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32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17) 三.蝴蝶(01) 三.蝴蝶(02) 三.蝴蝶(03) 三.蝴蝶(04) 三.蝴蝶(05)



三.蝴蝶(06)

 

“我也许见过她。”Sam凑到Dean身边查看那份有关于Vera Yamagata的基本资料,Sam开始给Dean回忆那天的情形,“我在这家店里买过咖啡,就是之前我给你带了派的那次,她是收银员,我还多看了一眼她的名牌,黄种人,铭牌上的名字的Vera。”

 

一个不好的想法涌上Dean的心头,Sam的描述让他反射性的联想到最糟糕的情况——Sam也许曾和杀害了这个姑娘的凶手共处于一间咖啡厅里。甚至是更加糟糕的情况,那些发到他手机上的短信,真正的收件人应该是他的弟弟。这样的想法让Dean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他在Vera资料的最末尾找到了她的交际圈,话锋一转把Sam问询的话堵在嘴里:“明天我们可以去找一下这些人。”

 

“你还好?”Sam大约真的在关心Dean的身体,他蹲回装着内脏的塑料桶边的时候又再多问了一句,“Dean,你的药好像也还没吃。”

 

“我没事,别忘了我才是你哥。”他有些龇牙咧嘴的强撑气势,用来掩盖他心里的不安,他找了两个探员来帮他一起把这具赤裸的女尸放平在塑料膜垫子上,随后才一寸一寸的检查她的身体。他把塞在Vera腹腔里的玫瑰取出来,按照颜色分门别类的排开,没人能够断言这里面不会有什么线索。

 

现在,摆在Dean Winchester面前的最大两个谜团就是死因和目的,他一向自认为是天赋者,并不是说他有多么心高气傲,而是从事实角度来说他的履历绝对相当丰富。哪怕他没有哈佛的文凭,甚至都没接受过大学教育,但是有些从实践中学来的东西才是最有用的。但是这一次的交手却让他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只说到有关于Iris的死,有关于Sam的绑架案,还有Leonard的遇害,那Dean对于自己的推测是有着几分把握的;Iris的死是一个有预谋的战书,Sam的绑架案更像是个误导,要么就是要把罪名抛到Sam头上,要么就是给杀害Leonard并布置现场留下充足的时间;至于Leonard,Dean目前更倾向于是脱身自保的手段,凶手通过Leonard把视线引向目前正被关在帕罗奥多分局内的Alan,他要抛弃一个合作伙伴。

 

然而有关于Olivia和Vera的两起案件则让Dean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照他的侧写判断,这个凶手肯定是个极度冷静极度自律的人,他的智商很高,并且不急躁;如果按照这个去分析的话,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续作案,这太容易露出马脚了。但是有关于这两起相似的案件,Dean暂且有两种猜测,哪怕他并没有把握,但也聊胜于无。其一就是凶手自己的完善过程,他不满足于上一次的案发现场,所以又精心策划了第二起案件。其二则是某一个模仿犯或者粉丝,一个同样的心理变态他犯下了第一起案件,从而引出真正的凶手犯下第二起案子,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对垒的过程。

 

那么现在困扰着Dean的就只剩下了死因这个问题,他找遍了Vera的全身,也没能找到刀伤或者勒痕,不过目前而言面对这么一个腹腔被掏空的尸体,Dean也只能够推测致命伤出现在腹部。他再一次把尸体翻过去,托起女尸的脑袋检查颈部的伤口,切口很深,大概是切断了大动脉,不过伤口应该是在死后造成的否则现场会有大量的血液喷溅的痕迹,甚至天花板上都会有血滴。

 

“Sam,过来帮我一下!”Dean环顾四周,确认了切断大动脉的伤口并不是致命伤后,他开始检查起脖子上的皮肤,由于刀伤吸引了人的注意力,以至于Dean有些忽略了某些细微的淤青痕迹。他扬声叫Sam的名字,让他弟弟的注意力转移到这边来,Sam给自己换了一副干净的手套,才按照Dean的要求托住Vera的脑袋:“你发现什么了?”

