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all屠深夜六十分】[倚屠]玲珑骰子

*all屠群的一小时产粮活动的产物,存档备份
*普通人AU,已交往,工作人士
*小学生文笔下的爱情故事
*第一次写梦间集同人,大量OOC



00

交往第五百零八天,远距离恋爱的第四百六十九天。

01

倚天点燃一根烟,按下茶水房的热水按钮,第一口烟雾吐出的时候热水刚好装满水杯,冲开速溶咖啡粉末。他叼着烟,习惯性的加了三颗公司提供的方糖。

他又糊涂了。

屠龙的口味意外的偏甜,习惯加三颗方糖压掉速溶咖啡里本就少有的苦味。

“倚天。”茶水房的门被敲了三下,然后被人推开,然后是金铃的声音。他在距离倚天一步左右的位置停下,用一次性的水杯接了热水,“绿竹好像找你有事。”

“嗯。”他应了金铃的话,掐灭还剩一半的香烟,认命的拿走甜掉牙的咖啡,“正好,我也找他。”

02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上午十一点二十分,还有三条短信和六个未接电话,全都来自圣火。

屠龙今天轮休,社畜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偶尔的假日就是在小小的出租房里睡得昏天黑地。他懒得回圣火的电话,揉着脑袋赤裸着下床把暖气的温度调高。今天似乎比之前更冷了些,再过一段时间他就不能再这样裸着睡觉了。

扯了条裤子穿上,暖气让室内的温度宜人——仅此而已,除此之外的就是满地的衣服和杂乱的生活用品。更正,还有外卖的包装盒与喝空的啤酒瓶。

他打开冰箱门,库存的残余是三罐啤酒。好极了,他又得面临一个大问题,今天吃什么。他就倒在沙发上,半挂着长裤,冰啤酒冻得他的肠胃收缩,手机屏幕里是外卖软件的下单界面。

“吃什么啊,太麻烦了吧。”屠龙不会做饭,基本靠着快餐和微波食品度日,偶尔有圣火接济。他头疼这问题,随手把喝空的易拉罐扔进已经满了的垃圾桶。

如果倚天在这里,肯定得骂他,用文明人的骂人方式。

03

金铃把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到倚天的电脑旁边,顺手取走了那杯只被喝了一口就摆在一边的对于倚天而言不可理喻的东西——称不上咖啡,只能说是个东西。

“如果喝不下的话你可以重新泡的。”

倚天重新计算了一次手头的文件才抬头,沉默三秒钟才道了谢:“麻烦了,刚才急着找绿竹就没在意。”

“你还想喝完。”金铃懒得多绕弯子,他仍旧冷着脸,却是一语中的,“你是想屠龙了吧。”

倚天的眉头明显的皱了起来,手指习惯性的去摸口袋里的香烟,才想起还在办公室才收回了手,咳嗽一声清嗓,舒展开眉头,把脸转回屏幕:“工作吧。”

04

圣火的第七个电话在屠龙下单后的第二分钟打来了。屠龙选择性的忽视之后,在他拿到外卖后的第一分钟内,圣火就到他家门前了。

“屠龙小弟!”他真的想装作不认识这个人。

但再怎么说圣火也是他的前辈,真把他锁在门口屠龙是做不到的。他对这人没辙,只有认命开门:“说吧,你今天有什么事?”

圣火迈过被随意扔在地上的西装外套,又绕过揉成一团的衬衣才成功坐到屠龙身边的沙发上。屠龙就那么四仰八叉的瘫在沙发上,甚至都懒得打开外卖。

“我就来问你公司的新年晚会,你去吗?”

“不去。”

屠龙从沙发上做起来,扯开塑料袋,打开透明的塑料盒:“我大概会回去一趟,找倚天。”

05

“绿竹。”临下班前,倚天叫住了绿竹,塞给他一个用胶带缠好的盒子,“麻烦了,帮我寄了吧,分公司给屠龙。”

“新年礼物?”

“嗯,新年礼物,我怕他没空就先寄了吧。”

06

过得快的不仅仅是休息日,还有工作日,当你每天都被工作缠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现在是农历十二月底,再过三天就是新年。

“屠龙小弟,有你的快递。”圣火把盒子扔到屠龙桌上,挤眉弄眼了好一阵才揉着屠龙的脑袋继续说,“倚天给你的。”

07

倚天收到了屠龙的短信——

我新年回来。

08

屠龙收到了倚天的礼物——

玲珑骰子。

09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Fin.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