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25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二.朝圣者(06) 二.朝圣者(07) 
二.朝圣者(08) 二.朝圣者(09) 二.朝圣者(10) 二.朝圣者(11) 二.朝圣者(12) 二.朝圣者(13) 二.朝圣者(14) 二.朝圣者(15)




二.朝圣者(16)

 

“你刚刚收到的短信?”Sam不得不把手里的咖啡和派一并交给经过的女性职员,拜托她带给Bobby他们。他紧皱着眉头,甚至把Dean的手机抓到手里来仔细查看。他把短信的内容衔在嘴里,反复推敲了几次之后再一次像Dean发问:“Dean,这条信息有什么意义吗?”

 

Dean把自己的手机拿回来,眉间的褶皱似乎更深了一些,他微耸起左肩,但是视线却往右下角漂移,坦白讲他也不太确定自己的推断是否就是正确的。Sam又追问了一次,看来他弟弟真的是对此毫无头绪:“Dean?你是想到了什么吗?”

 

“他想玩游戏,不管他是谁他都想玩个游戏。他确信他自己会是猎人的角色,但是……”Dean的话在这个但是之后停顿了好久,他倚着楼梯扶手低头数这自己廉价的皮鞋上的污渍。短暂的出神似乎帮助他梳理好了一点儿线索,有关于这则短信的其他推测慢慢能够组成话语,“但是他到底想让谁成为猎物,是FBI还是我或者说是你,毕竟你被他绑架过。”

 

他必须把所有可能性都考虑在内,特别是有关于Sam成为猎物的推断让他有点儿不寒而栗。Dean平白无故的一个激灵引起了Sam的注意,他拍了拍他哥哥的肩膀,用刚刚买的派来转移话题:“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能应付好的,别忘了还有Bobby他们。我还买了派,也许你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一直干想也不是办法。”

 

Dean点了点头,他赞同Sam的一半的说法:“短信的事情还是得保密,这里面可能没那么简单。”

 

一直到两个人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之前,Dean都深陷在一种有点神经质的自言自语式的推测分析中,他掰着手指头列举线索,然后让Sam帮助他记着每一个特点。在Sam来之前他先看过了BAU出具的报告,大体上跟发现Leonard尸体那天Castiel的现场分析结果差不多,只不过结合Dean隐瞒的部分信息他稍微有那么一点儿别的想法。他把自己掌握的信息告诉Sam,试图让他替自己分析一下:“……现在有三具尸体,其中两具是‘艺术品’,手法娴熟并且都找不到一点儿遗漏的细节,并且医学知识相当丰富,解剖手法娴熟,而且能够同时绑架两个青年男性。他们判断这个人从事医疗工作,工龄很有可能超过五年。表现出偏执型人格,并且应该是个教徒。你有什么看法?坦白说这个推断有点言之过早。”

 

“和你一样。我想他大概不是偏执型人格,应该说成控制癖或者控制狂要来的更准确一点。”Sam推开玻璃门,侧过身让Dean先进去,随后才跟着他往里走并且继续分析,“与其说是宗教性倒不如说是艺术性,他是在有选择性的挑选对象,我倒觉得他是在把人分类,一类是能够成为艺术品的一类是不能够成为艺术品的,而我们应该是第三类,因为他的短信,我们大概是猎物或者说是……竞争者。”

 

“不错嘛,Sammy,看来你真的长大了。”Dean回过头夸奖一句,敲了两下Bobby办公室的门后就直接进去了。跟自己弟弟一起查案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坏,甚至还有一点儿让人觉得轻松,就特别像Dean还只有十二岁的时候带着八岁的Sam一起帮人找猫那样。这也正是Dean为什么没有在Sam又一次提起了自己是否可以留下来一起办案的时候没有反驳他的原因。

 

Bobby对Sam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他先谢谢了Sam的咖啡然后把一整盒的派全都递给Dean,并且也没有忘记说正事:“你要的档案已经借出来了,本来这事不合法的。”

 

“谢了,Bobby,我知道你会有办法的。”Dean把自己的两个腮帮子里都塞进了樱桃派,然后再配上倒入了双倍奶精的咖啡,这直接导致了他说话的时候含糊不清。

 

Sam和Bobby露出了基本相同的表情,并且同时按压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Dean,你要档案干什么?”Sam强调了超过三次“没有人会跟你抢樱桃派”,并且又强调了三次“没有人会催你快点吃完”,然后才向他的哥哥发问。不过在看到Dean狼吞虎咽的模样之后,他就转手把问题抛给了Bobby,“Bobby?”

