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给多弗爆灯,您就是我的神仙

多弗的羽毛大衣:

点梗产物!
哎,你们老不写想看啥AU,我就只好自由放飞了(,,Ծ㉨Ծ,, )感觉这一次写的跟歌词对不上,请大家别打死我,顶锅逃走
1.


@不风情万种的懒懒


(SD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PS:你这我觉得不行,三米不是光头,不是光头,不是光头!重要的事说三遍!


珠玉帷帐外,璀璨烟火碎了漫天,高大俊朗的僧人立在窗边,独自瞧着水面上鸳鸯依偎在一块,歌舞声仍旧响彻宫门内外。


“御弟哥哥,”华服的女王自帷帐另一边走来,美目盈盈,“不对,现下该改口了,该叫夫君了吧,或是,三米。”


被唤的那人却满心狐疑,这并非自己俗家的名姓,圣僧转身却见身前曼妙的女子竟化作一俊美如仙的金发男子,那男子一双翠绿眼瞳盛满风霜,他局促着似是想伸出手却不敢。


“十世了,你在凡间十世了。当年你说想要树上浆果,我便去摘,你说愿与我相守白头,我便身心都交付给你,你说要求佛法,我便由你去,你说佛法大道怎在天上,只这一回我求了你留下,你却投下凡胎。”男子哽咽,“我便堕仙寻你,我只问你一句,你已饮下那酒,你可愿意留下来。”


“哥哥,”圣僧低头合掌,细长凤眼不敢看向面前男子,“我想去送送我的徒弟们。”


“你可对当年有半分的念想,半分!”


“全无。”


“那我便放你走。”


城门外,北风萧萧,一行四人行进在暗夜里,城门口的人看着那几条影子鼓足此生勇气,喊道:“你都喝了这酒!那你可会归来!”


静悄悄的夜里没答复,圣僧默背经文。今日的罪孽是如何都赎不尽的,他连最后的戒条都没守住。
怎可能忘了你。


2.


@七七七七七七七


(也许未来你会找到,懂你疼你更好的人,下段路程,你一定要,更幸福丰盛。《我不愿让你一个人》JPJA)


Jensen整理着自己的礼服,今天是他的搭档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今天他要结婚了。Jensen在换衣间里对着镜子练习完美的笑容,他怕自己在看到那个有着狗狗眼高大的年轻人的时候会绷不住。


Gen是个很棒很棒的女孩,而自己也有了Danneel,一切都很好不是吗?像是过去的“同居”时期不存在,什么都不存在,其实本来也没什么,不过把太多无用的感情投到这个朝夕相处的人身上。


权当这是赔了血本无归的生意,Jensen笑着推开门,外面阳光正好,温暖的光穿过树叶从东方照过来,Jared正Genevieve整理雪白的婚纱,幸福的泡泡在他们周围盘旋着。


Jensen恍惚间想起曾经和Jared在那栋房子,他和Jared抱着吉他在一楼的沙发上唱歌,狗狗们在他们脚边围绕着,夕阳洒满房子,他看着Jared,Jared也看着他,Jensen记得他想吻上面前的人。


最终一切不过是一场不轰不烈,无结无果的单恋,每个人总有些秘密是要带进坟墓的,Jensen Ackles的清单上不过又添上一项而已——Jensen Ackles爱着Jared padalecki。


“看看我们的新郎和新娘!”Jensen大笑着朝Jared走过去…


3.


@代码


(goodbey my almost lover goodbye my hopeless dream  SD)


第一次知道自己能够真实地触碰到那些东西是在十八岁的时候,Sam再次做了噩梦,跟山一样大的怪物追着他,他尖叫着在黑暗的森林里狂奔可是却无人回应,他在一条陌生的路的尽头跌落山谷,可当他再次睁开眼,却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


有人呼唤着他的名字,他睁开眼却看见一个破败的世界,一个陌生的男人诧异得看着他。Sam发觉自己被绑在仓库里,一个陌生的英俊男人死死盯着他像是看见什么不该存在的怪物,可他的眼神又是那么悲伤。Sam手臂上的伤口被包扎好,他却在这时醒来,他还在自己的卧室里,手上缠绕着绷带。


自从那一次之后,Sam隔三差五便会到达那个末日的世界,他跟那个年长的男人熟识起来,他知道他有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死去的兄弟,知道他有一辆很炫的车,知道他喜欢吃甜食,知道他的硬壳底下是让人心疼的柔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生无可恋的爱上了那个叫做Dean的男人,梦境于他再也不是蚀骨的恐怖,他开始期待夜晚,他不在意是不是被当作替代品,原来那个Sam辜负了Dean,那便由他来拯救Dean。


