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秘密

*十七岁的米与二十一岁的丁,豪门设定

*我受刺激了,对不起

*阅读不适请退出


-

 

这是个有关于Sam Winchester的秘密。

 

-

 

Dean Winchester的婚礼来得比想象中还要早,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不遗余力的在各类舞会或者酒桌上发光发热的年轻人还将继续流连于名利场的时候,他却出人意料的宣布了婚讯。而将成为他另一半的那位,甚至都从来没出现在他的女伴名单上。

 

股票暴跌与税务局的纠缠无疑让Winchester家陷入了大麻烦,他们能做的只剩下宣布婚讯以及等待未来亲家许诺的援助。

 

“Dean,你真的决定结婚了吗?”Sam是在客房的阳台上找到的Dean,他大概是刚从公司回来,身上还穿着那种能被他用超过二十个的贬义词修饰的西服。他从背后靠近他哥,自从他进入青春期之后猛增的个头让他已经能够俯视Dean了。Dean大概已经察觉到了他的到来——他耸起的肩膀塌下了——然而却没有说一个字,Sam就靠在Dean身边,用一样的姿势,双手搭在阳台的围栏上向他的哥哥质询,“你甚至都不认识她。”

 

他看着他哥哥偏过头,分给他一个眼神,Sam说不准那代表着什么,但这是每一次Dean一头扎进舞池之前都会送给他的眼神,也是他在偷溜去酒吧时会留给Sam的,而现在它变成了在婚讯宣布之后分给他的眼神了。Sam还在暗自揣测,他自认为并且也是公认的了解Dean,但只有这个是他从没读懂过的。

 

“谁说我不认识她?”他转过头来,把脑袋搁在自己的一只手上,他冲Sam露出笑容,那是Dean特有的表情,带着些调侃和了然。Sam见过太多次了,在他把Dean从酒吧里拉出来的时候,在他从酒会里解救微醺的Dean的时候。他明白Dean在撒谎,就像每一次他说的“我没醉”与“我没事”一样。

 

“我知道你在撒谎。”

 

“这一次你猜错了。”Sam看着他哥哥转了个身,背靠着阳台的围栏,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以为Dean会干脆借力从阳台上翻出去。Dean开始掰着手指向他介绍即将跟他结婚的姑娘,虽然Sam甚至都没记住这位未来的嫂子的名字,“我们在酒会见过好几次,你可以去问Cass或者Benny,他们都见过她。她不喜欢玫瑰,但是对于其他的花都很喜欢,这是我第一次给她送花时候就知道的。而且她还跟我一起去过酒吧,有过一个短期旅行,去的地方是夏威夷,因为我有次抱怨想看海。她是个好女人,真的是。”

 

他不明白Dean最后加重肯定词的原因是什么,也许是为了让人相信他真没有撒谎,但是Sam已经明白了,他跟Dean对视了接近一分钟,他只能看见爱情。

 

-

 

从Dean有记忆时起,他似乎就一直在Sam面前扮演一个英雄的角色,不同于各种各样的超级英雄形象,他所扮演的只是个被门夹了手也能够开玩笑的、能够让出自己的早餐麦片的英雄,而现在,他又变成了能够接受突如其来的婚礼的英雄。

 

Sam在跟他对视后就选择了离开,他有些庆幸自己又一次的骗过了自己的弟弟。自从Sam进入青春期,也许是十四岁或者十五岁吧,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变得不好骗了。他的弟弟在十五岁的时候在身高上超过了他,从那起,他就已经很难骗过他了。不过好在,Dean还是能用四岁的年龄差隐瞒住一些他自认为的小事情。

 

他是目送着Sam离开客房的,看着他弟弟逐渐变得挺拔健壮的背影拐出门,然后在他转身关门时一头扎进一汪说不清深浅的碧湖。Dean在太阳完全消失在远山那边的时候也离开了客房,手指停留在Sam握过的门把手上,短短几秒过后他关上了客房的门。

 

“你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有趣。”Dean在离开客房后的三十分钟内完成了相当多的事情,其中就包括更换上讨人喜欢的三件套西装,因为在这之后他与他的结婚对象将有个约会。年轻的小姐谈吐得体举止优雅,用手掩着嘴轻声的笑着,Dean显然很擅长这些,用一两个笑话哄得人眼角带泪。

 

他得跟他的结婚对象基本的交流感情,并且还要让躲在街对面的小报记者拍到一点儿花边新闻。这时候,他就很想Sam了。

 

-

 

订婚仪式举办的相当草率,几乎是在刚传出婚讯苗头后的一个礼拜之内就简单的举行了,简单的意思是,一个举行在Winchester豪宅里的订婚宴,好在他们家的房子还算拿得出手。Sam这才第一次看见那个被Dean说是好女人的小姐,他有些抗拒,以至于在握手的时候都只是碰住指尖。他只不过与她客套了几句,谈论了几句自己心仪的大学,他本来不打算去念大学的,Winchester家的家庭教育把他跟Dean都教的不错,只不过他哥哥准备结婚了。

