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ABO】[Spideypool/贱虫]Uncle Wade(3)

*雷点预警:ABO,双A,年龄差20岁

*设定和之前的存梗有点不一样,Wade前期还是帅的

*私设成堆

*脑内的依旧是加菲虫RR贱

*我爱小Peter!

*隔日更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Peter在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的时候就合上了书抱在怀里,从床上蹦起来赤着脚跑到门边,一边听着门外的声音一边思考着是否要开门。他记得可清楚了,妈妈说过不要随便给人开门,但是门口的人有很大几率是Wade,他有点犯难了,毕竟Wade可算不上什么随便的人,他是个好人。

在他仍旧纠结于这个简单的问题,甚至都没考虑过Wade自己带了钥匙这件事的时候,Wade已经开门进来了。他就看见这个才跟他相处了不到24小时的小男孩抱着书站在门口——也是直到这时候他才记起来自己忘了给Peter买两件衣服了。

他把手里的包和用布包着的刀扔到玄关边上的鞋柜顶上。蹲下身子,用已经简单包扎过的手抱起Peter,另一只手掐了掐他的小鼻子:“Sorry boy,我今天太忙了,把给你买衣服的事情忘记了,你也许需要再坚持一个晚上了。”

Peter乖巧的点点头,像个小大人一样煞有其事的伸出手摸了摸Wade的脑袋:“Wade,你辛苦了。”

Wade发誓,他第一次觉得小孩子是这么的可爱。他在Peter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刚刚冒头的胡茬扎的男孩边笑边躲。他把Peter手里的书抽走,那是他绝对不会看的类型,然后摘下他的大眼镜:“小男孩,现在应该是你睡觉的时间才对。”

“我是在等你回来呢!”Peter有些不满于Wade小男孩的称呼而撅起嘴,“我五岁了,已经不小了!”

Wade实在是憋不住了,他被这孩子逗的眼泪都掉出来了。他抱着Peter走进卧室,把他扔在床上扑上去就挠他痒痒:“对对对,你不是小男孩了,你是男孩,但是你也得睡觉了。”

“那你呢?……Oh!Wade,你的手怎么了。”在床上滚成一团的姿势让Peter注意到Wade的手,他用自已肉乎乎的小手抓住Wade的手腕,拉到面前仔细的盯着。

“这个,这个啊……”Wade一时之间没能想出来该怎么回答,只能干涩的笑了笑,用没受伤的手使劲儿揉了两下Peter的脑袋,“被划伤了,工作嘛,大人的工作。”

Peter也没多怀疑,鼓起腮帮子对着Wade的手臂就吹起气来:“不痛了,不痛了……”

Wade捏住Peter的小鼻子,抱起他扔进被子里:“好了乖男孩,我们得睡觉了。工作了一整天真是累啊,我已经困的不行了。”

“但是你是下午五点才醒来的。”

“你要知道,工作可是相当耗费力气的,我已经累的要命了。”

Peter认命的盖好被子,躺下了又再坐了起来:“刚才那本书,能再给我看一会儿吗?就一会儿。”

“很遗憾,不行。”Wade把书放回床头柜上,让Peter睡在靠墙的一侧自己则挨着他躺在另一边,“不过你现在乖乖躺好的话,我可以给你讲个故事听。”

“不要白雪公主和匹诺曹……灰姑娘也不要。”Peter重新躺下,被子盖过他的半张脸,几乎只把鼻尖和眼睛露了出来。

Wade默默地给内心的几个童话故事打上了叉,在Peter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真挑剔,好吧,不过我也不会讲那种被拍成电影的童话故事。”

“那真是太好了!”Peter有些期待的转过身,背对墙壁,面对着Wade侧躺好把整张脸露了出来,“给我讲讲英雄故事吧,就像……Captian American!”

“噢,我小时候也喜欢Captian,我甚至有一整套他的卡片呢。”Wade回忆道,似乎不论哪个年代的美国人——虽然他来自加拿大但他对美国的情怀显然更深,都对Captian American有特殊的感情,“也许回纽约之后我还可以找出来给你看看,一定有很多你连见都没见过。”

“Wow!那真是太酷了,我一定要看看!……Er,我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Peter有些兴奋起来了。

Wade把手按在他的脑袋上,摸了摸他蓬松的卷发:“我可以给你讲故事了,但是你答应我的,乖乖的闭上眼睛,该睡觉了。”

Peter听话的闭上了眼睛,Wade替他压了压被角,熄了灯,起身站在床边的窗户旁点了根烟,让烟雾顺着窗户向外飘去。成年男性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室内回荡,第二性征还没发育的孩子闻不到的醇酒味伴着几丝烟味,有些醉人。

