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16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二.朝圣者(06)


二.朝圣者(07)

 

把时间从Dean上车后往后调十八分钟又二十一秒,在地图上圈圈画画的Dean总算放过了这张可怜的地图,还有更可怜的被他叼在嘴里不自觉啃咬的笔帽。地图上的各种标注终于在经过勾叉之后终于只剩下了一个——位于上半岛溪附近,靠近矿泉镇的位置有一处上个世纪末留下的老旧小区,还没被拆掉。

 

“……不是吧?四十七栋?”Dean从谷歌上大概查到了些关于那片住宅区的信息,他本以为在现在这个管他称作什么的时代,这种几十年前的遗留物应该不至于剩下太多,然而现实直接给了他当头一棒。也正是因此,他才不得不更改他原本关于“营救另一位疑似Leonard Evans的被绑架者”的计划。他关闭了手机页面,从快捷拨号键直接给Bobby打去了电话。

 

“Balls!”意料之中,情理之中,Dean得到的是一直在上情绪管理课的Bobby的一句脏话,“如果你不是发现你定位的地方有四十七栋可疑的住宅,你是不是又要一声不吭一个人跑到那边去?”

 

“我只是……”Dean决定为自己辩解,他始终认为自己的行动是建立在拯救生命这个前提上的。然而Bobby可不管这么多,Dean都能想象出这个老头子由于愤怒而涨红的脸了。他只好把话锋一转,生硬的绕到Sam身上,“Sam说了水声和旧住宅,他推测有河流,如果他说的没有错误的话,那恐怕你得给我点人……”

 

“想都别想,你过来然后我派人去查。”

 

Bobby的回答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Dean能够理解他的心理,毕竟如果现在换成Sam告诉他“嘿,我去找一个变态杀手”Dean也会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扭送到医院。但他还是试图软化电话那头的Bobby的态度:“Bobby,我已经离职了,所以我再过去……”

 

“你已经离职了,所以我不能让你带着我的人去任何疑似犯罪现场的地方。”临末,他还不忘补上一句,“混小子。”

 

Dean哪有招继续应付,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在Bobby下一次骂他之前赶紧挂断电话发动汽车,当然他没忘记把详细的地址发送给Bobby好让他派人去一探究竟。

 

去帕罗奥多分局的路并不算太久,至少在Dean把车停进公共停车位时他没有感受到身体上的疲惫,只不过是有点担心还躺在圣何塞医院里的Sam,也正是因此Dean完全忘记了要给自己换一身看起来像话一点的西装。当穿着法兰绒衬衫的Dean走进工作楼,而且奇迹般的没被拦下来,甚至即将挤上电梯的时候他被人拉住了——

 

“Hi,bitch.”红头发的姑娘看着他笑了起来,“我在监控里看到你来了,就下来接你了。”

 

“Charlie?你为什么在这里?”

 

Charlie送给了Dean一个白眼,她拉着Dean的胳膊把他拽到另一边的楼梯口:“你知道的,关于Iris Bloom的事情,而且Bobby说这是你插手的案子,我觉得我大概能帮上点忙,所以我就来了。”

 

“然后你就把你的电脑连上了帕罗奥多分局的监控网?”

 

“……呃,这只不过是……一点小习惯。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大概就要走个弯路了,那边上去是当地人,我们在这边。”Charlie耸耸肩膀,竭力想把有关于她入侵监控网的事情给跳过去,她领着Dean直接去了检验室,却只在门口拍拍他的肩膀,“我还有点工作,别说是我带你来的。祝你好运!”

 

Dean看着这姑娘跑上楼的背影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他大幅度的活动了两圈面部肌肉,使劲儿拍打了两下自己的脸好让表情看上去严肃一些。正当他不大理解Charlie最后那句好运究竟是什么含义的时候,检验室的门被从里面打开了,黑色卷发的女法医看清Dean的脸之后十分热情的拍了一把……

 

Dean的屁股。

 

“Hi,Dean,我还以为你要走错路,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为什么没人告诉他这次负责尸检的法医是Pamela,Dean发誓他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从小就喜欢拍他屁股的女法医。他有点儿尴尬的跟他打招呼,用诸如直觉运气一类的说辞来为Charlie打掩护。Pamela也没太过于在意这个问题,只从一边的停尸格中抽出两具——姑且能够这么说吧——尸体,然后把验尸报告递给Dean:“Iris Bloom,还有Drew Carter,因为帕罗奥多警署的尸检申请之类的流程太繁琐了,今天早上我们就把Drew的尸体也转移过来了。报告还是刚出来的,我还打算去找Bobby赶快把你叫来,不过你来了也正好。”

 

