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贱虫/Spideypool]无师自通

*之前答应的车,的其中一辆

*一万字两发完

*年下处男RR贱×年上处男加菲虫

*年龄操作有,已经谈恋爱的小年轻

 

 

[贱虫/Spideypool]无师自通

 

17岁的Wade·Wilson在和他的导师谈恋爱,这是个勉强算得上秘密的秘密。至少目前这还只是个仅有极少数的人知道的事情——哪怕Wade想高声宣扬,让全校区甚至是全世界都知道,那个整天泡在生物实验室里的Parker导师是他的男朋友了!

 

“……所以,Wade,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跟我炫耀这个对我而言已经算不上秘密的事情吗?”Remy刷新着手机的聊天界面,在回复消息的空档里送了Wade一个一点都不友善的白眼,“你应该去找Logan,他肯定能让你马上安静下来。”

 

“你这是嫉妒,明摆着的!”Wade丝毫不介意他的话,跨坐在椅子上手指抠着木质椅背。他把下巴搭在手背上,整个人因为这样的动作而显得有些驼背,滑稽的要命。他有些没精打采了起来,憋着嘴,就差脑袋边上像大型犬似的来两个耷拉下来的耳朵了:“可……好吧,这件事我只跟你说,你可别告诉Logan,知道的肯定会笑一整……不,肯定会用来笑我一辈子的。”

 

Remy按灭了手机屏幕,饶有兴趣的盯着Wade的眼睛,他从抽屉里摸出一只圆珠笔,反复的摁着弹簧塞:“你说说看?”

 

“你得先答应我不告诉Logan,你得保证!我可不想Logan笑话我。”

 

Remy耸耸肩膀,又把圆珠笔扔到桌上,一手托着腮,另一手把手机夹在两根手指间不停的甩动着。他的眼珠子转动着,上下打量着Wade。

 

Wade被他盯得好不自在,手指插进金发里又抽出来。他松了松制服的领口,露出一节黑色的圆领T恤。他伸长了腿,越过桌子下的铁杆踹了一脚Remy的膝盖——顺便,踩了一脚他的皮鞋:“你到底答不答应?”

 

“那好吧。”Remy转了个身体,把手机扔进抽屉里腾出手拍了拍被留下了个脚印的膝盖,“你就是憋不住而已,快说吧Wade,我真怕你会憋死你自己。”

 

“好极了,你可保证过了!”Wade从椅子上跳起来,拖过隔壁座位的椅子挨着Remy坐下。他把脑袋凑到Remy的耳朵边上,“这快要困扰死我了!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最能给我帮助。哈,Logan?去他的!他肯定提不出什么有意义的的提案,只有你……”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

 

“那我真说了……你得做好准备。”他有些故弄玄虚的清了清嗓子,捏着嗓子,像是一人分饰二角似的自言自语一般的说着,“『噢Dear,你相信吗?他竟然只牵过Petey的手!』『别乱说!我还亲过他的嘴唇呢!』『贴一贴嘴巴就叫亲吻了吗?噢,Pool Wade……』『我们这是纯情的……』”

 

“停下!”Remy显然不太能忍受这样神经质的对话,他把Wade推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重点。”

 

“好吧,重点就是我想和我有着火辣的翘屁股的可爱的小鹿斑比老师上床。”

 

“你们居然还没上过床?以你的速度怎么会还没上过?”

 

“嘿!什么叫以我的速度?我可从没和人上过床呢!”一面压低自己的音量,一面激烈的反驳着,这让Wade的肩膀小幅度的开始耸动。

 

Remy明显得僵直了几秒,然后很不厚道的笑了出声。他前仰后合了起来,有些用力的拍了两下自己的大腿,红色的眼珠子把Wade从头到尾打量了个遍:“Wade,要不是你自己说的我可绝不会相信这句话的。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让Logan知道了。”

 

“别笑了!我该怎么办?我可想上他了!……别笑了!”Wade用胳膊肘捅了一下Remy想让他安静下来,收效甚微,于是他只能又捅了一下Remy的手臂,“我是来问你办法的,可不是想来被你笑话的。”

 

“要想听笑话的话我还不如去找Logan呢。”他又补充。

 

“我可不知道你连爱情小电影都没看过。”

 

“那我还是看过的!”

