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15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二.朝圣者(06)

 

听啊,“我们得谈谈”?这种显而易见的Sam Winchester式的谈话开头,还有正对着Dean的狗狗眼——不觉得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像极了那些大型犬吗?这一切都太糟糕了,一定要加上修饰的话那应该是太他妈的糟糕了。Sam绝对是故意的,他比谁都清楚这双眼睛对Dean有多致命,从小时候的最后一碗谷物麦片到新的夹克外套再到现在,Dean哪能说得出拒绝的话?别说拒绝,就连谎言都只能在舌尖转一个圈,然后钻回他的喉咙里,被他咽进肚子去。

 

Sam掐准了这是Dean的命门,并且不打算放弃,眉毛更过分的耷拉下来,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杀伤力成倍的增加了,毕竟往常Dean可看不太清Sam的眉毛——藏在刘海下的眉毛——是怎样的状态。现在,他弟弟额角贴着纱布,眼睛附近有淡青色的即将变成深黑色的淤青,他靠在病床上用“狗狗眼”加八字眉来对付他。

 

“我们得谈谈,必须得谈谈。”Sam又一次重复,还不忘记叫一声Dean的名字,“Dean.”

 

“好吧,我们谈谈,你想听什么?”Dean只能选择妥协了,除此之外他还能干什么?这可不是隔着电话了,Dean Winchester可不可能再胜利了。他坐回Sam病床边上的椅子上,把上身紧靠在椅背上,尽可能的摆出一副我什么都不怕我什么都没有隐瞒的架势。

 

如果换做别人,Dean这样的虚张声势是完完全全可以拿到满分的,可惜的是他面对的人是Sam,他永远都只能拿到及格线以下的分数。Sam的脑袋靠着枕头,偏转过头盯着Dean,这样的动作有点儿压到他的淤伤,让他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冷气,这给他赚够了同情分。至少Dean的眼神从刚刚那副全副武装的模样变成了现在的担忧,Sam绝对是挑准了时机开口的,至少Dean这么认为:“你的案子,你和Bobby和FBI,你不能全都瞒着我。”

 

“我的案子,不是你给我介绍的吗?Drew Carter委托我去找他的女朋友,虽然现在看来应该说是前女友Iris,然后我找到了,Iris死了。就这么简单,我只是让你找Bobby帮个忙而已,我真没有插手FBI的事情。”

 

“那你说迟一点去找他,如果这是你的案子,那你没必要这样!”

 

“因为Drew也死了!这就变成了我跟Bobby共同的案子了,虽然我认为我的所有权应该更大一些。”

 

“Drew?他也死了?”Sam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一样,如果说Iris的死是所有人都能够预料到的并且心照不宣的,那么Drew的死就绝对是个突发事件。Dean看着他的瞳孔缩小,这也难怪,毕竟那个在他看来有些精神失常的男人怎么说也是Sam的朋友。他替Sam扶正了枕头,顺便揉了揉他弟弟的脑袋:“放心吧,Sammy,我会把一切都查清楚的。不会再有任出事了,相信我。”

 

Dean这话像是提醒了Sam一样,他甚至都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了,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又被Dean给摁回床上:“你突然怎么了?”

 

“有人会死,还会有的。”Sam像是在反驳Dean刚刚所说的话,他用打点滴的手抓住Dean的手,瞪大了眼睛告诉他,“我不清楚那个人是谁,但是除了我还有另一个人也被那个疯子抓了,你记得吗,那个给你打电话的人!……我没能把他也带出来,是我的错。”

 

这算是把Dean的脑袋给敲清醒了,一旦Sam和受伤这样的字眼联系在一起他的脑袋似乎就格外的不清醒。昨天晚上,他分明有留意到这一点的——给他打电话的人也是人质。他把Sam的手按回床上,弯腰,脸和他兄弟的脸离的有些太近了:“我会找到他的,Sammy,这不是你的错,相信我。你能记得起来你被关在什么地方吗?”

 

“太黑了,除了我在电话里打招呼的那会儿能看到一点儿东西,其他时候我只能听见。”Sam摇了摇头,还好他还没到要使用颈托的地步。

 

“听见什么?”

 

“水声和风声,水在流动的声音和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其他的就没有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脑袋不太清醒。”

 

“你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吗?你逃出来的时候没注意到什么吗?”

