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21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二.朝圣者(06) 二.朝圣者(07) 
二.朝圣者(08) 二.朝圣者(09) 二.朝圣者(10) 二.朝圣者(11)


二.朝圣者(12)

 

Dean发誓,他差一点儿就要把咖啡全从嘴里喷出来了。咖啡因刚刚安抚了他的头疼,哪怕太阳穴仍旧一跳一跳的,但是多少有那么点好转,然而Sam的这句话直接让他的脑袋疼得即将炸开。他把咖啡放到床头柜上以免因为一时的激动而洒出来,紧接着伸出一只手去摸Sam的脑门:“我想你一定烧得不轻。告诉我,这只是开玩笑。”

 

“这不是开玩笑,Dean,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能够自己选择我想要做什么。”

 

“但是你始终是我弟弟!”

 

“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认为我没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决定!”Sam挥开Dean的手,猛地从床上站起来,这个动作大概是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惹得Sam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不过这没让他松口,“我能够照顾好自己,我也明白我想要什么、想做什么,Dean,我已经二十二岁了。”

 

“但你也是我弟弟!”Dean扯过昨晚扔在一边的衬衫套上,整理领子的同时不忘记强调他自己的论调,他也只有这么一副说辞可以用来回击Sam强调的二十二岁,“况且你就算想来帮我,你又能做些什么呢?别忘了这么些年你都在忙着升学和大学活动。”

 

“也就是说我如果能派上用场的话你就允许我加入?”Sam选择性的忽略了Dean的论调,在这个话题上跟他的哥哥深究绝对不是个好计策。Dean从小就喜欢这样,他的确长Sam四岁,但是除了要用这四岁的年龄差来压他一头的时候,Dean从来都不会强调他们的这种兄弟关系。他必须用点计谋来让Dean妥协,毕竟Winchester家了驴脾气是祖传的。

 

Dean并不认为Sam能够做出什么有建设性的事情,他满口答应,其实内心早就想好了该用怎样的话来让Sam乖乖的回去上学:“当然。”

 

“那好吧,我今天办完手续之后的确跟进了一点儿有关于Leonard的事情。”Sam从桌边的提包里取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敲打几下后把电脑递给了Dean,“一点小发现,我试着追踪了Leonard以及Iris的手机。毕竟现在我们找到了Drew的手机、我的手机,那么还有Iris和Leonard的手机不知所踪,Bobby告诉我的,我给他打了电话。”

 

Dean看着地图上标注出的两个不同颜色的光点,它们重叠在了同一个地方,看起来离这间旅馆不远。他轻哼了一声,把一句即将到嘴边的夸赞又咽了回去:“Ash或者Charlie都能够做到,这算不了什么。十分钟后,我去那个位置看看。”

 

“可是Bobby说他们的定位遇到了瓶颈,所以我才试试看的。”Sam冲着Dean一头扎进厕所里的背影喊道,他不指望他哥哥能这么快就松口。

 

“那你是怎么做的,别说你比专业人士还要厉害,这话我可不信。”

 

“我只是试着找了一个交友软件的最后定位,很巧合的,被我找到了。”Sam说得轻巧,同时也没忘了在生活习惯上提醒Dean一句,“你还是好好刷牙吧,别把牙膏吃下去了。”

 

Dean吐掉嘴里的漱口水时已经是两分钟后,他的刷牙速度一向有点快,这大概也是他的牙不如Sam的牙白的一大原因,以及他的一颗陈年虫牙。他用宾馆的毛巾随意的擦了一把脸,在关门解手之前探出脑袋回击Sam:“那是我十岁的事情了,别忘了你十二岁还把牙膏吃下去过。”

 

“那是你的恶作剧饼干!”Sam的声音最终还是没大过Dean的关门声。

 

相当准时的,Dean一秒不差的在十分钟后出现在了停车位边上。Sam在Dean赶他下车之前先一步抱着笔电坐上副驾驶,Dean直到发车后的五分钟内都仍旧就着早上起床后的话题继续给Sam权衡利弊,自然而然,他对于斯坦福是表露出了一边倒的喜爱。

 

Sam冲着他哥翻了个白眼,当然这是在Dean的视线之外,否则他大概真的会因此被一脚踹下车。他用一声咳嗽来打断Dean,在他关心他是不是感冒了之前插嘴:“你还是第一次告诉我大学生活有多美好,既然这样,你怎么不来试试大学生活呢?”

 

“我已经二十六岁了,难道你打算让我去读些什么研究生吗?”

 

“我是说你二十二岁的时候怎么不选择去读书!”

