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低产文手,沉迷学习
暂时无限休假
Andrew Grafield中毒
写的虫都是加菲脸
只会吸菲

【热爱拉郎与一切加菲相关cp,不接受加菲角色攻】
贱虫/绿虫/冬虫/盾虫/all虫/ME 其他墙头众多
不接受吐槽冷cp等言论
太中/敦中/芥中/敦芥敦
吃RPS,主要吃jewnicorn和Ryandrew
Chuya我的,加菲我的
读书的咸鱼
lo只有cp粮,不好吃

[贱虫/Spideypool]鹿的报恩

*猎人Wade×鹿Peter
*大部分时候是鹿,人形惯例加菲虫
*脑洞来源于容祖儿的《黄色大门》歌词“纱窗外,小鹿给我送支花”
*有很多意味不明的描写






00.

鹿和族群走散了,
鹿在森林里迷了路,
鹿踩中了偷猎者的陷阱,
鹿的腿受伤了,
鹿在悲鸣。

猎人释放了它,挥着手送它离去。

年幼的鹿回头两次,最终还是拖着受伤的腿跑向森林深处。






01.

鹿躲在林子里,盯着Wade——族群里年长的鹿告诉他,那是住在森林里的猎人,他以此为生但又保护这片森林——捡起被他射中的野兔,慢慢的走回家去。它就悄悄地跟着,年幼的身体被树木个灌木挡的严严实实。

Wade住在森林的边境,再往外就能看到村庄,鹿不敢去那儿,只能偷偷摸摸的记下屋子的位置,又跑回了森林里。

它有点儿跛脚,前几天的捕兽夹在它的左后腿上留下了一个不小的伤口,嚼烂了的叶子也没能让伤口好得快一些。鹿在忍受这样的痛苦,它还太小了,还没经历过更大的伤痛,只知道对于年长的鹿而言这不算什么,它想要长大所以努力的忍耐着。

他是个好人,一个救过我的好人。鹿又想起长辈们的话,“他在保护这个森林”,那他一定是很好很好的人了。他只是鹿,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词了。

鹿拖着后退,跟在族群的尾巴去寻找新的事物,一点一点的把路线记在心里。






02.

小鹿咀嚼鲜嫩的草叶,被刻意放过的野花就贴着它的面颊。这是很好很好的花,它想把这个送给Wade,作为猎人救了它的报答。

它衔着花朵,离开鹿群,靠近森林边境的小屋越来越近。小鹿还太小了,只能用鼻子一点一点的把摇摇欲坠的花枝顶上窗台,这是它的礼物,给亲爱的猎人先生。

它几乎天天都来,留下一支或者几支的花,再跑回自己的族群。






03.

Wade发现了这只与众不同的鹿,发现了它带来的野花,只有很少的留在了窗台,更多的被风带进了森林消失在灌木与绿草丛间。

“嘿,小家伙儿。”他亲昵的叫着鹿,只记得这只小鹿曾经有些跛脚——被咬伤了的腿看起来恢复的不错——生怯而又可爱。他喜欢它棕色的大眼睛,干净而又明亮的眼睛,来自森林的精灵,“我叫你Peter,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是个天才般的决定,小Peter?”

鹿有了名字,但它仍旧固执的认为它只是鹿。

于是它固执的坚持它的报恩。






04.

它和Wade彻底混熟了,从它的幼年一直到它成为青年。它不再跟在族群的尾巴了,更不再会踩中偷猎者的陷阱了,甚至它走在了靠近领头的位置,它的确长大了。

它也的确和Wade混熟了,鹿仍旧衔着花凑上Wade的窗台,会让Wade靠在它的背上睡觉或者自言自语。它喜欢花朵,阳光,更喜欢在这些时候多一个Wade。

Wade执拗的叫着它Peter,好像和以前没有区别。

有了名字的鹿,懵懂的,别扭的,想要承认这个名字。它不仅仅是鹿了。






05.

“我愿意成为人……”

鹿离开了族群,站在森林的中央。

“……哪怕我会为衣食所忧、情感所困,会离开森林、远离自然……”

它不会说话,可自然正在与它对话。它只是这么想,仅仅是这么想着。

“……可我仍旧愿意——也许不仅仅是为了报恩。”






06.

Wade在家门口发现了一个男孩,有着棕色的头发和棕色的干净又明亮的大眼睛的,光裸的男孩。

“小孩儿,你是谁?”他本能的警惕,可那双来自自然的眼睛让他熟悉的有些过分。

男孩仰起头,张着嘴咿咿呀呀了好久。

“Wade.”他指着Wade的脸。
“Peter.”然后他指着自己的脸。

男孩的另一只手上,是整把的野花。






07.

鹿给猎人送了不止一支的花。

然后鹿不再是鹿。

童话故事,Happy Ending——














Fin.



评论(5)
热度(188)