出去Pamela打他屁股这件有些尴尬的事情,这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都是个相当能干的人。Dean翻看她递过来的尸检报告,Iris的确切死亡时间就是在她没能去上班那天。也就是说,有一个人,或者说就是那个变态,在杀害Iris之后留在了那间房子里或者说是定时返回那间房子,吃掉或者处理掉Drew送去的饭,直到他完全处理干净Iris并且没有处理那天Drew送去的饭。

 

“Iris Bloom的尸体大概是我见过最麻烦的了,几乎不可能把它修补好了,骨架太扭曲,而且还缺少皮肤,但是从Iris的体检单来计算的话,她的绝大部分身体都在这里了,剩下的应该是一些被丢弃的骨头。哦,还有她的心脏。”Pamela站在Iris的尸体零件边上,看得出她已经相当努力的修补这一大堆骨肉了。

 

Dean点了点头,没说话,他在思考有关于Drew的事情——为什么,他也会被灭口?而且,为什么他仅仅是被灭口呢?

 

鉴于Drew的精神状况,Dean不敢对他说的话有太大的信任程度,只能够是姑且如此推断。他觉得Drew一定遗忘掉了些很重要的东西,一些足够让他觉得Iris出事情——失踪或者死亡——的证据。不过现在他就算再怎么想知道这个患有精神疾病并且还有癫痫的男人遗忘了什么,那也已经是死无对证了。

 

他把尸检报告翻到下一页,Dean只猜测了Drew很有可能是死于药物注射,但是他猜不出究竟是什么,还有那个在监控录像里的男护士……他因为那个还未知身份的男护士而陷入沉思,直到Pamela从检验室离开又回来甚至相当大声的叫了他一声之后才回过神来:“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了呢,Dean,你以前可不会像这样发呆。”Pamela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听不出任何责备的意思,她把装在物证袋里的手机递给Dean,“我觉得你会想看看这个。”

 

“这是谁的手机?”Dean问。

 

“Drew Carter,Bobby手底下的人在医院外树上的一个鸟巢里找到的。”

 

Dean对这个结果有些惊讶,他记得在医院病房里并没有看到Drew的手机,他只看到了Sam的,然后接到了那个被屏蔽的电话。就在他想就这个问题向Pamela求证些事情的时候,Bobby进来了。

 

“Balls!如果不是刚刚Pamela去取物证的时候遇到我,你是不是都不准备告诉我你已经来了?”在Dean Winchester心中最糟糕的三件事里,生气的Bobby绝对可以排的进去,剩下的大概就是Sammy的狗狗眼和被小孩子刮花的Impala了。

 

“我只是刚好来了就直接……对了,Bobby,那边有人去看了吗?”

 

好在Bobby没就这个问题纠缠太久,在Dean换了话题之后也主动翻篇:“我让几个人去找当地警署要人,已经去了,还有Cass他也一起去了。”

 

“Cass?这次BAU也来了?”

 

“今天早上刚到的,因为昨天你接到的那个电话。”Bobby从Dean手里把Drew的手机拿去,隔着物证袋打开最后的画面,“Charlie把手机关机前的最后页面复原了,Drew的手机最后输入的是你的号码,没拨通他就死了。”

 

“这就是他被灭口的理由!”Dean一下子激动起来,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外侧,然后又被疼得不得不用手去揉。他开始专注于手里的尸检报告,只是偶尔才随口问两句,“有采到指纹吗?”

 

“你觉得呢?”

 

“没有,否则我会觉得他也太没本事了。”Dean随口应了一句。尸检报告上的结果显示Drew的直接死因是氯化钾造成的心跳停止,在此之前他还被注射了一点五克的硫喷妥钠,“我猜氯化钾是备选方案,因为他无法获得更多的硫喷妥钠,注射死刑的用量是五克,所以为了确保死亡他才又多注射了氯化钾。”

 

“应该是这样,他手背上的两个针孔其中一个又重复注射的痕迹。”Pamela指着Drew的手背上的两个针孔对Dean说。

 

Dean确定他不能够从尸检报告上获得更多信息之后才把手里的材料还给Pamela,跟着Bobby去了楼上。

 

“医院的监控录像调出来了吗?”Dean在进门前问了一句。得到的是Bobby否定的回答:“那边说了一大堆手续还有各种东西,总之最快也要晚上了。”

 

“所以说,办事效率。”

 

“好吧,大天才,先别纠结什么办事效率了,可以过来看看我们的新发现吗?”Bobby走到电脑边上,技术人员调出了几张照片——有关于之前在仓库里发现的那些蜘蛛兰。

 

Bobby说:“我们在花茎干上发现了点东西。”

 

TBC.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