从窗户向外看,昏黄的夜灯点起寂静的村落,Wade一点一点的回忆,回忆那些已经有好些年仅存在于记忆里的故事,记不清的地方就胡乱的用马虎眼带过。

他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了,一个捡到的小孩,哪怕他再可怜再贴心再懂事,他也没有必要带着他——干他这行的,这样的孩子总归会成为累赘。他只是觉得熟悉,在Peter说出Parker这个姓的时候就觉得似曾相识,但是他记不清。

也许回到纽约能让他记起些什么吧。

他在窗台上摁灭了烟,把烟蒂从窗户缝隙中扔了出去。Peter已经睡熟了,小孩子总是能快速的入睡。Wade躺上床,故事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不了了之了,但Wade仍旧固执的在合眼前抛出一句:“故事结束了,晚安,Boy”

很显然,Peter的生活作息要比Wade好的多,刚过八点就准时的起了床,用手推了推睡得昏天黑地的Wade——Wade的睡姿真是差的要命,一整条手臂横在了他的身上把他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

这压的Peter有些喘不过气了,他用力的推了推Wade,手脚并用的想要脱离这个怀抱,不过很显然,他就是失败了。

小Peter鼓起腮帮子瘪了瘪嘴,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努力给自己换了个稍微好受一点的姿势。他盯着Wade的脸,怎么看怎么奇怪——他就是觉得奇怪,Wade的额头上靠近发根的地方有点儿东西,凝结成块了有点发红的东西。

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也无法想明白那是什么,只当做是沾到头发上的脏东西而作罢了。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Peter已经躺到不耐烦了,他甚至无聊的数了好久的质数了!Wade总算是醒了,Peter第一次有了像是见到睡美人一样的激动的感觉——他可饿坏了。

“Morning,Peter”Wade翻了个身,把手臂从Peter身上拿下来把被他闷在怀里的男孩放了出来,“看来我很有父亲的光芒?让你迫不及待的钻到我的怀里来?”

“No!是你压上来的!我都要喘不过气了,而且,已经中午了,我已经醒来好久了,你睡得可真久,Wade”Peter抱怨道。

Wade从床上坐起来,拿过扔在床头的烟想要点起,思考了一会儿又看了看Peter还是决定放了回去:“你饿了吗?”

“早就饿了!”Peter盘腿坐在穿上,把被子抱在怀里。

“你可以去看看你的衣服怎么样了,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出去吃,顺便买点衣服给你。”

“太好了!”Peter一拍手叫了声好,也顾不上过大的上衣会从身上掉下来,就跳下床跑进浴室了。

Wade随便给自己找了件背心,随便套上条裤子也跟进了浴室。

热带国家燥热的天气让衣服干的很快,同样Peter换衣服的速度也很快,在Wade走进浴室的时候就看见Peter光着个屁股正在换裤子。

“你应该跟我说一声的!”Peter有些气恼,噘着嘴,快速的给自己穿上裤子,“我要是女孩子的话一定会很生气的!虽然我不是,但是我也会不高兴的。”

“但是你是男孩。小男孩。”

“我不小了!”

“对对对,你已经五岁了。”Wade随口应道,给牙刷挤上牙膏,把Peter抱上一边的小凳子,让他够得着洗漱台,“那么我的男孩,既然你已经长大了那就至少不用凳子刷牙吧。”

Peter没说话,气鼓着张脸刷牙——只不过漱口的时候有点儿凶。

Wade给自己搓了把脸,又用毛巾给Peter擦了脸,用力拍了拍Peter的屁股:“可以出门了吗?Peter”

Peter跳下凳子,抓了抓头发:“Er……我的眼镜呢?我还是喜欢带上眼镜,只是视力矫正,但是我不讨厌眼镜。”

“你去穿鞋,我给你拿。”Wade这才记起来昨天被他扔在床头的眼镜。他走回床边,拿起Peter的大眼镜,他这才注意到眼镜架上的一行字:From Richard Parker to his son

这看来是Peter父亲的名字,但Wade却觉得越看越眼熟。正当他觉得自己能够回忆起这个名字的时候,Peter在门口叫他了。

“Wade?”

“我来了。”Wade应了一声,向门口走去。管他呢,反正迟早会想起来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把眼镜递给Peter:“这是你爸爸给你的?”

“对,这是他给我的。”Peter用双手戴上眼镜,两手扶着眼镜架对Wade咧嘴一笑,“这是他第一次送我东西,所以我才这么喜欢,要知道我很少能见到他的。”

TBC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