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宜嘉/Markson】这篇文傻死了(上)

【预警】

*段宜恩/王嘉尔,斜线有意义,且不逆

*内含金刚芭比梗,暗恋剧情,想写的纯情结果写成了垃圾读物

*角色严重OOC,接受一切批评指责

*本来想一次性写完结果发现太多了,字数8000整

*题目是随便起的,诚如题目,正文傻得要命 改了个更合适的文名

*如有阅读不适请退出



-

 

关于王嘉尔为什么会答应接下这么一份有些奇怪的兼职工作,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处于某种古怪的兄弟义气,他本身并不缺钱,家里给的生活费足够让他在大学期间衣食无忧,甚至还能够小小的挥霍一把。如果不是因为朴珍荣的网站缺少人员入驻,他是绝对不会答应一份美名其曰为“网络陪聊”的兼职,特别是当这份兼职还需要他拍摄一张女装模样的“营业照片”。

 

“你确定你们这是正经的工作吗?”这是王嘉尔在接受BamBam的化妆之前问的唯一一个问题,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有怎样的一份工作会需要一张男扮女装的照片。

 

“当然,这张照片只是让网络对面的人认为你是女人而已。”朴珍荣拖了一张凳子在化妆台边上坐下来,开始和BamBam一起给王嘉尔选合适的粉底颜色,“毕竟我的网站主打的是各色女性陪聊,帮你排忧解难,你总不能希望别人对着一个肌肉发达的男人倾诉吧?”

 

他这话倒是有些道理,不过就算是没什么道理,出于这么多年的友谊,以及张口就能说的“王狗朴狗”,王嘉尔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他在被BamBam成功挫白了两个色号之后才想到一个尤为重要的问题:“如果人家要见面或者开语音怎么办?你总不能指望我捏着嗓子啊!”

 

“见面是不可能的,如果要语音的话那就直接转给接线员,有专门的女孩子负责语音的。”朴珍荣现在这副架势,总让王嘉尔想到早年间的香港电影里的青楼老板,当然这种比喻他可不能说出口,否则友谊可能就得到此为止了。他现在大概就像个人形模特,任由BamBam给他涂涂抹抹:“你说要是有人发现这照片是男的怎么办啊?”

 

“这怎么可能呢,哥,你要相信我啊!”BamBam相当有气势的拨弄了一下刘海,他前几天才去理发店的染了个新的颜色,做过造型的刘海几乎让人产生一种“这个人很厉害”的错觉。不是王嘉尔不想相信BamBam,而是女装这事情他自己也是赶鸭子上架头一回,他一边按照BamBam说的上下左右的转眼球,一边伸手拉住了朴珍荣的衣摆:“珍荣啊,朴狗啊,如果被人发现我是男的那我可就颜面尽失了啊……说真的,我第一次女装啊,要不我帮你再多找几个女孩子你放过我吧……”

 

“王狗,你如果不是第一次女装那才比较让人害怕吧。”朴珍荣说的相当亲切,甚至还主动叫了平常都懒得提的外号,他把仔细挑选过色号的口红递给BamBam,毫不留情地拍掉了王嘉尔的手,“你先别怕,我给你找个合适的假发和衣服,相信我,不会穿帮。”

 

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你就算不相信也必须强迫自己相信,还要搭配上朴珍荣温和的微笑。王嘉尔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只能是自己暗暗的咽下口水:“……不能就穿我自己的衣服吗?”

 

“你见过肩膀这么宽的女人?找点东西挡一下才会逼真。”

 

王嘉尔这下是不敢说话了,一直到BamBam用他相当自豪的化妆技巧给他化完了整套妆容,说实话,妆厚得能糊墙,当然这话王嘉尔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不过从客观角度而言,目前的王嘉尔确实有几分像个女孩了,当然必须忽略掉他的金色狼奔头和明显就是男人的肩宽比例。

 

朴珍荣大概是没想到他的女装妆面能这么成功,拿着假发和上衣进门的时候明显有一声强忍住的笑声:“……没有假发的感觉真的太冲击了。”

 

“既然如此一开始就不应该找我啊,你看BamBam不是更合适女装吗?”他忙把这个活抛给更瘦年纪也更小的BamBam,不过他真没猜到这个结果——

 

