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PN/SD]Teenager and Adult 01

*看完907后的有感而发的如厕读物很烂

*尝试双视角Adult!Sam/Teenager!Dean,斜线有意义

*不会很长,尽快完结

*一切不科学都可以让超自然生物背锅

*大型OOC现场与小学生模式作文并存

*全年龄均可阅读

*如有造成任何不适请不要当面骂我

 

***

 

S.W-01

 

这次的行动一如既往的不顺利,就好像Winchester这个姓氏就是天生与顺利无关似的。他们杀了两个天使之后才发现最大的那个隐患其实是个女巫,这就好像是烧错了尸骨一样让人焦头烂额。不过好消息还是有的,虽然那个法力强大的女巫没能被成功杀死,但他俩至少让她不敢再做什么事情了——

 

如果说,在回到地堡之后,Sam没有在自己的衣服里看见一个巫术袋的话。

 

他确信自己刚把夹克衫脱下来,掏出手机扔在桌面上,一个小巧的包就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紧接着,Sam就出现在了某个不知名的街头的长椅上,以坐姿的方式手里还拿着他的夹克外套。

 

Sam用了三分钟的时间才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不太确定这到底是梦还是说是其他什么地方。他总算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裤子,穿好外套——暗自庆幸口袋里还有剩余的零钱——进了最近的一家超市。看样子这不太像是个很繁华的地方,超市的陈设都有些老旧了,甚至他都没找到自动购买机,至少要比他常去的那几家便利店都要来得更旧。

 

他本来只打算随便拿点面包的,但是他注意到了跟他隔着两个货架的男孩。那孩子双手插在牛仔外套的口袋里,宽松的牛仔上衣看起来有点儿不太对劲,他盯着货架上的花生酱又或者是别的什么酱看了很久,他侧转了一下身体,用不算宽的背挡住自己的手,大约是把什么东西塞进了怀里。Sam确信他目睹了一场不成熟的偷窃行为,不仅仅是说他的手法稚嫩,而应该说这样的行为本身就不够成熟。

 

“嘿,孩子,你在干什么!”Sam的声音成功引起了超市营业员的注意,也成功的暴露了这孩子偷鸡摸狗的行为。

 

那孩子往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张脸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从嘴型来看他大概送了Sam一句“Fuck off”然后拔腿就跑,两个男性员工抓住了本想要逃跑的男孩,牛仔外套里掉出他刚刚塞进去的小瓶子和一袋面包。他们把他摁在地上却不想被这孩子一脚踹到了裆下——这还只是其中一个人,另一个则是脸上挂了彩。Sam把手里的面包放回货架上,正打算去帮忙让这个坏小子安稳下来的时候,就有人叫来了巡警。

 

当然,个头比他高出一大截的警察也在给他铐上手铐时吃了结结实实的一拳头,而且还是正中左眼,因为在Sam结账的时候那个巡警正好回来问话,这时候的他已经带上了墨镜。

 

“刚刚那小子可真是不学好,现在的小孩子到底都怎么了。”收银员是个中年妇女,看样子是想到了自己的孩子露出个大概算是担忧的表情后才例行公事的问,“要带一份今天的报纸吗?”

 

“当然。”Sam并不想要报纸,因为新闻对他而言没什么用处,不过他能从上面知道日期和方位。

 

“给,您的商品和报纸,祝您生活愉快。”

 

……这好像不太愉快了。Sam接过购物袋,耳边那句生活愉快还没散去,报纸右上角的日期就让他脊背一凉——

 

13.03.1995,纽约上州。

 

他记起来了,这是Dean因为输光了生活费而在超市里偷东西而被送进教养院的时候,他还记得,在Sonny的教养院里他听到的——Dean偷了一袋面包和一罐花生酱。


***


D.W-01

 

Dean觉得自己就是个天生的傻子,他很少这么形容自己,但是这一次他必须承认。他不应该赌博的,本来想让生活费翻倍给Sam买点除了麦片和面包以外的东西,结果却是很成功的从桌球一直输到了扑克,身上的现金也从钞票变成了硬币——只剩下几美分,最多就够买点儿童糖果。

