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Markson/宜嘉】逝者之言 04(特殊叙事/人外)

【预警】

*人外!Mark/祭品!Jackson,斜线有意义,且不逆

*人外:非人类

*特殊叙事方式,人物OOC

*严格讲算是第一次写韩圈同人,尺度见谅

*阅读不适请退出

*前文:一. 二. 三.


每个死去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讲完了故事,他也真正的死了。


 

四.Accompany/陪伴(Bambam

 

我没在上次的故事里写到那些灵异的成分,只是虚构了一个不愿意透露名字的行业精英的形象,结果反响大好。接连几天收到的读者来信里都有对那么一两封是来自对他倾心的女性,我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失落,毕竟这是个我创造的虚构形象,虽然有一点儿凭记忆的成分,但是这个形象也成功的喧宾夺主,掩盖了我的故事。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编辑部的稿件缺乏仍旧没有得到缓解,所以我的这个被顶头上司评价为“越看越傻的愚蠢故事”还是被留了下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会到这间无比私人的会馆的原因。

 

我报出了跟我电话联系的男性提供的号码之后就被请到了包间,在摆出我的必要工具的时间里我也一直在揣测这次的投稿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我从商业巨擘一直猜到当红影星也无法把电话里那个声音和任何一个人对上。直到包间门被人推开,我看到那张极具冲击性的精致面庞的时候才隐约有一些记忆浮现出来,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已经不大相信自己的记忆力了,可是在这种时候也只有它能够给我做参考。我依稀记得负责情感专栏的Jennifer买过关于这个男人——或者说是青年,他看起来有可能还不满二十岁——的杂志,不大靠谱的记忆里他似乎是个名模,一个突然崛起的新星。

 

即便我再怎么推断臆测,也必须站起身来跟他握手,这孩子刚一见到我就笑着伸手鞠躬,在握上他的手的那一刻,也不知怎么的我就开口了:“是Bambam吗?我听说过你。”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听说过,但就在那一刻,似乎是感受到了极多与他相关的事情,其中最直观最明显的就是他有些特别的名字。他笑着点头,然后在我的对面坐下,他的英文不错,但是姓名却有点奇怪,虽然接连接触到外国人但是这也不能阻止我的思想,真的,于我而言我只是一直在接触些名字奇怪的人。

 

“我是泰国人,我可能没怎么说过。”他的回答让我思考起要不要向主编申请更换专栏名字,毕竟“亚洲人专访”或者与之类似的专栏名字在美国还是相当吃香的。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我回他一个了然的表情紧接着表明来意:“您说要提供故事?”

 

“是的。关于你的连载,我一直都在看,我很喜欢你的故事,所以想来提供接下来的部分。”他说得很恭敬,这样的好脾气让人很难不喜欢上,我在心中默默地给他加了好几分的印象分,同时把他的名字也记录了下来。他大约是看我在记录,所以才继续说下去,“不过我也只知道一小部分。”

 

“这称不上我的故事,我只不过是个转述的人罢了。”我笑道,他倒是说的直接,不过我也大致料想到了,毕竟目前为止给我投稿过的人都只知道相当有限的内容,不过这也是这些稿件的魅力所在,“你只要有故事,不论怎么样的,我都不介意。毕竟,我就是从事这样的职业。”

 

他清了清嗓子,在这段时间里等待应侍生给送上餐点,我没想到他提前也给我点好了饮品,只能够在上齐餐品后再向他道谢。私人会馆的灯光有种说不出的惬意,像是午后的暖阳,带着些微金色的斑点;不过他们的冷气却有些太足了,在这样的包间里,我不得不穿上随身带着的外套御寒。他在喝了一口饮品后开口,模特的特殊气场展现的一览无遗,染着淡紫色头发的年轻人把杯子往前推了一点,随意翘起腿——我其实不想承认那是腿,我几乎怀疑粗细程度只有我的一半——靠上靠背。他大约是在回忆,眼珠子在眼眶里打转,我这才发现他的眉眼唇齿确实是相当明显的泰国血统,而他的英文也有那么些味道:“岛上的龙其实并不多,因为绝大多数都已经死去,被Mark杀死的。而剩下的都是刚从蛋中孵化出来的,这些龙基本上都是Mark带大的。”

 

“这听起来很矛盾。”我在做笔记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询问他。

 

他耸了耸肩膀,开始给我解释:“因为他也变成了龙啊,也许他确实杀过龙,但是这些对于新生的幼崽来说都只是传言了,但是变成了怪物,也就是龙的Mark当然再也不能回到人类的世界里了,所以对于他来说人类的Mark死去了,作为龙的Mark活下来了。”

 

“所以他开始对这个岛负责吗?”

