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30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17) 三.蝴蝶(01) 三.蝴蝶(02) 三.蝴蝶(03)




三.蝴蝶(04)

 

等到Dean一觉醒来的时候他手上的吊瓶已经被撤掉了,Sam正靠在休息,他应该是累着了,Dean从床上坐起来的动作都没有惊扰到他。他从床上坐起来,手机就摆在枕头边上,时间显示的是凌晨四点,已经是接近日出的时间了,看样子Sam是就这样守了他一夜。他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盯着Sam头顶的发旋就开始想坏主意。

 

就在他思考着究竟是扎小辫子有趣还是画小胡子好玩的时候,Dean的目光被Sam颈后的一道疑似抓痕的痕迹给吸引了,他跪在床上凑近去看他弟弟颈后的痕迹,明显的洗衣粉的味道扑面而来,Sam大概是换过了衣服,Dean推断的同时这个动作让Sam醒了过来:“Dean,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Dean随口应和,重新躺回床上架高自己的脑袋。他装作不经意的一指,摆动手指让Sam扭过头去,“你的脖子怎么了?”

 

“什么?”Sam摸着自己的后颈,像是才发现什么一样用手指摩挲了两下,然后思考了一阵才回答Dean的话,“刚才回去换衣服了,洗澡的时候刮到了。”

 

“我还以为你是被女人给刮了。”Dean嘲笑他,同时又装作不在意的多问了一嘴,“没事?”

 

“没事。”Sam回完话,两个男人就坐在这个有些闭塞的病房内又静默了接近三个小时,期间Dean又睡了一会儿,只不过是浅眠而已。Sam大概也是睡着了,他显然累坏了,因为Dean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身边隐约的鼾声。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接近八点的时候了,Sam已经整理好了自己,在用手机查看今天的新闻。Dean伸了个懒腰,他确信自己好多了,毕竟身上的疹子已经退了大半,他随口向Sam确认了一下在他昏迷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事:“Bobby有来电话吗?或者Jody,他们有打电话来吗?”

 

“没有,昨天Bobby有来一次但是你还没醒。”Sam从手机屏幕里抬起头来,把今天的新闻转述给Dean,“第三起案子也已经见报了,大致的侧写也已经刊登出来了。”

 

Dean点了点头,伸手让Sam拿扔在角落里的衣服:“Bobby来的时候有说什么吗?”

 

Sam把衬衣和外套抛给他,穿戴好后的Dean才跳下床去那拿自己的裤子。他低头折腾自己的皮带扣,分神出来听Sam讲话:“他们找到凶器了,是厨房刀架上缺失的那把刀,是在门前的绿植里找到的,被埋到了土里。”

 

“那肯定什么都检测不出来了,没有痕迹物证,最多也就检测到一些Olivia的血液吧。”Dean坐回病床边,检查自己手机里的未接电话,“Alan的测谎什么时候开始。”

 

在这样线索少得可怜的情况下,Dean必须抓住每一个疑似嫌疑人的尾巴,并且他深信,Alan就算不是真凶他也一定跟真凶有过接触。Dean现在的感觉很不妙,他有一种时刻受到窥视的感觉,这次的花粉过敏无疑是为他准备的一份大礼,而这个为他准备礼物的人甚至要比他自己更了解他,这真的太糟糕了。他把这种感受也告诉了Sam,毕竟目前而言,能够让他完全信任的,只剩下了有着相同血脉的弟弟:“我都不知道我花粉过敏,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之前跟我说的Alan家的门框上到底是什么?”

 

“门框上是血迹,Bobby他们也找到了,Leonard的皮肤组织还有一点血,他们估计是Alan指甲里的然后沾到门框上的。”Sam回答他,同时,他也因为Dean的这个问题而紧蹙眉头,“他可能查到了你的医疗记录,你九岁时候有就医记录。”

 

“你说什么?”Dean自己都记不起来这件事,他不相信当时才五岁左右的Sam能记得这种事情。

 

Sam对Dean这种惊讶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似的,一字一顿的给他解释发生在接近二十年前的事情:“花粉过敏,那次住的旅馆边上栽了不少花,然后当晚你就进医院了,还是急诊。”

 

Dean对这件事真的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不过Sam说的这么详细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相信,毕竟这是最能够说通的理论了。他把这个小小的疑惑抛到脑后,又重复了一遍另一个重要的问题:“Alan的测谎什么时候开始?”

