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Markson/宜嘉】逝者之言 06 全文完(特殊叙事/人外)

【预警】

*人外!Mark/祭品!Jackson,斜线有意义,且不逆

*人外:非人类

*特殊叙事方式,人物OOC

*严格讲算是第一次写韩圈同人,尺度见谅

*阅读不适请退出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每个死去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讲完了故事,他也真正的死了。


六.Truth/真相(Mark&Jackson


我的故事连载最终还是在林在范的故事后就没了下文,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的精神状况先一步出了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工作压力的原因,我的幻觉开始变得多了起来,而像是撞鬼一般的灵异事件也屡见不鲜。为了我的精神状况考虑,我才住进了位于洛杉矶的疗养院,全心全意的调理身体。


不过有关于故事的部分我却一直没有放弃,连带着我的笔记本也随身携带。其实说实话,在疗养院里的日子无聊的吓人,自从我的主治医师给我盖上了癔症的章后,生活基本上就变成了墙上的时间表,没有丝毫的乐趣。不过好在药物让我的睡眠时间变得长了些,而相对的,我清醒,或者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完全清醒的时间,就变得更少了。


而我没想到的是我会在这里遇到我心心念念,甚至说是改变了我——因为这个故事我才出了精神状况上的问题——的故事的后续。


一切得从某个找我搭话的孩子说起来,我拿捏不准他的准确年龄,只能够凭长相断言。他把头发漂得很浅,留海就随意搭在额头上,在我意识到的时候他就已经坐在我的面前了。我不知道是药物的影响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竟然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出现,也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感到惶恐,反而是平生出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应该是在找我。”他的口音很舒服,二也正是这样的舒服,让我毫无防备的点了点头。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点什么头,更不明白他是从哪儿得知了有人在找他。但是我的不知所措没有影响他的话,他是以一句时间很紧开启了我们的对话,“时间有点儿紧,所以我得长话短说。”


我没有阻止他,只是用手指按住太阳穴来让自己打起精神。


“你有什么特别想知道的事情吗?”他把选择权抛给我,这才让我的脑子正常的运转起来。我开始回忆我连载的故事,开始在大脑里列出相关人员的名字,随后才抛出我的第一个问题:“Jackson和Mark,他们发生了什么?”


这话让他有点愣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我也是这才注意到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这话并不是说他的眼睛有多大或者多奇特,应该说是让人难以忘记,他并不是受推崇的浅色眼睛,但是却像是从天穹上摘下的一小块宝石,刻印数百万光年外的星球的痕迹。他说着说着自己突然笑了起来,嘴角挂着两道笑纹,他看起来像是在回忆云端的往事,像是想随着思潮一头扎进暖和的回忆里,但从一个撰稿人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他的眼睛有快乐的痕迹:“Jackson开始转变为龙,他并没有发现,但是Mark发现了。在他长出竖瞳的那一天,他触及到了Mark的记忆。”


我记起来林在范说过的有关于记忆的话题。


“这是他们变得亲密的原因?”个人角度而言,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样的话反而有些让人唏嘘了,这样的情感并不坚固,反而有些单薄可笑,“应该不仅仅是这样吧。”


“你说得对。”他赞同我的话,然后把话题引向他想告诉我的部分:“如果说一开始Jackson的反抗是一种求生欲的话,在几天过去后他就已经能够发现岛上的龙没有恶意了,而他对于Mark以及其他的所有龙也少了敌意。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跟Mark的打斗已经形同于一种习惯了,有很多东西也是在这时候发生变质的。”


这孩子说的话相当的深刻,哪怕用词上稍显模糊,但是并不妨碍我理解。我正准备回他的话,却发现桌边又站了个年轻人,从他身上的白大褂来推测,他应该是疗养院里的医生,只不过他看起来有些太过于年轻了些。我对面这个孩子大概是认识他,或者很有可能他就是这个年轻人负责的病患,这位年轻的医生也在桌边坐下,自顾自的补充起来:“因为真正意义上,打斗也算是某种亲密接触,而对于Mark来说,Jackson基本和他同吃同住,情感这种东西,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


“您是?”我本着礼貌没有打断他的话,在他一句话毕后扭头看我对面坐着的那孩子的时候询问道。


“我姓段。”他这么回答我,而有意思的是坐在对面那个漂白了头发的孩子,他竟然也补充了一句:“我姓王。”


