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点梗]黑手党RR贱×留学生加菲虫+沙滩play+宾馆play

【贱虫/Spideypool】A Week(中)

*这次的梗来源于  @東京塗鴉-總裁蟲/加菲蟲癡漢~歡迎餵食  和  @Sol 的点梗结合
*这次的车很过分很过分很过分,反正我觉得很羞耻
*再有个下就可以完结了
*肾亏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漫威
A Week(上)

浴室破车

05.
这是个荒诞的夜晚,Peter醒来时Wade已经靠着床在玩手机了,他扶着自己的腰坐起来,记忆逐渐归位,他的头很疼,但是他完全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Mr.Wilson,你有必要给我个理由,你这是强奸。”
“Oh,Baby!”Wade把他摁回床上让他躺好,“你有点儿发烧了,你应该好好休息的。”
“你觉得这是谁的错?你强奸了我,Mr.Wilson”Peter瞪大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坐在边上的人,“我完全可以告你。”
“NONONONONO——这可不是强奸,这是你情我愿的不是吗,昨晚的你真辣。”Wade摇了摇手指,替Peter摁好被角,“叫我Wade,以及你需要再睡一会儿,我会送你回家的。”
“我可以自己回去,Mr.Wilson。”
“Wade”
“我说,我可以自己回去。”
“Wade”
“……OK,Wade,我可以自己回去,不需要你。并且我并不是自愿和你做爱的,你这就是强奸。”Peter很坚定,他腰酸的厉害,被Wade按在床上甚至无法反抗。
“睡觉。”Wade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耍流氓似的躺下来,手脚并用抱住已经换上了衣服但是仍旧浑身热的像个火炉的Peter,“你真的有些发烧了,睡觉,不然我就抱着你睡了。”
“你……”
“睡觉。”Wade觉得自己奇怪极了,但是他做事从来都是顺遂心情。
Peter妥协的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被男人强奸了的事实,他被一个放贷的西西里男人强奸了,在大学开学的前一周。他没有勇气面对Aunt May面对Harry面对Gwen……甚至是去世了的Uncle Ben。在这种抑郁羞愧自责与绝望中,他还是睡着了。
男孩在睡梦中紧锁着眉头,Wade第一次觉得自己也许真的做错了些什么,但是他不想送开抱着Peter的手,他亲吻Peter的面颊抚开他皱起的眉头,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歌。
……
Peter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出租房的床上了,他想了想Wade与Ms.Fay的关系也就释然了。床头有药,还有温在被子里的热水,他思考了一分钟还是决定吃药——他不能让自己倒下。
他需要快点好起来,然后找Wade要个交代。
夕阳的余晖已经笼罩了整个西西里,Wade站在【B-273】的后门抽烟,按照他的预计Peter差不多该醒了,他也该走了,也许晚上他还可以来看他一次。
由于白天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导致今天的工作必须推到晚上进行了。
他还会再来的,Wade抬头看了眼窗户,他知道那是Peter的房间,他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踢进后院的草坪里,终于离开了。
西西里的雨季快要结束了,但是空气仍旧湿润,气温也多情而温柔。
Peter爱这样的西西里,但是一时之间他似乎也不明白了他爱的西西里是否真的值得他爱。
06.
今天又下了场雨,Peter的病早就好了大半,距离开学还有四天,他至今也没能再见到Wade。他心里清楚Wade究竟是干什么营生的,这里可是西西里——但是和小说不同的是,黑手党们可不会像街头小混混一样四处乱逛,他们有自己的身份有自己精心准的的黄金外衣。
下过雨的天很快又放晴了,Peter没有出门,和Gwen在MSN上聊天。他这几天都是这样,为了不让他们担心他只是随口捏造了一个生病的理由而已。
这让他有负罪感。
Harry在处理公司的事务,小少爷总是忙的不可开交,可今天似乎有点不同——他收到了Harry的视频邀请。
Oborn的小少爷的脸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时候Peter看得出这是他工作刚刚告一段落的时候:“Hey,Harry”他打招呼。
“Peter,Gwen说你病了?”Harry的眉头皱了起来,浅色的眼睛透过屏幕紧盯着Peter,似乎害怕漏看了哪个细节,“你怎么了,你现在就像我父亲卧病在床的样子。”
的确,Peter靠在床上,披着外套裹着被子像极了病入膏肓的人:“Umm……我只是水土不服,有点儿不太适应……已经没事了,Thank you,Harry”
Harry叹了口气,他看了看表:“你照顾好自己,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
“OK,Bye”
“Bye”
Peter有些累了,和Gwen告别之后,脱去外套躺下休息。天气正好,接近下午一点的雨后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屋子,让人好眠。
他沉沉的睡下了,做了个不错的梦,关于小时候他和Harry,关于他和Aunt May和Uncle Ben,关于他和Gwen……然后他梦到了Wade,他挣扎着想要起来,紧缩着眉头在床上辗转反侧。
——直到有人抚平了他的眉头。
粗糙的手指抚平了他的眉头,更挥去了他的梦。
“你梦到了什么?”
他听见有人问,随即传来的是陌生的歌谣。
“我走了。”
他听见有人说,脚步声渐渐远去然后是出门下楼的声音。他几乎是惊醒的,翻身下床躲在窗户边上偷看——
那是Wade。

评论(22)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