 

他在大厅里寻找今天的另外一个主角,直到询问了佣人他才知道Dean借口去了厕所。Sam知道这也是假话,他一直爬到最顶楼,在走廊尽头的客房里找到了他哥哥。就像他质问Dean为什么决定要结婚的时候那样,Dean背对着门,看着夜色中朦胧的远山。

 

“Sammy,你还记得吗?”Dean仍旧背对着他,他不知道这究竟算是信任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Sam悄悄把门带上,靠着门板仰头盯着昏暗的天花板,Dean就在阳台上,任凭一盏灯的微光照亮他的一小块脑袋。

 

“记得。”他当然记得,哪怕Dean问得没头没脑。但是有关于这间客房的一切他都记得,譬如他们在床板底下刻的字、塞进壁橱背后的玩具兵还有在阳台上打过的唯一一场架并且结果是以Dean被他夹了手指——用门——后仍旧跟他开玩笑告终的。他在这里告诉过Dean他扔掉了同班女生送的玫瑰花,也跟他抱怨了自己讨厌玫瑰;他也在这儿的床上跟Dean一起看夏威夷的纪录片,因为Dean告诉过他他想看海;他们还在这儿因为Cass和Benny吵过架,不过现在想起来Sam只觉得是自己不乐意Dean跟其他人更亲近。

 

他当然记得这一切,只不过跟他有着共同记忆的恰好也流着相同的血,并且他也即将离开这里。

 

-

 

“Sammy,你以后想做什么?”Dean在等今晚的月亮,订婚宴让他透不过气,直到Sam踏进这间房间前的每一秒钟他都被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哽住了喉头。他记起好久之前,也许是三四年前,他们一起谈过的东西,他明白他弟弟对继承家业毫无兴趣,这是很早之前他们就聊过的。Dean自认为没有太大的抱负,接手家里的产业也是顺势为之,他可以对一切都表示无所谓,但是这个一切不包括Sam。

 

“这有关系吗?”他听见他弟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也许已经累了,疲惫表露的相当明显。

 

“当然有,你之后要去读大学的吧。”Dean仰着脑袋,这样的动作让他肩颈酸痛,但也是这样的动作,让他看到了今天的月亮。他试图列举出几个大学让Sam选择,但是他从没上过大学,一时之间能够想起的大学名字也只剩下了哈佛。

 

他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男士硬底皮鞋在铺了地毯的地板上只留下微不可闻的声音,好在房间里足够安静,放大了这点小小的声音。Dean回过头,对着Sam露出两排齿列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你想去哪儿?”

 

“我不知道。”Sam在床边坐下,脚步声也止步于此,他们之间隔着半个房间,但是这无法阻止什么,不仅仅是语言,连思想也无法阻止。Sam也许是在沉默,又或者是在思考,总之是过了好久,久到Dean再一次转过头把视线留给从云里出来的月亮,“可能是斯坦福,也可能是别的,不过我想去法学院。”

 

Dean听到这话后才转过身来,他熄灭了阳台的灯,走进屋子里,拍了拍Sam的肩膀:“那就去吧。”

 

-

 

一个十七岁的梦,在那个背影之后很简单的就破了。

 

那是Sam最后一次看见Dean的背影,他没有参加一个月后的Dean的婚礼。他选择在那天去了旧金山,在斯坦福附近找了间公寓。意料之外的,John并没有因此而责骂他,虽然也没有对此表示支持。

 

“Dean,新婚快乐。”Sam靠在帕罗奥多的路灯下,任由一盏街灯照亮他头顶的一小块,就像每一次Dean靠在阳台上那样。他拨通了Dean的电话,意料之外的它被接通了,“我还以为你今晚不会接电话。”

 

“我知道你会打来的。”电话那头的他哥哥也许喝了很多酒,他也许很疲惫,也许他正在等待着一夜春宵,总之有太多的也许贡他猜测。Dean大概又在吹冷风,Sam能听见他的轻声咳嗽,只不过现在会有新的人来提醒他注意保暖,“我以为你会是我的伴郎(best man)。”

 

“我很抱歉。”

 

“没关系,你永远是最好的(best)。”

 

-

 

Dean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公司的股价正在回升税务局的纠缠也逐渐放松,一切都正在慢慢的走上正轨,而他需要做的就是推开玻璃门,拉开窗帘,拥抱他美丽的妻子。

 

而那也是他最后一次与Sam通话。五楼走廊尽头的门再也没有被打开过,一个二十一岁的梦,很简单的就破了。

 

-

 

这也是个有关于Dean Winchester的秘密。

 

-

 

FIN.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