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冬虫】走失的猫

①队二冬,虫是加菲脸,我流拉郎

②假设冬可以养猫

③假设冬虫以前认识,不要问我他们怎么认识的(我的想法是冬脑子不清晰的时候认识过,然后又被洗掉了)

④我只是想吃一口冬虫,不接受抨击!不接受!

⑤OOC巨多,感谢阅读。

 

 

他把罐头打开,机械手臂已经使用得很娴熟了,不仅仅是进食,一切都很快的习惯了起来;只吃了一两口的肉罐头被靠着铁丝网放下,挨着插入泥土的网格边角,压上杂了几根花色杂毛的泥土。

 

这里应该有些什么的,大概吧。

 

天气并不好,云压得很低,就算下一秒雨就这么毫无预兆砸下来也不会让人惊奇。他背靠着铁丝网,却把脊背挺得笔直,机械手臂在铁丝网上一下又一下的敲着,用手指。闷而响的声音连带着在他看来有些脆弱的不堪一击的铁网的震动,军靴的鞋底摩擦着有点潮湿的地面,留下一个鞋印又再次抹去。

 

也许是下过雨吧。他这样想着,抬头看了看天,深秋的雨水并不丰沛,但确实是每下一场雨就更冷一些——他这么觉得,没什么理由的,虽然他仍旧穿着那套衣服,一年四季都没有变过。

 

应该有什么东西要来的,应该是这样的。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等到。机械臂在铁丝网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凹陷,然后进而打穿了整个铁丝网。

 

有人被声音吸引了过来,他们叫他,叫他“Winter Solider”。于是,他收回了手臂,单手把打穿的铁丝网拧在一起,踢翻了脚边的肉罐头,汤汁、午餐肉、泥土……混合在一起,搅乱了荒僻的一隅,掩盖了动物的毛发,掩盖了生命存在的痕迹。

 

他们把文件给他,为了全人类的自由,他又有新的任务了,纽约皇后区一只穿红蓝色制服的爬虫。

 

而现在,他狙击枪的准星已经对准了那只叫做Peter Parker的毫无准备的小昆虫。

 

Peter蹲在墙上,仗着蜘蛛能力的优势,身体和地面平行;他伸出手去摸那只蜷缩在垃圾桶边上的花色的猫:“小家伙你还好吗?……好吧你看起来不太……”

 

他的话还没说完,蜘蛛感应就已经吵得要命了,子弹划破空气,瞬息的时间就足够他做出反应。一手把猫捞进怀里,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滚到一边,后背对着炸开的垃圾桶,花色的猫受惊了,在他胸口挠出了一道不浅的伤口。

 

“别紧张,别紧张没事的。”Peter慌乱的安慰怀里的小动物,重物落地的声音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他盯着那个怀抱着花猫的人,身形像是个男孩——猫有些眼熟,可这不能阻止他的行动。再一次的瞄准射击,伴随着军靴踩上碎石的声音,步调平缓一如所有的任务一样。

 

Peter没看清人,但他必须做出反应,他没有时间,但他也不能放弃怀里的小家伙。

 

“你可能又要挠我了,轻点儿吧,制服补起来可一点都不方便。”他碎碎念着安抚怀里的猫,把它护在怀里,荡上大楼的外壁,枪械在墙壁上打出一个又一个窟窿,子弹落地、砖块碎裂……“嘿!我可不记得我的罪过你!”

 

他没说话,打空了的枪被扔在一边,别在后腰的小型手枪稳稳的端在手里,摁下击锤后熟练的拉拽套筒,扳机扣下,枪火声伴着射出的子弹炸开。蜘蛛的优势在这种时候就明显了起来,蛛丝缠上枪管下一秒就把它扔到一边。他拽上了白色的蛛丝,把他的任务从墙上拽下来,战术匕首早就准备好了,近距离的搏击在所难免。

 

他看清了那个套着头套的脸,Peter也看清了带着黑色面具的脸,以及紧拽着他的蛛丝的机械手臂——这让他有了瞬间的迟疑。

 

Peter还护着猫,这一瞬的迟疑是致命的。匕首撕开他的头套,在脸上划出很长的一道痕迹,疼得发辣。感谢他的蜘蛛能力,还算敏捷的闪开来了,要不然,这道伤口就会出现在他的脖子上。

 

头套被匕首挑起,然后落地。

 

棕色的卷发和同色的眼睛暴露在空气中,他看清了男孩的脸。

 

“Mr. Barnes……?”

 

“Peter……”Peter怀里的猫发出了声音,他又补上了后一个单词,“Parker,我的任务。”

 

猫从Peter的怀里跳出来,爬上他穿着军靴的腿。他愣了两秒,有什么东西在他眼前不停地闪过——剩下一半的罐头,潮湿的泥土,花色的猫,还有一个他叫不上名字的男孩,有着棕色的头发和总是喋喋不休的嘴巴。

 

他甩了甩脑袋,抬脚把猫踢了出去。

 

Peter本能的想扑过去,可他的手臂被死死地拽住了。他只能看着,花色的猫撞上墙壁,然后再也没了动静。

 

Peter急红了眼,咬着下唇蹬上他的腿。他的蛛网黏上了大楼的墙壁,整个人腾空荡起。他不得不松开Peter,刚掏出手枪却迟疑的没能扣动扳机,身后增员的车已经开到了,可他只能看着蜘蛛一样的男孩消失在大楼间。

 

“我认识他。”

 

……

 

机器已经准备好了,他什么都记不清,只能不停地摇晃着脑袋,一遍又一遍的眨着眼睛。他认识那个人,也认识那只猫。

 

“你说什么?”

 

“我认识它,我应该认识他。”

 

“那就重新来过吧。”他还是有些茫然,这句话他听过太多次了。

 

为了人类的自由?为了人类的自由。他张开嘴,咬住了塞进嘴里的东西。

 

Fin.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