但梦终会醒来。最后一次到达那个世界,Sam没有到达Dean身边,他站在一片破落的玫瑰花园,白衣的男人回头对着他微笑。


那是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我能看见你。”白衣的男人向他走来,“你配不上他。”男人打了一个响指,Sam惊醒了,自己仍旧在自己的卧室里,冷汗浸透床单。


Sam一次又一次试着进入梦境,他在不同世界漫步着试图找寻到有关那个美梦的蛛丝马迹,他走过烫脚的黄沙,穿越潮湿的雨林,越过崎岖的石林,他见了无数个噩梦,却再没找到那个梦。Ps:我总觉得这个能发展成一篇3P文…


4.


@リンネ


(手中抛开车匙路上便无依,车里几多温馨故事几声愿意,原来只不过是幻觉磨蚀我的心智  SD)


Sam在夜晚的洲际公路独自开着车穿越夏日带着麦香的田野,他完全不困倦,不需要睡眠,在他的记忆里他很少感到如此这般的活力满满,却也很少感受到这般的困惑。


他坐在驾驶座,却感到怪异,他试过开Impala,试过其他车,可每次坐到驾驶座,都会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像是自己不属于这个位置。记忆里都是Dean在开车,而自己则缩在驾驶座,他记起很多以前没注意过的细节,像Dean跟着音乐那根手指会先打起节拍,第一口汉堡会咬在番茄酱最多的地方…


Damn it,Sam在心里骂了一句,这具身体所有的记忆都围绕着Dean,即使在斯坦福的四年,Dean依旧是他在大脑一片时用来填满画面最多的东西。


犬齿咬上舌尖,失去灵魂的人不知道过去全部的人生里,当他坐在副驾驶上时,当他和Dean拥抱时,当他们对视时,他到底是怎样把那些浓稠的荡漾的欲望闷在心底的。


Sam拍了一把方向盘,他不该这样,他是最机敏的猎人,而那些日子,那些日子,那个男人,是他致命的鸠毒。


5.


@Janet


(Hey,I’m just a kid.Idon’t need money.Little lost,bust one day they will talk about me  JPJA)


七岁的Jensen对着三岁的Jared说:“有一天我会闻名天下,然后娶最漂亮的公主,让你做我的伴郎!”三岁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显然没注意听Jensen的话,只开心的晃悠着胖嘟嘟的小手大叫着:“Jennnnnn!”


“是Jensen!”Jensen不厌其烦得纠正眼前这个胖小孩的读音,他是哥哥他得负责照看好小弟弟,他披上床单,挺直胸膛,然后把自己的蝙蝠侠小面具戴到小Jared脸上,“现在我是超人,你是蝙蝠侠!现在我们去巡逻防止坏人入侵我们的城市!”


“蝙蝠侠!”Jared赶紧跟上,Jensen把珍藏的小木棍递给Jared一根,带着他走出了房子。他们以Jensen家为中心,以街角的超市为界,在小小的地界上赶走了来弄乱花草的金毛,打跑了喳喳叫的麻雀,捡到了圆润漂亮的小石头做战利品。


“今天的巡查战果丰盛!”这是小Jensen在电视上学到的句子,“我们回据点去!”


但两个小孩并不知道他们被父母悄悄地录了下来,而多年之后Jensen也没想到,当年的小萌娃成了大脚怪,成了电视明星,还爬上了自己的床,并且在某个早晨骑着一匹白马站在自家后院,用当年捡到的石头做成了婚戒。


“我想我现在算是家喻户晓,我能骑着马,来带走我的骑士了吗?”


真是个傻蛋,Jensen从脸红到耳根,“你穿婚纱就行。”


6.


意念艾特彩虹!


(在失去你的风景里面, 你却占据了每一条街  《步步》SD)


再轰烈的故事也总会迎来落寞的结局,没有感谢甚至无人知晓。Dean检查着窗口的盐线,Ben门口的恶魔陷阱完好无缺,每天一样的平静普通,这是他和Sam向往一辈子的生活,可Dean却无法安眠,每个夜晚梦里都是那些带着潮湿霉味的日子,他还在和Sam一起坐在Impala上,琢磨着恶作剧,琢磨着如何偷得一个吻。


Dean在梦里放声大笑,然后却在醒来之后去厨房疯狂喝下所有能让他失去意识的东西。当他清醒过来他会抱住Lisa保证自己再也不会这样,在许许多多日夜里,他假装遗忘,他工作,他聚会,他在酒吧和同事喝酒。


他习惯性打开两瓶酒,把另一瓶递给身边的人,却发觉对方已经打开手中的酒瓶,烟气缭绕的酒吧呛得Dean眼睛泛红,他给同事讲起另一个人的故事。


Dean一杯接一杯得喝,当他一个人摇摇晃晃走出门,却没在门口看见黑美人和摆着一张臭脸的大脚怪,他在街上高声呼喊Sam的名字,叫嚣着如果他敢弄花Baby就踢爆他的屁股。


人们看着醉汉独自徘徊,最终却都视而不见。



7.


