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12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09) 二.朝圣者(01) 二.朝圣者(02)








二.朝圣者(03)








“Hello?”Dean出于最基本的克制没有直接就破口大骂。他走出了病房,拦下离他最近的一个护士示意她给当地警察先打个电话。




“Hi,Dean.”那是Sam的声音。




紧接着是肢体碰撞的声音,在他做出反应叫出Sam的乳名之前,就被电子信号另一段,不知道在什么样的地方里的他弟弟发出的闷哼声给堵在了喉咙里。电话那头换成了个说话很慢很缓的人,说话时还夹杂着不自然的电流音,不需要花太多脑子Dean都能猜得到,是变声器。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对方看起来也不像个傻子:“晚上好,小知更鸟。”




虽然在这个地方,他打了个磕巴。




“操你自己吧说话都发抖的变态,不管是鸟还是蝙蝠家的小孩儿我都不太喜欢。”他的火气不小,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他就经历了无数次的愚弄,夸张手法,但是足够说明严重程度,“除了第二任。[①]我警告你,放了我弟弟,否则我一定让你好看,我说到做到的贱人。”




“我很高兴你还有跟我开玩笑的心情,如果你在听到我想说的话之后还能有这样的心情那就更好了。”他讨厌这种游刃有余的感觉,楼层里朝病房内张望的小护士就足够让他心烦意乱了,更不用说他还得面对这样一个让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讨厌的角色。但这不能影响那人的任何一个字句,他这话听起来漫不经心,不过也许是变声器带来的错觉,Dean总觉得像是听见了啜泣声。




“婊子养的家伙,快说吧,或者你想让我去‘芭提雅[②]’或者‘德瓦伦[③]’帮你找两个辣妞让你快点把自己弄出来吗?”




“你弟弟Sam Winchester,你……想他吗?”




Dean绝对听到了怪异的声音,一个古怪的停顿以及短暂的抽噎声。但他为了Sam的名字放弃深究这个,这家伙抓准了他的弱点。他当然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咬牙切齿的一声冷哼大概就足以说明一切:“赶紧放了我弟弟,否则我会让你好看的。”




“亲手抓我进监狱?还是给我的脑门一颗枪子?”这话倒是轻巧,可说话的人却听起来不那么自然。Dean不得不在心里记下这点儿不寻常,他开始隐约有点儿怀疑电话那头的人的身份了。从变声器没能隐藏掉的隐约口音分析,对方大概是个教育水平普通或者说口语一般的外国人——他有好几个词出现了发音上的错误,词句间的停顿方式也不太像个美国人。




Dean没直接把他想的全都说出来,他用迂回曲折的方式把话题扰到Iris的案子上,在那个偏僻难找的地点上大做文章:“我会的,不过在此之前,你能够找到那样的破房子和破工厂真是让人觉得意外,我都害怕第一次发现这样的地方。”




“你,你在分析我,我了解你,你一定在分析我的口音。”




目的暴露得一干二净。




“这是个可怜鬼,我专门选了他和你的Sammy,一起为你制作……新,新新的礼物……”好极了,这个在说话的人是下一个被害人,而Sam会跟他一起被害。这样的想法让Dean后背出汗,在这样的夜晚,他的衬衫竟然完完全全的被汗给浸湿了,也许有点儿夸张,但这是真的。不仅如此,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已经站在他身边的警长。




电话紧接着就挂断了,虽然在挂断之前他听到了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我送的花吗?”




“Son of bitch!Fuck you jackass!”Dean一连骂了好几个粗俗的脏话,内容的丰富程度令人叹为观止。直到他喘着气靠在墙上的时候才留意到已经站在他身边一阵子的Mills警长,“哦,Jody,我没注意到你们已经来了。”




“如果换了别人你肯定已经失去印象分了。”Jody手下的警员正在做最基础的现场勘察与问话,而她则抱着双臂,冲Dean挑起一边眉毛,“说说看,发生了什么?”




“我从来都没什么印象分的。”Dean故作轻松的回应一句调侃,他不打算透露太多,“关于我弟弟的事情,我能处理好。里面那个人是Drew Carter,我最近在调查的案子的委托人,也是那个案子的死者的前男友,对了,他还非法监禁了他的前女友。我跟着Sam手机的定位来的,然后就发现他已经死了,我弟弟的手机就放在他的身上,接着我就接到了刚刚那个电话。”




他的话让Jody忍不住皱了眉头,她拍了一把Dean的肱二头肌,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现在里面有个死因不明的人,你确定这仅仅关于你弟弟吗?”




