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娱乐自己,不定时更新,有点忙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08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 一.花(02) 一.花(03) 一.花(04) 一.花(05) 一.花(06) 一.花(07)








一.花(08)








“天才,你有什么看法?”Bobby凑近了点儿查看尸体,又给这味道熏得缩回脑袋,他那因为年岁而松弛的皮肤挤成一团,用手扇开鼻前的空气,虽然这个举动有那么些无济于事。




FBI的探员们给这个姑娘的尸体拍了些照片,在Bobby的指示下去查看屋子的其他地方了。




Dean把枪插进裤腰,在夹克内侧口袋里摸出个一次性口罩给自己戴上,顺便也准备好了工作用的一次性手套,不过就算这样这种呛人的气味还是让他连续咳嗽了好一阵:“我的看法?老实说我还没有看法。”




“你确定?”Bobby对这个回答显然不太满意,“这种时候你不都有一堆自己的想法吗?随便怎样的,Dean,说说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说,不是她的精神病前男友干的。”Dean把皮夹克扔给Bobby,挽起衬衫的袖子。他跨过用骨骼内脏堆成的花茎,迈过Iris被当做是花瓣的手臂,暗自在心里拉黑了蜘蛛兰这种本该漂亮而又讨人喜欢的花。他尽可能的靠进了些,以便于看清渗入木质地板的血液。Dean捏起一块属于这个漂亮姑娘的肉,现在这块由蛋白质组成的东西扮演的应该是靠近花蕊的那一圈花瓣,他得承认制作了这件艺术品的家伙把一切都做的很干净,“不过不论是谁,这家伙都把他的‘艺术品’处理得很干净,肉切得像个米其林大厨一样好并且充分浸泡了福尔马林,我不认为那个精神病小哥会有这样的能力。”




“也许他就这么深藏不露呢。”Bobby把旧夹克随便给了个人,接过手下的人递给他的口罩和手套,把一托盘的小工具摆在Dean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也蹲了下来,边骂着“Bulls”边把Iris的脏器分类摆好。




“你真贴心。”Dean取过个镊子,送给Bobby一句肉麻的话之后又重新投入他面前的工作。他小心的夹起肉片,然后按照顺序摆在早就准备好的消毒塑料膜上。他几乎觉得自己要变成个刺身师傅了,小心而又谨慎的处理每一块肉可真不适合他,不过值得庆祝的是没有微生物没有蛆虫,面前的尸体还不至于太恶心人。




他用了接近半个小时才处理好肉片,62块大小不一的肉被平铺在面前的冲击力可一点儿也不小。不过Dean顾不上这些了,他还有属于Iris的胳膊和腿要处理呢。




他拿起最靠近他的那条胳膊,福尔马林的过度浸泡使之还没腐烂生虫,不过也已经开始软烂,轻微的动作就能使肉体变形。可即便如此,这样的扭曲的动作也显得极其不自然,Dean从切口处看去,如他所想,这个可怜的姑娘的骨头早已经扭曲得令人不敢相信。




这真是个变态。Dean把胳膊和腿也都一一摆好,最后,把Iris·Bloom的脑袋也放到塑料膜上。




“我应该告诉过你,Drew深爱着Iris,哪怕他们的感情到了尽头他也不想分开。”Dean翻开Iris的眼皮,又捏着这姑娘的腮帮子分开她的嘴唇看样子她还擦过唇彩嘴唇的颜色对于一个死人而言还有点儿偏红,牙关轻易的松开,福尔马林的气息中好像又混了些什么,“Bobby,你过来看看。”




他用消毒过的金属棒穿过食管,看着它从切口处钻出。Dean把这跟金属棒递给Bobby,他扬起下巴,然后才继续摆弄这颗脑袋:“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太干净了……”Bobby用手指抹开金属棒上的粘液,看起来像是口腔粘膜和福尔马林的混合物,他凑近自己的手指,防腐剂浓烈的味道像是在掩盖什么一样,“不管怎么样这都有点太干净了,就算她的脑袋是被一刀砍下来的也有点干净得过分,怎么说都应该有血、食物残渣……总之各种各样的东西。”




“她的脑袋不可能是被直接砍下来的。毕竟颈部动脉割裂血大概会喷个两米左右,就像个小喷泉,这是木质的房子,清洗得再干净都会留下痕迹。所以,她应该是死了之后才被砍头的。”Dean用手指划过Iris的口腔内壁,拉下口罩噘着嘴巴去嗅手指上的味道,“我倒觉得这么多的福尔马林像是用来盖住什么东西的气味的,你仔细闻,虽然这样真让脑袋不舒服。”