 

“我们怀疑这个人可能有过案底,所以决定查一下往前三十年内有过的杀人案件。”Bobby解释道,“就算没有案底,也有可能发现相同的案件,从而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哪些罪犯的粉丝或者模仿犯。”

 

“不,他不会是模仿犯。”Sam的声音和Dean含糊不清的声音相重叠了,很显然兄弟俩有着相同的看法。Dean努力的把派咽下去,用一口咖啡冲掉嘴里所有的残留后才拿回了话语权:“他自信,甚至可以说的上是自负,虽然这个判断上只有百分七十左右的正确性。并且,很显然的,他享受这个过程并且享受制作艺术品更享受逐渐成名,如果我是他,一定不会甘于只当一个模仿犯,我一定会选择让别人来模仿我。”

 

Bobby能做的只有挑起眉头,给Dean比划档案室的位置:“进档案室之前记得把吃的东西清理干净。”

 

Dean用手比划出一个“OK”,拉着Sam钻出办公室,不过没走两步路他又折返回来,脑袋从门缝里探进去,丢给Bobby一句:“再派人去了解一下Alan Polo,我说不上来他有什么问题,但就是不对劲。还有那个花花公子的三个女朋友,就那两个大学生以及一个脱衣舞女,她们肯定能提供点什么的。”

 

“Mary Blight、Ann Farges还有Christina Jacobsson都已经至少被问了三遍相关问题了,她们真的不知道什么。”Bobby对照着文件念出三个女孩儿的名字,“但是Alan Polo会有人去跟进的,不过那三个女孩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问她们,关于二手沙发的事情,任何事情都可以。然后,弄张搜查令,哪怕是假的都可以,只要你能把Alan家里的那个旧沙发剪开就行。”

 

他说完,甚至都没有等Bobby的回答,就离开了。即便如此,他还是注意到了站在走廊边等他的Sam有点儿愣神,他用胳膊肘顶动Sam的手臂,歪过脑袋询问他:“怎么了?”

 

“……呃,没什么。”Sam用了几秒钟来反应Dean的问题,他扯动自己的嘴角,有点儿尴尬的微笑,手忍不住去摸自己的后颈,“只是你说到Alan,还记得门框吗?他家的门框。”

 

“怎么了吗?我记得,那是木制的没错吧?”

 

“对,但是那上面有点不太对劲的颜色,也许Bobby他们能发现什么。”Sam的肩膀小幅度的动了一下,他看起来对这件事也不太确定。但是对于Dean提到的沙发,他们俩都有相同的感觉,“但是沙发里肯定有点什么。”

 

“对,但是现在——”Dean推开档案室的门,等Sam进去后才进门并且把门带上。他从几个柜子的文件里找到对应的序号,抱着厚厚一摞的文件夹拍到桌上,“我们得先看一下这些东西。”

 

“这就是全部?”Sam问了一句。

 

“这是三分之一。”

 

查找档案的过程无疑是枯燥而乏味的,而更让人沮丧的是他们收获到的东西少得可怜。他们只发现了一例类似的案件,但是凶手早已经在十三年前被缉拿归案了。至于其他的似乎都不能起到很大的用处,Dean把手里的档案放到已查阅的分类里,他开始思考起查阅行为是否有必要继续进行下去。Sam就坐在他边上,他负责把Dean已阅的文件进行一次复查,但仍旧是收效甚微。

 

三个小时的工作,他们没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内容。

 

Dean把脑袋砸在桌子上,发出很响亮的“咚”的一声,他的声音被闷在桌子与身体间的狭窄空间里,显得有些瓮声瓮气:“Sammy,有发现吗?”

 

他看不见Sam的表情动作,但是他听到他弟弟合上档案夹的声音,然后是拉开椅子的声音,接着是整理的声音和来来回回的走路声。Sam用余光扫过趴在桌子上的Dean,把档案塞回柜子里的时候轻轻的勾起了嘴角:“没有,你也猜到了他不可能是模仿犯。”

 

“对,但我没想到他是初犯。”Dean猛地抬起头,背靠着椅背昂起脑袋,“我以为他至少会有练习,有什么不完美的作品被人发现。”

 

“也许……那样的就不是作品了,因为不完美所以就变成了垃圾。”

 

“有可能,但是我们也没有什么发现。”Dean叹了口气,一边起身一边活动身体,长时间的查阅工作让他肩颈酸疼,同时颗粒无收的结果也让他懊恼,“他到底是从没有被发现过还是说栽赃给了别人,又或者是其他什么手段?”

 

“我也不知道。”Sam耸了耸肩膀,他把最后一个档案夹放回柜子里后,正准备拉开档案室的门——他还没来得及这么做——就撞见了推门而入的Charlie。

 

“Hi,我们有了新发现,你们大概会感兴趣。”

 

TBC.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