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13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二.朝圣者(04)








由于没有外伤,所以,他的死因只有可能是内部的器官衰竭,也就是说是毒杀。但是大部分的致死成分都会刺激肠胃从而引起呕吐或者是在皮肤与粘膜上出现过敏症状,而Drew的身体与口鼻都很干净,这就帮Dean排除掉了绝大多数的毒药或者化学成分。




这样离奇的死亡就好像是经典小说里的情节,如果再加上个密室之类的设定那就更加引人入胜了。好在摆在Dean面前的还不是这么棘手的事情,只不过是个没有外伤的尸体而已。他用一根棉签棒伸进Drew的鼻孔里,旋转一圈后取出,想再次确认有关于化学试剂的排除推论,而事实就是,哪怕是鼻腔内也只是发现了一些普通的粘液。




Dean又抓起Drew的手腕,检查他的腕部动脉是否有任何被划裂开来的痕迹,当然,结果是没有。除了在Drew的手背上发现了两个因为输液而留下的针孔以外,这具男性尸体上就没有其他可疑的痕迹了。




针孔,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




Dean比对两个针孔的颜色,靠左的那个还有一点儿微微泛青。Drew是今天才住院的,在他来医院找他的时候他的状况已经稍微稳定了下来,并且不再输液了。而今晚他发现尸体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任何输液需要用的东西。Dean在心里有了个猜想,他把自己的工具收好,然后脱了手套扔进病房内已经被清理过内容物的垃圾桶里。然后探出病房,冲着离他最近的小护士眨了眨眼睛:“能帮我找到负责Drew Carter输液情况与用药情况的医生吗?”




那个小姑娘的手脚相当麻利,Dean大约等了十分钟,也有可能是八分钟或者更短。穿着白色大褂的女医生——他推测的,当然后面证实了并不是——向他走来。身材可以给六分,脸给七分,换成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刻Dean都会在不妨碍暗恋的基础上跟她交换电话号码,以便于能够在闲暇的夜晚有一场火辣而又你情我愿的一夜情。但是现在,他满心都是Sam,只想着Jody找的黑客或者是他更早之前拜托的Ash能尽快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嗯……你好,Spears医生。”Dean瞄了眼女医生的胸牌,没把时间花费在那些寒暄之类的废话里,“可以聊聊关于Drew Carter的用药情况吗?”




“我只是个护士长,还不算医生。”Spears女士纠正了Dean的称呼之后才轻轻的点点脑袋,“是的,在三楼的病房的用药情况都是我在负责。”




“那Drew的输液情况是怎么样的?他从送来到现在一共输液了几次?”




“一次。”女人的回答快速而又精确,而她这样的回答也正好印证了Dean心里的推论,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多问了一句:“确定只有一次?”




“对,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是这层楼唯一一个癫痫发作的患者。刚送来的时候我们有给他输液,情况稳定之后输液管就撤掉了。”




“也就是说……”他的手背上应该只有一个针孔,那么比较新一些的那一个应该就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Dean还没说完这句话,手机就不合时宜的响了,只有一声然后又挂断了。他不得不说一句抱歉,终止了这场核对性质的问话。




手机显示的通话号码是个公用电话亭,在谷歌查询以后的结果显示这是圣何塞的一个电话亭。Dean完全摸不着头绪,只认为是一个打错的电话,好在对方及时发现了错误并且挂断了。这个小小的插曲没有妨碍到Dean的工作,确切的说,在室内瞎转悠能发现的大概也没多少。他正准备去找Jody,就看到这位中年女警给他带了个消息过来:“监控室那边把两个摄像头还有进出口的监控都给调出来了,你要去看看吗?”




“当然,你可真及时。”他把手机塞回内袋,跟着Jody一块儿去了监控室。




“你有什么发现?”这一段不算远的距离当然也没能浪费,Jody问了点有关于Drew的情况。




“坦白说不多,不过我大概能猜到点什么了,他应该是被注射了某种药物而至死的,剩下的只能交给验尸官了,我不在行的。”




“你说出我不在行这种话可真少见,要知道我们这边认识你的人可不少。”




“说明我很有魅力?”!Dean用他一贯的口吻开玩笑,更没忘了眨眨眼睛来突现他所说的魅力。虽然他还是这样的态度,但是他插进夹克外套口袋里的手却稍稍捏起了拳头,“被警察们盯上,这不就意味着我的假证件都很容易曝光吗?”




“你真以为我们都在关注你的假冒证件和信用卡诈骗吗?”Jody在两个有点敏感的词汇上压低了声音,稍显有些怪声怪气的用别扭的名词称呼Dean,“探员?”




