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J2】Ackles家四兄弟(一)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不正经摸鱼,微SDJ2与微ABA/BAB

*Jensen、Dean、Ben、Alec家族向亲情向,非常OOC

*又名:我想看他们做的事

*写着玩玩,大家一笑而过

*阅读不适请退出

 

 

一.有关于Jensen的一些事情

 

Jensen Ackles,男,Ackles家的长子,刚过三十岁,具体过了多少这就是个小秘密了。众所周知,他是个演员,至少他依靠这个职业来养活家里另外三个只会白吃白喝的Ackles——如果不是因为他还算有名,那大概他们家已经破产很多次了。

 

把话说回Jensen的工作上,作为一个演员,而且还是个小有名气的演员,他最近在头疼一些事情。第一,他接拍了一部电视剧,一开始他只当这是普通的惊悚片,然后他才发现自己扮演的角色有一个跟自己弟弟——在上大学的那个——一模一样的名字。除此之外,片中扮演他弟弟的那位也有一个跟Jensen弟弟的小跟班一样的名字。然后就是更糟糕的第二了,扮演Jensen戏里的弟弟的人,是Jensen的绯闻对象。

 

虽然Jensen只承认他们是朋友关系。

 

“反正我不信,Dean你信吗?”Jensen的第一个烦恼是没办法引起Ackles家的兴趣的,至少是不足以引起年纪小一些的三个Ackles的兴趣的。Alec横躺在沙发上,身上穿的是Dean衣橱里的新皮衣,甚至还得寸进尺的把脑袋枕在他的双胞胎兄弟腿上。

 

Ben坐得很直,因为只有这样的姿势Alec才能够如此便利的把脑袋架在他腿上,他看起来有些紧张,毕竟电视里的娱乐新闻播报的可是他大哥的花边新闻。他试图让Alec换个台:“Alec,要不然你换个台吧?如果Jensen回来看到我们在看这个,他会生气的。”

 

“他都已经进组了,Ben,放轻松点。反正我也不信,在有绯闻爆出来之前我就不信。”Dean的坐姿要比Alec好上不止一点,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回来的迟了些,只能斜靠着坐在单人沙发上。他盯着Alec身上的皮衣看了两秒钟,很快就发现了问题,“Alec,要么坐起来要么就把我的外套还给我,你身上那件还是新的!”

 

“好吧,好吧我坐起来。”从某种程度来说Alec还算听Dean的话,虽然他从躺着变成坐着姿势也依旧没有好到哪去,“你说绯闻爆出来之前你就不信?你知道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Alec盘腿坐在沙发上,后背懒洋洋地靠在Ben的身上,他有点嫌弃播报新闻的女主持的发型,看上去总觉得有点老气,所以就一刻不停的跟不想参与他们有关于Jensen和他的绯闻对象的谈话的Ben咬耳朵。Ben被他烦得没招了,才有些不确定的说了两句:“好吧,其实关于Jensen和这个……总之就是这个人,其实我跟Dean想的差不多,记得你上次逃课吗?我本来是出来找你的,然后就看见……他们在一起吃饭,下午三点在咖啡厅吃饭?Jensen还把自己打扮的不太好认出来,反正我不信他们只是朋友。”

 

“……Ben你真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Alec忍不住感叹,他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早就逃课了,如果再迟一点儿没准他也能看见这个呢。

 

Dean已经懒得再去管Alec的坐姿了,他只是在Ben说话时露出个意料之中的表情,顺便评论了一句由于Alec太过于大声的悄悄话而被他听见的有关于电视里女主持的话题:“发型确实有点奇怪,不过至少她身材不错。说回Jensen,你们记得之前Jessica过生日吗?我本来是去Sammy家里找他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在他们家楼下我看到Jensen和那个男的抱在一起,就是电视里那个男的。”

 

“哇哦,大新闻。”

 

“所以说,我才不信什么只是朋友的说法。”

 

