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14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二.朝圣者(05)








Dean鞋都没脱的倒进汽车旅馆的床垫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他选择放弃在水压过低的淋浴间里清洗自己,然后花费了超过两个小时的时间——数羊的记忆停留在第7412——来强迫自己睡着。应该说,他居然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睡着了,在Sam深陷于危险中的时候。




不过,这样的睡眠也没能持续太久,将近天亮的时候他就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仅仅获得了三个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让Dean的起床气稍微有点重,没脱衣服脱鞋导致的后果就是他现在又累又脏并且浑身酸痛。打电话来的是圣何塞的一家医院,根据他们的说法是有个急诊病人留了他的电话号码,而且留下的不是他工作电话的号码,而是私人手机。




这个消息让Dean几乎是瞬间就摆脱了在他脑袋里作怪的瞌睡虫,他固执而又欣喜的期待着在医院里看到他弟弟,同时又有点儿因为“急诊病人”这个称呼而慌乱起来。他用十分的时间冲了一个冷水澡——热水阀是坏的——然后在发现自己没有能够换洗的内裤时选择了反穿。Dean甩掉头发上的水珠,用毛巾随意揉了两圈,简单的梳洗让他多少看起来精神了一点儿,虽然因为睡眠的不足他的黑眼圈重得要命。




Dean在出门前把枕头下的匕首带走,又将手枪插进裤腰里,在一切都准备好后,天已经开始泛白了。




清晨的街道上偶尔能遇见两个晨跑的人,Dean的车速有些太快了不过好在现在才不到早上六点。他用过快的车速驶出帕罗奥多,沿着公路往东南方向的圣何塞开去。




Dean刚进医院就被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呛得说不出话来,他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并且刚刚结束一个二十多分钟的车程[①],而现在,消毒水的味道让他想吐。Dean克制住自己的生理反应,在前台的接待处提供了身份信息并且成功的问到了有关于他接到的那个电话里提到的所有事情。




“你是那个大个子的家属吗?我领你过去吧。”胸牌上标注着名字的护士让她的同事帮忙照看一下前台,带着Dean就走进了电梯。她似乎很健谈,也有可能是很敬业,一路上都在讲有关于她所说的“那个大个子”的事情,“他是在电话亭被人发现的,听说整个人挂在电话上昏了过去。刚刚送来的时候他身上都是血,右脚似乎有点扭伤,一只手臂骨折,还有各种各样的出血……总之,很不乐观。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只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先前他醒了一次,大约在我们打电话给你之前十多分钟,他留了你的电话后就又昏迷了,不过别担心,是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Dean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认这个不仅扭伤、骨折,还有各种出血口的人就是Sam了,毕竟除了他的弟弟,他想不到第二个会在受伤住院后留下他私人号码作为家属联络方式的人了。他谢过护士,推门进了病房。




扭伤的右脚被纱布包裹好,一只手臂上打着石膏,而没受伤的那只手上则连着输液管。病床上睡着了的男孩就是Sam,哪怕他的刘海因为处理额头上的伤口的原因而被梳起来,脸上贴着消毒棉和胶带,眼角有淡青色的淤痕,Dean也在进门的第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的弟弟。




小护士贴心的替Dean带上门,病房里只有轻微的呼吸声和点滴滴落的声音。Dean从没见过这样的Sam,哪怕他总是不遗余力的嘲笑Sam像个女孩子一样柔弱,但是他得面对的现实是他的弟弟在青春期里窜高了二十几公分,已经不再是那个不足一米七的小矮子了。况且,在他还是背着大而旧的书包的时候他就已经很厉害了,John的训练不仅仅让Dean变得厉害起来,也让Sam在很小的时候就能把孩子王打趴在地上,他可以的,只不过他很少这么做。




Dean把椅子拖到床边坐下,金属座椅在瓷砖地上发出的声音刺耳而又尖锐——也许并没有这么严重,但是一切都在Dean的耳朵里被放大了。他就坐在Sam的点滴架边上,两手支撑在双膝上抱成拳头,他不敢看自己睡着了的弟弟,只把额头贴在拳头上用来逃避病床上的Sam。




“对不起,Sammy……”Dean一滴眼泪也没流出来,或者该说他克制住了自己即将流出的眼泪。他想起昨天被他忽略掉的那个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他轻易放过的电话亭号码。他应该回播过去的,可是他没有,他只是把这当做一个拨错的电话忽略掉了,于是他又一次道歉,“对不起……”