 

“还对所有的龙负责。”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感情,比怀念要深沉,又比依恋要亲昵,“那时候岛上最小的是一只即将成年的幼崽,他的鳞还没开始浮现出颜色,只是白色的带着一点浅浅的紫色。在那只被打的相当可怜的红龙把Jackson带来的时候他就跟Mark呆在一起。”

 

“他也没有自己的洞穴吗?”我记起来Mark是只没有自己的洞穴的龙。

 

“他有,但是他还小,Mark的责任是保护他们同时教导他们。因为他比其他的龙都要长寿,没人知道为什么,因为当所有的龙出生的时候Mark就已经拥有龙岛中心的那块地了。”他像是在回忆一个老友亦或者亲人,这样的语调我在做亲情专访的时候听到过,是一个男孩在回忆自己没能从阿富汗回来的父亲。而他的语气听起来就是这样,像树叶飘落、幼鸟离巢亦或者游子远行,有的是愁绪有的是惦念,“Mark就是他的亲人,不仅因为他们都是怪物。”

 

我意识到这个故事有些偏离主题了,但是这一段的记录我又不忍心省去,只好一边埋头书写一边用言语稍稍提醒:“我觉得我们得谈谈Jackson,他才是主角。”

 

“Mark也是,但是Jackson确实也是,接下来就是有关于他的事情。”他在提到Jackson的时候莫名的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毫不掩饰的笑出声,“人生啊,太有趣了。”

 

他的感慨对我来说真的是一头雾水,但是我却仍旧等待着他所说的关于Jackson的事情。他在笑完之后开始解决面前的食物,如果需要用一个形容词的话也许应该用狼吞虎咽,总之是过了一阵子,在我把笔记上的字眼都核对清楚后他终于再一次开口了:“被Jackson打的很惨的那只龙反正是怕了他,毕竟没有哪一只龙会不怕被扯翅膀。对于新生的龙而言,他们谁都没见过男性祭品,所以理所当然把他带到了Mark面前。本来是这样啦,而且也没有谁想要对Jackson做什么坏事情,但是他真的在见到Mark的时候就直接扑上去了。”

 

“直接?”我对这个描述真的有些惊讶。

 

“对,那时候的Mark还完全是一只龙,不仅巨大而且相当厉害,而且那时候Mark边上还有另外的两只龙呢,虽然一个没成年一个刚成年。但是他居然挣脱了一只龙的爪子然后直接扑上去爬到另一只龙背上,真的特别厉害。”他在讲这话的时候完全是笑着的,说话间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语气词,“不过当然了,Mark一下就把他弄下来了。”

 

“毕竟是龙。”

 

“但是后来Mark变成人的模样了,真的我发誓,没成年的龙绝对只有那一只绝对只有他看见过Mark被人抓着尾巴放倒。真的,特别有趣。”我被他这样不时笑起来的描述逗得也一乐一乐的,我喜欢这样的投稿人,这会让我在处理旁白部分的时候更加轻松便捷。

 

他没有等我回应就继续往下说,没一个单词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烟火,爆炸的瞬间带出一阵轻笑,索性他还能把句子说完整:“接下来的事情,在我所知道的故事里就只有一小部分了,但是很有趣。简单来说就是Jackson的不断挑战,当然偶尔他也会跟那个没成年的还不会变成人的龙打架,因为他还小所以每一次都被Jackson打的够呛。不过Mark倒是每一次都赢,只不过到后来,渐渐地他们也不打架了,一只龙一个人,偶尔扔下连飞都成问题的幼崽坐在山头上,这是那只红龙告诉其他龙的,Mark变成人的模样,在山头上一晃一晃尾巴。”

 

“他们这是成朋友了吗?”我思来想去还是选择用朋友这个词,虽然我不太能理解在打斗间建立的跨种族的友谊,不过平心而论,Mark曾经也是人,那似乎这样的友情也不是不可能。

 

“也许吧,Jackson是龙岛上唯一一个人,但是除了一开始的反抗之类的,到后来他似乎就成了岛上每一个人的朋友。”

 

“他很擅长交朋友。”

 

“是的。”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有些生硬而仓促的终止了故事,“我想我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我还有拍摄,大概得先走一步了。”

 

我自然也不方便阻拦他,在他离开后,我也离开了这间私人会馆。回了编辑部之后,我特意来到Jennifer的办公桌边上向她询问有关于大热的年轻模特的事情。然而她的回答却让我再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记忆:“Bambam?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模特。”

 

而我也在谷歌上用尽法子搜索,却怎么也找不到这个叫做Bambam的泰国青年,甚至如果不是我的笔记本上确有记录,我也许都想不到这个特别的名字。

 

四.Accompany/陪伴(Bambam)完.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