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Markson/宜嘉】逝者之言02(特殊叙事/人外)

【预警】

*人外!Mark/祭品!Jackson,斜线有意义,且不逆

*人外:非人类

*特殊叙事方式,人物OOC

*严格讲算是第一次写韩圈同人,尺度见谅

*阅读不适请退出

*前文:一.


每个死去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讲完了故事,他也真正的死了。

 

二.Shadow/影子(金有谦

 

那则没有结尾的故事发表之后并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不过由于稿件的稀缺,这个故事的连载暂时被保留了下来;而我,也因此必须面对续写故事这样一件痛苦的事情。

 

不过一切的转机发生在这个礼拜的星期四,我接到了个有关于投稿的电话,抱着试试的心态我如约在隔天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一间位于某个高中对面的饮品店。我要比他来得早一些,由于不了解这位即将给我提供故事的人,我只能够先给自己点上一杯美式咖啡。

 

我抬眼瞄了一眼饮品店墙上的挂钟,时间指向十一的时候就开始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走出校门。我离开学校已经很久了,作为一个工作人难免会对这样的情形产生感叹;年轻的孩子们让我侧目,直到那个红头发的男孩进入我的视野。

 

他实在是太惹眼了,染着一头出挑的红发斜跨着书包,我自认为视力不错,但是在盯着这孩子的时候却感觉怎么也看不清他的面容,等我再一眨眼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饮品店的前台,在那盏白天也亮着的顶灯下买饮料了。这情形看起来总有哪儿不太对劲,可我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够一个劲儿的思考着直到这个男孩在我面前坐下。

 

“你好,你应该就是昨天跟我约好的那位吧?”他这么询问我,然后用有些别扭的名词——姐姐——来称呼我,我很少被这样称呼,不过如果对象是这个孩子的话似乎也没什么错误。不过我还是婉言拒绝了这个称呼,让他尽可能的随意一些:“我是,你是怎么猜出来的?我还以为你会给我打个电话。”

 

“我的直觉一向挺准的。”他话是这么说,稍稍弯起眉眼,颧骨微微上扬。坦白讲这孩子有些太扎眼了,虽然是褒义的说法,但是我也很有必要提及一下。长相上而言,我只能断言他不是美洲人,但是他的鼻骨生得相当漂亮,鼻梁上有个很少见的驼峰;除此之外比较抓我眼球的就是他左眼下的泪痣了,相当的让人怀疑,现在的孩子是不是都长得这么精致。不过,尽管如此,他也仍旧有些稚嫩,面庞上还带有些未完全张开的痕迹。我只当他说的直觉是个笑话,因为环顾四周,似乎也只有我一个看上去比较像个成年人。

 

我没跟他过多客套,毕竟在我让他随意称呼之后他就相当随性的坐下了,同时还偶尔咬一下插在巧克力奶昔杯里的吸管,我是从标签上看到的,光是这五个字就让我觉得甜到腻牙。我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翻到上一次记录的那一页,如果这个男孩也有自我介绍的话,我就很有必要把他也记录到专门留出来的空行里。

 

“金有谦,你这么叫我就可以了。”他也如我所想自报家门,然后在我记录他的名字的时候,纠正了一个错误的拼写。我对这名字有点好奇,在一切开始之前随口一问:“你也是韩国人?”

 

他的英语听得出一点点的口音,但是还不足以让人分辨出他的所属地,但是名字却骗不了人,这种亚洲人的姓名格式难免让我想到给我提供了那个有关于祭祀的故事的崔荣宰。他在我的询问之后点了点头,把塑料的杯子把控在两手之间旋转,我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好奇,但是在他用还有点奶气的声音来问我是怎么猜到的时候我也必须有所回答:“上一个给我提供故事的就是韩国人,我只是随口一猜。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用韩语对话我也没问题。”

 

“不用了,没关系。”他相当礼貌的拒绝了我,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贴心的孩子。他一口吸掉小半杯奶昔,我也正好在笔记本上对他做了一个简短的记录。他大概是瞄到了写在他的名字前面的那个名字,也由此入手开始讲他的故事,“你之前的故事我看到了,我要讲的应该是在荣宰之后的事情。”

 

“还是有关于Jackson?”不得不承认,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个性格相当讨我喜欢的人,哪怕目前而言他还生死未卜。

 

“是他。他在船上飘了一夜,在那个红月的夜晚之后,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然后高悬天际的时候,一个的巨大的黑影向他袭来。”听得出他应该是个成绩不错的孩子,用了几个描写都相当得我心意,也正是因此,我把他的描写原封不动的记录了下来,用以之后加工再利用。

 

“龙?”我猜测道,毕竟这个故事至今为止都还没出现有关于龙的内容。

 

