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写给自己与我爱的人*
*爱看不看*
*你随便挂,我退圈算我输*
流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也吃J2了

【ABO】[Spideypool/贱虫]Uncle Wade(2)

*雷点预警:ABO,双A,年龄差20岁

*Chapter 1

*设定和之前的存梗有点不一样,Wade前期还是帅的

*涉及弹药数量部分是瞎说的别在意

*脑内的依旧是加菲虫RR贱,满脑子都是幼年加菲

*大概隔日更

Chapter 2

“你知道吗,Peter。”Wade把身体蜷缩在浴缸里,让Peter坐在他的两腿之间方便他为这个孩子清洗头发,“对一个男孩,一个未来的男人而言伤疤是最好的奖章。”

破皮的伤口浸泡在水里让Peter觉得有点难受,但是他可以忍耐,Wade的手指上生着厚厚的茧子,摩擦着他的头皮的时候舒服的让人想打盹儿:“我知道!但是……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值得骄傲的东西,毕竟,毕竟我是被欺负的那个。……嗯,如果我赢了的话那这些也许就更有纪念意义了。”

Wade被他小大人似的话给逗乐了,笑着捏了捏他的耳朵尖:“你知道什么是纪念意义吗,小男孩。”

“Er……我想,大概就像……像……嗯,像我爸爸和我妈妈的戒指!”

“好吧,你可真聪明。”Wade一摊手,在浴缸里洗了洗泡沫,“我的小天才,把眼睛闭起来,我想你可不会希望泡沫进到你的眼睛里。”

Peter听话的闭起眼睛,他有些过分用力了,以至于长长的睫毛轻微颤动着,整张脸皱在了一起似乎要把五官都缩成一团。Wade用花洒给他冲洗头上的泡沫,水流进浴缸然后满溢出去顺着下水道流走了——好在这个村子并不算缺水,不然这样的行为还真是奢侈到不行。

Wade给Peter冲洗完头发,拍了拍男孩的小脑袋,抱起他放到浴室的地板上:“好了,站起来冲一冲就可以出去涂药了,泡太久对你的伤口不好。”

Peter很听话,睁开眼睛接过Wade手里的花洒。Wade也得以空出手给自己清洗干净。

等到一切都整理清洗完毕之后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Wade这才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Peter的衣服都已经扔进洗衣机了,可是他这儿绝对没有小孩子的衣服。

“Peter”他决定问问孩子,“你……有带自己的衣服吗?你知道的,我是个单身男性,不可能有小孩子的衣服的——毕竟我没有特殊癖好。”

“他们没还给我,我的包,他们不给我,里面有衣服还有书。”

好吧,好吧,这真是个可怜的孩子。Wade不得不在衣柜里翻找,他的雇主显然不可能给他准备些孩子的衣服,不过他还是寄望于能找出些勉强可以给这个仅到他胯骨的孩子当裙子穿的衣服——毕竟大部分,都大的有些过分。

最终Wade还是找到了一件相对而言好点的衣服,成年男性的紧身T恤在Peter身上显得有些滑稽:“你可能要忍耐一阵子了,晚上我出门的时候给你带些衣服回来。”

“Thank you,Wade”Peter道了谢,拎着过大的T恤滚到床的另一边,“你肯定要睡觉,你的眼睛都红了。”

“是吗?不过也是,更何况我今晚还要出门呢。要不是你,我大概早就见到我最喜欢的封面女郎了——我是说在梦里。”Wade躺上床,把Peter捞到怀里抱紧了,小孩子的体温偏高让他有些热得慌,但是孩子特有的味道和柔软的触感让他不愿意松手,“你也一起睡一觉?”

“好啊,不过……我想你得先放开我了,有点儿热。”

阿富汗的下午四点,逼近傍晚的时间,夏季的云烧红了整片天空,暖橙色又或者是暖红色的阳光从深色的遮光窗帘缝隙中打进屋内,打在孩子紧闭的眼睛上。Peter有些不舒服的调转了个姿势,把脑袋埋在Wade的怀里寻找黑暗带来的安全感。

窗外偶有鸡鸣狗叫混杂着孩子、大人的声音,屋内,有的仅仅是均匀的呼吸声和孩子在梦中的呓语。

……

晚上六点,Wade准时从床上醒来,他还没忘记自己是有任务在身的人不过他确实有点睡蒙了,以至于被怀里柔软的触感给吓得不轻——差点儿就要反手把怀里的东西扔出去了,还好他没这么做。

Peter还在他的怀里酣睡,小脸因为长时间捂在怀里而微微发红。Wade小心翼翼的抽出被男孩压在脑袋下的胳膊,尽量不吵醒睡熟了的孩子。

他失败了。

Peter睡得不深,脑袋底下的胳膊被抽离的动作成功的让他醒来了。他伸手揉揉眼睛,拉了拉完全滑落到手肘的领口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摸过床头的大眼镜戴上,才慢慢的眨巴眼睛:“Afternoon?”

“Evening”Wade打开台灯,指了指床头的电子钟,“所以,我得出门一趟了,可能会有些迟回来,冰箱里的牛奶和三明治你可以随便吃。”

“我要等你吗?也许,我可以给你开门。”

“不,我会带钥匙的。”Wade回答,“我可能……应该是肯定,会迟回来。我去给你买点东西,然后我要去工作,上夜班真让人头疼。”

“那好吧。”Peter盘腿在床上坐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指了指放在床头的几本书,“我可以看那个吗?”