 

Sam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大约是在唤醒之前的记忆:“太暗了,我看不太清不过他讲话有点,有点像英国人……附近应该有河,或者最少也有个湖。不过我更倾向于是河。而且没什么人,至少是在晚上没什么人。关着我的地方应该是个旧公寓,即将要拆迁的那种,我在三楼的其中一个房间,再向上应该还有楼层,但我不太清楚。”

 

“好了,足够了。我会去查查,你就先好好休息着行吗?过一会儿Jody会来看看你,大概警察那边也会要你留个口供吧。”Dean有点故作轻松的意思,至少他得让Sam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情,否则他弟弟才不会心甘情愿的乖乖休息。

 

大概Sam也明白自己到底伤成了什么样,没再提出有关于他也要跟着——毕竟他的身体真的不允许——一起去的提案了。他刚在门口问完有关于Sam需要缴纳的医疗费用的相关事项,就再一次被病房里的Sam叫进去了。

 

“Dean,我是在塔吉特百货[①]附近的电话亭给你打的电话,我觉得你大概会需要这个消息吧,以及,等事情结束了我们需……”

 

“我明白我明白,我们需要谈谈,对吧?”

 

这下他是成功堵住了Sam的嘴巴,又用了些幼稚的称呼滑稽的修饰词来调侃了Sam几句后才真正离去。

 

Dean在给Sam缴费时心疼了一下,毕竟刷的是他自己的银行卡,所以这一笔账又被他成功的记到了那个还没落网的凶手头上。不过电话这种东西是不会在乎你的心情好坏的,Dean刚心疼完自己的钱包,就接到了Ash打来的更让他头疼的消息——他在Sam的宿舍里收到的那封电子邮件就是从斯坦福发送出的,而Ash查到了发送这封邮件的电脑的主人。

 

一个叫做Leonard Evans的大三学生,似乎还挺有名的。

 

“所以我现在只要找到这个叫Leonard的人?别告诉我真的他就是那个婊子养的变态。”如果真的就是这样的话那他大概得考虑一下Sam要不要继续在斯坦福念书了。

 

电话那边的Ash说起话来还是有那个故弄玄虚的毛病,而且他这种无时无刻都依靠酒精度日的毛病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改?如果不是他的效率一如既往的很高的话,Dean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的。

 

“关键就是,Leonard的电脑当天晚上,准确的说是那天一整天一直都在他的宿舍里——因为地理坐标没有变化而且在内部软件的运作……”在Ash即将开始一堂有关于电脑部件与追踪的免费课程的时候Dean及时的打断了他:“所以呢?”

 

“好吧,仅仅是这个的话还不足以说明什么,但是我看了他的未读邮件,分别是来自于他的女朋友一号二号和三号,大概就是说他们找不到这个Leonard,现在呢,你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也就是说他失踪了。”Dean推测,“你能弄到这个人的音频录音吗?从他的电脑里或者随便哪里。”

 

“很不巧的我确实存了,他的电脑里有太多有关于他自娱自乐唱歌的录音了。”Ash在电话那边敲击了几下键盘一个男性的声音带着一些电流音缓慢的传出来,“这是他唱歌的,我把他有一小段讲话的声音单独弄出来了,只不过音质不是很好。”

 

Dean没说话,只是听着Ash在电话那头重复的播放同一个音频。第一次他还有些怀疑,第二次他留意到了发音上的错误,第三次他听清了单词间不太对劲的停顿……Dean有八成的把握,这个斯坦福的大三学生,脚踏三条船的花花公子应该就是被绑架的第二个人,并且,有很大的可能性他已经遇害。

 

“你继续查,有新的消息了就告诉我。”Dean挂了Ash的电话,然后拨号给了Jody,大约就是关于Sam关于Drew的一些琐事,警察局的效率让Dean有些担忧,毕竟已经一天过去了,按照Jody的说法,Drew的尸检报告还得再等。他也没心思再去多想这些关于体制内人员的效率的问题,只让Jody派两个人过来,毕竟Sam现在既是被害者又是证人,可不能让他变成第二个Drew Carter——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

 

等一切都处理妥当了,Dean把自己一个人锁在了车里,他从副驾驶前的抽屉里掏出一叠有点年份了的纸质地图,从中找到了属于圣何塞的那张。Dean在脑袋里回忆Sam说的每一个字,把签字笔的笔帽咬在嘴里,用黑色的签字笔圈出塔吉特百货与医院的位置、紧接着是河、湖、公园,总之是一切满足——哪怕只有一点——Sam所说的特征的位置。

 

他大概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

 

TBC.

 

 

注:

①塔吉特百货:圣何塞的一家百货商场,翻译取自谷歌地图。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