 

“她应该是死于窒息,颈部的淤青好像是被刀伤盖住了一部分。”他用手指拉平一处皮肤,指着一处指甲两三毫米宽的淤青,“不仅这里有,其他地方也能看见,她应该是被勒死的。”

 

Sam循着Dean的手指看去,断断续续的淤青痕迹构成了证据链条的一环,他等Dean说完,才开始说有关于内脏的线索:“她的胃里好像有东西,不确定是不是没能消化完的食物,已经标好序号了准备送检。”

 

“接下来只能是等尸检报告了。”Dean把手套摘下来,夹着Jody给的资料走出卧室,他随口给一个相熟的探员讲了有关于尸体与现场的推测后就一边掏手机一边脱掉鞋套,临走前没忘记说一声再见。

 

Dean坐上驾驶座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了,他万万没想到时间会过得这么快,距离Alan的测谎开始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Dean在踩下油门时也听到了Sam说的话:“你一会儿还是在那个咖啡厅放我下车吧,今晚估计得折腾很久,我去带点咖啡。”

 

“你别想。”Sam的话得到了Dean否定的回答,这不怪他敏感,只能够说是Vera的遇害成功引起了Dean的注意,他不能够放任Sam一个人去那间咖啡厅。不过他没把这个理由说出来,而是换成了某句调侃来让他弟弟不那么在意,“你是真的成了小姑娘吗?整天忙着给人送咖啡,拜托,办案才是重点。”

 

“我是怕你在审讯过程中睡着了。”Sam没好气的反堵了一句,他开始罗列起Dean在这样的事情上一贯的态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觉得凶手会再去那间咖啡厅而已。”

 

这话是真的让Dean无话可说了,他在最近的路口把Sam赶下车,送了他弟弟一个中指之后又补充一句:“给我带派,有事来电话。”

 

Dean开始思考起自己是不是有些保护过度了,他想着他弟弟靠着吃草长出来的肌肉,还有即便已经逼近两米也仍旧还在生长的身高,这样的一个大脚怪,想在公共场合被人放倒似乎确实有点太难了。他最终还是油门一踩,留给Sam一个车屁股。

 

“我没见过你。”Sam有些腼腆的向收银员打招呼,他点了十杯美式咖啡,在等待的过程中用他无害的脸当做是搭讪的武器向里头的姑娘打招呼,“以前似乎是个叫做Vera的姑娘,我常来这儿有点认识她。”

 

“你不知道吗?她出事了。”现在的顾客算不上多,收银台里的白人姑娘下好单后就靠着侯餐台低声的跟Sam交谈起来,她大约是已经听说了自己同事的遭遇,所以半真半假的模模糊糊的讲了些事情,“……总之我也是听说的。”

 

Sam显露出一副吃惊的表情,带了些恐惧和惋惜:“真是太可怜了,我还打算认识她呢……”

 

他表现的就像个纯情的处男,对某个姑娘一见钟情后显露出的惋惜与爱恋,这样的男孩最招人喜欢了,所以Sam在拿到了他的十杯咖啡的同时,也拿到了写着Emily Lambert名字和电话的纸条。他微笑着转身,冷静的离开。

 

Sam把纸条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又用别扭的姿势摸了老半天才掏出那粒被他藏在口袋里的镇定剂。他一路畅通无阻的走近分局,把六杯咖啡分给了办公室里的探员,然后才走近审讯室,把镇定剂夹在指缝里,一杯给了Bobby,一杯给了Dean,再把一杯留在自己面前,最后才走向玻璃门内的Alan,把镇定剂顺着咖啡杯口滑进杯子里:“给你的,喝点咖啡冷静一下吧。”

 

他这么微笑着,把滑到耳边的头发拢到耳后

 

“Sam,你在干什么?”Dean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似乎被咖啡烫了舌头,喘了两口气后又问道,“我的派呢?”

 

“我给他送杯咖啡,你审讯的时候还是别吃派比较好。”Sam这么回答他,随后也拖了张凳子坐在他哥哥身边,Dean看起来是绝对的不满意,甚至在Sam坐下后他还有些过于小孩子气的把凳子往边上挪了一点,面对这样的Dean,Sam除了叹气似乎也没别的办法,“爸爸要是知道你在审讯的时候吃派又得骂你了。”

 

他这话让Dean的面部表情一滞,也许在外人看来这是被爸爸两个字给影响出的表情,但是只有Dean自己知道,不论他再做什么,John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批评他了,而在长官的领导下的日子也已经永远的变成了过往,父亲和母亲一样,成为了一张照片。

 

短暂的沉默让Bobby不得不成为那个打破沉默的人,他让技术员给Alan装戴上测谎仪,喝了一半的咖啡就摆在测谎仪的边上。Sam用手势让Dean回神,然后不动声色的挪动凳子凑近了些,他的视线始终盯着那半杯咖啡,直到仪器发出启动的声音。

 

Sam隔着一扇玻璃,斜撑着脑袋盯着玻璃内佩戴着仪器的Alan,就像不会有人直到Dean的心思那样,也不会有人知道Sam做了什么,更不会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不管怎么样,Alan Polo的测谎审讯正式开始了。

 

TBC.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