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33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17) 三.蝴蝶(01) 三.蝴蝶(02) 三.蝴蝶(03) 三.蝴蝶(04) 三.蝴蝶(05) 三.蝴蝶(06)




三.蝴蝶(07)

 

“你有什么想为自己辩解的事情吗?”在简单的测定基准线——通过反复的询问“你叫什么?”、“你几岁?”、“你的发色是什么?”诸如此类的无聊问题——后,Bobby先抛出了一个答案宽泛的问题,Dean了解这是老探员的惯用手法,他了解Bobby,就像儿子了解自己的父亲一般。虽然这么说不太准确,因为绝大多数的父亲对于儿子而言都是个不可捉摸的存在,直到他死去,你才会从他的遗物里揣摩到他的心思。

 

Dean想得有点太多了,他不认为这种过分发散的联想行为对他手里的案件,对有关于母亲和父亲的案子,关于那个被称作“Azazel”的男人有半点用处。他重新找回自己的心神,瞥见Sam写在稿纸一角的询问:“你还好吗?”

 

“OKAY.”Dean用自己的笔在Sam的纸页上写下四个字母,让一口咖啡来帮助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当下,他听见Bobby又一次重复了他的问题,然后大约是一分钟的等待时间。这是Dean的粗略估计,因为他机械性的书写数字已经超过了两排,他这才听到Alan的声音从玻璃另一侧发出,透过扬声器,一字不落的流入在场的三个人的耳朵里。

 

“我杀了Iris Bloom,那是个发泄行为。”这是他的开场白,算是个不错的开始。Dean翻开FBI提供的有关于Alan近几个月的生活状况首当其冲的就是在Iris正式失踪的前一个星期,他被企业裁员了,一家制药公司,Alan在里面担任搬运工,理由是相当简单的一行字,缩减预算。所以这就导致了现在的Alan暂时只能给杂货店送点水果来维持生计。Dean没有直接打断他的话,不过他仍旧在纸上写下自己认为的疑点与需要探究的问题,字迹混乱,充满了Dean Winchester的风格。

 

Alan有个微不可闻的哽咽,测谎仪的线条也发生了一个微小的抖动,不过还不足以成为说谎的证据,它仍旧在允许的偏差内,大概算是某种情绪化的表现,这侧面证明了他确实对于被裁员或者说对于Iris有相当激烈的心情。他继续往下说,测谎仪再一次证明了他所说的是实话:“我被裁员了,仅仅因为他们要缩减预算,这凭什么?”

 

“好吧,我明白你对你的前任老板有很大的意见,不过,你还是着重讲一下有关于Iris Bloom和Leonard Evans的事情吧。”Dean打断他的抱怨,“可以的话,你还可以讲一下有关于Christina Jacobsson的关系。”

 

“我爱Christina,她不应该跟着那个混蛋,那家伙根本不爱她!”这是Alan目前而言情绪最为激烈的时刻,Dean的判断是他的确爱惨了Christina,也就是说他伤害Leonard属于情杀范畴,那么——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绑架Sam?”他伸手指向坐在他边上的弟弟。

 

“这……”Alan刚刚说出一个字,Dean就注意到Sam换了一个姿势,他把身体前倾双手架在桌上抱拳,活像个认真听课的好孩子。Dean伸出一只手握住Sam的手腕,凑近他的耳朵边轻声说道:“轻松点儿,我在这。”

 

Sam露出一边酒窝,看了一眼Alan又看了一眼Dean:“我只是想知道原因而已。”

 

“这是别人让我做的……”Alan看起来有点不安,他的脑袋左右转动着,眼睛甚至不敢跟任何一个人对视超过三秒,Dean不是这方面的行家,哪怕他觉得这样不对劲的举动可能是撒谎的征兆,但是测谎仪和测谎专家都还没发话呢,他也只有追问一句:“谁?”

 

“一个男人,我也没见过他,我只知道是个男人。”这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会是Azazel,Dean想不出第二个会专门雇人对Sam下手的人。

 

“那你为什么会答应?”