@火立-开始变得忙了起来


(若你这样做,永远都是对的,若你这样做,我永远无法赢。《IF YOU DO》SD)
Ps:请不要吐槽为什么德国人叫Sam,苏联人叫Dean


Sam知道这不应该,Dean也知道这不应该,他们在破败的战场相见,在东线的尸体堆里看见彼此,一方注定得杀死另一方,而他们却互相搀扶着躲进森林,他们甚至连语言都不通,Sam只懂一点点俄语,而Dean他是一点德语都不会,当然那些字正腔圆的粗口得除外。


Dean也不知道为什么救了这个德国人,或许只是他有小狗一样的眼睛,或许是他在射出子弹的时候会怜悯自己那些同胞,他给德国人找来只兔子,而德国人则把兜里的烟草和巧克力都塞给Dean,笑得像个小孩。


Dean讨厌打仗,他看出来德国人也不喜欢,他们用手势交流着决定一起跑掉。德国人很聪明学俄语学的很快,两个星期下来他就能磕磕绊绊稍微说些句子。他们两个在森林里的小屋里一起烤火,一起哈哈大笑,武器被扔到一边。


冬天到了,大雪封山,这是属于苏联人的季节。军队进到山里搜索俘虏,Sam和Dean最终也没能逃过那样的搜索,在一个傍晚,他们被破门而入的苏联人扯出门去。Dean没有辩解的机会,他只是个逃兵,高大的Sam被一群人扔进雪堆里枪托和唾沫落到他身上。


流出来的血糊到眼睛上,Sam看到Dean被推出门手里被队长摸样的人塞进一把枪,Sam被两个人拎起来跪在雪里,Dean哆嗦着,大大的绿眼睛盛满水汽

“没关系,没关系(俄语)”Sam笑了起来,就像只小狗,“我爱你啊,真的很爱你。(德语)”


枪响了,鸟扑梭梭飞了起来,Dean抱着那个头发软乎乎的年轻人,他好不容易才学会怎么用德语说爱你,还没来得及给他个惊喜啊。


8.


@海海海绵


(SD 《river》) ps:写了血瘾米和恶魔丁,跑题严重似乎==


伤口痊愈了,太阳也已经升起来,Dean前所未有的轻松,他拿起拿把骨骼做成的刀放声大笑。


夏天到来的很早,柏油马路都要融化。州际公路加油站旁的便利店里,Dean拿走收银台里所有钱,他脚下瑟瑟发抖的店员翻出纯黑的眼,Dean挠挠头加重了脚上的力道,“我这个人没什么种族歧视的,天使恶魔都是一样的混蛋,但是我还是最讨厌服务态度恶劣的收银员了。”


他的动脉被漂亮切断,灼热的血液溅到Dean的新牛仔裤上,他厌恶得在尸体上又踩了几脚。Dean转头看向窗外,Impala在午后的烈日里闪闪发光,漂亮的不像话。


他带走两捆冰啤酒还有一堆吃的继续开车,Dean把车窗摇下来,胳膊肘搭在车窗框上,热乎乎的风从车窗里灌进来,Dean心情从未这么好过,他有大把的时间享受生活,他可以自己开车去大峡谷,去沙滩去任何地方。


他跟着音乐唱起歌,习惯性看了看旁边的副驾驶,一个人果然还是有点寂寞。恶魔总是忠于欲望,他们的渴望总是更外露更直接,Dean开始思索自己到底是为了什在维系那层岌岌可危的关系,明明世人的眼光都不重要。


“嘿!”一个人忽然冲上公路,“停车,我的车抛锚了,你是去大峡谷吗?带我一程?”


冤家路窄啊,Dean要骂出口的话生生憋了回去,“去啊,Sammy你终于受不了一个人睡了?来找哥哥陪你了。”


“我想了想果然还是两个人好一点。”


两双黑色的眼睛同时翻出来,Sam脸颊还有未擦净的血,Dean痞笑着,“但是,司机选歌。”


9.


