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23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二.朝圣者(06) 二.朝圣者(07) 
二.朝圣者(08) 二.朝圣者(09) 二.朝圣者(10) 二.朝圣者(11) 二.朝圣者(12) 二.朝圣者(13)




二.朝圣者(14)

 

“所以你有什么新发现吗?”Dean从旅馆的床上坐起来,手机页面停留在前几天Sam替他下载来打发时间的手机游戏上,他们在走访Leonard的交友圈是碰到了瓶颈,他们至少在这件事上花费了十天的时间,可是收效甚微。时间永远不会走得慢一些,不论是在旅馆耗费一整天还是为了取证而忙碌,一个月不知不觉的就这么过去了。Sam的石膏今天总算是拆了,而他从医院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Dean他有新发现。

 

坦白讲,他们走访过了Leonard的三个女朋友,并且也让这三个姑娘知道了——对,她们才知道——她们共有的男朋友已经遇害了,Dean这几天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究竟她们是难过自己被劈腿了这么久还是难过她们的男朋友死了。

 

Sam在Dean的床边坐下,企图盘腿上床的动作被Dean以“你个大脚怪别挤上来了,又不是五岁。”为理由给打断了。他把笔记本电脑打开,页面停留在Christina的INS上:“按照她的说法,她是去年六月左右成为Leonard的女朋友的,然后你看,我找到了她删除的几条内容。”

 

“删除的内容?”Dean反问一句,把脑袋凑近了些。

 

“你知道的,没有什么是能被完全删除的,特别是网络上的东西。”他把还原页面调出来,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排列好,“今年三月二号,‘我发现了Leo瞒着我的事情。’随后又一条‘但是跟他交往真的很有面子。’接着看八月三十号‘Alan告诉我他不喜欢Leo很久了,况且他也很酷。’”

 

“嗯,嗯……我知,知道的。”Dean有点儿没底气,他想起了自己删除的浏览记录,就是那种不穿衣服的网站的记录。不过案子有新的进展摆在面前,他也暂时顾不上这些了,他猜测Christina肯定是知道自己被劈腿了的事情,那么之前她提供的证词就有假,“我就说那天她的表情不太对,她知道了自己被劈腿。”

 

Sam大概是明白了他哥又做了些什么,不过既然Dean不提,他也不会去多问。他打了个哈欠后咧开嘴角,敲几下键盘,又跳出个新的窗口:“关键就在于这个Alan是谁,我还原了Leonard的邮箱,这几封都是恐吓邮件,内容大概就是‘不跟Christina分手我就要你好看。’虽然他做了基本的匿名工作,但是还是查到了来源——Alan Polo,28岁,是个搬运工并且有前科。”

 

“你觉得他是那个绑架了你和这个风流情种的人?”关于Leonard的故事确实说得通,但是如果这个人就是杀害Leonard的凶手的话,那么他也一定杀了Iris和Drew,可是Dean目前完全找不到这个突然被发现了线索的Alan和这两个人的关系,“我不确定他和Iris还有Drew有关系。”

 

“我在想不一定只有一个人在作案,他们大概更像一对搭档,一起负责制作他们的艺术品?”Sam大胆推测,他把Dean的手机拿到自己手里,调出前不久Dean终于在逼问下告诉了他的信息,“关于Iris的短信全都是用第三人称,然而发给你短信的和打到我手机上的那通电话则都是第一人称,有没有可能,着一起案子是其中一个人的个人行动,为的就是伪装成他们两个人合作而成呢?”

 

Sam提出的是一个全新的思路,如果按照这样去解释的话,那么似乎就有那么一些问题能够解释明白了——譬如Dean一直憋在心里的Azazel和这个案子的关系。不过他还不敢那么早就下定论,他用脚把床尾的衬衫踢起来,拽到面前闻了闻,试图判断昨晚的酒精味有没有完全褪干净。

 

“好想法。”他称赞一句,就打算直接穿衣服。这种时候就应该感谢Sam,他一把拽掉Dean手里隔夜的脏衬衫,在他哥那一大堆没洗过的衣服里扒拉出硕果仅存的一条牛仔裤。Sam必须抱怨,他没法再容忍Dean这样邋遢下去了:“Dean,你只剩下一条牛仔裤了,就连你身上穿的内裤都是我昨天从沃尔玛买回来的!否则你就要反面穿了。”

 

“那又没什么。”Dean咕哝一句,被迫接受Sam扔过来的牛仔裤和衬衫,“等等,Sammy,这是你的衬衫没错吧?”

