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写给自己与我爱的人*
*爱看不看*
*你随便挂,我退圈算我输*
流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也吃J2了

【ABO】[Spideypool/贱虫]Uncle Wade(1)

*雷点预警:ABO,双A,年龄差20岁

*设定和之前的存梗有点不一样,Wade前期还是帅的

*涉及飞行时间的部分我是随便来的不要深究

*脑内的依旧是加菲虫RR贱

*有原创女性部分,但是不重要

*不定期更新

 

Chapter 1

 

下午三点,云压得很低,空气带着浓重的水气;天色阴沉沉的,似乎下一刻就有惊雷划开天空,然后细密的雨点就会让空气升温,闷热的空气和聒噪的蝉鸣又会让人烦躁而郁闷。

 

“Afternoon,Baby”Wade已经在床边靠了好一会儿了,床头的几本《Penthouse》[*1]已经被翻了好几遍,然而他身边的女人才悠悠转醒——坦白说,Wade已经不太记得这个姑娘究竟是叫做Abby还是Daisy,但他仍旧用着肉麻的昵称向她道午安。

 

金发碧眼的女人撩了撩她的一头长发,赤裸着身体靠在Wade身边:“昨晚真是棒极了,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一夜情对象,各方面都是。”

 

“我的荣幸。”他顺势搂过女人,凑上前亲吻她的嘴唇。女性Beta的信息素气味很淡,即便是Wade这样少见的寡淡的信息素都能将之完全掩盖,空气中弥漫着醇酒的香气,轻而易举的挑起人的情欲令人上瘾,“趁着夜生活还没开始,也许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老天,我真不知道你这么有魅力的Alpha为什么会没有伴侣!”

 

“也许是因为他嫉妒,不过管他呢。”他熟练地应对着,温柔的拢起女人的金发将她罩在自己的阴影下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耕耘。

 

——如果没有破坏气氛的电话铃声的话。

 

“Motherfucker!”Wade骂了声不太文雅的粗话,向身下的女人抱歉的一笑,“总有人喜欢在这种时候打扰我。”

 

他从女人身上爬起来,全身赤裸的坐在床边,接起电话:“如果你没什么像是你强奸了一只母狗一样紧急的事情的话,现在马上,挂电话。………………OK,I know”

 

他挂掉电话,在床上的女人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I’m sorry baby,我得去工作了,我的雇主可不允许我继续沉迷在你的怀里。”

 

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关系,也不存在什么男女之间的温情,女人了然的笑了笑,起身就换好了衣服:“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下次还可以找我,就在昨晚那个地方。”

 

“OK,Baby”他目送着女人出门,才给自己套上背心和长裤,他喜欢这样懂事的姑娘,虽然没能记住名字但是下次也许还有机会能找她。他走出卧室,看见入口处已经少了一双女性的高跟鞋后才走进厨房,叼着昨晚吃剩的烙饼走进隔壁的房间。

 

就像是专门的武器库一样,每个柜子都上了锁,枪支与刀具被分门别类的放好,弹药、绳索以及各类必需品都整齐的摆放着——这无疑是男人的天堂,然而这一切都属于Wade·Wilson。Wade找出一个皮包,从柜子里取出需要的东西扔到里面,最后从架子上取下两把长刀包好才走出了房间。

 

Wade向窗外望了望,一声惊雷划破云层,然后就已经有雨点打在窗台上了,这大概会是他短时间内见到的最后一场雨,毕竟这次的“度假屋”地点在阿富汗的一个村庄里。但愿他们给他准备了舒服的背心还有CK内裤——最好是加大码的。

 

楼下已经有车等着他了,换了双合适的鞋之后他就要开始他的阿富汗之旅了——雇主不仅派了专车,而且还有直升机,不仅有钱,而且贴心。

 

大约三十分钟之后,他就坐上了雇主的直升飞机。好在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否则他的阿富汗之旅估计就要延期了。他整理了一下包里的必需品们,然后慢慢地擦拭单独放好的两把刀,最后用皮带把它们背在背上。他有些后悔没把床头的杂志带上,不然他现在就不会这样么无聊了——无聊到用左手和右手对话,并且他还乐此不疲。

 

……

 

在没营养的对话即将告罄的时候,直升飞机总算是平稳的降落了。Wade领着包跳下飞机,扑面而来的就是热带国家干燥而闷热的空气,刚刚冒头的太阳更是助长了它的炎热。

 

“Thank you”Wade冲着直升机飞了个飞吻后才趁着不远处村落里的居民都还没起床,进入这间民房,他大概要在这里呆上一周或者更长的时间,不过当务之急是他需要好好地睡一觉然后倒个时差。

 

“走开,你走开!这儿不欢迎你,这是我的地盘!”

 

“抱歉,你说什么?我……”

 

“你在说什么?你这个小怪物!走开,我们不欢迎你!”

 

“我,我只是听不懂……”

 

好的,这很完美。他被吵醒了,窗外是一群孩子吵闹的声音,似乎是在欺负人?一群讲着阿拉伯语的孩子和一个讲着英语的孩子。他沉着脸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冲着在他的窗户边上吵闹的小孩用阿拉伯语喊道:“这儿不是谁的地盘,这是我家。”

 

领头的男孩子显然没想到这里有人,呆在原地说不出话来,甚至连手上抓着的石头都掉了下来——哇哦,他们还想用石头打人吗?

