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无敌善变,娱乐自己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06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 一.花(02) 一.花(03) 一.花(04) 一.花(05)








一.花(06)








那群拿着税金但是智商却仅仅是普通水平的探员并没有太为难Dean,感谢Bobby感谢John也感谢他们曾经合作过的每一起案件。他在一小滴血迹面前蹲下来,从皮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副橡胶手套,被包裹的手指触碰到暗红色的液滴时带了些湿滑和粘稠。




Dean用中指和拇指揉开还没干透的血液,凑在鼻子下轻嗅了两口。血腥味已经很淡了,几乎被空气里霉菌和灰尘的气息掩盖。他转过头,习惯性的随口问了一句:“现在几点了。”




一旁的探员愣了三秒也还没反应过来Dean是在跟他说话,直到Dean第二次询问的声音引来了Bobby,他才呆愣愣的站起来回答:“十一点五十六分。”




“Bobby,你们推测他来的时间是什么时候。”Dean重新低下了头,他蹲着,吃力的沿着血滴的痕迹逐一查看。




“昨天晚上,我怀疑可能就是你发现那辆车的那段时间。”




“不,不可能是那时候。”Dean从地上爬起来,他否定了Bobby的推测重新走进花瓶,“应该是这之后,在天亮之前的几个小时。”




他没给Bobby留什么面子,当然也因为他们的关系没必要太在乎这个。但是很显然不是每个政府人员都像Bobby一样,譬如那个回答了时间的探员,他有点儿愤愤不平,为Dean对他上司的无力态度。他向前一步走,靠Dean近了一步,刚想开口又被Bobby拉了回来:“听他说,你去做自己的事情。”




Dean大概没注意到这个,他正用手指蹭掉花瓶上的血迹,中指和拇指摩擦的动作与刚才如出一辙。他微微扶住瓶身,从花瓶中抽出一只蜘蛛兰,福尔马林刺鼻的味道猛得窜出来,呛得Dean咳嗽了两声:“看来我应该带个口罩。”




他捏着花茎来回端详,被水稀释了的福尔马林腐蚀性已经低了很多,Dean就带着个橡胶手套,来回反复的抚摸翻看被抽出来的花枝,他觉得不太对劲,略带粗糙的质感似乎有些太整齐了。




“Bobby,给我张纸。”他从Bobby那儿拿了张面巾纸,对折成方块一点一点的擦干花茎上的液滴,有些模糊的痕迹逐渐变得清晰了些,Dean用还粘着血液的手指反复摩擦,由于不同的颜色,痕迹开始变得清晰。他把花枝递给Bobby,摘了手套活动自己的身体,“你们有发现这个吗?”




Bobby盯着那点儿隐约的痕迹,反复的拼写才将句子念得通顺:“‘用我的小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们可以把这一大堆的花都给抽出来看看,不仅抽出来,记得看清楚花枝上写了什么。”




“那天才?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结论是怎么来的。”




Dean拍掉自己皮夹克上的灰尘,把橡胶手套塞进Bobby的手里,他指着手套上的血迹与地上的血迹开始解释:“他要带着这么一大堆东西来必定会有交通工具,否则太引人注目了。但是我到的时候,没有新鲜的轮胎和脚印的痕迹,那么只有两种解释,一是他来得很早,足够风尘让他的痕迹消失,二就是他在我之后才来的,我想你们应该有发现两种轮胎痕。”




“对,一种是你的一种是别人的。”




“但是他来这儿只是装饰他的艺术品的。”Dean继续说,他还刻意把手套举高了一点,“血迹很新,但是血腥味很淡,他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准备好了,因为掺了过量的血液保存液才没有凝固。至于花,他应该准备好了很久,也许是预定的……预定时间是两个星期左右?鸟和血液才是昨晚新加的。”




“为什么花就是两个星期之前预定的?”Bobby记下Dean的话,让身边的探员去着手调查。




“直觉。不过,蜘蛛兰是夏天的花,两个星期之前……大概还是夏天吧?”