她这句话让Dean有几分动摇,他又想起电话那头被要挟着说话的人,接着想到他的父亲和母亲,最后是Sam——这一切都让他觉得沉重,仿佛是接受刑罚的泰坦巨神[④],背负天穹与万物。




他可以的,他又不可以的。




“如果你愿意,我会帮你。”Jody并没有强迫,她只是站在Dean身边,“不仅仅是我,包括Bobby在内的所有的人,不论是FBI或者只是个普通的警察我们都会帮你的。”




“我知道,只是……”Dean比谁都明白这点,也比谁都明白他不该过于相信自己。




“你只是在抗拒,或者说是逃避。”




Dean什么都没说,却固执得把脸别像另一边,他把手机的手机抓得紧紧的,几乎让人怀疑他可能成为捏爆电子设备的大力士。他做了几个深呼吸来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从Sam的失踪到Drew的死亡再到这通与被挟持者的通话,这一切都让Dean疲惫不仅如此这一切也更让他激动。他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紧绷状态,偏执的分析每一处不太寻常的地方,甚至有些神经质。




他还是松口了,他不敢用Sam当做赌注为自己的能力买单。




“Sam失踪了,被刚刚打电话给我的婊子给挟持了。Bobby那边明天再告诉他吧,这姑且也和他手里那个案子有关系。”Dean把Sam的手机递给Jody,手扶着腰活动了一下身体,“能拍到这间病房的一共有两个摄像头,我需要监控录像。对了,找个黑客,追踪刚刚那条通话信息,最快的时间内定位。”




“你这样真让我不懂谁才是那个有警衔的人了。”Jody接过手机,冲Dean耸了耸肩膀,“我不确定我们这边的技术人员能有多快。”




“我曾经算是也有的,不是吗?”Dean还能保持自己的风趣真是万幸,Jody的回答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够像Charlie一样有着出神入化的技能,“尽快就好。”




Jody点了点头,把现场留给Dean,在这方面她永远没有这小子来得专业。她目送Dean走进病房,才转身去找医院的负责人询问关于监控录像的事情。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是给Bobby的私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病房内,警员在窗口、门把手、床边等等地方采集有用的信息,当然只能够说是试图采集,Dean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能找到什么。如果说那个贱人真的猖狂而又自信到这样的地步,那么他留下来的就不会是让一群小警察能够找到的线索了。




他从夹克内袋里取出一小包工具,大概就是些剪子镊子之类的基础用品。随后又掏出手套给自己戴上,而后才慢慢掀开盖在Drew尸体上的白色被单。医院统一发放的被单干净而又整洁,甚至被角都有贴心的帮Drew掖好,如果说这是杀死他的人干的,那么他大概是个贴心却又冷淡的人,带着一点儿的傲慢。这只不过是Dean的推测,在他最不优秀的方面上做的一点儿假设。




他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眼前这具安详而又整洁的尸体上,病号服穿戴完整,没有挣扎导致的翻翘更没有什么污渍。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凶手在他死后替他更换了衣服,要么就是Drew走得很安详。Dean个人更倾向于后者,毕竟前者的工作量实在有点儿大。




他用剪子剪开Drew上身的衣服,男性的上半身上有些陈年旧伤,但是没有新的伤口,心脏喉咙等致命的位置也不存在淤青或者肿块,如果不是他确实是没有了脉搏失去了心跳,那么大概会有一大片的人以为他只不过是睡着了。Dean翻看Drew的颈侧,然后捏开他的嘴巴检查口腔,翻开眼皮观察眼球……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只给出了一个信息——没有任何外伤,也排除绝大多数的毒杀。








TBC.








注:




①Dean提到的蝙蝠家和第二任:这里指历任罗宾小子,第二任指的是Jason Todd,玩了一下Jensen曾给桶哥配音的梗。

②芭提雅:泰国城市,红灯区很出名,90%玩的是“GO GO BAR”的套路。

③德瓦伦:荷兰阿姆斯特丹内的红灯区,坐落于荷兰阿姆斯特丹最古老部分的中心地区,横跨几个街区和数条运河,也是当地主要的观光景点之一,有“开放show”之类的节目,相当的男性天堂。

④泰坦巨神:此处指被宙斯降罪而背负苍天的希腊神话擎天神阿特拉斯。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