@陆鹿鹿


(回头就当做初次遇见,并未在一起也无从离弃,言尽最好 于此,留下什么意义 我渴望有畏惧着好多,伴你身侧而身侧是银河  SD《难解风情》)


分开的时候,Dean没把挽留说出口,只有一句不需要车吗。


他清楚看见Sam眼里的不舍,看着他的手指划过Impala的车身,背上了包离开。恶魔血确实影响着他,可那是他这一生绝无法逃开的人。


Dean拿起手机找出Sam的号码却又把手机装进兜里,他把威士忌倒进嘴里离开酒吧,丢下搭讪的美女,他坐进车子习惯性转过头却发现身边的座位已经空空如也。


以后还会不会再遇见,Dean发动车子,发动机轰鸣,天上有许多星星往常这样好的天气他们可能会停下车来坐在车前盖上喝喝酒打打牌,以后连牌友都没了。


但这样结束也好,他们纠缠太久了,剪不断理还乱,时间和距离是处理这些的良方,到最后或许两个人会在某个地方忽然遇见,那时候或许能互相笑着打招呼,曾经的日子都像不曾存在,Sam身边已经跟着几个小孩,Sam给小孩们介绍那是他们超酷炫的Dean叔叔,而自己要是不再猎魔会成为修车厂的员工吗?


Dean忽然有点懊恼分开的时候没有多说几句,没能多看几眼Sam,他不争气的想追回Sam却又不想去干扰他再次去追求其他东西的权利,凉风灌进车窗,Dean把脖子钻进竖起的衣领,车里安静的可怕,就算放着歌Dean依旧觉得是如此安静。


他想起那么一句话,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10.


@何亚


(You are all I long for,all I worship and adore )


Sam Winchester的世界里有个永恒不变的元素——Dean Winchester。


他是Sam六岁时的英雄,十二岁时拼命追赶的背影,十五岁时触不到的梦,十八岁时梦里的主角…


Sam喝下一口酒,乌黑盘踞在他眼下迟迟不肯离去,这一生他实在是太过失败,每个换件的节点无一不与Dean相关,这条命注定跟那个与自己同血同源的男人绑在一起,即使风餐露宿,故人离去,Sam心里某个角落却庆幸着,多亏Dean身边还有我,而且他身边也只有我。


他们其实心知肚明作为兄弟作为家人他们都的关系都不健康,而出乎意料的是首先越过那条线竟然是Dean,在他下地狱的半年前的一场大醉后,Sam无法忘记那个晚上,他像是得到了魔戒的咕噜那么饥渴,手指颤抖着描摹Dean的身体,他是得到神眷恋的唯一信徒。


Sam饮尽杯中酒,把空掉的酒杯随手推开,天使之刃在他手边放着,天空中星辰漫天,Sam眯起狭长的眼,他曾经以为他是Dean的卫星,永远都围绕着既定的轨道转动,他用了很久才纠正了这个观念,他不是追着Dean光芒的小星,他们是一对双子星,一个消失,另一个也注定无法转动。


他拿上泛着银光的刀刃,最后一次对挂在树上奄奄一息的恶魔问道:“Where is my brother!!!”


11.


@August_mi


(你像窝在被子里的舒服,却又像风捉摸不住,像手腕上散发的香水味《红色高跟鞋》JPJA)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这个人就这么毫无征兆闯进自己的生活,Jensen摸着脑袋想。


他看着那个跟活力充足过头金毛似的大男孩忙前忙后把自己的东西搬进房子里,而他的狗狗正围在Jensen脚边欢迎这个熟悉的人到自己家里来。


“Jen!你渴了吗!冰箱里有啤酒,还有吃的,热热就行!”Jared也加入两只狗狗的行列尽管他还抱着Jensen的鞋盒,面对三双水汪汪的狗狗眼,Jensen只好夺过Jared手里的盒子,扯过那个跟狗狗吃醋的人交换了一个黏糊糊的吻。


“我饿了,”Jensen坏心得伸手抓了一把Jared的胯下,“想吃香肠,你是给我还是不给我。”


Jared当然是个行动派, 当两个人终于从Jared那张大床上分开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从浴室出来的Jensen发现Jared拉开了窗帘,他从背后环住赤裸上身站在光里的男人。


“我看到你的吉他啦”Jensen懒洋洋地说,“你说你会弹吉他却从来没弹过,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啦。”


“你想听吗。”Jared抱住怀里漂亮的人,他怕这个太过美好的人会化作一场风溜走,他猜不到Jensen下一个恶作剧会想做什么,下一秒想做什么,他渴望穷尽一生去探索怀里的人。


Jared拿下吉他,Jensen懒懒侧卧在沙发上跟着节奏哼起歌,红彤彤的光从窗外照进来,狗狗们趴在Jensen手边,Jared能嗅到他身上的香味,这就是他的Jensen,神秘又迷人的家伙,而他永远是自己的。


12.