“哥,你说我?”在这种时候BamBam反倒讲究起辈分来了,“我已经帮珍荣哥拍过了啊,我给你看照片。”说完,他还真放下手里的化妆品开始在手机里找起照片来了,甚至还有那么些许王嘉尔看不透的自豪……

 

“免了免了,你还是快点帮我弄好吧。”王嘉尔觉得他有必要终止这个话题,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他确实想赶紧结束这个要命的环节,还有一部分原因大概就是他真的一点也不想要知道BamBam的女装照片有多漂亮。

 

在朴珍荣和BamBam的不懈努力之下,王嘉尔总算是有了一张像是芭比娃娃一样的脸,并且在长发的修饰之下穿着偏小的女装上衣的上半身,肩宽似乎也没那么突兀了,当然,一定不要去看由于胸肌而被撑起来的衣服,还有胸口那条肌肉线条,以及他还穿着运动裤的下半身。

 

“你现在这个状态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王嘉尔发誓,朴珍荣绝对是想笑,虽然他很好的憋住了,但是他心里绝对笑飞了,至于BamBam,他早就趴在化妆椅上笑得几乎能看见喉咙。王嘉尔已经懒得再抱怨什么了,只能在朴珍荣的摆弄下端庄的坐好,等待朴大摄影师给他拍照。

 

这么多年的友谊让朴珍荣也相当轻松的读懂了王嘉尔的内心活动,他给自己的好友比了个大拇指,接着用安慰小孩一样的语气安慰他:“别担心,修图之后你绝对是漂亮女孩,一会儿结束了BamBam请你吃饭,吃肉。”

 

“还要芝士。”王嘉尔在镜头前露出一个微笑,随后毫不客气的补充,“我一定吃穷BamBam。”

 

这下BamBam是笑不出来了,人生也许就是这么艰难吧。

 

-

 

从王嘉尔的“营业照片”正式处理完毕那天起已经过了有小半个月了,这项出于兄弟情才接下来的兼职他完成的还算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BamBam高超的化妆技术和修图技术,每天选择王嘉尔来倾诉聊天的客户数量相当可观。不过,对于这些客户来说,他们认为在网络对面的是一个叫做王嘉怡的漂亮女大学生——

 

铂金发,齐刘海,长发飘飘;大眼睛,翘鼻头,长相超正。

 

虽然这项工作给王嘉尔带来了一点点的心理负担,毕竟从某个层面而言,他大概算是欺骗了屏幕另一边的人,不过用朴珍荣的话来讲他这只能算“善意的谎言”,毕竟他也帮这些人排忧解难了。

 

王嘉尔的工作就在这样一天天中逐渐进入正轨了,除了头几天的惊慌外,在这么小半个月里,都没有人怀疑那张照片是男扮女装,现实中也没有人把王嘉尔和这个“王嘉怡”联系在一起,他的心自然而然也就平静了下来。甚至,还大概摸清楚了这项工作的要领。

 

应该说是这种聊天类的工作太适合王嘉尔了,他除了在说话的时候要自我催眠一下“我是女孩”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大问题。他健谈,会炒气氛,不怕尴尬;并且还热情,还亲切,几乎就没有不喜欢他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朴珍荣还专门请王嘉尔吃过几次饭,简单的说就是用美食感谢王嘉尔对于他的网站的付出。

 

“珍荣,你中午打算吃什么。”他刚上完今天的必修课,收拾完东西随口问了一嘴坐在隔壁的朴珍荣。

 

“去昨天荣宰推荐的那家店吧。”朴珍荣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课表,然后问他,“你下午有课吗?”

 

王嘉尔掏出手机,确认完课表之后收到了一条来自朴珍荣的网站的消息:

 

From:MT1993

可以聊天吗?

 

“我就不去了,我下午有课,之前缺太多了,再翘课得挂科了。”他一边回答朴珍荣,一边动手输入回复:

 

From:王嘉怡

可以呀,计费方式按照对话条数可以吗?还是说按照时间?

