool这一大串的话给弄蒙了,他开始佩服配音人员了,这么一大堆的,几乎可以划入废话分类里的话究竟是如何用这么快的语速连贯而又声情并茂的念出来的?除此之外……他反复咀嚼着那句“就是说你呢”,虽然后面的修饰被打断了,不过这并不影响这句话表达的意思。



他不由自主的咬了咬手指,由于游戏手柄没有继续发出指令,屏幕上的画面就停在了Dead pool有点儿娘娘腔的捂着胸口的,好像真是心碎了似的。……这视觉冲击可真有点儿大。



Peter总算是回过神来,他和绝大多数的年轻人有着同样的毛病——好奇心强,又容易自顾自的想破脑袋。而这句话又是恰到好处的挑起了他的好奇心,他有点儿忍不住想要夸奖这个游戏了。但是,这可不代表他会给身边的人推荐这个游戏,哪怕是Gwen知道他沉迷——姑且用沉迷吧——于一个“恋爱文字游戏”,特别当这个游戏还是个有点儿不一样的游戏……他的前女友兼好朋友一定会用奇怪的眼神看他的。



“这句话可真有意思,他是知道他是个游戏角色吗?……”



他单手托腮,把手肘撑在大腿上,再次按下了按键。不得不承认,他对Dead pool这个角色很感兴趣,从他的红色制服开始就很有兴趣。



『Dead pool……这个动作真的不太适合你,这样会……显得你有点儿……好吧,你大概理解一下我的意思吧。

“Spidey——你这样说让我更伤心了。我还没给你看看我穿女仆装的样子呢!”Dead pool的动作更大了,甚至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张手帕——还印着Hello Kitty的那种——用来擦眼泪,似乎真的会有液体从他那奥特曼似的眼睛里流出来。』



选项窗口在这时候跳出,和先前那些有些没营养的东西相比,这次的内容……也有点儿太丰富了吧?三个选项,每一个都有两行以上的内容,特别是中间那项——甚至接近五行。



Peter不得不认真的阅读这一屏幕的文字,分明都不是什么特别复杂的话题,可就是能把话说的这么多!他算是有些了解Gwen的心情了,难怪她总是在他喋喋不休的时候面露难色。



他很努力的概括内容,甚至拿出了做实验似的严谨来,逐字逐句的斟酌概括在草稿本上,夹杂在一堆的验算草稿中,总有那么些别扭。



【借口托辞离开】

【继续听他说下去】

【让他停下】



Peter有些头疼的用游戏手柄敲了敲脑袋,这个选择就够让他不知所措了,一个文字游戏可比解密游戏更让他头疼了!他不停的摁着切换键,最终停在了第三个长句子上,毕竟这大段大段的文字和语音已经够他受的了。



『……好吧,快停下吧,我知道了知道了。你还是快说你有什么事情吧,千万别告诉我——你来这里只是为了告诉我你很伤心,又或者只是专门来给我展示你的,呃,Hello Kitty手帕?』



在他做完选择的下一秒,游戏立绘边上掉出了个……Hello Kitty?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意义不明的轻快音效。



『Dead pool清了清嗓子,但仍旧不停的用他的手帕抹眼角,好在他总算是停下了,两条刚安分下来的腿又重新晃荡了起来:“你知道的,我这里偶尔是会有点儿小道消息的,OKOK,也许不是偶尔,是绝大多数时候。现在,作为你的超凡好朋友,我想我得告诉你这件事……我也是稍微思考了一会儿的!别露出这种表情,我偶尔也想做个好家伙的——这次确实是偶尔。不过你要是不想听的话……”』



Dead pool的话还没说完,甚至语音都还没结束的时候游戏屏幕上就跳出了选项弹框。



『【听】

【不听】』



Peter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那个有点儿不合时宜的Hello Kitty让他多少有点儿懵逼——是的,懵逼。他猜测过这类游戏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类似于好感度的系统,毕竟这是常态,他还不至于什么都不懂。可是……谁能告诉他,这个Hello Kitty是个什么?



“Peter,我得出门一趟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带的东西吗?”敲门声把他唤醒,Aunt May在门外问他问题。Peter把游戏里的显示器关上,把地上的饮料扔到桌上,随手把游戏手柄塞进被子里,从地板上跳起来把门打开。



他的婶婶又问了他一次,有点儿疑惑的望了望他的房间。



“没什么特别的……”Peter又想了想,给了Aunt May一个拥抱然后补充了一句,“可以的话帮我带点儿果汁?路上小心。”



“只有这个我是不会帮你带的,喝太多饮料对你可不太好。”



Peter·Parker VS May·Parker,不论多少次他会是输的那个,谁让Peter面对他的婶婶总是没太大的办法呢?