“你们不信什么?”太过大声的电视声音盖过了Jensen打开家门的声音,Dean的笑僵在脸上,同样的Alec也是,Ben直接低下了脑袋不敢看站在门口的Jensen,最可怕的是,电视里的女主持还在讲有关于Jensen和他的绯闻对象的花边新闻……

 

“你们不给我解释一下吗?”Jensen觉得他又要老十岁了,“顺便,Dean你上次夜不归宿是怎么回事?Alec你之前得C的两科是怎么回事?Ben你……算了,你就说说为什么Alec要抄你的卷子你不拒绝吧。”

 

好极了,这个问题绝对没办法回答的,Dean只能从沙发上跳起来,掏出他根本没响过一声的手机开始自说自话:“Sammy,你在学校?今晚有讲座?……好吧,我马上过去。”

 

Alec发誓,Dean这就是在演戏,装的比他们家里这个真正拍戏的人还要更像。有句话怎么说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Dean是这个上梁,那么Alec就绝对是下梁。他直接把Ben也拽了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走,推着他兄弟钻回他们自己的房间:“Ben,上次那道题我还是不会,继续教我吧——”

 

今天的Jensen Ackles也很头疼。

 

 

二.有关于Dean的一些事情

 

Dean Ackles,男,Ackles家的次子,二十四岁。虽然很难让人相信,但是他确实是斯坦福大学的大三学生,并且还不是特长生,他偶尔会在酒吧打零工,但是并不补贴家用,只不过是为了泡那个服务生或者说补一下他因为泡吧而变得空虚的钱包。爱好是垃圾食品、酒精和老式摇滚乐,还有大胸翘屁股的美女,感谢Ackles家的基因,Dean在泡妞这件事情上还从没失败过。

 

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大概可以概括成Dean最自豪的和Dean最不愿意听见的,首先Dean最自豪的事情大概是他蝉联了两次的舞会国王,如果算上他高中时期跟着他的斯坦福女友来参加的两次的话,它就蝉联了四次。接着就不是他愿意听见的了,大三这年,他失去了舞会国王的头衔并且多了个小尾巴。还有更糟糕的,那就是因为他的小尾巴的好朋友Jessica,他发现了自己蝉联了“斯坦福最想【消音】——Dean坚持要消音——他排行榜”三年的第一名,如果算上他高中时期跟着他的斯坦福女友来参加的两次的话他就已经蝉联五年了。

 

Dean觉得头疼,觉得自己逝去的青春期又要再一次的到来了,直到最近他跟他的小尾巴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他才觉得自己的青春期有了要衰退的迹象。

 

Jensen觉得没这么简单,Alec觉得这里面有猫腻,Ben觉得Dean夜不归宿非常不好。

 

“Jensen——Jensen——我饿了,真的还要等Dean吗?”Alec把手机举到Jensen面前,让他看清楚上面硕大的数字:20:47。

 

“Dean今天不会是不回来了吧……”Ben看起来有点担心,不过作为他的同胞兄弟Alec看上去就有点幸灾乐祸了。Jensen也赞同Ben的想法,只好把晚餐的肉饼与土豆泥端上来,不过他没忘记在入座后给Dean再打一个电话。

 

Alec用叉子把Dean的肉饼叉到自己盘子里,切了一半分给Ben,Ben用一副“Alec你这样子做不好”的表情看着他,得到的是Alec对他和Jensen的回答:“Ben,你别这样,Dean今晚绝对不会回来了。Jensen,我已经打了他三个电话了,我发誓,他得明早再回来了。”

 

“你怎么这么确定?”Jensen挂断了没被接通的电话,也把Jensen盘子里的土豆泥拨到自己的餐盘里。他一口咬下被叉起的西蓝花,就着土豆泥一起咽下,“别告诉我你今天又逃课了,然后才看到的吧?”