@云雀雀雀


(When the world surround you,l will make it go away ,paint the sky with silver lining.SD)


主不闻世间的疾苦,天上没有生着翅膀的神明,可地下却有无尽的业火。


侍奉主是我等的职责,你亦是他的造物,而你却不赎此身罪愆反饮下污秽的血,恐怕连火焰也无法净化你的所为。


骑士长亲手将胞弟从大殿押送入最深的地牢,用沉重的链条束缚住他唯一的亲人,将烧红的铁钩穿过他最后的所爱。


城外狼烟漫天,愚昧的王坐在王座对winchester公爵以叛乱和背神的罪名宣判,火刑即日执行,如果有抗命者格杀勿论。


如果你必得死去,那我宁肯亲手来做。


高大英俊的男爵被绑上十字架,身披白铠骑士长拿起银制楔子,刺穿公爵不似幼年瘦小的手掌,钉死那双赤裸的脚,把粘稠的火油浇到公爵柔软的发丝。


对不起对不起,可我必须不能失掉我的战士们,我得救我的国家。


“别苦着脸,笑笑啊。”满身血迹的大男孩笑起来,天空乌云密布,人们被沉闷的空气压得喘不过气,“很快的,点火吧。”


堆得高高的木柴被点燃,热浪熏烤得人皮肤生疼,天空开始有雨滴滴落,城外战马的嘶鸣这里都能听到。


“现在,所有人跟我去城外守卫王都!”


漫长的攻坚战从清晨打到黑夜再到又一个黎明,厚重的云层里露出一丝金黄的阳光,下了半夜的雨要停了。骑士长跪倒在大殿之前的广场,他崩毁的剑刃落在他的身旁,鲜血涂满他的铠甲,他的部下倒在他身旁,他大口咯出血。


其实他也知道,主听不到祷告,只有恶魔才会回应人的祈求。


穿着红色铠甲的敌军从窄小门口涌进广场,骑士长站起来举起断剑,即便是恶魔,如果现在有什么能回应我就好了。


“哥哥。”熟悉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抬起了头,天上人的巨大羽翼投下令人目眩的阴影,漆黑的翅膀被身后的太阳染上金黄,“我回来了,没人能夺取你想要的。”


13.


@-Orange-


(你优雅地好像一只猫,动作轻逸的围绕,爱的甜味蔓延发酵,暧昧来的刚好《迷迭香》J2)


Jared第一次见到Jensen的时候红透了脸,自己像个傻乎乎的高中生,而对方则是高贵的王子,他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结结巴巴得打招呼:“Jen…Jensen学长,我是大一的Jared,以后的是您的舍友了!”


Jared不觉得自己是个Gay,只是Jensen长了一张有着跨越性别的美的脸,而且脾气很好,待人友善,还很照顾自己,屁股也很翘…


似乎自己也不是那么直,Jared挫败的看着刚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的Jensen想,不过也不能怪自己,谁能不喜欢Jensen Ackles!他脑子里的小人每天都要冲着Jensen喊无数次:“你这个迷人的家伙,不要再散发魅力了!”


有些奇妙的变化开始发生,Jared会不自主给Jensen捎回最喜欢的糖,最喜欢的小蛋糕,没课的时候会去Jensen上课的地方晃悠。当他看到上午暖暖的光里,Jensen懒洋洋得伸着懒腰露出一截白肚皮的时候,Jared果断掏出手机拍了下来还把本来买给Jensen的咖啡掉到了地上。


大个子只好傻乎乎的在自习室后门自己悄悄捡起纸杯,忽然手机滴滴一声响起提示音,Jared划开屏幕是一条短信。


小跟踪狂,你要是再管那杯咖啡而不是赶紧坐到我旁边,今晚就不用回宿舍了。——Jensen。


这下Jared的脸比第一见Jensen还红了。


END.


这个多弗还活着!

评论
热度(51)
  1. 火立多弗的羽毛大衣 转载了此文字
    给多弗爆灯,您就是我的神仙
  2. 陆鹿鹿多弗的羽毛大衣 转载了此文字
    拥抱!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