“当然,如果你看得懂的话。”

“Hey!我肯定看得懂!”

“OK,OK,那我出门了,你就呆在家里看书,别四处乱跑免得又出什么事。”Wade拎起包,拿起靠在床边用布包着的两把刀。

……

交代完一切后已经又过了快一个小时了,太阳已经完全退到地平线之下,即便是在这个接近热带的国家,气温也有点儿降低了。他开始担心Peter在家会不会受凉,会不会四处乱跑——虽然他相信Peter是世界上少见的乖孩子,就像小天使一样。不过,他还是担心。

“Holy shit!我现在就像个老妈子。”Wade自言自语,在接头地点把刀背到背上,把枪和弹药绑到身上,对着身边的老搭档抱怨,“黄鼠狼,我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这么像个……像个老妈妈了!”

“NO,NO,NO,NO,NO……你一直都是。”黄鼠狼负责和他接头,他一边将一张卡片递给Wade,一边反驳,“你一直都像个聒噪的女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是个男性Alpha”

Wade有点想翻白眼,但是他没有。时间已经不早了,有些事情还是趁早结束比较好,他接过卡片正反面翻转的看了几眼,挑起一边眉毛:“这有什么用?”

“让你光明正大的进入,他们觉得这样比较酷。”

虽然他也这么觉得,但是这还是有些傻:“回去一定要让他给我加钱,不然这太亏了。”

“OKOK,Good luck!”

他和黄鼠狼道别,把卡片插进裤子口袋,走在夜色中的郊区街头。他的目的地是不远处的工厂,在阿富汗,这样全副武装的人并不少见,所以他走在街头也没引起过多的注意。

“Where are you going?”一个男人从正面拦住他,Wade四处张望了一下已经很接近目标地点了,看样子应该是外围的巡逻人员。

他从口袋里掏出卡片递给他:“Hi,兄弟,我是新来的,这地方可真难找啊。”

男人狐疑的打量他几眼,紧接着着眼于Wade递给他的卡片,确认无误后他才拍了拍Wade的肩膀:“跟我来吧,说起来你的英语说的真不错。”

“对,我刚从美国回来就得了这个工作,坦白说我还挺高兴的。”

“那是!Wow!你这两把家伙可真酷。”

“我的家伙,我吃饭用的家伙,而且有纪念意义,对我来说这可比枪快多了。”

“那可不一定,我敢打赌它肯定没我的枪快。”男人掏出腰侧的手枪,很普通的AK配置而已,炫耀般的挥了挥。

“谁知道呢。”Wade跟着他畅通无阻的走进了工厂的大门,讲实在的,他真看不上这儿简陋的安保措施。

Wade后脚跟刚刚进门,就从后腰摸出了伯莱塔92FS顶住了男人的腰:“忘记告诉你了,My name is Wade.Wade·Wilson”

接着他扣动了扳机,没有安装消音的手枪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

“看来我得速战速决了。”Wade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HelloKitty手表,时针已经指在了9的位置。

被枪声吸引来的安保人员带着枪支蹲在各种各样的掩体后向他扫射。

“犯规!连看时间的时间都不给我!”Wade捏着嗓子抱怨一声,弯腰滚倒在地上抬手射出三发子弹,正中面前人的小腿肚、腹部和胸口。

Wade随意的扫完剩下的五发子弹后把枪往地上一扔,从背后拔出两把刀,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用刀刃弹开射来的子弹:“至少,我的刀比你们的枪都要更快。”

人海战术在各种时代都适用,趁着Wade应对面前的安保人员时,一个小个子的男人挥着战术刀就从背后扑上来。Wade向右侧闪躲了一下,手上的HelloKitty手表被砍碎,手背上也多了一道口子:“Fuck!”

他下蹲,躲过迎面而来的子弹。子弹划空而过,擦着他的发顶而过正中背后男人的脑门。

“Oh,Bad boy”

子弹打进水泥里发出有些震耳的轰鸣声,不知道是工厂里哪个角落的油管被子弹打穿,随着愈演愈烈的战斗在一楼起了火。

在火光的掩护下,本就不是难事的收割活动变得更轻而易举,人头被从脖颈上削下,血滴从刀尖上滴落一直延伸到二楼,本该有人的办公室里早已人去楼空,从敞开的窗户向外望去只能看见一个在郊野奔跑的人影。

Wade就那么开枪了,随着划破夜空的枪声,人影颤抖了几下终于倒下不再动作了。

办公室里的资料早被涂改的不成样子,烟蒂点在几个重要词汇上以销毁证据。Wade看着已经几乎失去意义的资料碎片,反而更心疼刚刚报销的手表。

他随便找了个文件袋把桌上的资料一股脑的装进去,里头究竟写了什么他也不太清楚,只瞥见了几个熟悉的英文字母——英文字母,谁都会熟悉的!

他趁着夜色离开工厂,走的是小路,几经辗转回了接头地点。他把文件袋往吧台上一扔,就不停的给自己受伤的手背吹着气:“疼死了,从正门进去比较酷?代价就是这么大一道口子!对,还有我的HelloKitty手表,我可喜欢了,那是限量版。”

黄鼠狼翻了个白眼,把文件袋随手放到身后的隔层上:“得了吧Wade,那是你3刀从旧货市场淘来的,我还能不知道吗?再说了,干完这一票,够你吃个两年了。”

“所以我没有推了这次的任务。好了,我得回去了,我可有丰富的夜生活呢。”

TBC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