不过我现在可能没法回复的很快,不推荐时间计费。

(❁´◡`❁)*✲゚*

 

他没忘记上岗之前BamBam特意传授给他的独门秘诀,在对话的最后打上一个相当俏皮的表情,据说是这样看起来更像是小姑娘。朴珍荣没有勉强他,不过还是答应王嘉尔他回来的时候会打包招牌菜给他吃。王嘉尔回完消息,等了一会儿还没收到回复,索性先去食堂排了一个套餐一边吃一边开始他今天的兼职工作。

 

From:MT1993

按时间吧,没关系的。

 

这个“MT1993”也许打字有点慢,王嘉尔的套餐饭都已经拿到手并且开吃之后才收到他寥寥几个字的回复,处于敬业精神,他只能嘴里含着一口饭,牙齿咬着筷子迅速的输入回复:

 

From:王嘉怡

那好的,请问一下怎么称呼呢?你的用户名不太好称呼……

啊,对了,你叫我嘉嘉就好啦!

 

这是王嘉尔给自己准备的一个称呼,毕竟一直看着屏幕对面的人叫他“嘉怡”,他是怎么也没法继续跟他聊天。这次这个用户名奇奇怪怪的家伙回的可快了一点,王嘉尔也就一边吃饭,一边你来我往的跟他聊了起来。

 

From:MT1993

叫我Mark吧,我其实是想找人帮我想想办法。

 

From:王嘉怡

ヾ(・ω・*)ノ没问题的,我可以帮你想办法。

不用担心,我绝对不可能泄密的,我的嘴巴超——级——严!

 

From:MT1993

那真的很谢谢你,我相信你的嘴巴很严的。

你稍微等我一会儿,我有点事情。

 

From:王嘉怡

好的!不过按时间计费的话你这样真的好浪费。

 

王嘉尔思来想去还是把计费方式调整到了按照对话条数来计费,否则对于这位客人来讲可能真的有点太浪费了。他迅速解决了自己盘子里剩下的饭,然后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回了寝室。在他准备好下午选修课的课本后,手机又响起了提示音。

 

From:MT1993

那就按照你说的吧,我无所谓。

不过现在我能开始说了吗?这件事情有点复杂,困扰了我挺久的。

 

今天中午宿舍里只有王嘉尔,朴珍荣已经去了五条街外的餐厅吃饭,BamBam前两天请假回家了,崔荣宰估计还泡在实验室里恶补他挂科的实验。王嘉尔爬上床,一边享受一个人的中午,一边趴在枕头上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着措辞,尽可能又可爱又贴心的回复,他能从文字数目上看出来他确实相当的困扰。

 

From:王嘉怡

直接说吧,希望我能帮你解决困扰(=`ω´=)

 

From:MT1993

我喜欢上隔壁院系的同学了,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表白才好

 

From:王嘉怡

原来是感情方面的问题啊!那我要送你一句话“喜欢就要大声的说出来,告诉他,不然就迟了。”

不告白的话就永远没机会哦。

 

From:MT1993

但是我是男的他也是男的,我们是朋友,而且他是直男。

 

王嘉尔本来还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感情问题,只要多鼓励多开导就能终成眷属,结果这句话直接给了他当头一棒。他现在迫切的需要场外援助,不论是朴珍荣也好BamBam也行,就算是没谈过恋爱的崔荣宰他也照单全收。

 

他这次的回复变得慎重了很多,毕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而且能让一个人这么小心翼翼,那应该是相当的喜欢了。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问题,而让一对本来可以走到一起的人分道扬镳。他在大脑里急速的思考着究竟有没有应对的方法,同时也没忘记先蜻蜓点水的安抚对方。

 

From:王嘉怡

这确实有点不好办呢……

不过爱情永远都是没错的!你要相信自己的心,喜欢和爱这两种情感是不会骗人的。

不过如果你不确认对方是不是能接受的话,不如旁敲侧击一下?

