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拉郎/狼1RR无口贱×钢锯岭加菲小军医】Belief(4)

【拉郎/RR无口贱×加菲小军医】
*金刚狼1中无嘴的Wade和钢锯岭里的Doss,just a 拉郎
*可能大概的确有bug
*我就是想疼爱小军医
*戳雷抱歉*
前文走:Belief (1)  Belief (2) Belief (3)

04.

Wade似乎总是挑着些小路走,刻意绕开红绿灯与收费站,尽可能避开每一个有警察的街角。他就像是熟悉整个城市的交通网一样,驱车从一个路口就能闯进一片荒地,在泥路上千回百转最后到达深巷里的一小片空地。

他们也确实来到了深巷,停在了一处不太醒目的小空地上。Desmond从上帝的教诲中抽离出来,手掌贴在车窗玻璃上,糖稀色的眼睛观察着他所能看见的范围内的一切,挡光纸使得一切都蒙上一层灰蓝。他把目光投向Wade,对他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的疑惑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有多么可笑——Wade哪能回答他什么?至少目前为止,也许他的嘴里能发出些呜呜咽咽的声音吧。他确信已经完全不能确定这里属于哪个州的界限内了,也许已经逃脱了监视躲到了隔壁州的范围里也说不定。

Wade大概有些吃瘪,他在驾驶座边上翻找了好久中午摸出一叠皱巴巴的废纸,连带的还有一只有些干涩的原子笔。

他像是面对什么新事物一样对原子笔上下把弄了好久,甚至用眼睛对着笔尖盯了好一会儿,直到原子笔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噗……你,你连这个也记不清了吗?”Desmond看着他的动作笑的不行,他确信Wade的脑子还是不太清楚至少在部分层面上是这样的。他伸手把笔拿过来,一手帮Wade蹭掉脸上的原子笔——虽然Wade还是躲了一下但比起之前已经算是有很大的进步了。他在废纸上示范一样的写了字,他的名字、Wade的名字和一些琐碎的单词,“就这样,你要能写字的话,也许我们就能交流了。”

Wade接过笔,在纸上涂涂画画了好久,模仿着Desmond写的单词又重复了好几次,才写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我记不清楚,有些东西,Wade,11号,操你妈。』

好吧,他还记得怎么骂人。

他想了好久,又把这句话涂得一干二净,变成一片黑色的涂鸦,又写下了几个词『记得,Desmond,不记得,Desmond。』

他用笔继续的涂画,眉头皱的很紧,双眼盯着纸面,笔尖一下又一下的点着,甚至写破了纸面,从一张纸贯穿到另一张纸。才再次写出一句零碎的话『不应该,说话,嘴。』

Desmond静静地看着他写,即便有明显的语法错误他还是能大概看懂些。Wade的字有些像孩子,不过他握笔的姿势很漂亮,也许真的是不太习惯才造成了这种幼稚的字形。

“你,你是说你可以说话?只是嘴被堵上了?”他把纸张拿在手里翻看,最终得出结论,不过还是补充了另一种可能,“或者……或者你说不了话?”

Wade使劲儿的摇头,伸出一根手指让Desmond理解他的意思。

“……也许,也许我可以帮帮你,我可以试试。”

Wade正从后视镜里向后看,观察着是否有人注意到这辆来路不明的垃圾车,听到Desmond的话之后才把注意力再次分给他。他看着Desmond,盯着那双动物似的眼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确定,不知道,也许,可能』他把废纸拿过来,在纸上这么写。

他的脑子还是像浆糊似的,真真假假的东西在脑袋里煮了好大一锅粥。

所以他又写到『操你妈。』

Desmond盯着Wade或者有些幼稚的一举一动亦或者老练的动作,还有唯一一句写得既完整又没有语病的话,就好像是他亲口说出的一样,他觉得有趣。

“操你妈的老伙计,得了吧,别再说了!天知道你的小姘头现在在哪儿呢!”

“嘿,我要不操这家伙的妈妈,那他可能就要操我妈妈了,我可不想多一个这样的爸爸,这一点儿都不好。”Wade冲他挤眉弄眼,他的面部表情一向很丰富,丰富到Desmond看见他就想笑。

“好吧,Wade。不过你得和你的病友们好好相处不是吗?”他替Wade换了一瓶点滴,把药品整理进推车,数落了一句。

“嘿,你又要走了?今天可有点早!”

“也许你相处好了我就回来了呢?”

