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宜嘉/范二】沉默的人(一发完/垃圾读物)

【预警】

*林在范→Jackson←→Mark,宜嘉/范二

*不擅长写这种类型,很傻很短没有后续

*所有事件地点人物均为私设,与真实人物、事件、地点均无关系

*随意骂我,但是不接受人身攻击


-

 

如果硬强迫林在范回忆的话,他也许能记起济州岛紫色的天,像是住在云端的人打翻了墨水,或者是前天的大雨引起了天上的山洪奔泻,总而言之那是让人相当不愉快的颜色,哪怕是太阳的暖光都穿透不了凌晨四点的天色。公司的旅游本来应该是件愉快的事情,但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天气,反而让人只想宅在民宿里睡觉。

 

那天的Jackson起得很早,甚至就连对于林在范来说,那都是个过早的时间。他睡得有点浅,在楼上传来动静的时候他就已经从沙发上爬起来了,晨间新闻成为了他的掩饰,让他跟Jackson四目相接:“起来了?”

 

“嗯,起来了。”他显然还没完全睡醒,甚至连睡翘了的头发都没压好,济州岛的清晨冷得吓人,裹在运动服里的人看起来有那么些单薄。林在范把电视的音量调小了两格,以便于自己分出一点心神去留意发生在厨房里的事情。他知道今天正好轮到Jackson负责早餐,但是他没想到缺觉的他能起得这么早。林在范确实有点不太放心,他趁着广告的时间扭过头去,正好能看见低头处理食材的Jackson露出的一小截脖颈,他装作不经意的问一句:“要帮忙吗?”

 

“不用,哥你昨天才做过吧。”他说话的时候,连带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也甩了起来,林在范心里有个小学生一样的想法,他几乎想要把Jackson摇起来的头比作小时候玩过的拨浪鼓了。

 

紧接着来到客厅的人就是最早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的人金有谦,这个小孩的眼力劲有时候总是让人觉得可怕,他是在林在范的晨间新闻快结束的时候凑过来的,然后神神秘秘的开始讲他昨天发现的不对劲:“在范啊,你有觉得Mark哥最近哪里不太对劲吗?”

 

“哪里?”林在范纯粹只是顺着金有谦的话往下说,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还在几步远的厨房里,甚至他都没在意金有谦又忘记用敬语这件事。

 

“昨天啊,Mark哥是跟我换房间睡的,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金有谦完全还是孩子的思维,至少在林在范看来,这个后辈只有个子在不停的窜,至于思想则还稚嫩得很。不过也就是这样的孩子,直言不讳的把林在范也觉得不对劲但是却又搪塞过去的事情告诉他了。

 

“你想多了吧。”林在范伸手拍了拍金有谦的肩膀,用自己说服自己的那套理论来说服金有谦,“他们以前不也是合租在一起吗?有什么奇怪的吗?我觉得,你要是对工作也能这么敏感就好了。”

 

他才刚说完这句话,金有谦还没能回应,就看见谈话中的另一个主角Mark也从楼梯上下来了。他跟沙发上的两个人道了一声早,就径直拐进厨房里去了。林在范能听见Jackson上扬的声音,也能听到Mark用旁人不会使用的昵称来称呼他。他的余光能看见Jackson微微张开嘴巴让Mark帮他尝尝锅里的菜,也能隐约听到某一句中韩混杂的称赞。

 

金有谦也许是打算反驳他的话,必须承认这孩子的韧劲绝对是数一数二。他打断了金有谦的话,把电视遥控塞进他的手里,晨间新闻的播报员已经开始念最后的播报词了,林在范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去帮你Jackson哥。”

 

第二个发现事情有点儿不太对劲的人应该是朴珍荣,不过他跟金有谦不同,他甚至没有提到关于Jackson或者Mark的任何一句话,反而只是给林在范发了一封邮件,开头就是一句“你还好吗?”。

 

他是在早餐后传来的邮件,那时候正好轮到Mark在厨房洗碗,Jackson就坐在餐椅上陪他聊天,有时候还帮他放一下碗碟。林在范依旧窝在沙发上,只不过这一次坐在他边上的人从金有谦变成了朴珍荣。从时间角度而言,他跟朴珍荣已经当了很久的朋友了,从他们还没成为同事之前就已经认识了,甚至互相还能说出对方的一些糗事。不过即便如此,两个人并排坐在沙发上通过邮件沟通也还是第一次。

 

“什么还好吗。”他瞟了一眼厨房,然后低下头继续编辑邮件,“能有什么事。”

 

“嗯,你很不好。”朴珍荣这句话让他有些始料未及,手机上显示的五个字让他反射性的回复:“我很好。”

 

他自己也不确定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他开始埋怨起今天的天气,连带着让他的脾气都仿佛是回到了好多年前。他开始认为客厅离厨房实在有些太近了,但是又庆幸客厅和厨房离得这么近,好让他能注意到、能听到、能想到。

 

他与朴珍荣的谈话达到了一个相当不愉快的程度,但是两个人却都没有终止这场鬼鬼祟祟的邮件谈话。朴珍荣似乎是编辑了很长一段话,因为他用了好久,但是等到真正发过来的时候,显示在林在范手机屏幕上的却只有那么几个字:“得了吧,你在自欺欺人。这件事你肯定早就知道了,你只是在害怕而已。”

 

“……这有什么关系吗?”他把手机揣进口袋里,低着头叹了一口气,厨房里的工作已经要结束了,Jackson已经从餐椅上站起来等着Mark一起离开,他们今天好像是要出门闲逛,昨天晚上Jackson还在群组里问过有没有人要一起来。

 

林在范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身体,朴珍荣紧随其后的开口问他:“你为什么不说?”

 

“这不重要。”这是他走上楼梯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今天的济州岛实在不是适合游玩的天气,但是Mark和Jackson的兴致却依旧很高,林在范能从阳台上看见两个并肩走着的人,两个身形相仿的人,穿着同品牌的羽绒服,坐上同一辆车。

 

其实金有谦才不是最早发现的人,早在所有人都没察觉到之前,他就参与了某场无声的较量,但是很可惜,沉默的人永远都是输家;但是很可惜,他的世界永远都没变得聒噪起来。

 

林在范还记得,那天的济州岛没有太阳,灰色的天上看不到云,但是风很大,大到迷了眼睛。

 

FIN.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