 

这次轮到Alan不说话了,Dean开始试探性的询问:“钱?工作?生命?……”

 

“Christina.”Sam的声音打断了Dean的推测,在他说出Christina的名字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Alan的动容,Sam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只是在纸页上记录下来,然后抛出最重要的内容,“说说看,你杀害Iris的经过。”

 

“我发现那个姑娘自己开车,本来想偷了她的车卖点钱,结果却发现另一个男的把她关起来了。我偷了他的钥匙,想做点事情来发泄一下。我弄了点药,把她摆弄好,然后运回去,我得做点事情让人来注意到。”他的说辞有点牵强,但是似乎又很合理,测谎仪没有检测到说谎,只是Alan在陈述的过程中有点儿结巴,“我把皮肤藏在旧沙发里,因为那太容易暴露他的死因了,本来想等风头过了再处理掉……”

 

“没想到我跟Sam先去拜访了你。”Dean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这句话的,他见过冷静的罪犯,但是从没见过像这样的一点儿谎都不撒的罪犯,仿佛这一切都不值得他用言语去掩盖。Bobby这么问道:“再说说Leonard。”

 

Alan轻哼了一声,这样的举动反倒是让Dean觉得有些刻意,也有可能是他过于敏感了,毕竟从Alan的角度而言,对Leonard表现出轻蔑是很正常的反应:“他就是个混球,我甚至觉得他不值得被我弄得那么漂亮。”

 

Dean总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太适合Alan,他用自己的胳膊肘捅了捅Sam在纸上写下一句询问:“你不觉得有点怪吗?”

 

“哪儿?”Sam也在纸上回这么一句,Dean被他问倒了,他自己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也许是Alan话里有些过头的轻蔑,又或者是他局促不安的眼神,再或者是他说这句话之前喝的那一口咖啡,总而言之就是有哪里有点奇怪,只不过Dean又恰好指不出来。他只当自己多心了,继续听Alan的讲述:“我先约他出来,把他放倒,然后按照那个人说的去把另一个斯坦福的家伙也抓来。我本来想用药让Leonard先死的,结果发现这根本没法让他死亡,甚至还让他呕吐了,我不喜欢那样,于是我催吐了他,然后换了蜡……”

 

“现在,倒着说一遍。”Dean打断他的话,等待着Alan的复述。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虽然有些卡壳,但是Alan的复述仍旧跟原先的相吻合,这下他找不出任何有可能证明Alan撒谎的细节了。Bobby最后问了两个有关于指使他绑架Sam的那个神秘男人,以及这两天发现的另外两具尸体,Alan的回答都是毫不知情,而这也完好无损的通过了测谎仪的检测。

 

他们能够逮捕Alan,但是却不能再从他这儿挖到更深的线索了。Bobby起身收拾好材料,测谎专家尾随着Bobby离开。Sam也在Dean发呆的时间里收好了东西,甚至还去到玻璃另一侧收走了Alan喝剩的咖啡,Dean站起身的时候,恰好看见Sam微微弯曲的背影,他有种异样的感觉,但是在面对他弟弟的时候他选择忽略这种过度敏感的感觉,他在押送人员进来之前叫Sam的名字:“Sam,该走了。”

 

“我来了。”他弟弟带着一叠资料,两杯咖啡,走在他一步远的身后的位置,Dean随口问了一句:“你跟他说话了吗?”

 

“没有,我只是去收一下咖啡杯。”Sam回答的相当坦荡,Dean也只当做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忽略那种对兄弟的不信任,他扭转了话头把话题引向一个新的地方:“你有什么想法吗?如果说Alan作了前两起案子,那现在的这两具尸体又是谁留下的?”

 

Sam思考了一会儿,随手把两个空杯,连同Dean又递过来的那个纸杯一起扔进垃圾桶里,他这才不确定的推论:“那个神秘的男人,他或许是Alan的搭档又或者是他的上级,Alan成了一个……”

 

“用来堵住FBI嘴巴的东西。”Dean抢过Sam的话,“但是也不排除是他的某个爱慕者,或者粉丝,那种模仿犯,只不过这个家伙不仅仅的在模仿,他也许也在学习也在进步。”

 

“如果是模仿犯的话,时间上有点说不通,似乎他要比报纸更早的知道有关于案件的事情,然后在最短的时间里犯案。并且这样的话,模仿犯、Alan还有那个神秘男人三个人的共通点就变少了,除非这个模仿Alan的人也在这个神秘男人的指使之下。”Sam分析的确实有道理,Dean几乎怀疑自己的脑袋要在一个短时间内爆裂开来了,各种各样是案情证词让他忙的不可开交,同时他还得在脑袋里存放着关于父亲、母亲还有怎么看都很可以的Azazel的事情,还有关于Sam的,关于他自己的……

 

他开始怀念父亲在的日子,怀念当一个好士兵的日子,他从来都不是当指挥官的料,光是乖乖听话就足够成为他生活的动力。然而现在,他必须自己面对这么多事情,面对错综复杂的案件,面对需要保护的弟弟,他所有能说的话,想说的话最终都只是化成一声叹息。

 

Sam大概看出了他的不对劲,身高上占优势的弟弟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上,他听见Sam温和的话语,像三四岁的时候听过的摇篮曲,那语句又轻又缓,但却掷地有声:“It is okay,Dean,一切都会解决的。”

 

TBC.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