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09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 一.花(02) 一.花(03) 一.花(04) 一.花(05) 一.花(06) 一.花(07) 一.花(08)




第一个大章节终于结束了!
其实还有没解开的悬念,但是都要留到之后啦。








一.花(09)








“你为什么可以那么自然而主观的推测得那么详细,还是说每一个Winchester都有这样的能力,就像John一样。”Bobby对他的话将信将疑,他是看着Dean长大的那个人——或者说他看着Winchester家的两个男孩长大。他了解他们的父亲,也更了解他们,但是有的时候,这些推理都显得让人称奇。




“天赋?不过我可不认为这间这么干净的小屋子会是Iris被肢解的地方。”他用近乎玩笑的说法来让犯罪现场凝固的空气变得松弛些,不过侦探的身份还是让他的精神紧绷。Dean清了清嗓子,继续分析,“如果这儿就是分尸现场的话,那么你们觉得那么大剂量的清洗剂和防腐药水该怎么处理?哦对,还有从尸体里清理出来的那么多垃圾。”




“别说什么她可能是在外边被毒死的,这个姑娘几乎是人间蒸发,而且我不认为Drew在关于他监禁自己前女友这件事上有说谎——那么光是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带出去就很困难了,更别说一个姑娘了。你知道的,她们至少会疯狂的尖叫。”Dean把工作重心从解说上移开,继续投入到这一堆让人头大的尸体碎块里,当然他还是不忘补上一句,“不过与其听我在这儿瞎说,倒不如等你们的尸检报告。”




Bobby也不再问他什么了,只是嘱咐身边的人配合——当然也有看管的成分——Dean的调查,毕竟他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




“为什么要让这么一个小子在现场这样乱来,我是说,他这样一点儿也不合规矩。”三十出头的女性还是没忍住好奇心,在门口多问了Bobby一句。




“也许他是天生的探员,比我们所有人都更适合干这个。”Bobby的话刚一说完,紧跟着的就是Dean突然拔高的声音:




“你们有人看到她的心脏了吗?”




Dean把每一个脏器分开摆放,这个分尸的变态还不算太让人讨厌,至少他把所有东西都处理得很干净很利落。两叶肺被从中间分开变成独立的两片,肝脏没有破损,肾脏也保存得十分完好,甚至是肠子也被内外反复的用防腐剂清洗后卷成一团。这样子看起来就很明显了,Iris的身体器官一点儿都没有缺少哪怕是她的子宫也都很完好的被放入这件艺术品里,唯独少了的,就是她的心脏。




他相信Bobby的探员们已经把这儿翻了个仔细,遗漏掉一颗比拳头还大一点儿的东西的可能性几乎接近于零。Dean摘了橡胶手套,在口袋里摸索半天才找出一支水性笔,他甚至都没开口要纸,直接就在自己的手掌上记录了几个简短的词句。




他走得风风火火,拿回自己的皮夹克后就跑出小屋,不过临走前他可没忘记催促一下尽快开出尸检报告。




一直到Dean走出树林钻进车子里,他才有空把手上的词句誊抄出来,这很重要,Dean固执的认为这会成为关键。




他的大脑有些晕乎乎的,似乎暂时运转得不大灵光。这就直接导致了他又给Bobby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弄出一份尸检报告来,后果很显然,他承受了Bobby种类繁多的脏话,虽然大部分都无伤大雅。不过好在他还没变得迟钝,还记得询问Drew被送进了哪间医院。




他发动汽车,在还没上公路之前给Sam打了个电话——坦白说这个电话有些意义不明,也许他只是想让他弟弟知道他暂时安全——但是无人接听。Dean到达医院门口的时候又给Sam打了个电话,他靠着引擎盖,在三秒钟后转入的语音信箱。也许Sam正在忙他的论文,又或者正在跟哪个热辣的大学女生调情,Dean相信他弟弟的魅力,也不想像个娘唧唧的小姑娘似的。




我刚刚一定是被Sammy附身了,Dean这么想着掏出他的假证,给前台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




“Smith探员,我想请问一下Drew·Carter的病房在哪儿?”




“三楼,出了电梯左走右手边第四间就是了。”




“Thanks.”




“所以,今天是FBI的便装日吗?如果不是你的证件,你这样看上去没什么可信度的。”




“我只是……刚从现场赶过来而已,有点忙。”Dean随便应付了两句,挤进即将关闭的电梯,一分多钟后,他站在了Drew的病房门口。




稳定下来的Drew躺在床上打点滴,身边还有一大堆Dean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仪器。他拖了张椅子在Drew身边坐下,从怀里摸出便签本问了一句:“你只是把Iris锁起来了吗?”




Drew在病床上侧过头来,目光涣散却又确实是看向Dean的方向:“因为她是我的。”




“你没有杀她?”




“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杀她……她,她死了吗?”




“对。如果你没有说谎也不再对我说谎的话,你得回答点问题。”Dean把便签本翻到最新的一页,他绿色的眼睛紧盯住Drew,“如果你不想你的Iris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不知道应该说是Dean强调的那个“你的”奏效了,还是应该说是Iris的名字成功刺激了他。Drew沉默了接近五分钟——Dean的估计——还是慢慢的点了点头。




“还有什么人知道你把Iris锁起来了吗?”




“没有,这是个秘密。”Drew说话的速度很慢,“就连我跟她之间的关系都是个秘密,我所有的朋友都认为她还是我的女朋友。”




“那你是什么时候把她锁起来的。”




“就在我雇佣你来之前四天……?也许吧,从她没能去上班的那天开始。”




“你为什么要雇佣我?”Dean猜测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他应该找个肉脚侦探,怎么说也不应该是个太能干的侦探。




“因为……因为那天我的钥匙丢了,然后给Iris送去的饭也没有人吃。”




“丢了?不是你自己扔掉的吗?”他回忆起之前Drew的说法,虽然那时候的他有些疯疯癫癫,“另外,在此之前,你都没进门看过Iris吗?”




“我记不清了,但是让Iris一个人呆着是她自己的要求,我只想让她静一静,然后回到我的身边。”




Drew看样子没法提供别的什么了,但是有关于钥匙的部分却让Dean上了心。这也许会是个关键点,他的经验与直觉都这么告诉他。他离开了医院,没忘记打电话让Bobby派人盯好Drew,在此之后,在他坐上了他的宝贝Impala之后,他收到了个陌生电话。




“对,我是Dean Winchester.”




“……好,我现在就过去。”




过于简短的电话很快就结束了,Dean冷静得有点儿反常,他用双手握紧方向盘,车速几乎是踩在危险线上,他的脑袋发懵,情绪几乎濒临爆炸。几乎都可以相信,如果不是这一路上没有遇到红灯,那么Dean究竟会吃多少张罚单。




他刚在停车点停了车,几乎是冲下了车,很轻易的在入口处找到了个年迈的老教授。




“Sam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Dean忘不了他在电话里听到的每一个字,Sam不见了,他本该去讨论有关于课题的事情,但是他不见了——现在是晚上八点四十。




他记起来那两个没打通的电话。




Dean给了自己的大腿一拳头,他太过于专注自己的工作了,他不该把Sam抛在脑后的。那个叫做Hubery·Sharp的教授看样子对Sam很上心,他领Dean去他的办公室里细谈,而这个时候,Dean收到了一条短信。




他本以为是Sam,虽然他知道他们两都不是喜欢总短信的人,但他还是希望。令人失望的是——




『斯坦福大学真是个不错的地方,你说是吗?小知更鸟。』




那个变态。








一.花END.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