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24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二.朝圣者(06) 二.朝圣者(07) 
二.朝圣者(08) 二.朝圣者(09) 二.朝圣者(10) 二.朝圣者(11) 二.朝圣者(12) 二.朝圣者(13) 二.朝圣者(14)




二.朝圣者(15)


Dean的问题好像使得在场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注意到Sam放在大腿上的手开始敲击,从食指到小指再从小指到食指,看得出他弟弟在思考这个问题的必要性。他一面观察Alan的表情,同时和Sam挨得近了一些,用手遮起嘴巴给他弟弟讲悄悄话:“他的反应太刻意了,我们得换个策略。”


得到的是Sam用手势回复给他的“了解”,Sam斜靠在沙发上,用一只手撑在扶手边以此来撑住自己歪斜的脑袋。他维持着那副无害的面孔,盯着坐在对面的Alan的眼睛。他用胳膊肘提醒Dean注意Alan飘忽的目光,和长时间的思考。


Sam的另一只手仍旧在大腿上不断地敲击,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了固定的顺序。


Alan又沉默了一会儿,目光只敢在对面的人胸腔以下的位置移动。他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有些顾左右而言他:“个人兴趣而已,你们需要啤酒吗?我给你们拿。”话刚说完,他就起身往那个小小的厨房走去。Dean这才有机会更仔细的观察这个居室。


“Sam,你有闻到什么吗?”Dean说不清楚,只觉得有些若有若无的臭味,从他刚踏入这个房间起就有,虽然他只把这个当做了单身汉的家必备的味道。但是这种盘旋不去的味道惹得Dean心烦,他得确定一下是不是他的错觉。


Sam拍打了几下他们坐着的沙发,大约是旧货市场淘来的二手货很给面子的弹出一根弹簧。但是一旁的单人座看起来就有些太新了,而且Alan既不选择沙发也不选择单人座的状况实数少见。Sam摇了摇头告诉Dean只不过是他的错觉而已。


想法被堵回嘴里的Dean小声哼哼了一句,若有所思的低下头。也正是因为这一低头,让他注意到了那根弹出来的弹簧——


那上面粘着什么东西。


“Sam!沙发里面有东西!”Dean从沙发上跳起来,与他的声音同时响起来的还有厨房里打破的啤酒瓶的声音。高大的黑人青年从厨房里冲出来,用一把尖头菜刀指着从沙发上跳起来的Dean:“你们得离开了,现在立刻!”


这个场面是谁都不希望看见的,两个把手举过头顶的年轻人与另外一个目露凶光的持刀男人,凝固的空气中溢出一丝微妙的气味,像真菌催生发酵的气息也像腐生动物留下的痕迹,Dean不相信这是错觉。


“等等等等,你应该明白吧,我们是FBI,你确定你要这样子吗?”Dean把双手举在耳边,一步一步的往门口移动,他确信沙发里有些什么东西,但是这个Alan和他的家都透露出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他给Sam使了个颜色,希望他能说一些什么东西来稳住Alan。


然而他的弟弟除了重复他提过的话,然后再加上“我们是来帮助你的”以外就再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Alan的情绪看起来有些激动,Dean不好判断他是真的还是装的,但是他吼出来的下一句话让Dean对他刮目相看了:“你们不是FBI,至少有一个不是。”


如果说他有哪一点是比较像变态杀人狂的话,那么大概目前而言就只有这句话能让Dean认同。他能看见Alan从额头上滴落的汗珠,能看见他眼珠子里暴出的血丝,他也能看得出他在颤抖——这和一个暴怒的罪犯完全不符。


他还在推测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这些错综复杂的线索都有些过于明显的把矛头对准了Alan,他开始对自己的判断持保留态度了。


“Dean,先走吧,去找Bobby他们。”Sam压低声音提醒他,现在在这儿跟Alan死磕绝对不是件好事,更何况他们现在还是拿着假证的FBI探员。Dean只能赞同的点头,一点一点的往铁门处移动。他一边安抚Alan的情绪,虽然谁都不知道他说的话到底会不会管用。Dean只能把能够想起来的全都一并说了,在打开铁门的那一刻让Sam贴着他的后背先出去,然后才轮到他:“好吧好吧,再见,我们先走了。”


一直到车开进市区,从斯坦福边上经过,Dean那颗悬着的心才真正放下了,他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了,好像自从Iris Bloom的案子开始,疑云就一直围绕在他的身边,像有某种说不上来的力量扼住了他的咽喉一样,虽然不至于死亡,但是也喘不过气。