 

“我可没有!今天是礼拜五,下午我们没有课的,不信你问Ben!”Alec咀嚼着属于Dean的半块肉饼,转过脑袋希望Ben帮他说几句话。Ben把餐盘里的蔬菜全都吃了干净之后才开始对肉饼下手,听到Alec的话他才抬起头冲着Jensen使劲点头:“嗯,今天下午没课。所以我跟Jensen本来打算去找Dean的。”

 

“然后呢?”Jensen问。

 

“你绝对猜不到!”Alec在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把话头抢回来,兴致勃勃的给Jensen描绘了起来,“你猜我和Ben看到了什么?Dean他们好像有个Party,大中午的就喝了一大堆,我敢保证Dean绝对喝了一大堆威士忌。”

 

“然后就看到他那个小尾巴了,Jensen你还记得吗?就是Dean之前一直说烦的那个。”Ben补充道。

 

Jensen点点头,让他们继续说下去。Alec在听完Ben的话之后也顾不上嘴里的食物了,含糊不清的开始讲:“Dean之后就变卦了,就不说烦了,他还说他们是兄弟,反正我不信。”

 

“我也不信。”Ben附和。

 

Jensen听他们一唱一和的有点儿精神衰弱,餐盘里的食物也在边听边吃之中被解决了一大半,他不得不催促这两个孩子说点关键的了:“然后呢,我只想知道Dean到底干什么去了。”

 

“他们俩在酒吧门口亲了,然后一起走了。”

 

Alec和Ben的异口同声让Jensen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但是他好像也做不了什么,所以他选择吃饭,并且在明天的行程里加上一项“询问Dean有关于这个下午以及夜晚的事情”。于是,Jensen吃完了最后一口土豆泥,把干净的餐盘留在了座位上,他起身,又给Dean打了个电话,在Alec不断地重复着“打不通”的背景音中Jensen决定:“Alec,今晚你洗碗。”

 

在他走出餐厅时,电话被接通了,电话那头不是Dean的声音,而且听上去不太妙——这就有点尴尬了,于是Jensen知趣的说了抱歉。

 

第二天,Jensen没能堵到Dean,但是根据Alec和Ben的证言,Dean好像腰不舒服。

 

知道这一切的Dean,觉得自己的青春期又要来了,心累头疼。

 

 

三.有关于Ben的一些事情

 

Ben Ackles,男,Ackles家的三子,十六岁,以三秒钟的微弱优势成功的成为了双胞胎中的哥哥。本质来讲他是全家最乖的那个,而且他是唯一对宗教——准确说是圣母——有那么些信仰的人。兴趣爱好大概就是跟着他弟弟做他弟想做的事情,不喜欢的事情有挺多的但是都无伤大雅,总之他是个好孩子。

 

把话说回Ben自己身上,他最近遇到了一个有那么点麻烦的事情,说这完全是Ben自己的事情,那也不然,因为这个让Ben觉得麻烦并且担心的事情……是他的双胞胎弟弟的主意——他提出要跟Ben一起去纹身,瞒着家里年纪大一些的两个Ackles,去弄专属于他们这对双胞胎的纹身。

 

Ben觉得这样不好,但是他还是答应了,因为Alec提议的事情不管怎样最后他都会答应。

 

“这就是你们两个人去纹身的理由?”所以理所当然的,他们俩一起被Jensen教训了,一般这种时候Dean都只会在边上幸灾乐祸,但是他又不敢幸灾乐祸的太明显,因为会被Jensen一并教训,同时他也不敢一起教训,原因还是因为那个——会被Jensen一起教训。

 

“什么叫这就是!这多酷啊,Jensen,你不觉得吗?”Ben希望Alec可以少说两句,不然Jensen的训话时间只会变得更长。

 

Jensen大概是没办法理解Alec所说的酷了,他有些头疼的扶住额头,转身试图从Dean那里得到一点儿关于这个纹身究竟酷不酷的意见,然而,在审美这件事上他大概不应该指望Dean会有跟Alec相左的意见。所以Dean如此回答:“老实说,挺酷的。”

 

毕竟他们俩可是家里唯二穿皮衣、听老式摇滚乐并且喜欢垃圾食品的人了。

 

Jensen觉得自己错的离谱,他对Dean翻了个白眼,心里想一拳头打死之前选择向Dean求助的自己。Dean也特别识趣,收获了自己哥哥的一个白眼之后干脆直接出了家门。

