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立

无敌善变,娱乐自己

©火立
Powered by LOFTER

[SD]La saison de chasse(狩猎季节)02

【预警】
*三观不正,有血腥暴力描写
*普通悬疑破案,现代背景无超自然生物
*第一次写SPN同人,OOC与个人色彩强烈
*小学生作文式写作
*他们不属于我,只是讲一个拙劣的故事
*以上都OK请继续阅读
*前文:一.花(01)






一.花(02)


这是个新发现,如果我们失踪的Dylan·Sanders真像这位她的好友所说的那样的话,Drew提供的信息就有些真假莫辨了。Dean斟酌词句,一句话在嘴里滚了两个来回才终于开口:“你应该认识Drew·Carter吧?”


“当然,Iris总说起他。”姑娘的眉眼在提到Iris的名字时变得柔和起来,带着欲言又止的悲苦,哪怕她不说什么,这也很容易就能看穿,“他们关系好的很。”


“如果……方便的话,我能看看Iris的房间吗?”


“当然。”


Sally替Dean打开了房门,贴心的下楼给了Dean几分钟的私人时间。这足够他给Sam发条短信了,他也许需要全方位了解一下这对温馨的小情侣了。


Iris的房间就像大多数的独居女性一样,整洁又富有少女气息——她才20岁——墙上挂着私人照片,床头摆着简易的小相框,她和Drew的合照,背景是“蓝贝壳”酒吧。


他拿起相框,和在Drew的公寓里看见的一模一样的照片可却有什么不同——右下角,像是照片背后还有着什么似的。线索往往就在细节里,Dean忘不了这句话。他用开锁工具撬开相框的金属片,两张照片就这么从分离开来的透明塑料板里掉出来——


“蓝贝壳”酒吧的合照,以及“蓝贝壳”酒吧的合照。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被藏起来的是Iris与还没隆胸的Sally。


“朋友?”Dean自言自语,他现在有点想念Sam了,如果他在的话就有人可以听他抱怨两句了。他重新装好相框,开始翻找一个妙龄女子的床头柜了,这听起来相当刺激不是吗?


“看来我们的Dylan·Sanders是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了。”不过他也算是有所收获,至少他找到了Iris的备用车钥匙。


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特别是少女们最喜欢的床底和衣柜,然后他就用事实证明了,这是无用功。Iris·Bloom的房间非常的干净,各种层面上的,就连这个年纪的女生该有的账单、名片卡、彩色传单之类的东西都完全没有。


看来他得不到更多东西了,目前而言。


他没多逗留,比起在这间房间里浪费时间他更倾向于去看看这位大概有点无趣的姑娘工作的地方。Dean跟Patrick一家道了别,却不想发现了点有趣的事情——Sally·Patrick,那个过分模仿Christina·Hendricks的隆胸女孩儿问了他个问题:“Iris的日记里有说到什么有用的吗?她到底在哪儿?”


“不,我没找到她的日记。”


“那……也许是在她的车上吧,她偶尔会随身带着她的日记。”Sally看起来有些尴尬,她不断的用手梳理自己的头发,试图用一种过分镇定的语气来掩盖自己的慌乱无措。


Dean没对这姑娘再逼问什么,却塞了张名片给老Patrick:“如果你想起了什么有用的,就告诉我。”他在Patrick父女关上门前就先一步转身,钻进Impala的驾驶座时恰好接到Sam的回电。


“Sammy,我敢打赌Sally·Patrick肯定有鬼。”他靠在车背上翻出他的旧磁带,挑选一会儿陪他一起上路的那一首,“……说起来,Dylan·Sanders有跟你说起过这个人吗,Sally·Patrick,一个狂热的……Christina·Hendricks粉丝。老实说她的品味真不怎么样。”


“Dude,你在说什么……霹雳娇娃吗?”Sam也没能第一时间对Dean跳脱性的比喻做出反应,“你居然在看霹雳娇娃?”


“我是说Iris·Bloom,她有跟你说起过一个叫Sally·Patrick的人吗?”Dean给他的宝贝换了盘磁带,“再说,我怎么不能看霹雳娇娃了?”


“我从Drew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不是从Iris那儿?她不是Iris的朋友吗?”


Sam在电话那头发出有些无奈的笑声:“Dean,你要明白,Drew是我的朋友,我是通过他才认识的Iris,所以……其实我们并不是很熟。但是关于Sally·Patrick,我只聪Drew那听到过,他说‘Iris遇到了她的老朋友,她们最近周末总是出去玩’,我觉得他是被冷落了才这么说的。”


“老朋友?”这跟Dean听到的有点不同,为了确认不是他的记忆偏差他还特地拿出了他的便签本,“Drew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Sam显然被Dean的话搞得一愣,他发出声疑惑的询问,等待他的兄弟给他做点解释。


“Drew·Carter告诉我,Sally是Iris房东的女儿,是她租房后才认识的,因为她们都是Christina·Hendricks的粉丝才变得熟络起来。”


“我发誓他绝对不是这样告诉我的,他说Iris和Sally曾经都在‘蓝贝壳’酒吧工作过。”


“‘蓝贝壳’?那不是他跟Iris初遇的地方吗,他们都只有十七岁,浪漫的爱情。”


“不,根本不是这样,他跟Iris认识才只有两年,十八岁的时候他才认识的Iris,而且也不是在‘蓝贝壳’,是在我们的庆祝Party上,在‘九号公馆’。”


“Damn it.”Dean没能忍住自己骂人的欲望,甚至把方向盘看做是某个满嘴谎话的委托人狠狠砸了一拳头,连带着的就是Impala发出的像是痛呼似的车笛声,“这个人就不能对我说句真话吗?Sammy?这就是你的朋友吗!”