“是龙。”他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稍稍抬起下巴,眼神飘向头顶的天花板。他在回忆,这是很明显的事情,他的语言因此而变得像一片羽绒,漂浮在被太阳晒过的空气里,你能从中感受到温度,更能感受到一丝眷恋,“你知道吗?龙的视野很广,同时感官也很发达,是一种相当顶端的怪物。”

 

我被他的用词给惊到了,我本以为他会用“动物”来形容。他似乎有读心术一般,猜测到了我的想法,马上体贴的解释:“这里的龙不是恐龙,是那种像大蜥蜴一样又有翅膀又会飞的怪物,真的是怪物……”

 

他的话到最后变得轻极了,似乎成了一个一碰就会碎裂开的梦。

 

“对飞在空中的龙而言海上的船和船里的人其实就像一个小点,像芝麻或者蚂蚁一样的一点,他是被龙歌引来的,这是龙岛的传统,刚成年的龙会回应龙歌的呼唤,把祭品带回龙岛。”他解释的很细致,这也让我的笔记变得轻松了起来,他对于这个故事似乎有着很深的感情,以至于没一个措辞都很谨慎,一点儿不像是随口胡诌。我不忍心打断他的回忆,看着他慢慢低下头,目光汇聚在桌上的一点,两片嘴唇包裹住吸管吞咽奶昔之后继续说话,“Jackson跟以往所有的祭品都不太一样,他在被黑影笼罩的时候没有出声,在腾空而起的时候也憋住了叫喊。甚至他在降落到龙岛之后,在年轻的红龙——我之前好像忘了说,这次成年的是一只红色的龙——变化出人形的时候把他按在了地上。”

 

“等等,人形?还有,我不得不说一句,这个叫Jackson的孩子真是厉害。”我在笔记本上做了个重点记号,这一点在上一次的故事里可没有听到。

 

“成年的龙可以变成人的模样,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些差别的。他们还会有翅膀尾巴,耳后颈后都会有鳞,根据种类的差别额头上有些会有角有些会有凸起,而且还有竖瞳。”我按照他的描述在笔记本上画起了草稿,按照我个人的感觉,这真是个相当有趣的设定,并且还很酷。他看到了我的画,咧嘴露出两排齿列笑了起来,“你画的真好,差不多就是这样。所以我才说了,是怪物,至于你夸Jackson的部分,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必须得说,他在打人的时候真的很痛,而且他还扯着翅膀。”

 

他的控诉就像是亲身经历了那场打斗一样,甚至在说到扯翅膀的时候五官还皱在了一起。我随口问一句“后来呢”,然后就静静的等待他的话。他用还有些稚嫩的嗓音说话,像一滴晨露从叶尖滴落,坠进一汪寒潭,带起远古的回忆:“不过后来当然是龙赢了,因为变回龙之后Jackson的体格真的很不够看。然后龙带着他到了龙岛的中心,这里得说一下你对于龙岛的描述有点儿问题。”

 

“哦?我是按照上一个给我提供故事的人所说的那么写的。”

 

“他说的不全对,那只是没去过龙岛的人的描述。”他反驳我的话,“龙岛的中心是块平坦的土地,周围是山和洞穴,洞穴里没有太多的金银珠宝,因为龙的生活真的相当的避世。”

 

“就像个盆地?”我反问他,同时也如实记录他的描述。这时候我突然记起之前记录下来的祭祀活动,又问了一句,“那之前祭祀过来的人呢?”

 

“这我不太清楚,我的故事里没有这一部分。”

 

“好吧,也许之后会有知道的人吧。”我也不强迫他,耸耸肩膀,让他继续自己的故事。

 

他看起来是准备给故事收尾了,因为这一次他把杯子里的奶昔吸了个精光,他把自己的书包抱在了怀里,一整杯的奶昔让他舒服的打了个饱嗝。这样的行为让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借由这个嗝用自己开了个玩笑,我被他逗乐了,在笑过之后继续听他讲下去:“因为打斗,他的那些伪装是掉光了,总之他赤裸个上身,带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咒语被带到龙岛中心,在那里住着岛上唯一一只没有属于自己的洞的龙。”

 

我记录笔记的速度还算得上快,在他说完没多久就写好了笔记,我习惯性的问:“后来呢?”

 

“我的故事就只到这儿。”他笑起来,两个颧骨高高扬起,我还正感叹着现在的孩子真是相当的可爱,他就已经起身与我道别了。虽然又是一个没有正式的结尾的故事,不过已经第二次面对这样的情形的我已经能够很好的应付了,我起身和他握手,抬眼恍惚间看到了一双竖起的瞳孔,等我回神感受,只觉得现在的孩子身体好得有些异常,他的手心,热得不可思议。

 

我目送他离开,这时我才发现,我一开始注意到的不自然感是什么——

 

在灯下在太阳下,没有一个属于他的影子。

 

这让我脊背发冷,揉搓眼睛后再去寻找一顶红发,却什么也看不见了。

 

二.Shadow/影子(金有谦)完.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