 

“想上他,那你上啊。学着做就好了,好歹你也看过那么多片子。”Remy指了指他前面的,属于Wade的抽屉里的露出半截的色情周刊,“难道你连那些都是白看的了?”

 

……

 

“当然不是白看的了。”Wade小声的嘟囔着。

 

他趴在实验桌上双手交叠着枕在脑袋下面,侧头的姿势让他的脸颊被挤压出特别明显的一坨肉,连带着嘴巴也变样的噘了起来。

 

Peter从显微镜前抬起头,在电脑上输入了几个数据后,有些疑惑的转过头:“Wade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都没有。”Wade噘着嘴,用奇怪的腔调说话,琥珀色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Peter,“Parker老师,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做完实验啊?老——师——”

 

他刻意把音调拉长,强调他和Peter这种师生关系,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屁股怎么也坐不住,踩着圆形转椅的支脚,左右扭动着。生涩的轴承因而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这让Wade更加开心了起来,他等得不耐烦了,但这样幼稚的动作让他快活极了。

 

Peter被闹得不行,只得停下手头的工作,用圆珠笔的尾巴敲了一下Wade的脑袋:“还得等等,我得做完这个实验。你为什么不自己先回去呢?”

 

“才不呢!等自己的小男朋友下班有什么错吗?”

 

“你才是小的那个。”Peter在录入数据,Wade就那么侧着头,让自己的脸能够朝向Peter。电子屏把他老师的脸照得有些透光,只点了一盏灯的实验室里,除了头顶的灯光以外只剩下了他身边这个发光体。Peter的嘴唇有些亮晶晶的,Wade猜测那可能是他蹭上去的唾液——他的老师在思考时总有这样的小习惯。

 

即便Peter说的是事实,Wade也想反驳。枕在脸下的手摆出手枪的样子,冲着Peter做了个开枪的动作:“biu——Parker老师你中枪了,现在你决得我还小不小?”

 

“……你这就是个小孩子才做的事情。”Peter输入最后一个数据,着手收拾器材,他把材料锁进柜子里,转头对Wade说“你准备一下?我一会儿刚好送你回去。”

 

Wade抬起头,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才站起来。他扭了扭脖子,拎起被他扔在地上的书包,跳到Peter身后:“走吧走吧,我都准备好了!”

 

他的老师还是仔仔细细的嘱咐他别忘了东西,然后才带着他离开锁上实验室的门。

 

Peter开着车送他回家,上个星期的表彰大会上,Tony·Stark刚刚送的奖励。他开的很小心,小心到都没注意到副驾驶座上的Wade正在看他。

 

“我家……我家这几天没人,你,你今晚愿意留下来陪陪我吗?”车在Wade家门口停下,Peter送他到门口。他伸手揽住Peter的腰,哪怕他看过那么多的有色读物,可在邀请Peter留宿时Wade还是磕巴的不行。

 

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刮子。Wade这么想,但是并没有这么做。毕竟他的手正忙着环住Peter的腰呢!

 

Peter难得的没有拒绝,只是有些无奈的跟着Wade进门。

 

看得出他已经独居好几天了沙发上有凌乱的衣物,茶几上的外卖披萨还没吃完。Wade一股脑的把衣服扔到边上,从冰箱里给Peter拿了瓶果汁。

 

私密环境,两个人独处——Wade·Wilson你必须有点行动!

 

他看向Peter,刚刚喝过果汁的嘴唇上还沾着些液体,也许是草莓味儿的?毕竟Wade深信,他的老师,他的男朋友一定像个小草莓甜的要命——虽然,他没尝过。

 

Wade想要亲自尝一尝了。他回忆着看过的电影,好像总得这么或者那么的亲吻……可到底要怎么来,他也不清楚。

 

他用手撑着沙发,身体向前探去凑近Peter,鼻尖离他的脸几乎只剩下了一两厘米的距离,甚至于Wade都能够清楚的数出他的睫毛来了。他没给Peter后退闪躲甚至都没给他惊讶的时间就迫近了,他的嘴唇贴上了甜滋滋的嘴唇。就像他想的那样,Peter的嘴唇甜的不可思议,仿佛真的是草莓味的——Wade就是想说这就是草莓味的。

