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27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17)


三.蝴蝶(01)

 

等到Dean找到一个合适的停车位来停他的宝贝爱车的时候,天已经蒙上了一层浅灰色,附近的街灯过早的亮起,用以照亮居民区门口的陆地。这是海岸圆形剧场附近的一个居民区,刚过晚饭的点,即便拉起了警戒线也仍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侧目或是从自家窗户探头出来的居民。

 

Dean在进门处的探员那里领到了鞋套手套还有口罩等用具,把其中一份递给Sam后自己也开始穿戴,由于Sam的医院花销,他们的生活暂时有点儿拮据,以至于这些消耗品都必须从FBI这儿领取。

 

把东西递给他们的探员大概还是个实习生,他的反应看起来不像个老手,并且Dean也没怎么见过他。他的表情有点儿奇怪,眉头紧皱不停的吞咽口水,Dean撅起嘴巴偷瞄了一阵后在给自己戴上口罩前开口询问道:“你怎么了?”

 

“Dean,你太唐突了。”Sam显然对Dean这种有些无厘头的问话感到不好招架,他替Dean给这个探员道了一声歉,但是仍旧没有阻止Dean的问题,“……我很抱歉,不过你还好吗?你看起来不太妙。”

 

“你们进去了之后就明白了。”这个回答倒是在Dean的意料之中,他能猜到这是个有些血腥的现场,不过这个探员的回答反倒让他多了几分期待,毕竟越血腥越残暴的现场就越容易留下痕迹。

 

Sam帮他把门旋开,侧身让Dean先进去,但是入目的一切倒是让Dean无从下脚。扑面而来的是交缠着家用熏香味道的血腥味还有些若有若无的腐臭味,光是这个就足够让他愣在门口,紧接着入眼的就是被用物证序号标记好了的红色箭头。他机械般的用胳膊去顶Sam的手臂,得到的是他弟弟同样的回应。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说出一句同样的感叹词:“我的天……”

 

他小心地避开箭头走在前面,在靠近客厅的位置蹲下来查看这个红色的箭头,说是红色可能有些不太准确,它有些发黑,看样子已经完全凝固,并且甚至有些微的开裂。Dean用手在表面轻蹭一下,拉下刚刚在他身边蹲下的Sam的口罩凑近他的鼻翼:“像血吗?”

 

“有点儿,看颜色也很像。”Sam配合的嗅了两下之后才推开Dean的手,重新拉上自己的口罩站起身,“估计是被害人的血吧,否则这么布置就没有意义了。”

 

Dean也随后起身,跟在Sam身后走进客厅,紧接着在客厅的地毯上发现了第二个箭头,沿着箭头所指的方向往左走就进入了餐厅,餐桌边正坐着个泪流满面的男人,看样子是在录口供。他注意到料理台上的刀架里少了一把刀,又稍稍听了一会儿,才侧过脑袋压低声音问他弟弟:“你去问还是我去问?”

 

Sam稍稍低下头,忍不住提醒Dean:“这个可以先推后,而且Bobby的人不是正在问吗?别忘了我们都没见到尸体。”

 

“至少我们已经知道了这家人姓Medina,而且那个男的是死者的儿子。”

 

“那也是你偷听的。”Sam拉着Dean的胳膊,强迫他继续沿着箭头移动。第三个箭头是在距离餐厅不远的楼梯口上发现的,这就说明被害人的尸体被发现在二楼。Sam小心的避开箭头,两步跨上楼梯,Dean没忍住自己的抱怨,念叨了几句像是“Sam是个大脚怪”这样的幼儿水平的抱怨语句,然后在Sam露出不满的表情的时候说他是“bitch face”。

 

Sam绝对是用了最大的自控能力才在他哥东拉西扯的抱怨中爬上二楼的,他刚站稳脚跟,看到的就是第四个红色的箭头,它指向走廊右侧尽头的房间。他让Dean注意脚下,并且回击一路上的抱怨:“Dean,你今天真的很像小姑娘。拜托,严肃一点好吗?”