“Dean,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但是,你要冷静一点,我想他总有什么难言之隐。”


“但是他这样就像是要掩盖什么,往往那些犯罪者都是这样的。你不觉……”


“Dean.”Sam打断了他的话,带着一如既往的急切,“你不能就这样断言,你得查清楚不是吗,侦探?……所以,我现在就去找你,我们一起。”


“没门,我说过了,没门。”正在气头上的Dean·Winchester是最难说服的,Sam给自己找了个最大的挑战。


“但是我得帮你做些什么!我很担心Drew也担心Iris,而且……我也担心你,Dean,你不能让我就这么等着。”


这听起来就像是他们还小的时候,John出门查案,刚过十岁的Dean负责照顾只有个位数年纪的Sam——他给弟弟煮豆子汤,站在二十厘米高的矮凳上,用比他手臂还长的长柄勺加热罐装速食品。这种时候,Sam就会这么说,哪怕他从不用“Brother”来称呼他——


“Dean,我担心你。”


从孩提时期对父亲的模仿完全就已经根深蒂固了,他像个硬汉,或者说努力让自己像个硬汉,他说:“这有什么,Sammy,还轮不到你来担心我。”


所以,他说:“这有什么,Sammy,还轮不到你来担心我。”


“但是我想要做点什么,我想帮你。”Sam·Winchester也是个相当坚持自己观点的人,毕竟他也是个Winchester,就像他的父亲与哥哥那样。


“……好吧。”Dean无法一直拒绝Sam的请求,他总是为他妥协让步,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你联系一下Bobby,看看他能不能帮我找到点监控记录,加州牌照4LZL810[①],详细地址我一会儿给你发信息。”


“好,我会给他打电话的。”


“你得记住,专心完成你的学业,答应我。”


“……好,但是如果有需要,你要联系我。”


Sam挂断了电话,在一分钟之后Dean才放下了手机把地址信息给Sam发过去。换上《Working Man》的磁带,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做了最好的选择,但是也许他不能让自己过的更好——那也还有Sam,他会成为律师,而不是依靠鸡毛蒜皮的委托过日子。


在再次询问Drew与去Iris的工作地点看看这两个选项中Dean选择了后者,如果真如Sam所说的那样,他也许能够从Iris的同事那里发现点什么,而且,还有冰啤酒与威士忌,用来犒劳忙碌的男人。


现在是下午三点,正好是到了酒吧的营业时间。


“九号公馆”距离Iris的住处相当的近,哪怕是步行大概都花不了多少时间,Dean还没听完一首歌,车就已经停在了刚刚挂上营业牌照的大门口。


他就像个普通的上班族——他还穿着西装只不过摘掉了烦人的领带——忙里偷闲来这儿喝上一杯。还没入夜的下午,放着首暧昧的蓝调,Coco·Montoya用迷人的嗓音唱着他的朋友临终的话[②],Dean就坐在吧台边上,点了杯廉价的威士忌,加一块球形的冰。他看着冰块浮沉,随意的向招待他的女服务生攀谈。


“Hi,我要怎么称呼你?”他总有这样的魅力,引起姑娘们对他的好奇心。


短发的姑娘靠在吧台边上,把托盘放在她和Dean之间,露出个了然而又俏皮的笑容:“Emma,不过如果你是想约我的话恐怕是不可能了。”


“Emma,我是Dean.”礼尚往来的介绍,Dean将玻璃杯里的酒喝了一半,在这个叫Emma的姑娘的笑容下也笑了出来,他盯着女孩儿的眼睛快速的眨了两下自己的眼睛,“我只不过答应了帮人点忙,他想认识你们这儿的一个姑娘。”


“谁?——我的意思是哪个姑娘?至于是你还是你的朋友我可管不着了。”


“绝对是我的朋友,我发誓。”Dean把双手举过头顶,摆出一副投降的姿势,他把剩下的半杯酒也喝了干净,剩下个圆球冰块在杯子里一点点融化,“我能再要一杯吗?”


“当然没问题。”Emma替他再倒上一杯,在把酒瓶放进吧台里的时候她回了Dean的话,“那么你问吧,哪个姑娘?我挺愿意当一次丘比特的。”


“红头发的,叫做Iris,还是Alice的……”


“是Iris,Iris·Bloom.”


“就是她,你能告诉我点什么吗?我的朋友为她着迷了很久了。”Dean举起杯子,冲着Emma勾起嘴角。


TBC.


注:
①4LZL810:这是真的车牌号,加利福尼亚的车牌号由数字,字母,字母,字母,数字,数字,数字组成,这个车牌号来源于百度搜索。
②Coco·Montoya用迷人的嗓音唱着他的朋友临终的话:此处指歌曲《Nothing But Love》,开头的歌词“我的一位好朋友,临近生命的尽头,向我诉说一些我永不能忘的事。”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