这算个小小的插曲,并不影响我继续听下面的故事,我有种奇妙的预感,简单地说也许可以叫做女人的第六感,总之是某种奇怪的东西促使我对这两个人产生信任感,这很奇妙也很不可思议。段医生给了那个孩子,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这么称呼他,毕竟他太稚嫩了点,而且透露出一种就是个孩子的感觉,总之是段医生给了他一个眼神,似乎在示意是否让他先说,他毫不客气的回给段医生一句话,让他先说。


“之前你也听说了,Mark想让Jackson离开龙岛,这样他就不会变成龙了,虽然这都是Mark的一厢情愿,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这个医生透露出一股冷淡的气息,他的用词相当简洁,几乎可以用冷漠来形容他了。我很难从他的语调中听出什么感情,只能够在他一句话结束后转头去看那个自称姓王的孩子的时候看出些端倪。


即便我看出了些什么,我也不能够直白的说出来,这样不礼貌并且也不够稳重,我用手势示意他俩谁继续往下说。这次接话的是那个孩子,他显然要比段医生健谈,说话时甚至还有点抖包袱的感觉,这样的孩子就是很容易讨人喜欢:“所以他们准备离开龙岛,因为这时候的Jackson身上已经开始出现鳞片了,就像蛇蜥蜴之类的动物的那种。”


一句话说完,他还学着蛇的模样“嘶嘶”了几声。


而在他说话的时间里,那个被我评价为冷淡冷漠的段医生则全程都盯着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很少分给我。他在这个孩子说完话后,拍了拍他的手背,紧接着收获了那孩子一个相当夸张的笑容。我的意思是,他的五官几乎挤在了一起,嘴边的两道笑纹想两弯新月,这样的笑容很少在一个男孩脸上出现,但是现在看来却又相当的合适。只不过这个笑容没持续太久,回忆起往事的他叹了一口气:“Mark带着他飞往他的故乡,那个边陲的村庄,但是谁都没想到的事情是,离开了龙岛的Jackson以更快的速度变成了龙。他就在Mark的背上哀嚎,然后变为怒吼,最终长出了尾巴和翅膀,紧接着变成了一只真正的龙。”


“而这个时候,他们也看见了海边的村落。”段医生分出几秒的空余给我,然后用他低沉的嗓音给我讲述后续的故事,“村民以为怪物要来入侵,全村的人都拿出了兵器准备抵御怪物,如果Mark和Jackson反抗的话,他们完全能够取胜,但是Jackson在海边降落,维持着龙的模样一动不动。”


我从他的话里猜到了Mark的举动,可以想象得出两只龙——由人变成的龙——降落在海边,然后忍受着人类的愤怒,承受着每一下的击打劈砍。我从想象中抽身,一眼就看到他们相握的手,感谢美利坚的教育,情感与性别对我而言也都没那么重要。我说了句题外话:“祝福你们。”


“但愿。”段医生笑了,这让他出挑的面容更加的摄人心脾,这个词绝对没有夸张,虽然我从未提及,但是这个医生可以算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只不过他也叹了一口气,笑容中蕴含着的是难以读清的悲苦,这样的模样叫做强颜欢笑,而我对面的人则用自己的手握紧了他的手。段医生这才开始讲接下来的事情,他仍旧是那样不带情感的语调,朴素而如实的给后人留下这个故事最后的痕迹,“两只龙在海边降落,面对着面站立了一整天,直到人类砍下了Jackson的头颅,紧随其后的是Mark的脑袋,至此,村落对于龙的崇拜就此破灭,祭祀怪物的传统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这是意料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结局,我不懂Mark为什么也决定赴死:“我以为在Jackson死后,Mark会显示出龙的威严。”


“因为这是他出生成长并且死去的地方。”段医生这么回答我。


而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很明显的看见了他俩交握的手变成透明的,对面的男孩冲我露出了两排齿列,他说:“你还不能走。”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却亲眼看着两个活生生的人,变得透明直到消失。这也成为了我的后半生都没有离开这间疗养院的原因,我用我的下半生,除去治疗的时间外的所有时间来整理这个故事。直到去年,我听说疗养院里来了个姓段的医生,然后是姓朴的看护和姓林的年轻病患;然后是个来自泰国的患者,听说是个有名人,还有隔壁病房老头子的小孙子和嗓门有点大的男护士……


直到今天,我看见那个被警察押进疗养院的白头发的年轻人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还不能走”。我在C307病房里把几十年来整理出的故事装订好,紧接着,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变得透明,前尘往事席卷我的大脑,紧随其后的是温暖与轻盈,最后,就是我这个没有故事的游魂从这个世间消失。


疗养院里也从没有7结尾的病房,但是书店里刚上架的匿名故事书却又真实存在。


六.Truth/真相(Mark&Jackson)完.


全文完.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