 

“如果你受不了的话就快点去复学读书。”Dean这下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意图,他这样就有些无理取闹了,至少Sam是这么觉得的。他又变回走在前面的那一个,偶尔回身看一眼Sam的状态。

 

“你说了我能派上用场你就让我留下来,而且都这么久了,你现在还不同意吗?”Sam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对于Dean来说是个不妙的信号,他几乎已经能够猜到他弟弟的表情了,甚至都已经提前在心里看到了一双完全能用那个娘兮兮的词汇“水汪汪”来形容的眼睛。

 

Dean不得不加快了脚步,在看到房门口的第五个箭头的时候他才佯装出凶悍的模样说:“先不说这个,等这件事解决了再说。”

 

他先Sam一步迈进房间,扑面而来的是腐臭与血腥味,紧接着看到的就是还完全维持原样的案发现场——这里绝对就是案发现场。墙壁上随处可见喷溅的血迹,地面上的点状滴落也不少,甚至在唯一的垃圾桶里还有一个沾满血的白色手套。而这次案件的主人公,则赤身裸体的站立在自己的床上——

 

这位黑皮肤的老妇,头发被精心的梳理整齐,已死的面容分辨不出安详或是痛苦,她的颈部捆绑着发红发黑的麻绳,缠绕到她的后背又缠绕到她的胸前,固定住她交叉在胸前的双手。她背部的皮肤被分成四份,用鱼线固定在床角与吊灯上,同样挂在吊灯上的还有连接在她脖子上的麻绳。她就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落入的捕蝶人的陷阱,然后美丽被定格,生命被斩断。纤弱的翅膀有了保护,从此永远活在最美的瞬间。

 

只不过FBI发现的有些太晚了,这件美丽的珍宝已经开始腐坏了,她开始软烂然后滋生出微生物与细菌,腐生动物开始破坏这份庄严而又脆弱的美丽。她的嘴中又蛆虫爬出,交叠在胸前的双手下,乳房开始腐败,流下点点液体污染了脚下所踩的床单。她的双腿已经有些浮肿,呈现出已死之人的必然表现。

 

而她的嘴里,衔着一只黑翅的永不腐坏的蝴蝶标本。

 

Dean不受控制的走近这具美丽的尸体,甚至都忘了跟在场的Bobby打声招呼,他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摩挲立在边上的牌子。显然那位神秘的收藏家再一次的给自己的艺术品取了一个与它的美丽相称的名字——

 

《蝴蝶》

 

“以此滋养一只美丽的巴黎翠凤蝶[①]。”Dean喃喃自语,念出那一行不明所以的文字。透过血腥味,他隐约寻找到一丝香味。他完全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是该为自己魔怔似的沉迷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还是该为一种冥冥之中的直觉寻找证据。他有些无从下手,只萌生出一种敬畏与赞叹,他不知道这是给谁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仿佛是看到了创造这件艺术品的全过程一般,有一种亲切感,像是与这个创造者有过交谈似的,他说不准。

 

“Dean,Dean?”Sam的声音从他边上传来,带着橡胶手套的手在他面前晃荡了两下才让他重新回魂,他显然被Sam吓了一跳,某一个瞬间它竟然觉得Sam跟他脑袋里有的那个凶手模样十分的相似。他也许是太沉迷于工作了,以至于精神有些太过于紧绷。他后退了一步,才发现Bobby和他手下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间房间。他忍不住问Sam:“Bobby他们呢?”

 

“去看楼下了,我想你大概不会希望你检查现场的时候有其他人在场。”Sam就像是没察觉到Dean的不对劲似的,光顾着解答他哥哥的问题,并且告诉他一些从Bobby那里得知的信息,“死者是Olivia Medina,六十四岁,身体还不错没有特别严重的疾病,是个寡妇和她儿子同住,她儿子出差回来就发现了尸体。初步预计死亡时间大概有接近一个礼拜,卧室就是第一现场,尸体还没完全检查,只是估计颈部有刀伤,可能是失血过多,而且在卫生间里有一个洗衣服用的桶,曾经用来装过血。”

 

“他们为什么不把她放下来?”Dean也有些不解,毕竟这样的捆绑对于检查尸体而言很不方便,一般只要拍完照就可以把尸体放下来了。

 

“Bobby说是技术问题,把她放平并且处理尸体需要耗费相当多的时间,因为鱼线之类的东西不好处理,而且还有很多蛆虫。”Sam回答他的问题,从口袋里掏出工具包,拿出镊子来,走向几步远的垃圾桶夹起里面带血的白手套,“所以就先检查整个现场。Dean,你觉得这个手套上会有什么吗?”

 

Dean走近了些,跟Sam一起蹲在垃圾桶边上,在这样一个还悬挂着尸体的案发现场取证真的需要很强的心理素质,他开始理解门口哪个小探员为什么会那么不自在了。他取过Sam夹着的手套翻到背面来凑近闻了半分钟,然后把手套重新丢回垃圾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斩钉截铁地说:“有点橡胶味,他应该还带了一层橡胶手套。他的所有东西应该都是就地取材,刚才在楼下,料理台上少了一把刀。”

 

“凶器?”Sam反问。

 

“也许。”Dean自己也不太确定。

 

TBC.

 

注:

①巴黎翠凤蝶:一种绿色的蝴蝶,据说挺好看。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