 

“赶紧走开,不然我就去找你妈妈了!”Wade威胁道。到底还是小孩子,怕的就是找家长,这句话刚出,一群孩子就一哄而散的跑远了。

 

Wade这才注意到,他的窗户底下蹲着个棕色头发的小男孩,虽然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这个把自己缩成一小团的男孩子卷曲的棕发。

 

“你还好吗?”他换成英语出声问道。

 

男孩在听到熟悉的英语后,惊讶的抬起脑袋,露出一张被大大的眼镜框遮去一半的小脸和一双含着眼泪的大眼睛:“你,你讲话我听得懂!”

 

“我知道,同样的我也听得懂你在说什么。”

 

男孩站了起来,仰着脑袋看着Wade,终于找到可以交谈的人让他一时之间没能抑制住自己的哭腔:“他们,他们……他们都听不懂我说什么,我,我也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Oh,别哭了小男孩。”Wade见不得小孩子这幅委屈的样子,“你要进来吗?我刚刚从外面回来,你大概不认识我,不过没事的……Er……虽然这么说的人大概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没有什么恶意,我也许可以给你点牛奶?反正我也被他们吵醒了。”

 

“真的可以吗?”男孩吸吸鼻子,歪着脑袋问道。

 

“当然,我给你开门。”

 

Wade打开门,把外头的男孩领进门,让他在沙发上坐着稍等:“我想……我这儿大概是有牛奶的。”

 

他走进开放式的厨房,打开有些老旧的冰箱寻找,不得不说他的雇主真是十分的贴心,从牛奶果汁到红酒威士忌统统一应俱全。他拿出一盒牛奶又找出一罐果汁然后统统摆在男孩的面前:“喜欢哪个?”

 

“牛奶!”

 

“好的,那我就喝果汁吧。真好,你要是喜欢果汁的话那我就得喝牛奶了,我可一点都不喜欢那玩意。”Wade在男孩身边坐下,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喝了一口,“Oh!还好你没选果汁,这是什么?果味啤酒?反正不是孩子可以喝的东西。那么现在,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叫什么,我是Wade,Wade·Wilson”

 

“Peter,Peter·Parker,我爸爸给我取的名字!”Peter小口的吸着牛奶,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还有些凉,让他有点不习惯。

 

“这是个好名字,那你爸爸呢?”Wade揉了揉Peter的头发。

 

“……我不知道。”他低下头,又吸了吸鼻子,把牛奶放回茶几上,用手使劲儿揉了揉眼睛才继续说,“我是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的,住在村子里一户有自己独立鸡舍的房子里,就是刚才领头的那个男孩的家里。他们,他们……他们说,说我爸爸妈妈死了——是那个男孩的爸爸,他会说几句我听得懂的话,然后他让我走,不让我继续住了……”

 

Wade唏嘘一声,让这样的小孩子——特别是像Peter这样瘦弱的,虽然性征还没发育但是估计是个Omega的孩子,独自一个人面对阿富汗这样一个复杂的地方,无疑是让他去死:“那你知道你家在哪儿吗?”

 

“纽约,我在哪儿出生的,我知道!我还知道我是在纽约长老会哥伦比亚与康奈尔大学医院出生的!”

 

Wade一面惊讶于这个看上去不过四五岁的孩子能这么流利的说完那一长串,他都有些混乱的长老会医院的全称,一面思考着如何处理这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他看着Peter藏在大大的眼镜框后面的眼睛,棕色的眼珠子像是小鹿一样灵动,他的眼眶还有些发红,刚才的遭遇让他暴露在外的膝盖和手臂上都有些淤青和擦伤。身上的童装牌子Wade认识,是个小有名气的品牌而且并不廉价。他有些好奇Peter的出身了。

 

“我刚从纽约回来,大概再过一周就要回去工作了,嗯……你也许可以暂时跟着我,然后,我大概可以带你回纽约。”Wade还是心软了,他觉得自己无法放着这个年幼的孩子不管。

 

Peter这下有些警惕了起来,他稍微往边上坐了点儿,跟Wade拉开距离:“我不能相信你,爸爸说的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的话,虽然我们已经认识了……但是时间很短。”

 

Wade觉得有些好笑,要是他真想对他做什么的话那这小子现在也不可能这样完好无损的坐着跟他讲话了:“好吧好吧,小Peter,如果我真的要对你做什么的话那你现在早就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你可喝了我给你的牛奶呢。”

 

Peter瞪大了眼睛,有些懊恼自己的松懈一般的瘪了瘪嘴。

 

“那好吧,这是我的证件。”Wade从沙发边上的包里掏出雇主准备好的证件交给Peter,“这是我的证件,只要你保证不弄丢,我可以交给你保管,到了纽约你再把它们还给我,毕竟没了他们我可是会相当麻烦的。”

 

Peter接过证件,煞有其事的端详起来——至少在Wade看来,这么大点儿的孩子是看不懂什么的,直到Peter惊讶的叫出他证件上公司的名字,并且说了一长串Wade听不太懂但却觉得相当厉害的领域名词时,他才发现这个小男孩的过人之处——没准,他捡到了一个小天才。

 

“那现在,你愿意相信我了吗?”

 

“嗯……那好吧,不过这些东西我可不收着,我只是愿意相信你是个好人而已Mr.Wilson”Peter这么说着,把证件还给了Wade。

 

这样纯真的小天使现在可不多见了,Wade这么想着,再一次把证件放好了之后,抱起Peter:“叫我Wade就好了,我的小男孩我想你需要洗个澡然后给你的伤口涂涂药了。”

 

“OK,Wade”

 

TBC

[*1]《Penthouse》:就是《阁楼杂志》虽然现在销量惨淡而且面临倒闭,不过我还是觉得Wade会看。

评论
热度(89)
  1. 苏沐秋火立:一个粮难吃的拆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