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无敌善变,娱乐自己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07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 一.花(02) 一.花(03) 一.花(04) 一.花(05) 一.花(06)






一.花(07)






直到Dean的车停在Drew家门口的时候他的火气都没能消退一丝一毫——不管是谁,作为一个兄长,被自己的弟弟这样的反驳威胁甚至如此明显的不支持都会像他这样有一肚子的气。怒火影响了他的一举一动,甚至在对待他的宝贝黑美人的时候都显得粗鲁了一点儿。Dean甩上车门,发出比往常更大声的关门声,他整理自己的衣领,抖掉一路而来的尘土,三步并作两步走小跑向前,敲响了Drew的门。


醉醺醺的男人过了三五分钟才来开门,在看到Dean的脸的时候他逃命似的把门堵上,不过很可惜大概在体力上Dean还是更胜一筹的。他挤进去,用一只胳膊推开门,在Drew拿起手机的时候把掌心摊开举到胸前:“慢着慢着,你可别给Sam打电话,我只想跟你谈谈关于你和Iris的事情。”


“我已经说了!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很恩爱!”Drew急于反驳,打电话的手也慢了下来,但他的态度还是强硬,甚至还有点儿不知道是借酒劲憋出来的还是强撑着摆出来的凶狠的模样,“你再不出去我就报警了!不是Sam,是警察!”


“你不敢的。”Dean走近一步,Drew就后退一步,他盯着这个醉汉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逼得更紧了点儿,直到Drew完全跌进单人沙发里时Dean才快速的伸手抢了他手里的手机,“你不敢报警,因为你在掩饰。Iris跟你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你是她的前男友兼骚扰狂现在还是嫌疑人,Sally·Patrick才是她的正牌女友。”


“不,不是的……我很爱她!”醉汉的精神轻而易举地崩溃,酒精让他的神经变得脆弱,有关于他失踪的前女友的话题更是成为了他宣泄的突破口,这是Dean没想到的,他还以为Drew·Carter会是个嘴硬的男人。


“说说看?”


Drew看起来更颓废了,他点了一根香烟,只抽了一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他按灭了香烟,开始讲他跟Iris的故事:“我是在庆祝Party上认识的Iris,我对她一见钟情……”


“在‘九号公馆’我明白,这都不是特别重要,说说她跟Sally是怎么回事?”


他没回答Dean的问题,只是继续自己的故事:“我跟她恋爱了,直到半年前我们去旅行,她说‘蓝贝壳’酒吧是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地方所以我们在那儿拍了照片,也是在那里她……她遇到了Sally·Patrick,她只说是老朋友。”


“等等,也就是说那张照片不是你们所谓的纪念三个月之类的再拍的?”Dean指了指墙上的照片,回忆当时Drew说的话。


“不是,那只是我跟她半年前去拍的。”Drew回答的很老实,他不再挣扎,以一种自暴自弃的态度全盘托出,“后来没多久我们就分手了,因为她跟Sally在一起了!她说爱我?不,她抛弃了我!不仅如此,她还把我当做挡箭牌,她开我送的车,和那个婊子住在一起,为了不让老Patrick怀疑她甚至依旧把房间里挂满了我的照片!她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可能呢,我那么爱她……我是真的爱她,我爱她……”


Drew的精神状况看起来不太好,他不断的重复着爱或不爱的词汇,身体抽搐时不时发出几声傻笑。这状况让Dean头疼,他一面给Bobby发了消息,一面继续追问:“那你对Iris做了什么吗?”


“Iris……我的Iris……”他病态的重复着,口水从嘴角流出来,沿着下巴滴到衣服上,“我把她关起来了,钥匙扔掉了,我给她送饭,但是我看不到她,她只是我的……我的Iris,谁都别想找到她。”


“在哪儿?”


