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飞鸟(一发完 火立立生贺)

呜呜呜好喜欢这篇....疯狂赞美多弗弗,爱您

多弗的羽毛大衣:

 @火立 火立立生日快乐啊!!早就想写这个梗了,希望火立立会喜欢!下一年也要一起开心的一起玩啊!


 


天空总是灰色的,Dean眯着眼试图从厚厚的积云找到太阳的踪影,尽管知道是徒劳无功他还是会常常抬头看看,想象Sam是不是会也这样在寻找太阳,飞鸟略过天空,羽毛扑梭梭落下来,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那个大脚怪了。


满目都是碎裂发黑的尸体,臭气熏天的尸身在潮湿阴冷的街角里自由涨大像一只又一只快要涨破的气球,死亡生长在每个活人的眼角膜上,Croatoan病毒疯狂的蔓延,患者成几何数字增长怪物正在占领世界上每个角落。


快要下雨了,Dean赶在天黑前又带着猎人们在隔离区找到一批物资,他们回到营地几分钟之后豆大的雨滴遍砸了下来,密集的水珠碎裂开在地面上方形成淡淡的雾气,雷声闷闷的,Dean喝一口杯子里辛辣褐色的液体,他呆呆盯着窗外被沉重的雨压弯的树枝,只有这种时候他这个所谓的首领才能偷得几分闲。他听新到达营地的逃难者说前一段时间在底特律看到过Sam。


底特律,Dean再次在心里念了一遍那个城市的名字,他坐回椅子上,下午小腿被撞到的地方还很疼。他和Sam已经多久没联系过了,三年四年?天使和恶魔的战争还在继续,但显然恶魔占了上风,可不管哪一方不过也都是些自大的烂婊子。底特律现在是是双方争斗的主战场之一,白光和黑雾在天上地下纠缠,地面上活死人咬食着残存的还没有卖出躯壳和灵魂的活人,Dean不知道Sam为什么会在那里,或许是为了救还活着的人,或许也只是无法逃出来。


咔咔,咔咔。


怪异的敲击声传来,Dean啪的跳起枪口对准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只小小的黑鸟正用漆黑小小的喙执着的敲击玻璃,它的羽毛被雨水浸透似乎是从远处飞到这里。Dean摇摇头笑自己的神经质,他隔着窗户对上那双豆豆眼,它看起来不像是乌鸦,小小的一只。


“进来吧小东西,你也是来避难的?”Dean把窗户打开一个缝刚好能让那个小东西进到屋里,雨和风从缝隙里灌进来,黑鸟摇晃着身子栽倒在积满灰尘的窗台,Dean小心把它放进手心,鸟像是受了伤,可它身上也没什么伤口。Dean用衣服擦干它湿漉漉的毛,翻出一块旧毛巾来为它做了个小小的窝。


小小的鸟不扑腾也不叫唤,任由Dean摆弄,只是歪着小脑袋用黑黢黢的小眼盯着Dean。那两只豆豆眼让Dean发笑,他用酒杯轻轻在那个小脑袋上点了一下,“你用那双小眼看什么呢?你从哪里飞出来的?”


鸟儿当然不会回答他,Dean希望它是从底特律飞出来的,那至少证明那个地方还有活物。


 


雨下了好几天,始终停不下来。营地里到处都是水,不能喝的惹人反胃的水,雨小一点的时候,Dean和猎人们出去了一次找了些药品,连绵不绝的雨水是滋生瘟疫的温床。他们花了几个小时在外头,当他再回到那个毛巾搭成的小窝前时,那只小鸟的脑袋却耷拉下去,再也支起不来,熟悉的气味从它身上散发出来,它会腐烂,变成泥水里那些软烂的臭肉。


Dean没来由有半分伤神,他现在能熟练的杀死还清醒的感染者,却竟然为一只鸟伤心。他把鸟跟旧毛巾一起埋到Impala底下的土里,如果鸟也有天堂,那它应该在跟其他小鸟们在一起吧。可天堂还有天使在照顾这些生灵的灵魂吗?长着雪白翅膀的神明拿着刀剑在世间的污泥里走过,满身都是干涸的血。


 


夜晚静临,雨幕又密集起来,风从四面八方袭击这个破败避难所,紫色的闪电劈裂天空,像是要把前几天欠下的都还回来。有闪电便有光,没了它便是不见五指的黑,鼓膜承受着天空过于痛苦的怒吼,Dean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多天使死了,那个消失的上帝终于肯屈尊为它们稍微伤心一秒。


闪电再一次照亮黑夜,树枝狂乱的舞动,小些的树被连根拔起,翻出叶底的枝叶不停打着生锈的铁丝网。


在这种天气里会有人在外面吗?肯定会有的。Dean挠乱短短的头发,关于底特律的消息停留在一个月前,Sam上一次被看到是二十天前,没人知道他在那里已经呆了多久,底特律的生死之战,胜败不明,只是胜者绝不会是人类。


闪电散去,眼球在它的刺激下还向大脑传递着白刺刺的画面,瞬时的黑暗里Dean等待着眼球恢复正常,忽然一抹白色闪进他的视线,小小的一块纯白,在雨里飘摇着。


那是只鸟。


Dean冲到窗前,闪电再次亮起,惊雷的响声简直要撕裂人的脑子,玻璃在窗框里不安的持续颤抖,小小的白鸟连喙都是纯白的,它拼命挥动翅膀穿透雨幕朝着Dean的方向飞来。Dean一脚踹开破烂的木门,不救它,再飞它一定会死。


雨滴打到裸露的皮肤上生疼生疼的,Dean踩在软烂的泥里,蓝紫色的雷落在身侧,短短几秒钟便能感觉到雨水击破发丝的屏障接触到头皮,冰凉的水激得Dean牙齿打颤,雨滴太密集,闪电时断时续,视线糟糕到极点,可Dean依旧能看到那只白鸟。它用脆弱的小翅膀顶住雨水的冲击力在往上飞,Dean仿佛能听到它的骨骼崩裂的声音,白鸟纯白的喙张开,雷光照亮世界,它拼尽力气的悲鸣被遮过去,末了只招来一团闪电,一双翅膀被烧灼至焦黑。


Dean半跪在泥水中,捡拾起那小鸟,它翅膀成了焦炭,那骨骼一经触碰便碎裂,可它似是还有最后一口气,红色的血被咯出来,它转动小小的眼睛看了Dean一眼,了却心事般合上了双眼。


雨水在Dean的手心里聚成股,白鸟的尸体浸泡其中,衣服湿透,身体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可Dean不想挪动,白鸟嘴角的血丝被冲干净,小小的尸体看上去像是逃脱无果反而被折断翅膀。


 


第二天,雨停了,人们说天使在底特律战败。


 


Dean把白鸟和黑鸟埋葬在了一起,传说白鸟是人的灵魂,至少让它回到所有生命的起点安然消失,Dean想着,挖开小小的土坑把它放进去,纯黑的乌鸦正在他头顶嘎嘎叫着。


 


 










不久的未来,在一个破落玫瑰园里,Dean躺在地上,他看见漫天的黑鸟飞舞,却没有一只是白色的。


 


END.

评论(2)
热度(41)
  1. 火立多弗的羽毛大衣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好喜欢这篇....疯狂赞美多弗弗,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