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28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17) 三.蝴蝶(01)



三.蝴蝶(02)

 

他从地上站起来,下意识的挠了两下胳膊。他沿着墙角绕着这间卧室走了一圈,Dean这才发现,墙上所谓的喷溅血迹其实更像是故意甩上去,血液飞溅的轨迹和点状血迹都不太像是直接从脖子上喷出来的。那么也就是说,这儿看似的混乱只不过是凶手布置的布景罢了。Dean再一次回到床尾,仰视这具惊人的尸体,他微侧过头冲着Sam问:“Sammy,帮我个忙。”

 

“你说。”Sam收好工具,拍去手上沾附的灰尘随后站起来,他走到Dean身后,“怎么了?”

 

“你不觉得这具尸体跟前两具不太一样吗?你过来看这里。”Dean拉住Sam的胳膊绕到尸体的侧面,这个位置能够更加方便的观察到被割开皮肤的后背的情况。他用手指着充当翅膀的皮肤,示意Sam观察它的切口处,“切口有些太毛躁了,有几处都把皮肤略微撕裂开来了,这和杀死Iris并且完整的把她身体上的皮肤给剥落干净的人可不太像同一个人。而且,我不太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故意把血甩到墙上?”

 

“但是他的剥离手法还是挺干净的,我比较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不用福尔马林,而是任由尸体腐败。”Sam循着Dean的手指看去,他哥哥指给他看的是一处非常明显的裂口,被掀起的皮肤大约是因为太过仓促的动作而不小心撕裂的口子。

 

Dean摇了摇头,Sam说的也的确是个问题,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个凶手为什么要布置一个如此凌乱的案发现场。在前两起案件中,他几乎都想往凶手侧写中加上关于洁癖的内容了,毕竟能够杀人把杀人分尸甚至是造型,每个步骤都完成的干净利落,甚至有些强迫性质在,那么这家伙八成是有洁癖,另外两成的概率Dean还没法推断出来。他转了个角度,观察暴露在空气中的腐肉与脊椎,蠕动的白色幼虫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观察,这样的案发现场对她来说也有些太过于恶心了。Dean吞咽了一口口水,防止自己干呕出来,他跟Sam调换了个位置把观察权交给他弟弟:“这太恶心了,你帮我看看,有什么伤口之类的吗?”

 

Sam叹了口气,他对他哥哥这种有点欺负人的行为已经有些麻木了,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认命的微扬起头颅,在一堆蛆虫中寻找有价值的信息。他眯起眼睛来分辨,哪个是肌肉组织,哪个又是伤口:“Dean,你过来看,这个是伤口吗?”

 

闻讯转向面对尸体后背的Dean盯住Sam指尖所对的那个裂口,他得分辨清楚这到底是腐生生物造成的痕迹还是锐器刺中留下的疮口。Dean凑得更近了一点,他在脑海里还原尸体的后背,把四片皮肤重新往中间折叠,那么——那个看似是撕裂留下的口子就正好能和背部的伤口重合。

 

“这是致命伤。”Dean激动地锤了一拳Sam的胳膊,忍着想打喷嚏的感觉,拽着他的袖子又重复了一遍,“这是致命伤!这对应的是心脏的位置,她应该是被一刀扎种后背,然后穿透心脏导致死亡的。因为他需要血,如果直接割喉的话就太浪费了,所以必须是死后再割开喉咙。而他把现场布置成这样为的是让人认为颈部的伤是致命伤。”

 

“等等,Dean,你还好吗?”Sam后退了一步,不管是谁面对这样一大堆的腐生昆虫都会难以招架的。他显然注意到了Dean想打喷嚏的反应,询问后才抛出另一个问题,“你说他布置这一切都是为了掩饰真正的伤口?”

 

“我还好,你听我说。刚才我们不也认为皮肤上的那个裂口是不小心造成的吗?他把皮肤边缘故意做的毛躁,又把现场布置的血腥而又混乱。这就很容易让人以为他遗落了很多线索,他想用这个来取笑我们……”Dean的声音越来越小,仿佛鼻息间的香味越来越重,胳膊与手臂有一种莫名的瘙痒,这使得最后的半句话被他憋在嘴巴里不敢吐出。他猜测到了一些不太对劲的东西,这是很奇怪的事情,一般而言不论是探员警察还是侦探,要想猜到凶手的心思往往需要大量的物证与时间,而这一次对他而言,想要猜到这个猖獗的变态的想法似乎就像呼吸一样稀松平常,仿佛只要稍加思考,他就能够想到这家伙所想所思考的东西。

 

这很危险。

 