 

From:MT1993

我试试看,先谢谢你了,再有需要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嘉嘉,再见。

 

From:王嘉怡

拜拜Markヾ( ̄▽ ̄)Bye~Bye~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帮这位自称Mark的客户排忧解难的关系,王嘉尔今天的午觉睡得不太好,脑子里一直反反复复的思考着Mark说的那些情况,他是真心希望能终成眷属,但是也害怕爱情跨不过性别的鸿沟。不过不论他怎么想,下午的选修课都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推迟。中午没睡好导致的头痛让王嘉尔的心情不太明媚,就连见人打招呼都显得有点没精神。

 

他特意挑了后排坐下,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他有些恹恹的,甚至都没发现有人坐在了他身边的位置上,直到一颗薄荷糖引起了他的注意。

 

“段宜恩,你不是免考吗,干嘛不翘课。”王嘉尔把段宜恩扔过来的糖塞进嘴里,推到一侧的腮帮子那儿含住,薄荷的味道从口腔蔓延开来,进入鼻腔涌上大脑,让昏沉的大脑重焕新生。

 

要说王嘉尔和段宜恩的关系,那应该是朋友以上的关系,他俩不在同一个院系,但是却选了同一门选修,再加上两个人都是自己系的篮球队主力,校内的比赛也经常交手,姑且都能算得上是风云人物,只不过段宜恩要更有名一点,毕竟他也是提名过校草的男人,虽然并没有获得这项殊荣——因为另一位竞争者是学生会的林在范,他比段宜恩高出了两票——不过他也完全称得上是系草。

 

王嘉尔和段宜恩熟起来的契机大概就是这门选修课,学年第一堂课的时候王嘉尔就迟到了,虽然直接原因是由于BamBam把他的闹钟关掉了,但是结果就是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第一堂选修课就迟到了,并且在拥挤的教室里他只能找到第一排最边上的位置,而坐在他隔壁的就是段宜恩。

 

从这次开始,只要有选修课两个人都坐在一起,不想听课了就聊聊天,甚至就连困了想睡觉都有个人帮忙望风。

 

“无聊没事做。”段宜恩用一只手拖着腮帮子,把自己多带了的两本书连同王嘉尔的课本一起摞起来堆在桌上。

 

“我要是免考我就翘课。”他把嘴里的硬糖“嘎吱嘎吱”的咬碎,借着段宜恩摞起来的书墙趴着和他聊天,“我真的超后悔选这门,早知道我就该选个出勤率要求低一点儿的,而且这门课的时间真是太糟了。”

 

“时间怎么了?”段宜恩又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剥了糖纸后塞进王嘉尔嘴巴里。他瞄了一眼播放的课件,把课本翻到相应的章节之后又把视线转回边上趴着的人身上。

 

被喂了一颗糖后的王嘉尔用一只手捂着嘴巴,捏着嗓子开段宜恩的玩笑:“呀,被系草喂糖了,心动。”

 

“又心动?你怎么天天心动。”

 

“你也太没幽默感了吧。”王嘉尔吐了吐舌头,含着糖果在嘴巴里转来转起他侧着脑袋仰视段宜恩,必须得承认,哪怕是这样糟糕的角度这样别扭的光线,段宜恩的脸也照样好看的不行。他跳脱的转移了话题,“当初选校草的时候,如果我投的是你,那你和在范哥就是平票了。”

 

“原来就是因为你。”段宜恩也顺着王嘉尔的话往下说,虽然在王嘉尔的印象里,评选校草的时候段宜恩连拉票都没拉。

 

“那不是那时候我还跟你不熟嘛,我总不能背叛在范哥啊。”他压着嗓子跟段宜恩嬉嬉笑笑,然后又想起自己之前说过的话,“不对,我不能后悔选这门课,要是没选这门课我跟你就还是不熟啊,谁让你每次篮球赛后都不参加聚餐,那时候觉得你超冷淡。”

 

也不能怪王嘉尔这么想,放眼整个院系,哪怕是整个大学,跟段宜恩算得上熟的人真的屈指可数,在这门选修课之前他是真觉得段宜恩是个冷淡的人,毕竟这种连个熟络起来的机会都不给的人真的不多见。段宜恩在王嘉尔的低声抱怨后突然笑了起来,反问一句:“那现在呢?”