 

“是,但是穿一件没有味道的衬衫能让你看起来更像FBI一点。”

 

“我本来就是。”Dean自言自语,但是还是认命的把衬衫袖子稍微卷起来一点,这样真的娘爆了,不过幸运的是穿上外套之后就看不出来了。Sam替他把脏衣服全部收拾好,准备一次性带去洗衣店处理:“准确的说你是前FBI,说起来Dean,你完全可以每天出门的时候带一部分衣服去洗衣店。”

 

“别以为钱都是风刮来的,辛苦赚的钱可不是为了用来养活洗衣店的。”Dean抄起自己的皮外套,准确的说是John穿旧了之后给他的皮外套,并且也是他准备咋日后某一天传给Sam的外套——他完全不顾及他弟弟是否会接受。他草率的结束了刷牙,然后相当仔细的立起自己的衣领,“我们得去找Alan了。”

 

“等你不盗刷信用卡的时候在跟我这么说吧。”Sam最终还是把一大堆脏衣服塞进了车后座,并且在最近的一家洗衣店强迫Dean停车,然后支付了一笔可观的费用用于清洗他哥哥满是酒味和汗味甚至还有香水味的脏衣服。

 

Alan Polo的廉租房相当的偏僻,但是从地图上而言倒是离矿泉镇不远。Dean拐错了两个弯道之后才终于成功穿过四通八达的小巷,停在了一家食品加工厂的附近。根据Sam查找到的信息,Alan就住在这附近。Dean打开车门,在下车前听到了他弟弟问他的话:“你觉得我这算是派上用场了吗?”

 

Dean弯下腰,透过车窗玻璃隐约注意到他弟弟眼睛下边的青色,他想起在旅馆里的那个哈欠,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还算不错。”

 

他不想继续煽情的部分,于是率先走在前边,Sam迟一步从车上下来,但是体格的差距让他很快就追上这一点的距离。他走在Dean身后半步左右,就连Dean停在剥落了漆皮的铁门前时,他也保持着半步的距离。一个高壮的黑人男性替他们开了门,Sam用左手掏出他的假证件,右手在木制的门框上抠落了一小块木屑。他对着男人露出个微笑,挤出两个无害的酒窝,先Dean一步开口:“我们是FBI,我是Simmons探员,他是我的搭档Bonham探员。”

 

“你是Alan Polo吗?”Dean的问题紧随其后。

 

“对,对……我是。”Alan看样子被FBI的身份给吓到了,他的嘴唇即便抿住也忍不住的颤抖,他把两个人迎进屋子里,Dean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狭窄的房间里靠窗户的地方摆放着的一台缝纫机。他用胳膊捅了捅Sam,凑近他的耳朵边上低声的说:“哈,《沉默的羔羊》[①]……”

 

“Dean……”Sam不得不也压低声音提醒他那位思维过于发散的哥哥。

 

兄弟俩压低声音的对话停止于Alan招呼他们到沙发上坐下的声音,Dean的视线还是无法从那架缝纫机上挪开,他止不住的开始观察——

 

没有落灰,看样子应该是经常使用,但是脚踏与滚轴的位置有些太过于崭新了,所以可以推测是刚刚买来的。从Alan的居住条件与生活状况来看,正常来说他应该不需要这个东西,并且他也应该没有这个闲钱去买这台缝纫机。现在不仅仅是因为影片了,Dean觉得从一个专业角度而言,这台缝纫机也有些过于引人注目了。

 

“……所以你是独居,父母都已经去世了,那么请问你是否有女朋友?”Sam已经问完了第一个基本问题,在抛出第二个问题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哥哥总算回过神了。

 

Alan的目光游移在Sam和Dean之间,停留在Sam身上的时间明显比较长。Sam保持着微笑,这让他看起来显得比较真诚,可Alan就是不敢在某一个物体上长时间的停留:“没有,我没有女朋友。”

 

“那你认识Christina Jacobsson和Leonard Evans吗?”Dean的这个问题成功的让Alan再一次僵住了,他把双手抱在一起但是指头不停的动弹,这意味着他在思考,至少大部分人是这样的。他的目光不敢停驻在一处,这意味着他有所隐瞒。但是这一切的问题都在于,他的所有反应都表露的太过于明显了。

 

Dean不相信能够制作出那样子的两件“艺术品”的家伙,哪怕是其中之一,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我不认识……”

 

“但是你为了Christina恐吓过Leonard,你确定你不认识他们吗?”Sam追问。

 

Dean再一次轻而易举的察觉了Alan的反应,他的每个反应都像是设计好了的一样,精准而又明显,从他开门的时候把半边身体藏在门后开始,一直到他选择坐在他们对面的矮凳子上,然后再到他的没一个动作表情,哪怕是舔嘴唇眨眼睛,都像是精心设计好了的一样。再继续这些问题大概只能继续印证他的感觉,所以他决定换个方法——从他最好奇的地方开始。

 

于是,Dean开口了:“换个问题吧,Alan,我可以这么叫你吧?你是什么时候买的缝纫机?”

 

TBC.

 

注:

①《沉默的羔羊》:在这部电影中,水牛比尔的家里就有一台缝纫机。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