Dean不敢把自己揣摩到的后半句话说出口,他为自己所想到的东西感到恐惧,他竟然荒唐的认为那个不知名的凶手所布下的这个局只是为了测试他究竟有没有足够的能力,而这个能力,大概就是成为猎食者的能力。Dean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他为自己的猜测而惊厄,恐惧使他反射性的支开Sam:“Sam,你去叫一下Bobby。”

 

他需要一个短暂的独处时间。Sam大概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Dean听见他离开的脚步,但却感受到一束视线落在他的背上。不自在的感觉让他打了个激灵,随后快速摇动自己的脑袋,等到他心理建设完毕后回身去寻找那股古怪的视线的时候,只看见Sam和Bobby一前一后的向他走来。

 

“Dean,Sam说你认为致命伤在后背?”Bobby刚走近就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他走到跟Dean差不多角度的位置,开始仔细比较伤口的大小。

 

“对,太过于血腥的现场只是烟雾弹而已,脖颈处伤应该是在死亡后造成的,为的是把血放出来,布置现场。”Dean匆匆地解释了几句,又让Bobby尽快把尸体放下来,他想快点拿到尸检报告。虽然这样的交代得到了Bobby一句相当粗俗的粗话,但是这并没有阻止Dean继续问,“楼下那个人,你们问完了吗?”

 

“你说Jimmy Medina?问是问完了,但是他的情绪不太稳定。”Bobby走到门口招呼了几个探员搬来梯子准备处理尸体,他回过头多交代了Dean几句,“你如果想问点什么的话我没有意见,但是你的问题得小心点。”

 

“没问题没问题,我保证小心,更何况还有Sammy呢,对吧?”Dean应的轻巧,冲着Sam扬起下巴。

 

Bobby还是骂人了,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只是这个已经上了许多次情绪管理课的老探员的一点小习惯而已,但是Dean还是带着Sam溜出了卧室门。他们把在一楼的餐厅找到了那个Jimmy,他的情绪的确不太稳定,Dean能够理解他,毕竟在John刚去世的那段时间里他也有这样哭过。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证件,虽然现在来说是假的,但是并不妨碍它的作用:“Jimmy,你好,FBI探员Smith。”

 

“你好,不过……如果是口供的话我刚刚已经录过了。”Jimmy抿直了自己的厚嘴唇,用双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可以的话,请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Dean拖过椅子坐在他身边,同时他没忘记让Sam也拉一张椅子来坐下。他尽可能的温柔下来,掩住口鼻轻咳两声,用三两个借口解释自己的来意:“是有关于现场的一些问题,我们发现了一些线索,所以需要更多的了解一下。”

 

“那好吧,你问吧,只要能把这个凶手抓捕归案。”Jimmy咳嗽了一声,用手背蹭去自己的眼泪。Sam从口袋里掏出面巾纸递给他,在这种时候他的微笑与眼神从来都让人觉得舒服,这是Dean的经验之谈。Dean看着Jimmy在拿走纸巾后肩膀慢慢垂下来,并冲着Sam点头致谢,他才掏出自己的便签本记录一点信息:“能稍微说说你母亲Olivia是个怎样的人吗?”

 

“她很温柔,脾气很好,以前是小学教师退休后就和我同住。她基本不和邻居吵架,对每个人都很和善,每个礼拜天还定期做礼拜……”

 

“你们家最近有来过什么推销员之类的吗?”Dean抬起头。

 

Jimmy哽咽了一下,做了三次深呼吸来平静自己:“我不太清楚,但是就算有我母亲也不会让他们进门的,她对这方面的防范做的一向不错。”

 

“那你是什么时候去出差的?”Sam插了一嘴。

 

“两周之前,今天刚到家就发现……”

 

Dean放下笔,拍打了几下Jimmy的肩膀,他盯着他不断流泪的眼睛:“我能理解你的痛苦,我们会抓到这个凶手的。”

 

“谢谢……”Jimmy的状态确实不太妙,Dean不能再多问什么了,但是他还是问了最后一个问题:“Jimmy,你们家有点熏香或者是加湿器一类的东西吗?”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今天一进门就有不太对劲的味道。”Jimmy回忆道,“我们家一般不点这些熏香之类的东西,但是家里有个加湿器摆在客厅,今天回来倒是没看到。”

 

“谢谢。”Dean简单的谢过Jimmy拉着Sam到客厅里来。他闻到的味道果然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这个不知所踪的加湿器很有可能就是他需要寻找的东西,他强迫Sam低头,用力吸了几下鼻涕才缓缓开口,“得找到那个加湿器,有点不太对劲。”

 

Sam从口袋里抽了张面巾纸,改在了Dean的鼻子上:“我觉得你还是先拧一下鼻涕吧。”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