“我应该说谢谢吗?”




“……你为什么不考虑回来呢?你不需要选择跟John一样的道路。不仅仅是Bobby他们,FBI也一直都很需要你。”




“不,你不明白。Jody……算了,先看监控吧。”监控室的大门让Dean草率的终止了对话,这不是他喜欢的话题,但是他又理解Jody的心情。Jody是他的朋友,也是Bobby的朋友,曾经也一起工作过,他明白她是在替他考虑,但是这些对于现在的Dean而言都有那么一些不太可靠。他没多解释,只是在监控画面开始播放之前多说了一句,“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完成一切。”




Jody Mills侧过脑袋看向Dean紧盯画面的侧脸,抿紧了嘴唇。




显示屏投出画质稍显落后的画面,从晚上八点二十分左右Dean离开Drew病房之后,一直到十点零九分他发现尸体之前的全部画面都被调了出来。两个多小时的镜头被加速处理之后被压缩了时长,每个人都变得来去匆匆,经过Drew房间的人很多,但是进去的并没有几个——准确而言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送药的男护士,另一个是清理房间的保洁员。前者的停留时间大约三分钟,后者只有一分钟。




Dean把倍速缩小,用正常的速度观看监控。保洁员的脸清楚的被监控器拍了下来,大约五十岁上下的女人,微微发福。她在病房内停留的时间过短,应该不足以能够完成注射工作,况且一位保洁员对患者进行注射,这样的行为,只要不是傻子,都会选择反抗。而Drew的身上没有反抗的痕迹。




目标锁定在了在保洁员之前进去病房的男护士,第一个监控器并没有拍到他的脸——他把头低了下去,光线不太好,看的并不清楚。Dean只能试图看看第二个监控器有没有拍到有用的画面,结果是没有,这个家伙太谨慎了也太棘手了。




“这个男人,能把所有有拍到他的监控全都处理出来吗?”Dean按下暂停,指着屏幕上的男护士对监控室的负责人说。




“那也许得到明天了。”




Dean点了点头,毕竟现在已经是接近午夜的时间了,马上整理拷贝出监控显然不太现实。他跟Jody一块儿离开了,没听见在房门关上后管理员打电话的声音。




三楼的警员已经在做关于Drew尸体的搬运工作了,Dean和Jody就靠在电梯口,一时间反而成为了最清闲的人。这样的情况直接导致Dean不受控制的想起上一次和Jody合作的时候,那时候他还跟着他爸爸,他还只能够是给John打下手。Bobby也在现场,还有Pamela和其他曾经一起工作过的人。




他第一次看见Pamela验尸的时候还不由自主的反胃了,虽然为了不让John失望他只能把反进嘴里的酸水又吞下去,然后在回家之后给Sam讲关于今天的经历。那时候他多大?大概只有十六岁,或者再多一点儿,最多也就十七岁。反正那个时候的Sam已经不太爱听他讲关于John办案的事情了,他倒是更乐意听Dean用自夸的方式讲那些他处理了的无关痛痒的小案子——在听前者的时候他总算会睡着。




“Dean,Dean?”Jody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拉回来,女警官有些担忧的看向他,“你还好吗?我觉得你需要回去休息。”




“不,我挺好的。”当人运用我觉得这样的句式时往往表达是一种要求。




“你不太好。”Jody说得很直接,她伸手拍了一把Dean的肩膀,“回去休息,有消息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Jod……”Dean的话没说完就被Jody拉着进了电梯,她用半带强迫的语调告诉Dean:“Bobby告诉我了,你今天还在处理另一个案子,分尸?现在Sam又失踪了,Dean,你没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Dean没说话,也不去看Jody的脸。




“回去休息吧,有消息的时候我通知你。”她把Dean送到Impala附近,两手插在腰上,“我才是警察不是吗?”




Dean还是上了车,他承认,他确实需要休息,他维持着神经紧绷的状态已经太久了,他开始对任何事物都进行条件反射的质疑与分析了,就像他刚才对Jody那样,没说出口但是确实进行了一次有关于“我觉得”的分析。




“Dean,你不需要成为第二个John。”这是Jody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只是冲她露出个微笑,大概是个很疲惫的微笑,然后说了句谢谢。也许吧,他确实和他爸爸有着惊人的相似,说是模仿也好学习也罢,但是Dean都明白的,他必须按照自己的路去走,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明白。




Impala发动,Jody看着车尾越来越远,才转身又进了医院。








TBC.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