是他的错,他没有保护好他弟弟。




Dean的自责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只要他看见Sam的样子,听到他的呼吸,甚至只是闻到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都会让他有一种即将失去Sam的错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疏忽大意。直到Sam发出微弱的声音,并试图用打点滴的手去触碰他的时候Dean才回过神来:“Sammy?你还好吗?……我去把医生找过来,你等我一……”




“Dean,别,先别。”Sam的手被Dean摁回床上,他挣扎着想坐起来又被Dean给制止了。Sam叹了口气,只能稍稍侧过脑袋,在不压到自己脸上的消毒棉的前提下尽可能的看着Dean的脸,“我很好,Dean,我没事的。”




“不,你有没有什么事先找医生看过了再说。”




“我确实没什……”




Sam没能够说完话,Dean就径直出了病房门,三五分钟后他就把医生找来了。




“确实,他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只不过是外伤看起来比较严重,但是万幸的是没什么严重的内伤。”医生简单的给Sam做了个检查,在离开前把结果告诉Dean。




只不过这还不足以让Dean安心,他又反复询问了两次,直到医生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你弟弟只不过是皮肉伤,最严重的就是骨折,没有脑震荡更没有你想象的那样严重,只要注意休息按时换药就能够好起来。”




医生离开病房的时候,Sam已经凭借着一己之力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把枕头垫在脑后,让自己能够靠得更舒服一点儿。他居然还有闲心开玩笑,嘴角几乎都要咧到耳根:“你瞧,我说过了吧,我没事的。Dean,你简直像个老妈子,还必须是超过五十岁的那种。”




“我是在担心你!”Dean本打算强调Sam像个姑娘一样受伤了,但是话头从喉咙里蹦出来,在舌头与牙齿间打了个转儿又钻进肚子里了,“……毕竟你受伤了。”




“只是一点儿皮外伤而已,我好好的,没有什么事。”




他俩谁都还没提起有关于Sam失踪并带回一身伤的事情,Dean想等Sam愿意的开口的时候,他不想逼迫他弟弟做任何事情。




Sam的嘴唇动了动,结果却在他说话前就被不合时宜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这就像打扰了Dean的睡眠时间的电话那样讨厌,只不过这次响起来的是工作电话。Dean不得不到窗户边上接电话,Sam想说的也不得不在他的嘴巴里多呆一会儿。




电话那头的人是Bobby,幸好Dean看了来电显示,没有劈头盖脸的就先骂一通脏话。




“Sam失踪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看起来Jody已经把这件事告诉Bobby了。




“Iris Bloom的尸体应该已经够你们忙了,而且现在已经没事了。”




“如果不是Jody告诉我,你这个混小子是不是都不打算告诉我这件事?”Bobby的火气不小,他一直都这样,好像有生不完的气似的,不过这次这件事也确实该让他发火,“Dean,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他这话让Dean有点语塞,他转头看向靠在病床上的Sam,叹了口气:“也只是不想让你太担心了,毕竟已经够忙了不是吗?我保证,不过有——当然我希望没有也肯定不会有了——下次的话,我一定告诉你。”




“我为你们两个小子操心的还少吗?”




“我知道,所以,你是发现什么了吗?”




“Iris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和你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我就说!”Dean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大腿外侧,推理结果得到印证让他心情大好,他告诉Bobby自己会迟些去找他,在他处理完有关于Sam的事情之后。




“还有Drew Carter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具体等你来了再说吧。”Bobby在挂电话之前不忘记告诉Dean这件事。




“是Bobby?”挂了电话的Dean就听到Sam这么问他,他弟弟在替他操心,“你从FBI离职之后不就不插手他们的案子了吗?我以为你只是让我找Bobby帮个忙!”




“Sammy,这是我的案子。”他必须想办法转移话题!




“Dean,你在瞒着我,瞒着我很多事。”Sam盯着他的眼睛,洒进屋里的阳光把他那双眼睛照出漂亮的蓝绿色光泽,Dean没法对着这双眼睛说谎。他有个错觉,就好像是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Sam偷偷的长大了,甚至知道了太多Dean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你有事情瞒着我,你得跟我坦白,Dean,我们得谈谈。”








TBC.








注:
①二十多分钟的车程:旧金山到圣何塞自驾时间是49分钟,帕罗奥多大约在中间吧,二十多分钟是我的一个推断值,如果不符合实际,请别深究。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