 

Jensen继续就纹身这个话题展开对两兄弟的训话,当然大部分集中在始作俑者Alec身上,他从两兄弟还是高中生开始,一直念叨到要扣掉Alec这个月的零花钱——然后Dean回来了,他在Jensen身后挤眉弄眼,还用手指了指大门外。

 

Ben明白了什么,他举手打断了Jensen的训话:“Jensen,你朋友的车好像在门外……”

 

Ackles家心照不宣的朋友。

 

最小的两个Ackles在Dean和Ben的配合之下成功的逃脱了最大的那个Ackles的魔鬼训话,然而Alec的零花钱还是一去不复返了,所以,Alec愉快的决定了和Ben共享这个月的零花钱。

 

Ben表示没有意见,但是限制了Alec这个月的零食,因为没钱。

 

 

四.有关于Alec的一些事情

 

Alec Ackles,男,Ackles家的幺子,十六岁,以三秒钟的微弱差距成为了不仅仅是双胞胎中,也是全家最小的那一个。Alec表示相当的满意,这意味着他没有什么压力,满心都是为了能够活得更开心一些的小计划。兴趣爱好是和自己的双胞胎哥哥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讨厌的东西太多了就不一一列举了。总而言之,他是个不太乖的孩子。

 

如果要简单说的话,那就是Alec最近的麻烦事有点多。首先他怂恿双胞胎哥哥一起去纹身的事情暴露了,其次他偷穿家里二哥的皮夹克这件事情也暴露了。如果是这些都属于家常便饭级别的话,那最后这个就是让他最近额头上长了一颗不明显的青春痘的罪魁祸首了——他,和他的双胞胎兄弟,被一个自称是星探的人骚扰了两天了,今天是第三天。

 

Alec很暴躁,前所未有的暴躁。

 

“所以我说了,我拒绝,我对你说的明星或者演员或者管他什么东西都没什么兴趣。”他把那只拽住Ben胳膊的手甩开,侧过脑袋,情绪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好。那个人好像还想说什么,然而Ben却很快打断了他:“你还是别说了吧,不然Alec真的会打人的。”

 

Alec发誓,他看在Ben的面子上没有发脾气,但是他悄悄给Dean发了短信:“我们对你说的都没有任何兴趣,而且,你是真的不认识Jensen吗?”

 

“如果你认识他,那你还是……Alec!”Ben正打算好好解释,那个发名片的家伙就伸手想拽Alec,他就说这不是什么正经的人。结果就是Alec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拳头揍在了人家鼻子上。这如果被Jensen知道了,那估计得三个月的零花钱才能翻篇。

 

Alec当众打了人一拳头,收获了诸如我会起诉之类的话,然而这次Jensen没有骂人。

 

“我会找律师来处理这件事情的。”这是Jensen最后的决定,“没人能欺负我弟弟。”

 

头一次没有被Jensen训话的Alec有点儿不太习惯,他又问了一次Jensen是否真的不训他,得到的是Dean半真半假的回答:“你如果真的那么想被教训的话,我还没因为我那件新夹克教训你呢。”

 

“我才不要,你就是心疼那件你的小Sammy送你的夹克!”

 

“Alec,Dean……”

 

“Ben你别说话!”好极了,唯一一个拉架的人被Dean和Alec一起凶回来了。Dean被刚刚Alec那话说的特不痛快,跟Ackles家幺子如出一辙的脸看上去有点张牙舞爪,“才没有,是因为你不止一次偷穿我的衣服了!”

 

这种时候,往往需要一个能够管事的来阻止全家最会闹的两个人继续争吵下去。于是Jensen说话了:“Dean你上一次夜不归宿还没解释呢,Alec你拿C的试卷和考试作弊又是怎么回事?”

 

Dean想跑,失败。Alec想跑,失败。

 

Alec今天也逃不过训话,他的青春痘看来是不会消了。

 

 



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所以不负责任TBC.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