“从Iris为什么被杀开始,到那个变态想让Drew死的原因,再到你被绑架和Leonard的死,还有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Alan,总有什么东西太过于怪异了,然后无法串联起来。”Dean在等红灯的时候狠狠地给了方向盘一拳头,这些东西堵在他的胸口太久了,他必须得跟Sam抱怨几句——除了那些不能说的,比如Azazel和这一切的关系,比如死去的爸爸。


“一切都会好的,我们的工作不就是查清这一切吗?”Sam扭过头看向Dean的侧脸,红灯的倒计时开始进入最后的十秒钟,他哥哥的眉头并未因此而舒展,反倒是有更多的东西使他不得不在眉心折叠出一个川字。


Dean没有说话,但却把郁结在胸腔里的那一团浊气一口气吐出,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很深很深的。然后紧随着前面的车屁股踩下油门,但愿一切都能够如愿,不过这个永远都是梦想。


“Bobby他们能申请到搜查令的,那样就是合法途径了。”Sam没有放弃继续安抚他哥哥情绪的任务,他决定不再继续在案件相关的问题上继续纠缠,换了个问题,“爸爸最近怎么样,他还在华盛顿吗?还是在处理其他的案子?”


这话让Dean的手抖了一下,直接导致了车头偏转了一丁点儿,好在只有一点,他才没收获到一个车祸的结果。Dean相当用力的清了几次嗓子,抱怨了车尾气让他的喉咙难受后才进入正题:“啊,对,他有他自己的案子,而且我也离职了,具体他在干什么我可不知道。可能在华盛顿吧,又或者是俄亥俄,全都看调配咯。”


“是吗……”Sam看得出他哥哥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把目光转向车窗外,喃喃自语了一句什么,只不过Dean似乎是没有听见。


Impala即将拐进帕罗奥多分局的内部停车位时,Sam提出了去买点东西的提议,他丝毫不在意Dean莫名其妙的目光,在最近的一个停靠点下了车,他没忘记问Dean需要帮他带点什么——除了啤酒。


“如果是咖啡的话我就算了吧,不过你可以给我带点派。”


“Dean,我们接下来是要去工作,不是度假。”Sam必须得提醒他,天知道要制止Dean在办公室里喝酒是有多么困难——他听过Bobby抱怨Dean以前把咖啡壶里的咖啡换成黑啤的事情,如果这个对象不是Dean,他真的想象不出这种事情。


“我们又不是正式员工。”Dean毫不在意Sam的话,除了一句“记得买派”以外,剩下的就只有老式汽车的汽车尾气了。


他站在街边看着Dean的车尾远去之后才掉转过头绕进最近的一个巷子里,他把双手插在口袋里,掏出折叠好的口罩和橡胶手套,然后拐过两个弯后找到了匿名贩售一次性手机的地方。Sam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张面额五十的钞票从窗口递进去,玻璃的反光只能看到一双蓝绿色的眼睛,他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接过一堆找零的硬币和两架手机。


他又一次把双手插进口袋,用左边口袋里的手机盲打出一条短信,然后掏出右边的手机拨通电话:“下午好,你今天做的不错。”


电话那头似乎再不停的说些什么,Sam几乎有些维持不住自己嘴角的微笑,他拐过第一个弯,忍不住咋舌一声:“我说话算数。”他草草挂了电话,把手机砸到地上踩烂,再把另一架手机摸出来,核对完毕内容后编辑发送。


Sam拐过第二个弯道,把口罩塞回自己的口袋,他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他没有接听。他快步跑出小巷,用摘下的手套包裹住一次性手机。他跟一个夹着公文包的男人擦身而过,趁着他查询短信的时间把手机连同手套一起扔进对方的西装口袋——由于碰了肩膀,他还说了声“抱歉”。


笑容和狗狗眼成功的让他过关。


他找到最近的咖啡馆,在关注到今日的特价商品是樱桃派之后Sam就留意到了咖啡馆的女收银员的胸牌名字——Vera,是个好名字。十杯咖啡并且外带双倍奶精——给Dean的——还有一整个樱桃派,直接导致了等待时间稍显漫长,并且也造成了他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局面,怀抱一大堆东西进入帕罗奥多分局,还好Bobby有事先打过招呼。


Sam第二次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他也没有接听,不仅仅是主观意愿,更是由于客观因素。他尽可能的走得快一些,直到在楼梯口遇到了神色凝重的Dean。


“Dean,怎么了?”他睁大他的眼睛,盯着Dean慢慢掏出手机——


『小知更鸟,你打过猎吗?』


Sam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TBC.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