 

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舌吻。Wade也就这么做了,舌尖灵巧的在Peter的唇缝间游走,舔干净他嘴唇上残留的饮料。得寸进尺的进一步逼近,舌尖一点一点的撬开他的牙关,挤进他的口腔。

 

他把Peter紧紧环住,身为青少年的Wade已经比Peter高出几公分了,校篮球队的他要把一个整日泡在实验室里的老师死死抱住可一点都不难。

 

哪怕Peter在努力地挣扎。

 

空气一点一点的被抽离,Wade的舌头舔过Peter的牙床,勾着他的舌头纠缠。唾液在嘴里不停的交换,Wade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怀里的Peter也因为缺少空气而有些无力了起来。

 

他不得不结束这个吻,哪怕还意犹未尽。

 

Peter靠在沙发上喘气,他的脸有些红了,嘴唇更加晶亮起来,在亲吻和吮吸中染上了红艳的颜色。他瞪了Wade一眼,起身坐得远了些:“你这是在干什么!”

 

“我想亲亲你,这都不行吗?……我们已经交往这——么久了,难道连一个亲吻都不可以吗?”他着重的突出了个别词汇,用手比划出一个长度来辅助说明,有些可怜兮兮的眼神让Peter根本招架不住。

 

“呃,可以的……这是可以的。”

 

Wade到底还年轻,气血方刚,两腿之间的小兄弟已经在亲吻的时候就有点亢奋了。他的老师看起来诱人极了,鼻头和嘴唇一齐泛红,几乎让他有些把持不住。

 

他再次亲了上去,显得更加霸道而又强硬。他伸手扣住了Peter的后脑勺,把他整个圈进自己的怀里——比至前一次更紧,几乎是把Peter整个摁进了怀抱里。左臂紧紧地环在Peter的腰上,右手扣着脖子和后脑勺交接的地方,他把Peter的嘴唇整个含进嘴里品尝,有点像婴儿吮吸奶嘴一样吸着他的嘴唇。

 

那就像草莓糖,又像是蜂蜜,也许是校门口的甜品车里卖的蜂蜜草莓吧,甜的几乎足以将人腻死。

 

Wade得寸进尺的舔着唇缝,舔着嘴里柔软的嘴唇上每一道唇纹,Peter没有拒绝,这更助长了Wade下一步的动作。

 

左手在Peter腰上沿着腰线抚摸,胶着而绵长的吻还在持续着,唇舌交间发出有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Wade学得很快,甚至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如何用鼻子换气。影视作品让他熟练的根本不像个处男,仿佛是老练的派对之王,每晚都换着新的姑娘。

 

可他就是个处男,即便他现在正掌握着两个人之间的主动权。

 

这个吻没有持续太久,Wade尝够了甜蜜的口腔,在Peter的嘴角啄了一口。他用脸颊蹭了蹭他的嘴角,接着吻上他的下巴,慢慢挪向喉结,不轻不重的吸了一口。他最喜欢的那部AV里,女主角总爱用这个动作来挑拨男人——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女主角,而且Peter也比任何的电影,任何的女星又或者说男星来的更吸引他。

 

这样有些刺激的动作让Peter敏感的颤抖了起来,他甚至瑟缩了一下脖子想把Wade推开。喉结实在是太脆弱了,而他的脖子又太敏感了些——他很怕痒。Peter的声音都摇晃了起来,气息有些不稳:“W…Wade……你别这样。”

 

“我这是被拒绝了吗?……真令人伤心。”又是先前的招数,软下来的嗓音像是被抛弃的小狗,犯规到让人无法拒绝。

 

Peter支支吾吾了好久,也只能摸了摸埋在他领口的脑袋:“我没有……只是,只是……只是这太痒了。”

 

他比Wade还要更像个少年,本来就显小的面孔再加上躲躲闪闪的眼神,红透了的面颊和鼻头,水光潋滟的大眼睛……谁能不心动呢?

 

反正我不能。Wade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今天气氛正好,也许他就能这样品尝到他的老师、他的男朋友的第一次,并且,他也能脱离“处男”这个绝对会被Remy和Logan笑话的头衔。

 

他吊起眼睛,仰视着Peter舔了舔嘴唇。



TBC.

评论(19)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