他把脑袋随手就递给了边上打下手的探员,继续在支离破碎的尸体里寻找有用的信息。Dean分开Iris的手指头,指甲保护得不错,就连美甲上的水钻都没有掉下来。她的皮肤呈现出死者应有的惨白,只在指尖的位置有一点儿不太自然的红色。Dean没在四肢上找到什么捆绑留下的痕迹,倒是有几处擦伤留在她的手腕和腿侧。




“就该是这样。”他自言自语着,埋头在肉块里寻找什么,他把62块肉片重新翻看,在整张塑料膜上翻找。他猛的站起来,在这间屋子里,甚至是屋子外疯狂地寻找什么。




“Dean,你到底在找什么?”Bobby追出来,现在门口问他。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现场打上了临时灯光,屋子外的警戒线早就拉好了,已经有记者在警戒线外询问些基础问题。Dean给自己换上一副新手套,把旧的扔给离他最近的一个探员后又重新钻进屋子里。他甚至都没回答Bobby的问题,在Bobby用惯常用来骂他或者Sam的昵称来叫他时也没搭理一句,他只是重新蹲下,从那个正在记录脑袋情况的探员手里把Iris的脑袋抢过来。




他重新检查这颗脑袋,在那双至死也没瞑目的眼睛面前仍旧后背发毛。他一寸一寸的查看,不论是眼皮鼻翼还是耳垂他都没放过,当然,他也记下了颜色略显鲜艳的嘴唇。




终于,他在耳后,靠近发际线的皮肤上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




“我就说!Bobby,你过来看这个,怪不得我找不到她的皮肤!”Dean撩起Iris的长发,露出耳后一块泛红的皮肤,他把脑袋和四肢摆在一起,露出四肢上的擦伤和指尖的泛红的部分,“你觉得这像是正常的死人该有的皮肤颜色吗?”




“……一点也不觉得。”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用这么多的福尔马林了,不然恐怕我刚蹲下来就会闻到Iris嘴巴里的苦杏仁味儿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找不到她的皮肤。”Dean指着几处泛红的痕迹继续说下去,“我猜她身体上的皮肤应该还有很明显的痕迹,鲜红色或者桃红色的还没有褪干净的颜色。”




“能麻烦你别再卖关子了吗?大侦探。”




“你还是叫我混球听起来更舒服。”他不忘打趣一句,“我刚才说了的,福尔马林是用来盖住味道的,我不吃苦杏仁,那个味道我也没太记住,不过确实有什么隐藏在福尔马林的下面。另外,她的皮肤不见了,内脏都被掏出来了——我猜它们一定也都是这样,非常的,干净。”




“对,干净的像是标本。”




“那是因为有人专门清洁过了。Iris身体上的皮肤和她身体里的残渣全都被处理掉了。因为这些都太容易暴露她的死因了——氰化物中毒。”




“你确定?就根据这些痕迹吗?”Bobby投给Dean一个不太确定的眼神,“虽然有道理,到还不是特别让人信服。”




“首先她肯定不是因为砍头而死的,否则光是现场的血迹都够忙活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有一小滩在她呃,这朵……花下面的血,而且还是血和福尔马林的混合物。”Dean在称呼Iris被制作成的这件东西的时候犯了难,最终他还是用美丽的植物来形容这个姑娘,“其次,她身体的软硬程度和防腐剂的吸收程度都说明了她至少得死上个四天或者更久说是一个星期也有可能,并且,她被泡在福尔马林里,那么这样的情况下,我不认为她的口红能保存下来。”




Dean指着她略显鲜艳嗯嘴唇说道:“并且更重要的是,如果只是为了防腐,根本不需要这么大剂量的防腐剂,这么刺激的味道光是在运输的时候就很容易被发现,这味道哪怕是隔着后备箱都能够隐约感觉到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有更容易暴露的味道需要隐藏起来。”




“最后。”Dean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两条腿,他指向门外的森林又指了指地上的碎块,“这个林子要进来可不容易,车是开不进来的,而且这间屋子里……没有什么可以放大缸的防腐剂的地方不是吗?根据Drew所说,他监禁Iris然后给她送饭,但是他看不见她——也就是说他判断Iris的情况的方法是通过饭菜有没有被动过。所以,Iris在这里死于氰化物中毒,然后被运走,处理干净后又被运来。”








TBC.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