他盯着Wade那张只能依稀辨认出原貌的脸,看着他光裸的脑袋,看着那个努力想做出些表情却依旧无能为力的人。他选择转移话题,他扭头看向玻璃外,把那个最初就该问的问题抛了出去:“这儿是哪儿?我们该去哪里?”

Wade咬了咬笔尾,他从车前的玻璃往前方看,又从后视镜往后头看,再从窗户往边上看,最终摇了摇头。

『感觉。』

他这么在纸上写着。

『跟我来。』

“你要……嘿!Wade!”Desmond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被Wade强硬的从副驾驶的位置拽到了驾驶座的位置,变档器撞在腿上还挺疼的。而Wade,早就一开车门跳了下去。

他只能跟着跳下车,Wade在巷子里绕来绕去,似乎是漫无目的,又像是在寻找什么。他从一个巷子里出来又钻进另一个巷子里,上楼张望然后下楼寻找,Desmond跟着他,像是走了三四个街区一样多的路,Wade总算找到了什么。

一个下行通道,和之前看见的那些有过后又返回的路一样,普通的下行通道。铁做的楼梯,扶手已经生锈,接通地面的部分已经生了苔藓。

Wade走下去,拐到楼梯下方,钻进一个比他矮一些的拱门里。

Desmond只有跟着的份,他猫着腰通过门洞,内部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别有洞天。

有点类似集体宿舍一样,几扇门紧闭着,Wade在其中一扇贴着性感女郎海报的门前停下,从海报下摸出一把钥匙。

“这是……这是你的地方?”Desmond愣在原地看着Wade开门,一连串的动作完全不像一个脑袋不清楚的人,“你记起来了?”

Wade带他进门,然后落锁把钥匙放到鞋柜上的盒子里,一切都做的有条不紊。

如果忽略掉这个垃圾堆一样的屋子的话。

Wade用笔在手臂上写了几个单词『也许,我的地方,这里,记得』

他把一地的脏衣服踢开,沙发上还扔着几把没有子弹的枪,两把武士刀靠在沙发边上,衣服裤子甚至是内裤扔得四处都是。

墙上贴着艳星的海报,还有些Desmond也叫不上名字的性感女郎。整箱的压缩饼干、矿泉水和啤酒散落在墙角。被烟灰和烟蒂装满的烟灰缸边上摆着喝空了的啤酒罐,几个吃空了的外送盒随便堆叠在一起。

Desmond在鞋柜上的盒子里翻了翻,翻出两张名字不同的身份证明,无一例外的是照片都是Wade。

看来这里确实是Wade的住所,大概是临时的。

Wade把枪扔到桌上,弹匣早就被拆下来了,他横躺上沙发,把防护服的外套被随便扔到地上,均码的裤子露出扣不上的裤腰。

也许卡着挺难受的。

Desmond在沙发一边坐下,Wade的脚就放在他的边上。两个人身上都带着垃圾堆里出来似的臭味,他们也确实是从垃圾堆里刚爬出来。

他想着想着就笑出来了,偶尔看两眼Wade笑得乐不可支。

“这样真的很奇怪。”他这么说,低下头又细细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虽然不是好事情,但是……我就是想笑。”

目前而言,Wade是没法理解了,但是他还是从沙发上爬起来,坐直身体,赤裸着膀子盘腿坐好,似乎是很努力的在做面部表情——这从他微微抖动的嘴角和别扭的眯起的眼睛里不难看出。

“你也在笑吗?”Desmond看着他有些滑稽的表情,推了推他的肩膀,“这对你来说肯定不好受,变成这样……谁都不希望,至少我不希望。”

Wade没说话,他也说不了话。他埋头用笔在胳膊上写了又涂,涂了又写,才把胳膊伸给Desmond看。

『笑,没事,会好,相信你,记得。』

“像你这样的人大概……大概还有吧,还在基地里。”他叹了口气,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珍珠港事件在不停的发酵,战争早就已经打响,珍珠港的惊雷只是把美国拉进了这个世界性的吃人盛宴中而已,“……至少,我救了你。会好的,一定。”

Wade盘腿坐着,突然凑近Desmond,用手臂蹭他的脸,摁着他的脑袋使劲儿的揉。他的眼睛滑稽的眯起来,嘴角颤动着,五官极力想要凑到一起组成一个理想的表情。

“嘿!你的手上还有墨水呢!”Desmond喊到,他的眼睛弯成月牙似的弧度,嘴角扬起露出白色的牙齿,他伸手把Wade推开,想让他安心一样的微笑着。

“会好起来的。”

04.完

评论(10)
热度(93)
  1. 雅歌火立:左拥加菲右抱珍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