 

“因为那时候我在FBI呢!”Dean说起这个语气变得欢快了些,他一向自豪这件事,过早的成为实习生过早的成为一名探员,这都是让他骄傲的事情,因为他做的不错,“我忙着做各种案子,哪有空去读书。”

 

“所以你只有高中文凭。”Sam呛他。

 

“所以你应该继续读书,然后拿到你的大学文凭。”Dean回击。

 

“那我也可以不这么做,我也可以只有高中文凭,然后救更多的人。”

 

这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争吵,永远不会有一个真正的赢家,因为他俩谁都不会松口。Dean了解Sam,他了解他弟弟的控制癖了解他的倔脾气;而Sam也了解Dean,他了解他哥哥的死脑筋了解他的保护欲。所以心照不宣的,两个姓Winchester的青年不约而同的不再继续,除了Sam偶尔给Dean指路发出点声音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了。

 

Impala最终是在海岸线圆形剧场[①]附近的消防站边上停了下来,电脑里的图像已经放到了最大,Dean给自己揣了张FBI的工作证,又从车兜里翻出另一张贴着他爸爸照片的证件扔给Sam:“如果有人问你,记得遮住照片,动作要快。”

 

Sam揣好Dean给他的证件,没多问为什么爸爸的证件会在Dean这里这件事。Dean去了稍远一些的地方,而Sam则单手托着电脑,一寸一寸的寻找消防站附近的每一个角落。

 

“Hello,Kid.你丢了什么东西吗?”Sam应声回头,看到的是个有点儿眼熟的黑人老妇。他礼貌的冲她微笑,露出两排光洁的齿列,他站直了身,艰难的合上电脑冲她微微鞠躬:“您好,我只是在找手机而已,手机丢了总是有点麻烦。”

 

“需要帮忙吗?你应该是刚才来这儿的时候弄丢了吧,我总觉得有见过你。”她热心的弯下腰,绿化带里帮Sam寻找着。

 

Sam的笑容僵硬了一瞬,他抿直了嘴角然后慢慢露出一个微笑,他放缓了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就像一曲黑胶唱片,成为车水马龙间难以忘记的声音:“您也许是看走眼了,或者是在斯坦福见过我吧,我是那儿的学生。”

 

“也许吧,不过我总是觉得今天有见过你,也许只是我的错觉吧,毕竟我已经六十几岁了。”老妇人在一棵树下停了下来,她把花白的头发拢到而后,然后慢慢的蹲下身子,捡起草丛中的两部手机冲着Sam挥了挥,“哪一部是你的?”

 

“都是我的,有一部是以前的手机,因为念旧一直放在身上。”Sam的说辞听起来很完美,配上他那副乖学生的面孔很容易让人信服。他接过沾满草屑的手机,还贴心的提醒她,“您的裤脚沾了点泥土,我这儿有纸巾。”

 

Sam把手机装进外套口袋里,又掏出一小包面巾纸递给她,临末了还不忘记补上一句:“真是太谢谢您了,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我姓Medina,这附近只有我们一户姓这个的。”

 

她从背包里掏出遮阳的伞,撑开后冲着Sam摆了摆手,Sam也贴心的向她招手,只不过视线兜兜转转最终由远去的女人的后背游移到了先前Dean去的方向。他把笔记本电脑夹在腋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给Dean拨号。在响起一声后被Dean挂断了,一分钟后,他哥哥从背后拍了他的肩膀:“你找到了?”

 

“找到了,在那边的树下。”Sam没有细说有关于那个帮助他的老妇人的事情,示意Dean去摸他的上衣口袋。这个示意显然有些多余,在他话说到一半的时候,Dean就毫不客气的把手伸进Sam的外套口袋,“Dean,你也应该等我示意你之后再动手。”

 

“别在意那么多,反正结果都一样。”Dean摸出手机的同时,还把脏手在Sam的外套上蹭了一下,并且在Sam追究之前就逃之夭夭了。他用两手操作两架手机,惊人的发现它们竟然都是接近满电的状态。

 

这件事绝不会这么简单,但是鼓捣智能手机可不是他擅长的,于是乎脏兮兮的两架手机又一次回到了Sam的上衣口袋里。他刚想对他哥哥抱怨两句,却被一个问题堵了回来:“你追踪了几次?你说的约……交友软件定位。”

 

“我知道你刚才想说约炮软件,那只是交友软件,大学里很多人都在玩。”Sam回答,“我试了四次,前三次都不太顺利,定位信号很糟糕并且还在变化——我的意思是两个信号源的位置都在变——但是最后一次的时候就稳定了下来,并且之后再怎么尝试它都是在同一个位置,并且重合。”

 

“……这是他送给我们的,说是礼物也好,挑衅也好,总之这一切都有点太蹊跷。”Dean挨着Sam没受伤的那只胳膊走着,经过副驾驶位的时候顺便替他弟弟拉开了车门,“我们得去找找Leonard的朋友了。”

 

TBC.

 

①海岸线圆形剧场:Shoreline Amphitheatre,离斯坦福不是很远,翻译来自谷歌地图。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