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拉郎/RR无口贱×加菲小军医】Belief(1)

*金刚狼1中无嘴的Wade和钢锯岭里的Doss,just a 拉郎
*可能大概的确有bug
*我就是想疼爱小军医
*戳雷抱歉*

01.
Desmond把药品托盘放到桌上,新的报纸刚刚送到,珍珠港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但是战火带来的悲痛显然还盘旋在美国上空久久不能散去。他在椅子上坐下,把怀里的圣经放在桌面上,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愿您将永生的盼望赐给他们……阿门。”

这个冬天,比以往任何一个冬天都来的更冷。

“Doss!”他的上司在叫他了,这让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报纸。他把圣经放回怀里,快步走进隔壁的房间。套着白色防护服的上司上下打量了他两眼,抽出一份报告递给他。

《ⅩⅠ号——1941年12月26日》

“11号今天会转移过来,由你负责,你直接去底层,就在三号房间。文件上看不懂的内容不要多问,只要负责填写就好,为了生命。”年长的上司低头在文件上批改,在写下最后一个标点之后才再度把注意力分给Desmond,“他是重病患者,你得小心点。如果……如果有人问起,你也这么说吧,我们的特殊治疗毕竟还不能拯救大众,这难免会让人有不平衡。”

Desmond点了点头,拿着文件的手又紧了紧。0-11号都是重病患者,而他的责任是治好他们。他在得到准许后就退出了房间,一边翻着手中绝大部分都是空白的文件资料一边往目的地走去——这有助于他更好的了解病患。

他皱着眉头,看着夹在表格中的辅助说明,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写着这个11号的名字。

Wade·Wilson,一个熟悉的名字。

蜜糖色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阴影,死死盯着“实验”、“改造”与“基因”的字样不放。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有些不太对劲,这和以往的治疗资料都不太一样。没有用药说明也没有治疗时间,只有关于“改造”的内容。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安抚自己,合上手中的牛皮纸文件快步走向三号房间。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因为这个不知道还能不能称之为人的生物。

类似水箱的箱子里躺着个人型生物,手背上伸出两根钢铁似的兵器。液体没过他的全身,环节处画着奇怪的圆圈,接通外界机器的管道像是从肢体里长出来一样,冒着气泡的水面下是一张已经看不出嘴的脸,只有那双眼睛因为Desmond进屋的声音而偏转,死死盯住愣在门口的人。

这,这绝不是治疗。

Desmond几乎是挪到水箱边上的,机器仍旧在跳动着,报告着这个死死盯住他的人型生物的生命力顽强。“实验”、“改造”、“基因”等让他头晕目眩的文字重新跳回他的眼前,手里的文件也撒了一地——

那是张他先前没注意到的照片,但是绝对不是陌生的照片。

“跟我聊聊天吧?这儿太闷了,那些老家伙,天哪……”躺在床上的男人出声叫他,Desmond给他挂上血浆后才分出神来冲他笑了笑。男人盯着他吹了个口哨,甚至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嘿,小可爱?你叫什么,好吧管他呢,我也可以就这么叫你小可爱……我?我是Wade,Wade·Wilson。这儿太无聊了,陪我聊聊吧。”

“Desmond,Desmond·Doss,除了……除了那个称呼,怎样都好。”Desmond替Wade隔壁床的人挂好血浆,拖了张椅子在Wade床边坐下一边整理手边的资料和药品一边回答Wade的话,“我还有一阵空余,可以陪你聊聊。”

“你一定很讨姑娘们喜欢,毕竟你这么可爱。”

“不,事实上没有这回事。”

Wade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发出一个大概是不可置信的感叹词后又继续喋喋不休:“她们可真没眼光,别担心Desmond,总有聪明姑娘的。……嗯,这儿是哪儿来着?对,我最开始就是想问这个,我睡得有点久了,脑子不太清醒。”

Desmond把药品归类放回托盘,用托盘压住桌上的资料后才盯着Wade的眼睛回答问题:“医疗基地,别担心,我们会治好你的。”

他对着Wade露出个笑容,这在外人看来难免傻气得很:“我得走了,下次换药的时候再聊吧,你很健谈Mr.Wilson”

“医疗……嗯……”Wade低着头呢喃了一句什么东西,他没能听清,等他想仔细听下去的时候Wade已经抬起脑袋冲他眨眼睛了,“跟你聊天不坏,下次再聊,叫我Wade就好了,你那种叫法总让我觉得不舒服,就像……”