他的婶婶大概是不喜欢他打游戏的,至少在以前表现出过那么一点儿苗头。Peter听着Aunt May下楼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是关门声,最终再也听不见了。他才把手柄从被子里掏了出来,干脆把显示器搬到床上,裹着被子继续他的游戏。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网瘾少年。”他自言自语的嘟囔一句,伸手揉乱了本来就已经很乱了的卷发,“大概还不至于,至少我觉得。”



显示界面还停留在选项界面上。



『我想还是不用了,你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坏家伙——相较而言的。不过你要是有什么小秘密的话还是自己留着吧,我可不太感兴趣。

“可我就偏要说了!”Dead pool有点耍起了无赖,他往Peter这边又凑了凑,准确来说是坐在天台上,两腿悬在空中往Peter这边蹭了两个位置,凑得更近了一些,“Lex,Lex·Luthor,你不知道他也没关系,不过我猜你应该知道的,毕竟他和那个Iron Man一样的招摇。他对你很有兴趣,准确来说……也许是对蜘蛛们可以‘buibuibui’的小能力或者其他什么能力很有兴趣。这可是独家消息,一个特别赠送的小秘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你的消息,哪怕我其实不想知道。我会留意一点儿的,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当心一点儿总是好的。

Dead pool打了个响指,没有回答。』



CG画面持续了整个对话,从Peter选择了第二项选项开始,在Dead pool的立绘边上又一次的冒出了Hello Kitty之后。



那几乎像是照片,又或者是电影海报,虽然主人公是两个穿着紧身衣的,块头绝对都超过了一百八十公分的男性。『Peter』蹲在天台的边缘,Dead pool凑到他的身边,伸着脑袋,表情有些滑稽——戴着头套的脸,奥特曼似的眼睛弯成腰果似的形状。Peter赞叹画师的精湛技艺的同时,隐隐约约的觉得有哪里似曾相识。



纽约的夜景美的有些不像话。



不过也因为这张CG,他没能第一时间的发现,代表着True值的刻度条,现在的数值是2。



CG过后的对话又变成了相当有特色了,Dead pool的特色。围绕着他的废话和一些带颜色的段子,没能持续多久就以Dead pool的告别终结了。



嗯……戏剧性的告别。



『“好了,Spidey,令人难过的事情总要发生的,我得走了——别太想我!”他又开始了,杂耍一样的蹦起来,用和Peter一样的姿势蹲着,“再见——SSSSSSpiiidey——”

Dead pool笔直的跳下楼,声音因为风声而变了样。来去匆匆,也许就是这么回事。

下次见,我倒希望下次你能别再说这么多废话了。』



平铺直叙性的语言没能让Peter太感兴趣,他还是要对Dead pool两次的出场和离去更感兴趣,难道这个角色的卖点除了话唠以外……是跳楼?他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肩膀一抖一抖的笑出了声。他的笑点可一点都不高,也正因为这样他才笑得倒在床上。



这游戏不错,很不错的。



Peter继续看着过场台词,本以为又要熟悉的屏幕一黑转接到下一个游戏日期的时候,画面抖动了一下,然后是明快而充满磁性的嗓音。



『一张红心A落到了Peter的面前。

“晚上好,我该如何称呼你呢?……纽约的好邻居,或者说Spider-Man?”

呃……Mr. Atlas?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也不是什么原始人,多多少少不是吗?就像你会知道我一样。

Daniel遇到过Peter·Parker,但却是第一次遇见Spider-Man,他接过Peter递过来的扑克牌,友好的冲他微笑,毕竟一个亲民的超级英雄要比警察来得好的多:“荣幸,不过我接下来还有表演也许得错过一个和超级英雄聊天的机会了,不过……我想这总会有机会的。你觉得呢?”

也许吧,我确实挺喜欢聊天的,只要你不做坏事的话。我也得走了,时间不早了。

“虽然他们叫我罪犯,可我只不过是个魔术师——我自认为的。那么下次再见,有机会的话。”』



剧情应该是到此为止了。



Peter活动了一会儿有些僵硬的肩膀,暂时没有继续下去,画面也就停留在了Daniel最后的那声“再见”上。

评论(20)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