 

“现在觉得你特别好,真的。”

 

“那你喜欢我吗?”这个问题从段宜恩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王嘉尔是有点愣神的,都管那个“MT1993”,连带着他自己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想多了。王嘉尔有一瞬间的支支吾吾,然后才搪塞了一句:“怎么突然说这个,男生之间这样讲怪怪的。”

 

“你是……”段宜恩的话还没说完王嘉尔就用另一句话堵了他,“不是啦不是啦,我完全接受的,但是就是突然这么说我有点吓到了。我当然喜欢你啊,不喜欢你我干嘛还跟你交朋友啊,段宜恩你傻死了。”

 

“你才傻死了。”段宜恩说完,弹了王嘉尔的脑门。

 

-

 

直到晚上十点半过后,王嘉尔一边回味今天朴珍荣给他打包的招牌菜,一边跟朴珍荣和崔荣宰聊天的时候,那个Mark才再一次给他发来消息。

 

From:MT1993

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他不排斥但是我总觉得他说的喜欢只局限于友情。

 

王嘉尔对这种情感问题的经验不多,但是他有对他而言相当靠谱的朴珍荣在,他在回复之前先把情况跟朴珍荣说了一遍,然后问:“珍荣啊,你觉得他这个情况我要怎么说才好啊,我支持他争取啦,但是争取的话有什么办法吗?”

 

“你先问问他喜欢的人现在是不是单身,如果是单身的话就鼓励追求,我想想具体办法。”朴珍荣从上铺翻下来,钻进王嘉尔的被子里两个人盘着腿在一架手机面前窃窃私语。

 

From:王嘉怡

这不是很好嘛!不过有个问题我好像还没问过,你喜欢的人是单身吗?

 

From:MT1993

是,他半年前就和前任分手了。

 

“那先让他约人出去玩,先慢慢来。”朴珍荣头头是道的分析起来,“不过两个男人就别去游乐场咖啡厅了吧,约去游戏厅或者篮球场健身房吧,一起运动打游戏应该挺好的。”

 

“珍荣你就是天才!”王嘉尔装出一副小迷妹的样子喊着,作势要给朴珍荣一个脸上的亲亲,当然最终是没有成功的,他的朴雇主以“赶紧回客户消息”为理由狠狠地拒绝了他。王嘉尔有点受伤,所以一边回消息还一边唾弃,“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王狗朴狗’了,你不是我的珍荣了。”

 

From:王嘉怡

那先约他出去玩吧,不过两个男生去游乐场好像不太好,咖啡厅也怪怪的(´・_・`)

不过可以去篮球场健身房一类的地方哦,或者也可以去游戏厅,具体还是看他喜欢哪些东西吧

 

From:MT1993

之前组团去动物园的时候他很开心,游乐场也去过,不过他好像不太能玩那种很刺激的项目。

篮球场或者健身房应该可以,他挺喜欢篮球的也喜欢健身。

 

From:王嘉怡

那就要投其所好!

如果以前一起去过动物园的话,下次你可以约他单独去。

 

“我也想去动物园了,他这里让我想起之前一起去动物园的事情了,没看到老虎很失望。”王嘉尔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因为他缺勤太多,假期也不得不通过帮老师做事情来补足出勤率的话,他真的想趁着即将到来的小假期出去玩,“……但是我小长假要补选修课的出勤,我到底为什么之前要翘那么多次!”

 

“因为你说你不想上。”朴珍荣的回答相当一针见血,他又多看了几眼王嘉尔的聊天记录,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现在完全习惯了嘛,不会有人发现你是男人的。”

 

“……这个算夸奖吗?”王嘉尔把朴珍荣赶下床,紧接着就抱着手机钻到被子里去了。

 

From:MT1993

那我试着约他小长假一起出去。

 

From:王嘉怡

加油!Fight!!(o^-^)尸~''☆ミ☆ミ

 

-

 

在帮Mark出谋划策之后,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收到对方发来的消息,王嘉尔也干脆乐得清闲,每天的生活索性也就变成在宿舍教室食堂的三点一线,眼看着小长假就要来了,王嘉尔抱着不能缺课又不能度过假期的悲惨心情迈进选修教室。

 

今天的段宜恩来得很早,早早地替王嘉尔也占了个位置,待坐下后他主动打开话匣子:“你小长假有计划吗?”