 

当然,这还不是最傻的。

 

他不能让他只有12岁的弟弟饿肚子,这会直接导致本来就有些营养不良的小孩子一辈子都长不高的,于是他做了第二个蠢决定。他选了家超市,经过一个小时的比对后才选择了这家超市,因为它足够冷清,员工看起来也不是特别认真——至少有三个人在打电话。随后,他又用了十五分钟来选择货架,他需要找一个偏僻的没人注意的货架,然后拿上面包再带一瓶酱,尽可能快的得手然后离开。

 

在关于面包的计划上他成功了,这家超市的营业员真是他见过的最松散的。紧接着,就是他最懊悔的事情了,他光注意了营业员而忘记看他边上的顾客了。

 

直到他听见男人呵斥他是声音时他才反应过来,抬头就看到个只有身材高大这一个可取之处的留着娘兮兮的长头发男人。

 

“Fuck off!”他冲那人骂了一句,其他的人也显然注意到了他的盗窃行为。两个男性店员想把他压制住,不过在他们以多欺少的情况下Dean也选择了一些不太干净的手段,譬如对人家的子孙根动手。藏在牛仔外套里的面包和花生酱一股脑的掉了出来,他本想速战速决,带上这些东西——哪怕只有其中一个,否则他跟Sam就都要饿肚子了——赶紧逃走。

 

但是前些天因为狼人的原因留下的伤让他慢了一步,碍事的巡警用更加碍事的手铐招呼了他。当然,他也用拳头跟那家伙的眼睛打了个招呼,结果就是,他成功被捕。

 

被带走之前他没忘记给那个娘炮的后脑勺一个狠狠的白眼。

 

Dean一点人也不意外John拒绝来接他这件事,更不意外他那句“就让他烂在牢里”,如果真要是上演了什么父子情深,可能他才会用圣水和银刀来测试一下他的爸爸。

 

“所以我要进看守所吗?”他坐在警局的椅子里,双手有些过于老成的抱放在膝盖上,这是跟John学的,似乎这么做就能够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狠角色。Dean不太介意自己的档案上多出一条记录,本来他还担心Sam会不会饿死在那个只有球桌还算是不错的破房间里,闲杂好了,John知道了他被抓一定会想出借口来让他弟弟安心下来,并且,他会照顾Sam的。他把脖子缩起来,说话时完全不看别人的脸——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害怕那个用来遮羞的墨镜把他逗笑,“还是说我要直接进监狱呆上几年?”

 

“小子,你要庆幸,法官还在休假暂时不能够起诉你,而且你也还没到进看守所的年龄。”

 

“起诉我什么?盗窃加袭警吗?”Dean耸了耸肩膀,不太在乎的挑起眉毛。

 

那警察没回答他,转身出去打了个电话,时间并不长看起来只是个公事电话。Dean盘算着有什么东西能够帮他解开这个碍事的手铐,这样他就有机会可以跑出去了,也许还能帮他爸爸处理点事情来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

 

不过好像没这个机会了,那警察打完电话就带着他上车,一路开到接近郊区的地方,领进农场里——他开始怀疑这些人是不是涉嫌雇佣童工了。

 

“Sonny,你能接手他真是太好了。”在诸如此类的对话后,Dean被留下了,他没太在意他们说了什么只是在嘲笑那不入流的警察的时候勾起一边嘴角。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手铐的钥匙被带走了。

 

他必须感谢Sonny,这个留着一抹有点儿搞笑又挺有气势的胡子的男人,他以前大概也犯过什么事,毕竟一般人可不会有那么娴熟的开锁技巧,也不会在听到他关于手臂上的伤疤的回答时没有第一时间把他送进精神病院。

 

“我不饿。”但这一切都不会成为Dean松动的理由,他强装着自己那副硬汉的样子,口口声声说着不饿,虽然他的肚子已经发出了相当响亮的声音,但愿只有他听得到。

 

“如果不饿的话你就不会去偷面包和花生酱了。”

 

他说的不全对,有接近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饥饿,另外的一半或者比一半更多的原因大概叫做Sam。

 

 

TBC.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