 

“今晚,Bobby说情况特殊,审批流程快了一些。”

 

“那不是很好吗?”Dean从床上站起来,在悬挂在床尾的小册子上确认了自己的住院时间,他今天早上确实可以出院了。他先一步走出病房,又被随后跟上来的Sam拽住了胳膊:“得去取药,你还得吃药。然后车在停车场里,B-18,我去给你拿药。”

 

说完,他把车钥匙扔给了Dean,Dean也没多想一头扎进了电梯里,而Sam则慢慢悠悠的从逃生通道走下一楼。他在药房窗口领到了Dean的药,很寻常的西替利嗪[①]和阿莫西林同时还给他开了一片镇定剂。药房的小护士贴心的嘱咐Sam如果有严重复发情况,可以先吃半片镇定剂。Sam用一个带着酒窝的微笑成功的俘获了小姑娘的芳心,随后他才到前台结算了他哥哥的医药费。在走出医院大门之前,他把装在袋子里的一小瓶西替利嗪替换成了从他口袋里掏出的一小瓶西替利嗪,同时藏起了袋子里的那一片镇定剂。

 

等到Dean看见Sam坐上副驾驶的时候已经接近上午九点了,Dean随手把Sam手里递过来的药扔到后座上,一踩油门,完全不考虑Sam的饮食习惯选择了一家打着“松饼、汉堡特价”的快餐店。

 

“Dude,你五十岁的时候一定会靠着降压药过日子的。”Sam在点餐之前念叨了一句,又在点完他的蔬果餐之后补充,“还有肝硬化,它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Dean再怎么说也是Sam的哥哥,面对他弟这样的话绝对不能示弱。他用“兔子餐”来称呼Sam口中的健康饮食,然后扬言他弟弟就像是他见过的每一个要减肥的女人一样。不过结果是Sam以自己的体检结果狠狠地给力Dean一个耳光,这当然是比喻,总之,吃瘪的永远都是Dean,这就像是他永远弄不明白为什么他弟弟能够吃草长肌肉。

 

“Bobby把尸检报告发给我了,他说晚上测谎的时候让我们过去一趟。”Sam把手机推到Dean面前,放大尸检报告的重点部分,“死亡时间是一个礼拜之前,凌晨一点半到四点之间。没有找到监控,门口的交通监控还在维护。”

 

Dean仔细阅读这份报告,致命伤就是背部的那一刀,它直接捅穿了心脏,随后才被放血,并且在放血的时候人还没完全死亡。这点是Dean没想到的,按照他的猜测应该是死后放血,因为这样比较简单便捷,但是他为什么要在人还没完全死亡的时候就开始放血呢?有什么事情让他变得这么着急吗?除此之外的信息对于Dean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他滑动手机屏幕,下一张则是现场勘察到的一些线索,其中有一条引起了Dean的注意——

 

“现场有一处石膏刮蹭的痕迹。”他喃喃自语。报告上所显示的是在卧室床尾上的一处划痕,上面有一点点的石膏痕迹,如果按照这个线索思考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是凶手不小心留下的,他在行凶时身上可能还有比较严重的骨折,还需要打石膏。Dean的右手手指在桌面上由一写到九,又由九写到一,他的推测里他着急放血的原因应该是为了节省时间布置现场,但是他却猜不出这个凶手到底为什么要在身上的伤还没好的情况下就再次作案呢?

 

他这么思考着,直到餐点上齐后把这个问题抛给了Sam。这也难住了他弟弟,Sam把盘子里的蔬菜吃进嘴里,然后抿了一下嘴唇,才不确定的推断:“为了洗脱嫌疑?按照正常的思维,一般都会推测作案的时候全身完好,那这样打着石膏的人就有了一个很好的洗脱嫌疑的机会。”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绝对不会把石膏的痕迹留下来。”

 

“也许是偶然?”

 

“不。”Dean从Iris的案子开始就在注意这个家伙,他的心思太缜密了,如果他想要布置现场的话,那绝对不会有什么多余的痕迹留下来,这从Iris的现场就能够看出来了。如果说这个石膏是偶然的话,他真的很难说服自己相信,但是如果说这个石膏是故意的话……他揣摩着,试图猜到这个跟他玩游戏的人的心思,“也许这是故意,他觉得我们的推测距离他太远了?他们对三起案子做了三个侧写,也把三起案子合并在一起做了侧写,最早的从Iris开始,到现在为止也已经见报很久了,他给我发过短信,那就是想跟我玩游戏,所以他要挑衅,要抛出诱饵……爸爸说过‘真正的猎人永远是在暗处’,所以,他觉得他是猎人。”

 

那么Dean自己,就成了猎物,并且还是已经中了一枪——花粉,他现在大概算是中了一枪,但是只是擦伤——的猎物。

 

他用餐刀切开盘子里的松饼,塞进嘴巴里,这个动作把他的腮帮子搞搞撑起,但是咀嚼并没有影响他的大脑运转,现在他需要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究竟要不要咬钩?

 

TBC.

 

注:

①西替利嗪:花粉过敏一般会开的药,我是百度的结果。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