 

“我没有计划,但是教授替我计划好了。”他委屈的鼓起两颊,没梳上去的刘海哪怕染成了铂金色也让人觉得很无害,他现在就像个小包子,瓮声瓮气的跟段宜恩控诉教授压榨他的假期:“我不是缺勤嘛,教授让我小长假帮他整理课件,然后才肯给我补。但是我超想出去玩的啊——Jackson想去动物园,之前没看到老虎……”

 

必须承认,王嘉尔这样的语气就像个小孩子,年龄在五岁以下的那种。不过段宜恩显然不像朴珍荣,他不仅没有嘲笑王嘉尔没有假期,更没说他的语气太像小孩子,反而还提出了相当让人感动的提议:“我陪你吧。”

 

“你不出去玩吗?”王嘉尔一时之间也没反应过来,段宜恩的这个提议实在是太贴心太让人高兴了,但是出于一个合格的朋友的要求,王嘉尔还是觉得不能连带着让人家也没假期,“你还是出去逛逛吧,难得小长假,而且我这也是自己作的啦,当初不翘课那么多节就好了。”

 

“我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的。”段宜恩回答的漫不经心,还好他们的位置比较靠边,否则这样聊天迟早被抓。

 

王嘉尔是不相信他说的这番话的,要说段宜恩没地方可以去那绝对是骗人,毕竟不仅仅是他们院系,就算是放眼整个学校,想约段宜恩的人都可以绕着操场排个三四圈。王嘉尔摆了摆手,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约你,小长假嘛,你就该出去玩啦,只要记得给我带小礼物就好了,我要和学习共度假期。”

 

“你希望我和别人一起去玩?”段宜恩这个问题问得王嘉尔有点愣,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好,如果只从他自己的角度出发他当然是希望有人能留下来陪他一起和学习作斗争的,但是从朋友的角度出发,他可不能丝毫不顾及段宜恩的感受就对他说“留下来,别去玩。”。

 

大概是王嘉尔发愣的时间有点久了,段宜恩才又问了一遍:“你希望我小长假跟别人一起出去吗,你说实话。”

 

“……我当然希望有人可以陪我啊,但是这样不太好。”王嘉尔斟酌了很久,才慢慢说,“毕竟我不能让你也没有假期啊。而且你也太傻了,放着假期不好好出去玩,来这里跟我一起留校。”

 

“但是我可以让我自己没有假期。”段宜恩这么回答,“你才傻死了,比起假期,你比较重要。”

 

-

 

王嘉尔和段宜恩的争论最后以王嘉尔服软而告终,其实完全从个人角度来讲,他真的相当感谢段宜恩,并且也相当的开心能有一个人陪他一起,不过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是硬要去想的话又好像诸事如常,就在他准备仔细深究的时候他再一次收到了消息,这让他暂时放下了自己的思考。

 

From:MT1993

和预期的有点不一样,但是结果差不多,我们两个人会一起度过假期。

谢谢你的提议。

 

From:王嘉怡

没事呀,这是我的工作嘛。

 

From:MT1993

但是假期的时候我该做什么比较好?

 

From:王嘉怡

你可以多关心关心他,不经意的送一点小礼物啊或者他喜欢的东西。

一定要慢慢来,因为你说他是直男所以我有点怕太着急了会吓到他 ヽ(。>д<)p

 

“哥,你现在相当厉害了嘛!”BamBam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他身边来了,瞄了几眼聊天记录就叫了起来,“你现在还担心会有人觉得你是男的吗?不会!我教你的方法是不是特别好用!”

 

王嘉尔懒得理这个动不动就亢奋起来的孩子,但是还是特别捧场的应和了两句是,就继续投身于自己的兼职当中,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有些敷衍了事的话,那现在的他大概已经算是很用心的在服务了。

 

From:MT1993

谢谢,我会记住的。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直男,感觉像,因为他只交过女朋友。

 

From:王嘉怡

不管是不是直男,细水长流慢慢来,只要他没对象你就大胆的追!

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追到的!我也会给你加油(o´ω`o)ノ

 

From:MT1993

嘉嘉,谢谢你。

 

From:王嘉怡

加油哦Mark!

 

-

 

TBC.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