“真不敢相信,连知更鸟都不认识的你会对花有研究。”




“是Sam告诉我的,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Dean把用过的橡胶手套扔到Bobby怀里,嘴角俏皮的上扬露出两排白牙,他偏过头抬起右手比了个手枪的姿势,快速眨动一下左眼屈起手指假装射击,“Boom——接下来交给你们了,如果还有事情再联系我,我得去把昨天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Bobby可没空玩这种花哨的小动作,他只是很直接的掏出手机,调出通话记录的部分举到Dean面前:“你看清楚,Sam给我打了多少电话。所以,如果没有什么像是你即将要去做接扎手术这样的重要的事情的话,给他打电话。”




“如果我这么做的话一定会有很多姑娘心碎的。”他没有正面回答Bobby的话,两手插进夹克口袋里,留下一个……也许算是十分好莱坞式的背影。




他上车前没忘记冲着在工厂外搜查的女探员吹个口哨。




重新回到市内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Dean进了间墨西哥菜馆,在等待他的鸡肉卷的时间里要了瓶啤酒,顺便——他发誓是顺便——给Sam打了个电话。




“Hi,Samm——”他没来得及说完整句话,电话那头的他弟弟就已经开始冲他大叫了:“Dean!你怎么了?如果不是Bobby告诉我你没有事,我几乎要怀疑你成为了第二个Iris。”




“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你不需要这样一天打我好几个电话,高材生?”Dean灌了一口啤酒,劣质的麦芽气味还是让他的味蕾与大脑都得到了满足,他这才有继续交谈的兴趣,“你的论文不忙了吗?”




“虽然今天打算稍作修改,但是实际上已经收尾了,在今天凌晨的时候。”




“凌晨,我现在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时间段。”




“为什么?”电话那头的Sam询问,但很快他又察觉到了什么,“不对,你是在岔开话题,Dean,我们要谈谈。”




红围裙的厨娘端上美味的餐点,Dean只来得及向她比划了个OK的手势。他快饿死了,把餐盘拖到面前,单手抓起肉卷就塞了满满一口,咀嚼的声音让他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我只是抱怨一句,我还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推论对一个时间段变得有些毛骨悚然。好吧,谈谈,你说吧关于什么的?”




“你这是明知故问。”Sam说,“当然是关于你袭击Drew的事情。”




“别说袭击,我只是要跟他……嗯,谈谈。”Dean把嘴里的鸡肉卷吞下去,为自己辩解。




“你把他按在了门上!Dean,这就是袭击,他都可以用枪射击你了。”




Sam的话说的确实没错,但是Dean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喝干剩下的半瓶啤酒,墨西哥辣酱与啤酒的碰撞实在是爽到不行,他又要了一瓶啤酒顺便递出用“Remy·Field”的信息办理的信用卡结账。




他又塞了口鸡肉卷,想着也许他可以常来这家餐厅并回答Sam的话:“他跟我撒谎,每一句都是谎言,我有权利怀疑他就是凶手。”




“他一定有什么隐情,你冷静点儿,好好的跟他谈谈。”Sam还在电话里继续劝说,他的嗓音温柔极了,就像他的脾气一样,“Dean,答应我别发火好吗?”




“这不可能,他一句实话也没有,你还想我对他说什么?难道要说‘说实话的孩子有糖果’吗?”Dean拔高了音量,在发现替他送账单来签字的服务员似乎被这声音吓到了之后他才抱歉地笑了笑,快速的签好了假名压低声音,“Sam,我要很认真的告诉你,你的朋友,那个满嘴谎话的蠢货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不可能。”Sam几乎是秒答。




“凶手用Iris的手里给我发了短信,是挑衅。我让Ash查过了,你要不要猜一下是怎么回事——让我告诉你吧,那是两周前定时发送的信息,当时的定位地址恰好就是Drew口中的‘爱情糖果屋’。更有趣的事情是,他甚至都不是她的男朋友。”Dean把声音压得很低,但是语速不免因为激动而变快。




“你,你说什么?”Sam用了半分钟或者一分钟的时间来消化这一大段话,他大概是站了起来,电话那头传出了推动座椅的声音,“Drew不是Iris的男朋友?”




“准确的说是前男友兼现在的骚扰狂。”




“……我不知道这个,我最后一次跟他俩一起聚会已经是好几个月前了,但是Drew总给我看他们的照片,看起来很恩爱。”




“毕竟我也是才知道不久,所以你也不用那么沮丧。”Dean的安慰听起来毫无说服力,他把最后一口鸡肉卷吞下,享受着餐后的啤酒惬意的回话,“现在你还要阻止我吗?”




“可你也还是不能那么暴力,在没有具体证据之前我都希望相信他,他是我的朋友。”




“Sammy,你为什么——”




Dean又一次被打断了,Sam的声音再一次的听起来显得可怜兮兮的,毕竟谁都知道他哥哥对这招没辙:“Dean,求你了,如果你不答应,或者Drew又告诉我什么的话那我只能放弃修改的工作去……”




“好吧好吧!你是故意的,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保证,像是对待婴儿时期的Little Sammy一样对待他,可以吗?”




说完,他挂断了他弟弟的电话——谁让这小子让他不得不把火气憋在肚子里呢?








TBC.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