“我的Iris,她,她……她在树林里的房子里睡觉呢……”Drew已经抽搐着晕了过去,Bobby的人却还没到,Dean迫不得已只能拨通了急救中心的电话,他没关上门,但是在急救中心的人来之前先上了车。


他给Bobby留了条语音信息,关于树林里的小木屋和Drew·Carter不正常的精神状况:“……Bobby,我怀疑他有精神疾病,如果你听到了消息马上打电话给我,我在旅馆等你。”


虽然他是这样留言的,但是那个嚣张的变态给他的信还深深地印在他的脑袋里。直觉告诉Dean,Drew并不是那个写信给他的人,那个人不应该是个流着口水的神经病,他应该更体面更自信,带着让人讨厌的傲慢。他相信自己作为一个侦探的直觉,也相信能力,所以他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压着最大限速度驶出市区。


Drew提到的那片树林并不算是个难找的地方,但是他提到的小木屋就让人觉得头大了。Impala开不进林子里,Dean只能带好了枪,在逐渐染上红色的天空下走进树林。


林间特有的静谧放大了黄昏时的几分孤独感,只有一个人的树林,枪成了Dean最好的搭档,从不嫌多的刀与匕首被贴身携带。他一手端着枪,一手开着手机以便随时查阅坐标。渐入秋的树林已经积了一地的落叶。鞋底和林地摩擦发出的声音成了除了虫鸣风声外最明显的声音,Dean的每一步都很谨慎,毕竟没人知道到底有没有什么坏东西藏在树林里。


大约过了十分钟,也有可能是二十分钟,林木间出现了个隐隐约约的影子,纯木质的小屋就落在树林深处,而此时——手机上的坐标显示(37°25′,122°8′),来自那个好心的怪胎送给他的坐标礼物。


Dean贴着这间大概是狩猎小屋或者野营者之家的房子,枪口对着门锁。他没有直接给这上锁的门一枪,而是绕着屋子转了两圈。


没有像样的窗户,全都用宽木板钉死,只有一个像是投递报纸的口那样大的小洞,从木头上蹭到的果酱上来看,大概能推测出这就是送饭窗口了。Dean凑到窗口前试图张望,但是他什么也没看见,这个位置不太好,怎么调整角度都只能看到一间空屋子。


重新回到门边的Dean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把手机收起来,双手托住手枪,紧接着送给那个旧锁一发子弹。


都不用他推开门,没了锁的门很轻易地被林间的风给吹开了,带着浓郁的防腐剂的气味——


“Holy Carp……”这是在Bobby来之前Dean说的最后一句话。


Bobby大概是通过定位找到Dean的,他带着一群FBI的精英闯进了这个林子,然后相当准确的找到了愣在门前的Dean,紧接着,他说了跟Dean一样的话——


“Holy Carp.”


Dean这才回过神来,他干呕了两下,然后无比的庆幸自己没有提前吃晚饭。他没直接跟Bobby讨论眼前的问题,而是把话题先转到了Drew身上:“你们去医院看过他了吗?情况怎么样。”


“刚从医院过来,老实说一点儿也不好。”Bobby背过身,让手底下的人先把周边环境勘察清楚,“……他有精神病史,虽然已经治愈了但是这东西可不好说,而且他还有癫痫。”


“那听起来确实很糟。”没什么能比精神病加癫痫更糟糕的了,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这个现在在这间屋子里的东西。


首先看到的是Iris·Bloom那头标志性的红发和那双未能瞑目的绿色眼睛,她还是那样容易让人记住。紧接着就是她的头,这颗漂亮的脑袋就摆在最中间的位置——花蕊。


然后是她被肢解甚至是被割开被弄得骨肉分离的身体,肉被割下来铺在地上,紧挨着她的脑袋,四肢以一种怪异的曲线程度弯曲,摆在最外面——花瓣。


最后往下堆着骨头内脏——大概是被用来当做花茎。


她的尸体——如果这还可以称作尸体的话——还没腐烂,充足的福尔马林阻止了微生物分解她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整间屋子里都充斥着浓重的防腐剂的味道,以及血液干涸后特有的气味。


她被制作成了一朵花,甚至还被人摆放上了贴心的指示牌——


《花》制作人:Iris·Bloom


甚至还有一行解说词——


蜘蛛兰的花语是天生丽质,它在知更鸟来时绽放,也在知更鸟去时凋谢[①]。






TBC.






注:
①解说词:这句话里的是个象征,因为知更鸟在英国民间是夏天的鸟,在此象征夏天,而正好蜘蛛兰是夏天的花。是否还有含义,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