“好的,Wade,现在你需要闭上嘴休息。”

Desmond维持着蹲着的姿势已经有一会儿了,指尖停留在照片上好久也没能把它捡起来。他的身体有些摇晃了,双腿的麻痹让他不得不从思维中抽出身来,面对眼前这个大概是人的家伙。

“……Wade?”他的嘴唇开了又闭,闭了又开,颤抖了好一会儿才抛出一个疑问句。

水箱里的人有些迟钝的偏过头,这次不仅是眼睛了,他盯着Desmond好久好久,才有些不果断的点了点头。

Desmond终于得以正视这张脸,即便失去了头发又被封住了嘴,颧骨因为消瘦而凸出,水箱里那张脸也和Wade的脸有超过八分的重合度——

这就是Wade。

“实验”、“改造”、“基因”,冰冷的文字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这无疑就是人体实验。现在的Wade,没了头发,双目空洞,嘴巴被封上了,手背上长出的东西已经不是人类能掌控的了,与其说人,倒不如说这更像是个兵器。

感谢我主,他还能够对名字做出反应。

Desmond在水箱边上弯下腰,对着那双无机制的眼睛眨了眨眼,尽可能的露出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别害怕,是我,Desmond,你还记得我吗?”

Wade对他这句话消化了好长一段时间,脑袋点了点又不确定的摇了摇,牵扯起错综的管道在水下的晃动。被封住的嘴似乎想开合说出些什么,但只是皮肤细微的抖动。

“……愿你的福音在此得到荣耀……阿门。”Desmond不自觉的低吟出祷词,手掌贴着玻璃璧覆在Wade的眼睛上,他深深叹了口气,“我,我从没想过……这会是人体实验。”

水箱里的Wade对一切的反应都很迟钝,这回干脆连手指都没动一下。

Desmond把资料和文件整理好,放在身边的桌子上。手心隔着手套和防护服贴在胸口,他闭着眼睛好久才慢慢睁开,嘴唇紧抿着却忍不住的抖动,连带着手臂、肩膀乃至全身上下都开始颤抖。

桌上有一份今天的报纸,大概是早他一步送进来的吧。

珍珠港,对的,珍珠港。

他根本不是在救人,他只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扮演着吃人的角色。

珍珠港的惨案似乎还只是昨天的事,这场在亚欧以及太平洋的世界性战争终究还是波及到了美洲大陆。

武器,他早该想到的。

Desmond转身回到水箱边上,Wade的各项指标都很平稳,看得出大概是已经完成了改造。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贴近水面承诺:“我会带你出去的,离开这个吃人的地方。相信我,你会活下来的,Wade。”

回应他的是一长串因为挣扎而引起的水波。

他往门边走去,透过门缝向外看去。门外似乎是没有看守,只有几分钟一班的巡视从未间断。三号房间在地下二层,离医疗基地的停尸间很近,守备自然而然的也没有那么森严。

“现在,你得相信我!”Desmond盯着Wade,再一次向他强调,“我会带你出去的!”说着,他关掉了机器的电源。

水面瞬间归为平静,不论是气泡还是波动都逐渐消失。

Wade的手指动了动。

然后是手臂,接着胸口开始起伏,由于自主的呼吸气泡开始出现,Wade在水下挣扎着,长出手臂的利刃缓慢的收回,接着伤口慢慢愈合,直到和常人无异。他猛的坐起来,粗暴而凌乱的扯下身上接着的管子,赤裸而鲜血淋漓的跨出水箱。

几分钟前还插着管道的皮肤,现在只剩下不断流血但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的孔洞。

“你,你还好吗?我也许可以给你找件衣服。”Desmond有些尴尬的走到墙角,在柜子里翻出预留的备用衣物,均码的,对他而言有些大,也许Wade穿着差不多。

他把裤子递给Wade,还没开口,收获到的就是一根架在脖子边上的利刃。

Wade那双死水似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眼睛,他没法说话,但是架在Desmond脖子上的刀刃已经说明了一切。

Desmond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触摸Wade的面颊好让他平静下来。他露出善意的微笑,露出一小排白色的牙齿:“Wade,Wade。冷静一点,我没有恶意……我只想帮助你,也许,也许我能带你出去。”

评论(1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